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前言

 《系统哲学引论》

  我为能将我的主要哲学著作的新版本奉献给读者而感到特别愉快和荣幸。从1967年投身于积极的研究,到1972年本书英文版问世,我在这本书中论述的对于实在的属性的知识进行思考的基本原理丝毫未见有什么不切题之处。相反,我们实际上可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更加中肯了。

  当我刚开始提炼这些思想的时候,英语世界的大多数哲学家都是逻辑或语言分析哲学家和新实证主义者。主题词是分析;综合则被看成是某种形式的“形而上学”,从而被排除在“科学的”哲学范围之外。现在时代已经改变了。不是哲学和哲学家们放弃了追求严密性和科学性的理想,而是科学的严密性本身向前运动了——从对具体观察进行分析的严密性推进到对大为不同的现象进行综合的严密性,说到底,就是要求我们对经验世界所能知道的一切进行综合。

  全面的综合实际上是物理学追求的理想,若干世纪以来它也是自然科学的范式。新物理学试图找到一个有利的出发点,由此可以把200多种基本粒子和物质宇宙的四种普遍存在的力看作是浑然一体的实在的部件。在“大统一理想”中,宇宙最初只有一种力,那就是“超大统一力”;只有一种实体的实在,那就是潜能量。由于它爆炸性地实现出来,造成了累进性的分化和宇宙的进化,从而产生出200多种基本粒子和四种普遍存在的力。10维和23维空间,一次或一系列大爆炸,黑洞,超对称或超弦,这些都是观念的构造物,大统一理论用它们把我们对物质宇宙的观察综合起来了。因此,这些理论现在被通俗地称做“包罗万象的理论”是毫不奇怪的。

  天体物理学领域内统一的理论的出现并非为漫无边际的思辨发放了许可证。新理论是对严密性理想的响应,它们赖以描述和整合相关观察的数学形式主义具有连贯性、简单性和一致性。对其必要性和可取性有不同的断语:包揽无遗的综合是一个切实的理想;因为,事实上,当它同方法论的严密性结合在一起时,它就是最高的理想。这里奉献给中国读者的这本书使这一理想得到了表达。本书声言:“对于那些深入思索的和有条理的心灵来说,当今可用的最首尾一致因而也就最具普遍性的范式就是系统范式”;此言至今正确,几乎没有遇到反对的意见。被阐述为一般系统论并应用于人类经验的这一范式构成了一个被你做系统哲学的研究领域。

  在过去的15年或20年内,数量与日俱增的研究者们已经把系统范式精心阐释成系统哲学这个一般领域的条分缕析的成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曾经从现在出中文版的这本著作中汲取了灵感。就笔者所知而言,至今仍然只有这本书对系统思想的哲学基础作了最全面的阐述、它所提出的系统哲学的框架站住脚了,并且成长了。它现在被明确地理解和广泛地承认为:(1)我们可以按照动态系统的等级结构来理解人和他的周围世界,并根据它们状态和功能的组织性的不变性来对这些动态系统下定义;以及(2)这样一个系统等级结构的概念是解释和整合对经验事实所作的分析的最佳框架结构。

  切不可误认为系统哲学事业仅对哲学家和商哲学兴趣的那些个人是重要的。恰恰相反,如果系统哲学是整合和解释人类经验的正确可靠的方式的话,那么,它对每一个人都是有兴味的和重要的。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知识界,它显然有特殊的重要性,因为他们正在紧张而热烈地探索把中国传统中属于道家和儒家成分的多方面的深刻见解同当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最新颖的发现创新性地和牢固地结合在一起。系统范式的那种理解对下面两类人都提供了指导:一类是仅对真理本身感兴趣的纯粹知识的探求者;另一类是务实的和实践取向的人,他们追求的是运用可靠的知识来解决困惑民众和当代社会的那些具体问题。我希望和期待,当伟大的中华民族的读者亲自领略了这本书的内容之后,我这里讲的系统哲学的基本观念将再次被证明是有效用的。对本书的几位译者,对他们细致而谨慎的工作,我致以衷心的感谢。同时,还要衷心感谢我的好朋友和同事闵家胤博士,他的倡议导致了本书中译本的出版。

