哲学 图书

黑格尔的《小逻辑》是构成他的《哲学全书》的一个主要环节,本来是印发给学生的讲义性质,是黑格尔于最后十余年内的心血。它的好处在于把握住全系统的轮廓和重点,材料分配均匀,文字简奥紧凑,而义蕴深厚。初看似颇难解,及细加咀嚼,愈觉意味无穷,启发人深思。他的学生在他逝世后编订全集时,再附加以学生笔记作为附释,于是使得这书又有了明白晓畅、亲切感人的特点。尤其是关于思想对客观性的三种态度及概念的推论等,都是《大逻辑》所没有或极少见的,特别值得重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6 论通商条约 - 来自《国富论》

要是某一国家,受条约束缚,只许某一外国某种商品输入,而禁止其他外国这种商品输入,或对其他外国某种商品课税,而对某一外国这种商品免税,那商业上受惠的国家,至少,它的商人和制造业者,必然会从这种条约取得很大利益。这些商人和制造业者,在这样宽宏对待他们的国家内,享受了一种独占权。这个国家,就成为他们商品的一个更广阔又更有利的市场。更广阔,因为其他各国的货物,不受排斥,就要课更重的税,因此这个国家的市场容纳了比没有条约时更多的他们的货物;更有利,因为受惠国商人,在那里享受了一种独占权,因此往往能以比自由竞争场合更好的价格,售……去看看

爱弥儿 5-2 第二节 - 来自《爱弥儿》

现在,可以说我对我自己已经是深有信心,所以我要开始观看我身外的事物,我胆战心惊地发现我被投入了这个巨大的宇宙之中,迷迷茫茫不识路径,宛如淹没在一望无边的生物的海洋里,既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它们之间以及它们和我有哪种关系。我研究它们,观察它们;而我想到应该拿来同它们加以比较的第一个对象,就是我自己。     所有一切我通过感官发现的东西都是物质,而我就根据这一点,从可以感知的性质中去推论物质所具有的根本特性,因为是这些特性使我发现物质的,而且这些特性是同物质分不开的。我看见它时而运动,时而静止;我由……去看看

第十章 充实你的心灵 - 来自《通向事业高峰的捷径》

你花钱和时间修饰头脑外部,为什么不花同样的代价修饰头脑内部?你应该定期读书来满足精神的饥渴,精神的饥渴越得到满足,你成功的机会就越大。  你上个月吃了什么呢?上周呢?昨天呢?你可能会对这些问题感到很困惑。当然你在上个月、上周、昨天、今天都分别吃了一些东西。你是否计划明天吃东西呢?如果是的话,它是否意味着你今天所吃的是为今天吃的?绝对不是。它只是意味着你今天所吃的是为今天吃的。在美国的一般人不仅每天吃,而且一般来说还定时吃三餐。我已经观察到如果一个人因为太忙而漏吃一餐。他会逢人就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去看看

第2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于是有了开春那场载入石城史册的大迎聘和大出聘。   《石翁斋年事录》载得清楚:“时阳春三月,六礼已成,吉期择定矣。相恨相仇之轿业大户马卜二家,复划定行轿区域,结秦晋之好。东西城八十又二家轿号歇业事聘,动辇舆千乘,致万人空巷,惊官动府,实为本城百年未睹之奇事也。”   此一奇事构成了卜守茹生命历程中的重要景观。   卜守茹在后来的岁月里常常忆起奇事发生那日的情形,觉着那日的一切值得她用一生的时光去玩味。   那日表层的喧闹下鼓涨着汹涌的暗潮。   马二爷借迎聘的机会,再一次向父亲和石城显示了他的成功,把迎……去看看

十六 修改“医师法”与废止中医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堂堂“中华民国”的“医师法”,是一部要不得的“医师法”!   这部“医师法”,本是一部乱拼杂凑的法律,它形成于十九年前(民国三十二年)的九月二十二号。五年以后(民国三十七年)的十二月二十八号,做过一次修正,可是只改了三个字。其他一切照样施行、照样贻害社会!   最近,听说立法院又要修改“医师法”了,站在一个小百姓的立场,我们不能不关心修改的情况,因为今天从事修改的人,正是六年七个月前通过议案,请政府设立“中医学校” 和“中国医药研究机构”的人!他们为历史留下的那次违背时代潮流的纪录,在我们小百姓脑袋里还记忆犹新,我们……去看看

中国人邀请美国球队访华,把美国惊呆了,把世界轰动了,基辛格这才感到面对的是一个外交巨擘。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中国人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这把美国惊呆了。把世界轰动了。成了举世瞩目的重大事件。  四月七日,上午十点半,美国乒乓球队的副领队拉福德·哈里森遇到中国代表团的负责人宋中。宋中向哈里森转达了正式邀请。惊喜的哈里森当即从下榻的皇宫饭店往东京美国驻日使馆打电话,询问有关护照问题。美国驻日大使阿明·迈耶不在,接电话的使馆官员威廉·坎宁听说后当场表示,建议哈里森接受邀请。因为大使馆已经接到通知,国务院已经宣布总统决定取消了对持美国护照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旅行的一切限制。坎宁根据自己的理解,美国政府希望和……去看看

