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科学(四)

 《悲剧的诞生卷》

  一六六、在属于自己的社会中

  在天性与历史各方面均和我相接近的一切,不断地向我诉说、赞美我、安慰我且激励我;于是其他的我都没有听到,即使听到也立刻就忘掉了。

  我们只能生活在属于自己的社会里。

  一六七、厌世与博爱

  我们对某些人无法了解与接受时,就认为他们是有病的。厌世是太过于渴望博施济众与 “同类相残”所导致的结果——但是,是谁叫你把人类当作牡蛎般地吞食的呢,我的哈姆雷特王子?

  一六八、关于病人

  “他的情况很糟糕!”——怎么回事!

  “他在为渴望得到赞美,却发现无以维持而烦恼。”——简直不可思议!整个世界都在尊崇他,不仅在行动上,而且也以言词向他致敬!

  “当然,不过他听不清赞美的声音。当朋友赞美他时,在他听来,就好象那个朋友在赞美自己似的;当敌人赞美他时,在他听来,又好象那个敌人在要求得到同样的赞美似的;最后,当其他的人——一定有许多这一类的人,毕竟他是如此出名!——赞美他时,他就会生气,因为他们既不和他作朋友,也不与他为敌。他会说:“我管那些人作什么,当正义站在我这边时,他们仍然会对我故作姿态!”

  一六九、公然的敌人

  在敌人面前所表现的勇敢是勇敢本身,一个人很可能虽有勇气但依旧是个懦夫或者优柔寡断的傻子。

  拿破仑对他所认为“最勇敢的人”——穆拉特(Murat)的评语是:公然的敌人对某些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若是他想成就其美德、英勇和喜悦的话。

  一七○、跟随群众

  一直跟随着群众的人,当然也是群众的赞颂者,但是,有一天他会成为群众的敌人!因为他跟随群众,是由于相信他的懒惰会得到好处,但是他没有想到,群众还不致于象他那么懒惰!群众是一直向前行进的!它不允许任何人站着不动!——而他喜欢站在原地不动!

  一七一、声名

  当许多人对一个人的感恩之情赶跑了所有的羞耻心时,于是声名也就诞生了。

  一七二、嗜好的误解者

  A:“你是个嗜好的误解者——大家都这么说!”

  B:“当然!我从团体的角度观察而误解了每个人的嗜好——没有一个团体会原谅我这么做的。”

  一七三、真正博学与故作博学

  知道自己学识渊博的人会努力求其学问的清晰明白,而想在大众面前表现自己很博学的人则会将学问弄得晦涩难懂。大众对于见不到底的东西都认为是深奥莫测的,他们是如此胆怯而极不情愿地步入水中。

  一七四、离异

  议会政治,也就是指众人在五个主要的政治意见里作选择,并巧妙地巴结各阶层中显得比较独立与有个性、而且喜欢和他们的意见作对的人。总之,不管是一个人的意见压制众人的意见也好,或者是众人接受那五个意见也好,只要他与这五个众人的意见背道而驰的话,众人就会反对他。

  一七五、关于雄辩

  迄今为止,可曾有过令人心悦诚服的雄辩?

  咚咚的鼓声,只要国王们在下命令时有这个法宝,他们必定会成为最佳的雄辩家与群众的领袖。

  一七六、怜悯

  可怜的统治(在此是指统治小帮的诸侯们——英译注)!

  想不到他们的权力到现在竟然变成了请求,而这些请求听起来又仿佛是藉口似的!假如他们只是一味地说“我们”、或者“我的子民们”,则那个讨厌的古老欧洲就会发出笑声。实在的,一个现代世界的司仪会尽量使小场面和他们合而为一,也许他会宣称“君主要服从暴发户”。

  一七七、论教育

  在德国,正缺少一种适合于较高水准的人的重要教育方式,是以成了较高水准的人的一个笑柄,但是这些人并不在德国境内笑。

  一七八、致道德启蒙运动

  德国人说话,题材皆离不开靡非斯特以及浮士德①这代表二个反对知识价值的道德偏见。

  ①靡非斯特和浮士德二者皆是德国传说的人物,前者是魔鬼,后者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男子,后来歌德即根据这个传说写成“浮士德”一书。

  一七九、思想

  思想是我们心境的影子,故而总显得比较暧昧、空虚和单纯。

  一八○、自由人的风光

  自由人即使对科学也采取放任的态度——同时他们也被允许如此做,只要还有教会存在!迄今为止,他们还算很惬意。

  一八一、带头与跟从

  A:“只要二个人在一起,不管他们是什么命,一定是其中一个带头,另一个跟从,而前者在德行与知识方面也优于后者。”

  B:“还有呢?还有呢?你那些话可以用在别人身上,却不适合我,也不适合我们!”

