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后记

 《系统哲学引论》

  1985年我在《国外社会科学》第三期上发表了《拉兹洛系统哲学述评》一文。同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翻译的E.拉兹洛写的系统哲学的简述本《用系统论的观点看世界》。我国理论界和一般读者开始对系统哲学产生了兴趣。我陆续收到一些读者来信,他们在读了《用系统论的观点看世界》之后,同我一样,有一种不满足感,并希望能尽早读到拉兹洛的全面阐述系统哲学的书——《系统哲学引论》。

  1986年我到荷兰自由大学哲学系作访问学者才始见此书的英文原版。从L.冯·贝塔朗菲作的序文中得知,在1968年出版的《一般系统论》的修订版前言中,他本人仅仅是勾画了包括本体论、认识论和价值论三部分的系统哲学的大纲。真正把这个纲领扩展开,推演出这样一套系统哲学则是拉兹洛的这本书。贝塔朗菲对这一工作做了全面的肯定,甚至赞扬。1987年我到意大利拜访拉兹洛本人,通过交谈,得知他这本书是一项独立的创作,但后期他结识了贝塔朗菲,并且每周要就正在写的内容交谈一次。因此,这本书可以非常恰当地看作是《一般系统论》的姊妹篇,并且是在贝塔朗菲的直接关心和参与下完成的。拉兹洛亲自告诉我,贝塔朗菲为本书作序之后,不久即谢世,那天恰恰是拉兹洛的生日,他说自己“过了一个最悲痛的生日”。所以,那篇序文可以恰当地被看作是贝塔朗菲的学术遗嘱或他传递给拉兹洛的接力棒。

  从多方面的意义上我都很想翻译这本重要的著作,但回国后各种任务都上来了,我发觉自己不会有充裕的时间来做这件工作。1988年春钱兆华来访。他大学念物理系,当时正在中南工业大学陈念文教授名下修自然辩证法专业的硕士学位,选题就是“拉兹洛系统哲学述评”。我便把《系统哲学引论》英文版的复印件一份交给他,建议他把直接讲系统哲学的后半本译出,据此好完成学位论文。不久,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法制系统研究室的熊继宁来访。他已获硕士学位,是该院前几年兴起的“系统热”的中坚之一。我把另一份同样的复印件给了他,建议他译此书的前一半。后来,他又约同学刘俊生分担一半任务。年底,上海师范大学陈忠同上海交通大学科技英语教研室主任金纬、国家气象局燕启民一起来看我。交谈中知道金纬曾先后在英国和美国进修过英语,且对系统哲学很有兴趣,我便请他担任本书译稿的校订任务;又请燕启民利用节假返回上海老家之便,在京沪之间传递稿件。我们这个工作班子就这样运转起来了。

  到1990年底,钱兆华专程到京送来了金纬校订后他重新誊清的全部译稿。我从1991年元旦日开始校阅,并随手作些必要的改动。后发觉这本书后一半哲学成分浓重的章节很不好译,担任前几道工序的青年虽然都竭尽所能,但从译稿上看仍然还有大费斟酌和待改进的地方。于是,我自己对全文作了审校,着重校改或重译了后半部哲学内容浓重的那些难译的段落和句子。此后,这部译稿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哲编室等待出版两年,后因故改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在送商务印书馆哲学编辑室初审之后,遵照他们的意见,请刘利圭先生对照原文校改,大大提高了译文的质量。待排出后,在看清样的过程中,我除了校改一般性错误之外,又做了一遍复校;至此,才算放心,可以讲“差强人意”和“我对译文的质量负责”这两句话了。经过这么多遍手,待本书面世,从时间上讲,恐怕已经够“十年磨一剑”之数了。为负责起见,现将各位译者初译的章节罗列如下:熊继宁——序言,第一、二、三、四章;刘俊生——第五、六、七章;钱兆华——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章;闵家胤——中文版前言和前言;附录——冯韵文;索引——刘利圭