欧文·拉兹洛
  
蒙台斯库第阿比萨(意大利)

1990年3月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前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0.机会来了 - 来自《沧浪之水》

有人在楼道里叫我的名字,我一个冷颤惊醒了。外面的人把门拍得山响,叫着:“池大为,董柳,董柳。”我开了灯,外面的人说:“是我呢,是我呢!”董柳说:“丁处长吧!”我披上衣服开了门,丁小槐闯进来说:“董柳董柳,赶快赶快!”董柳吓得钻回到被子里去。丁小槐退到门边说:“马厅长的孙女渺渺在人民医院,叫你去打针。”说了半天才明白,马厅长的孙女呕吐脱了水,在省人民医院输液,第一针走了针,再一针,护士太紧张,又没中。沈姨大发脾气,要耿院长叫最好的护士来,新来的护士看见第一个护士被耿院长骂得流泪,拿起针手就抖起来,又失败了,就没人敢上了。沈姨急得要发……去看看 

第三部分 市场浪漫主义与“入世” - 来自《碰撞》

●按照利益原则推断,有人甚至怀疑某些学术精英的屁股坐在哪条板凳上了。我却以为,虽然不排除个别人士的屁股也许是明显地坐到了跨国公司的板凳上,然而,大多数热情拥护者们则是受市场浪漫主义的思维定式所支配。   ●已经处于衰落中的西方经济学教务在中国却被“化腐朽为神奇”了。作用就是:当发达国家一刀刀地宰割中国时,给中国人民做了全身长效致幻性麻醉。   ●然而,艾奇逊们打错了算盘。就是在与西方世界完全脱钩的前30年里,中国人均寿命迅速从35岁提高到近70岁,原子禅、氢弹爆炸成功,卫星上天。一个完整独立的工业体系初……去看看 

第十二章 袁世凯的独裁统治(一九一二至一九一六)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攘夺权力   自武昌起义至清廷逊位,在短短四个月内,三千年的中国君主政体一变而为民主政体。举国上下对此前未之见的新情势,既不相习,亦不了了,大都以为不过是由满洲皇帝换了汉人总统,与历代王朝的更易无大区别。革命党人亦多缺乏民主政治运用的艺术与经验,仅有理想与热忱,举措往往不切实际。立宪派之病与革命党略同,革命期间一度与革命党携手不久又分道扬镳转而依附实力派的袁世凯。袁昧于时势、以旧政权的继承者自居,一意图谋巩固地位,扩张权力,予智自雄,排除异己,不明共和为何事。对于革命党,先之以欺弄,终之以摧残。曾为效……去看看 

当代中国文学的景观转换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一   法国作家、思想家马尔罗(Andre Malraux)曾经说过,俄罗斯从来没有过文艺复兴,也没有过雅典。这话当然不适用于俄国,但却适用于中国,而且我还得补上,中国不仅从来没有过文艺复兴,也从来没有过启蒙运动,不仅没有过雅典,也没有过耶路撒冷。   俄罗斯曾有过文艺复兴,虽不曾有过雅典,却有过耶路撒冷。另一方面,俄罗斯精神震振世界,原因之一即是俄罗斯小说家们为耶路撒冷精神所作的雄辩和对雅典精神提出的有力指控。   经常以拥有灿烂丰富的古代文明自恃的中华民族,到了二十世纪,突然一下子变得既自卑又自傲。在念念不忘自己的文化……去看看 

附录一 - 来自《西藏生死书》

慈悲与智慧 郑振煌  自从本书中文版于一九九六年九月问世之后,在华人社会掀起研究生死的热潮。所到之处,不论是台湾,或是美国、加拿大、香港、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甚至尼泊尔、印度等华人不多的地区,都有人向我主动提及这本书。   本书讨论严肃的生命课题,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回响,足见佛法的智慧甚深,佛法的慈悲广大,扣紧每一个人心弦,激发大家的共鸣。生死是每一个人无法逃避的大事,自有人类以来,乃成为人生最主要的目标。在众多努力之中,佛法所提供的理论和实物,最能令人信服,它所散发出来的光明和热力,救度了无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