  一八二、离群索居

  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说话不会太大声,写字也不会太大声,因为他害怕空洞的回响——厄科女神①的批判。

  狐独的时候,一切的声音听起来都觉得不一样。

  ①厄科女神(the nymph Echo),希腊神话中住在森林的女神,因爱上Narcissus 而遭冷落,其哀叹声留在山间成为回声。

  一八三、美好将来的音乐

  对我来说,第一流的音乐家应该是只知道最高快乐的哀愁而不知其他的哀愁。迄今为止,还没有这样的音乐家出现。

  一八四、正义

  一个人宁可听任被抢,也比和一群稻草人在一起的好——这是我的感觉。而在任何情况之下那也仅仅是一个感觉,没别的!

  一八五、贫穷

  现在他贫穷了,但并非是由于失去一切的缘故,而是因为他舍弃了一切——还有什么好挂念的?他已习于去寻找新的事物。

  那不知道自己缺乏自由之意志的人才是真正的贫穷。

  一八六、惭惶

  他所做的一切都很杰出而且恰到好处——不过他仍然十分惭惶,因为例外与特殊原本就是他的工作。

  一八七、无礼的表达

  这位艺术家表达其理想——非常出色的理想——的方式很让我不高兴。语气激烈而且漫无边际,并且又是用如此粗鄙与夸张的手段,好象他是在对一群无知的群众说话似的。当我们研究他的艺术作品时,不免会有仿佛是“和粗鲁的人在一起”的感觉。

  一八八、工作

  工作与工作者是多么地接近,即使是在我们最为空闲的时候!忠实谦恭的话:“我们都是工作者”甚至在法皇路易十四的宫廷中也被视为一种讥刺与猥渎。

  一八九、思想家

  他是一个思想家,那也就是说,他比一般人更能简单扼要地掌握事物。

  一九○、反致颂者

  A:“只有相匹敌的人才可以互相赞美!”

  B:“是的!”不过当那个人赞美你时会说:“你是我的对手!”

  一九一、反辩护

  要破坏理由的最不诚实的态度,便是故意以谬误的争论来为自己辩护。

  一九二、好人

  能区别脸上绽放慈祥光辉的好人和其他人的是什么?在一个新人面前,他们感到十分悠然自在,并且很快地令他心醉倾倒;因此他们希望他好,第一个念头是:“他令我高兴”,接着而来的,便是吞并的期望和拥有的喜悦。

  一九三、康德的玩笑

  康德想要作一项证明,即用一种方法使“每个人”沮丧失望,而那些“每个人”事实上并没有错——这是康德的一个秘密的玩笑。

  他写文章反对有学问的人,而支持一般人的偏见;不过,他的文章是写给有学问的人而不是给一般人看的。

  一九四、“心灵开放”的人

  那种人的行为可能都发自潜在的动机,因为在他的嘴边和伸展的手上总是有着可以传达的动机。

  一九五、可笑的

  看啊!看啊!他从人群中跑开——于是大家便跟在他后面,只因为他跑在大家的前头。他们真是群居性的动物!

  一九六、听觉的极限

  我们只听闻那些可以找到答案的问题。

  一九七、小心

  人们并不见得喜欢彼此沟通,而宁可隐藏秘密。

  一九八、骄傲的苦恼

  骄傲的人甚至对助他前进的人恼怒——他很生气地看着他马车的马。

  一九九、大方

  慷慨大方往往只是富人胆怯的一种形式。

  二○○、笑

  笑是指幸灾乐祸,不过却是问心无愧。

  二○一、喝采

  在鼓掌喝采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噪音,即使是自己对自己喝采。

  二○二、挥霍者

  他计算过自己的财产,知道自己还是个并不穷的富翁;于是他像挥霍的自然之神一样,毫无理智地乱花他的精神心灵。

  二○三、东方愚者的难题

  平常他是个没有心思、不用头脑的人,但是往往会在意外的场合中想出一些坏点子。

  二○四、乞丐与礼貌

  “遇到没有门铃的时候,用石头敲门是很没礼貌的”——所有的乞丐和穷人都这么想,但是却没有人认为他们这样想是对的。

  二○五、需要

  人们都以为需要是一切事物之因,然而事实上,它往往只是事物之果而已。

  二○六、雨中沉思

  下雨了,我想到穷人们彼此以毫不隐藏的关怀拥挤在一起,他们都随时准备并渴望将痛苦分给彼此,这样,即使是在恶劣的天气下,也可以有想象自己是值得同情的快意,这是穷人的真正贫困。