  关于本书的内容,我想扼要地指出,系统哲学是同占据英美大学哲学讲坛的分析哲学唱对台戏的新型的综合哲学。在广泛地综合科学,特别是新出现的系统科学,新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一种全新的系统范式,并对许多永恒的哲学问题作出新的回答。这些回答应当是有理有据的,是能够应用来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的。在这些意义上讲,系统哲学是跟马克思主义哲学同类型的哲学;因此特别值得我们阅读、研究和吸收。另一方面,尽管本书提供了一个完整的系统哲学体系,但正如作者所言,这只是一个尝试性的导引。读者在通读全书之后,若掩卷而思,亦不难发现,本书确实为系统哲学铺下一块厚重而坚实的基石,但它并没有把系统哲学发展得尽善尽美。故有志于此的后来人,从不同的哲学传统出发,不断综合系统科学的最新成果,还大有文章可做。

  最后,在本书终于出版之际,我们应特别感谢商务印书馆哲学编辑室。他们在十几年前就主动约我“想法儿翻译和出版”这本书,最近几年始终支持我的工作,并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闵家胤  

  1997.7.8.

上一篇:附录 系统哲学和教育破碎危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38章 伟大的囚徒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却原来是坐班房   彭德怀在囚窗里翘首盼望毛泽东的答复,就此一等8年,直到他的生命结束。  1967年元旦刚过,《人民日报》发表了姚文元又一篇气势汹汹的文章:《评反革命两面派周扬》。晚上,彭德怀刚要休息,红卫兵进屋叫他写对姚文元大作的看法。  “我不写,姚文元发表文章是他的自由,我不发表(看法)也是我的自由。”  “你到底写不写?”  彭德怀叹了一口气。他想起来,此时,姚文元有诽谤他人的“自由”,而许多人己丧失了为自己申辩的权利。但经过数十年战火考验的彭大将军,还是“自由”地还了姚文元一“枪”。彭德怀提笔……去看看 

第三章 民主化的过程 - 来自《第三波》

第三波民主化是如何发生的?民主化的原因和方式是交织在一起的,但是,在分析的这一点上,重点已经从前一点,即原因,转到了后一点,即方式,从原因到过程:政治领袖和公众在八十年代结束威权政府、创立民主体制的方式。变革的道路是多种多样的,就像实现这一变革的各族人民在各个方面也不尽相同一样。此外,这一过程的起点和终点是不对称的。在民主政治之间也存在着显著的差异:有些民主政权是总统制,有些是议会制,有些是戴高乐式(the Gaullist)的总统一议会混合制;有些是两党制,有些是多党制,而且在政党的性质和力量上也存在着差异。这些差异对所创……去看看 

第十一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泰明对自己的作为并不以为然:“我送钱只是延续了一种风俗,因为沈阳官场就是这个样子,你就是入乡随俗,你做了,领导也不当回事,不这样做,就该觉得你怪,而且我相信这种风气恐怕也不仅仅是沈阳有。”  多么可怕的“恐怕”,泰明拿出50万元,只是为了别让领导认为他是个“怪人”!成了“怪人”!提拔重用哪还有你的份儿?阿谀奉承,投机贿赂本是官场一怪,但是当年在沈阳官场不这样做反而有人认为你“怪”,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天下没有播种者不期待回报的。迟若岩,沈阳市政府另一位副秘书长(当时沈阳市政府共有10多位副秘书长),在做副秘书长之……去看看 

第一章 导论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在二十世纪接近尾声之际讨论自由主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自由主义是活生生的主义还是已经死亡的教条?事实上,这也正是西方学术界几十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  直到最近以前,西方学术界的共识似乎是, 如果说自由主义还没有彻底死亡的话,至少可以说是处于退却态势。人们普遍以为,自由主义的新古典经济学已经被政治经济学取代,批判法学从根本上摧毁了自由主义的法学理论,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敲响了以启蒙运动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理性主义的丧钟。学术界这种共识可以从几本关于自由主义的畅销书的题目看出:《自由主义的终结》……去看看 

第三编 经济制度和社会结构(七)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经济对策   经济学研究如何最有效地利用各种资源,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需要,这里所说的资源既包括自然资源,也包括人力。资金以及一切产品。现代经济学的一个最重要的成就,就是用严密的逻辑方法,证明了平等竞争的市场,即按自愿原则,在信息(特别指价格)充分传播条件下的交换,虽然参与各方追求的仅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是社会整体的利益,但却可导致最高的社会经济效率。在整个过程中用不着政府吃力不讨好地直接干预市场。政府的职责仅是维护市场秩序,解决市场中的(纷。当然政府还要按公平统一的税率征税,用以支付公众需要的公路、治安,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