1-11 如何改变一个发起思维(Sponsoring Thought)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尼:我想再回到我先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上去。在每一个问题上,我都想要进入更多的细节。光是谈关系,我们就可以写一整本书,我知道这一点。但那样的话,我可能永远问不到我其他的问题。神:会有其他的时间、其他的地方,甚至其他的书。我与你同在。让我们继续下一个。如果有时间,我们会再谈到它的。尼:好吧。那么,我的下个问题是:我为何仿佛无法在我的人生中吸引到足够的金钱?我的余生是否注定了得省吃俭用?关于金钱,是什么阻止了我去实现我全部的潜能?神:这情况不只你一个人有,许多许多人也都有。尼:每个人都告诉我,那是个自我价值(self–wor……去看看

第二部分第九章 三人团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三人团是大家庭联盟的最高管理机构。  第二条 三人团是从最伟大的哲学家而同时又具有最优秀的医学,物理学和机械学知识的人之中选举出来的。  第三条 选入三人团的选举按照第四章第十条的规定办理。  第四条 因为以悬题应征的方式进行的能力选举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参加的,因此在三人团的悬题应征选举中候选人无须前此已经是一个技工团的成员。  第五条 中央技工团或者在提出应征问题的同时决定三人团的主席人选,或者在应征人的答案不合要求时,通过大工作理事会以多数表决决定之;此外,三人团的每一成员主要……去看看

第38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方雨珠和两个女伴儿好不容易把满满一车冻鱼蹬回家,卸完鱼,直兴奋——她估计,整好了,这一趟就能挣一千来块。     这时,方父踱过来,瞅那鱼,重摸着问:“这鱼新鲜不?”方雨珠伸出老头鞋踢踢那一块块冻鱼,不屑地说道:“全冻在冰块里,一疙瘩一疙瘩的,能不新鲜吗?路过新新超市,我瞧这电手炉挺适合老年人用的,给您和我妈一人买了一个。听售货员说,充一回电,能使三四个小时哩。”方父笑嗔道:“钱还没到手,就开始烧包了!”方雨珠得意地说:“您不知道这鱼最近在菜市场卖得有多火!做水产生意的都知道,这鱼到手,就等于钱到手。没跑!我还给我哥买了一件茄……去看看

1-9 论资本利润 - 来自《国富论》

资本利润的增减,与劳动工资的增减,同样取决于社会财富的增减。但财富状态对两者的影响却大不相同。   资本的增加,提高了工资,因而倾向于减低利润。在同一行业中,如有许多富商投下了资本,他们的相互竞争,自然倾向于减低这一行业的利润;同一社会各种行业的资本,如果全都同样增加了,那末同样的竞争必对所有行业产生同样的结果。   前面已经说过,即使要确定某一特定地方和某一特定时间的劳动的平均工资,也不容易。而且,所能确定的,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工资。但就资本利润说,就连最普通的利润,我们也很少能够确定。利润极易变动,经营某特定……去看看

31.两个凡是 - 来自《沧浪之水》

“你对厅里的工作有什么想法?”马厅长最近有几次这样问我。第一次我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说:“我觉得每一项工作都很顺利,大楼也盖到十六层了,公司也上市了,要考虑的事情厅里都考虑到了。”当他再次这样问我,我才有了一丝警觉,他未必是在考我?我说:“就照现在这样就挺好的,要说改进,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可改进的。晚上我打电话给省委组织部钟处长,他是我的同乡。先问春节聚会的事,顺便说了马厅长问我的事。他说:“我也说不清,你看看去年十一月七日的《中国人事报》。”他只能点到为止,但这就够了。我想如果到人事处去查找,贾处长是很敏……去看看

附录E 巴顿绰号集锦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赤胆铁心的指挥官”——舆论界   “美军中的匪徒,真正的斗士”一一活兴   “最残酷的军纪森严的教官”——美国远征军同僚   “战时的无价之宝,和平时期的捣乱分子”——史密斯少将   “首屈一指的作战指挥官”——布雷德利   “克拉克堡的疯子”——军中同僚   “绿色大黄蜂”——陆军部军官   “没人要的狗东西”——美军参谋部军官   “拍马大师”——布彻中校   “牛皮大王”——西西里官兵   “难管教的孩子”——美陆军部长史汀生   “美国最伟大的作战将领和常胜将军”——美军总参谋长……去看看

第18章 - 来自《至高利益》

徐小可讥讽地看着贺家国:“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了?你以为我怕那些流言蜚语 呀?”   李东方怔了一下,换了一个角度说:“老领导,有个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大 老板对贺家国很关心,也很关注,还让凡兴同志专门带了话给我,要我们注意保护 他。   赵启功气道:“峡江市的一把手是不是你?你就没办法了?你就让他多搞搞经 济,搞搞移民什么的,政法方面的事少插手,尤其是田壮达的案子!”哼了一声, 又带着明显的怨愤说,“钟书记怎么突然关注起这个狂徒了?他过去不是这个态度 嘛!这里面难道没有文章吗?还有那个钱凡兴,怎么到峡江来的,来干什么,你心 里要有数!东……去看看

37 - 来自《跑官》

正当柳鸿大红大紫的时候,事情却开始向反面发展。   这一点柳鸿没想到,别人更是始料未及。   省委白秘书长到云州来了。没有公事,是感到省城住腻了,利用双休日来云州玩两大,省委秘书长下来,有市委全力接待,怎么也牵扯不到妇联。如是这样,柳鸿就不会见到此人,也就不会有啥事了。可秘书长偏又带者夫人,夫人齐华是省妇联副主任,这样,市妇联就不能不出面了,在市委宴请之后,柳鸿也招待了一顿。夫妇俩要到旅游景点看看,柳鸿主动作陪,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果柳鸿在陪同游览时表现得平庸一点,也许事情会好一些。然而人的才华表露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