  二○七、嫉妒的人

  这是一个嫉妒的人——他并不想要孩童,他嫉妒他们,因为他已无法再成为孩童。

  二○八、伟大的人

  因为某人是个“伟大的人”,所以我们便不能贸然论定他是一个人。也许他只是一个儿童,或者是所有时代的善变者,或者是令人迷惑的女孩。

  二○九、一种寻找理由的模式

  有一种寻找我们的理由之模式,它不仅能使我们忘掉最好的理由,同时也引起我们对理性的普遍厌恶与唾弃——一种非常麻木的质问模式,而且真正是专横之人的手段!

  二一○、勤奋的节制

  一个人不可期求他的勤奋凌驾于父亲之上——那会造成一种病态。

  二一一、秘密的敌人

  要能随时保持有一个秘密的敌人——这是最高尚的人之道德也很少能提供的一种奢侈。

  二一二、不要让自己受盅惑

  他的精神萎靡,老是如此急躁,而且说话结结巴巴的没有耐性;因此便很难察觉到存在于他灵魂之中的深呼吸与宽大的胸腔。

  二一三、幸福之路

  一位贤者问傻子寻求幸福的方法,傻子毫不思索地就回答,就好象人家问他去邻镇的路似的:“赞美自己,而且要住在街上!”“等一下,”贤者喊道:“你要求得太多了,那些已足以让你赞美自己!”傻子回答说:“但是一个人又如何能永远免于自卑地去赞美自己呢?”

  二一四、有信即得救

  美德只赐给那些对它有信心的人们快乐和幸福,而不赐给对它抱持严谨之怀疑态度的高尚之士。简而言之,这就是所谓的“有信即得拯救”!——请看仔细,并非美德能拯救!

  二一五、理想与物质

  你有一个高贵的理想,但是你是否高贵得足以建立一个庄严神圣的意志形象,而丝毫不显出粗俗的斧凿痕迹——这是对理想的一种冒渎与不敬?

  二一六、声音的危险

  极大的声音无法使敏感精巧的东西产生回应。

  二一七、因与果

  在果的面前,人们总是只相信果以外之其他的因。

  二一八、我的反感

  我不喜欢那些人,他们为了制造影响,总要像炸弹似地引爆,而在他们周围的人便有突然失聪之虞——或者更甚于此者。

  二一九、惩罚的目的

  惩罚的目的是要改进主持惩罚的人——这是为惩罚辩护的人之最高诉求。

  二二○、牺牲

  牺牲者对其所作之牺牲与奉献的看法和旁观者不一样,但是人们从不允许他们表达其看法。

  二二一、体谅

  父子彼此之间的体谅往往胜过母女彼此之间。

  二二二、诗人与骗子

  在骗子看来,诗人多半都是只认有奶的做干娘;而后者亦着实可怜可鄙,甚至不能无愧于心。

  二二三、感官的替代

  “我们也用眼睛来听,”一个耳聋的自白者说道,“而在盲者之间,耳朵最长的便为王。”

  二二四、动物的批判

  我害怕动物把人当作和它们一样的生物看待,并且因正常动物的误解而导致严重的危险——也许它们视人为一种荒谬的动物、可笑的动物,或不幸的动物。

  二二五、大自然

  “邪恶一直有很大的影响力,而自然便是邪恶!让我们成为邪恶罢!”——如此私底下去推断那些追求影响力的大人物,则往往会过于抬举他们为伟人。

  二二六、怀疑者与其风格

  假如人们心向着我们、相信我们,那么,我们就可以用简单扼要的言词来叙述一件最激烈的事物。从另一方面来说,怀疑者用强调的语气表达,便会使事物显得鲜明有力。

  二二七、谬论

  他无法控制自己,因此女人就断定很容易控制他,并且脱离她的行列而去追他——可怜的人呵,在短时间内将成为他的奴隶。

  二二八、反仲裁者

  他企图调解二个坚决果断的思想家,正是所谓的仲裁人;但是他无法看到特立独行之士独特的一面,感觉近似与相同均是眼力不够的信号。

  二二九、固执与忠诚

  因为固执,他很快便掌握到那由可疑而变成明显的“动机”——他称这是一种“忠诚。”

  二三○、缺少含蓄

  他始终不能有所觉悟——那是由于他对自己所实践的善行从未保持缄默。

  二三一、“努力用功的人”

  理解力迟钝的人总认为迟钝能形成知识的一部分。

  二三二、人生如梦

  我们若非完全在梦中,便是以一种有趣的态度在作梦。因此,必须去学习在时兴的潮流中保持清醒——若非不完全,便付之以一种有趣的态度。

  二三三、最危险的论调

  此刻我所做的或忘了去做的,均和过去的许多大事一样有如所将来临般的重要——以深广的透视法来观察结果,则所有的行为都是同样的伟大或者渺小。

  二三四、音乐家的慰语

  “你的生命并未探入人们的耳朵,对于他们而言,你是虚度了无言的一生。而所有美妙的旋律、所有跟从或领导的狂热决心,也都对他们隐藏起来。要弄清楚,你并不是随着军乐在街上游行——不过那些善良的人们没有权利说因为那个缘故,你的人生就缺乏音乐。让有耳朵的人来听罢。”

  二三五、气质与性格

  有许多人极力将他的性格表现得十分高贵,但是在气质上却并没有相对地提升——许多人则反是。

  二三六、推动群众

  对于想推动群众的人而言,是否他不需要舞台来展现自己?或者是他先不将自己表白得过于明显,然后等待在粗俗与单纯的时潮中,才将其个性与动机整个公开?

  二三七、有礼的人

  “他真有礼貌!”——是的,他随时都带着在贿赂塞伯勒斯①的小礼物;然而却又如此胆小,以致把每个人,甚至你和我,均当成是塞伯勒斯。

  ①塞伯勒斯(Cerberus),希腊神话中,在冥府看门的狗,蛇尾三头,长年不眠。

  这就是他的“彬彬有礼。”

  二三八、没有嫉妒

  他完全没有嫉妒之心,但不能因此就认为它是个优点;因为他是想要征服尚未有人占据过,甚至大家都看不到的领域。

  二三九、不快乐的人

  一个不快乐的人足以使整个家有如阴云密布似的闷闷寡欢;只有靠奇绩才能使这种人绝迹!

  快乐就不是象那样的传染病——这是怎么一回事?

  二四○、在海岸上

  我不想为自己构筑房子(我的快乐秘诀之一就是不要作一个有房子的人),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则我还是会构筑,就象许多罗马人一样将房子盖在面对大海之处——我非常愿意和那美丽的怪物共享些许秘密。

  二四一、艺术家与作品

  这个艺术家除了勃勃的野心之外什么都没有,因之,他的作品只不过是一面放大镜,提供给每个人从其角度去观看罢了。

  二四二、属性

  不管我对知识如何贪着,除了原本就属于我的之外,我无法吞并其他任何东西——那些东西里面有别人的属性在。

  一个人怎么可能成为小偷或强盗呢?

  二四三、“善”与“恶”的源起

  他只能设法改进让我们能感觉“这是不好的”。

  二四四、思想与文字

  我们无法用文字将自己的思想完全表达出来。

  二四五、以选择来赞美

  艺术家选择他的主题,那是他的赞美之模式。

  二四六、数学

  我们要尽量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而非抱持“我们应以这种方式来理解”的信念,将数学的精炼与严格带进所有的学问里面去。数学只是我们追求普遍与最高之人类知识的一项工具。

  二四七、习惯

  习惯会使我们的双手伶俐而头脑笨拙。

  二四八、书籍

  为什么没有一本书能使我们为它而舍弃其余所有的书?

  二四九、知识寻求者的感叹

  “噢,我的贪婪!以这种心灵来看一切,没有我不感兴趣的,除了整个欲望本身;透过许多个体,它将很乐于看到一切如同自身亲眼目睹一般,并且有如以自身的手去抓取一些什么。——自我唤回了整个过去,并且不想失去任何属于它的一切!噢,我的贪婪之火!我将从千百个个体中再生!”

  二五○、罪恶

  虽然大多数的有识之士,甚至女巫自身,都认为巫术是一种罪恶;然而不管怎样,实际上罪恶并不在那里。因此它是和所有的罪恶在一起。

  二五一、误解受苦者

  伟人所受的痛苦和其崇拜者所想象的迥然不同。在某种濒于罪恶的时刻,他们为了和卑鄙与褊狭的人格挣扎而受的痛苦则更加厉害;简言之,这痛苦乃是来自他们对自身人格的伟大有所怀疑,并非来自因职责的需要而所作的牺牲或殉难。

  只要普罗米修斯①是着实同情世人,而为世人牺牲自己,在他必然会为自己感到骄傲与快乐的。但是在因此而嫉妒宙斯以及世人对他的敬爱二者之间,则普罗米修斯要饱受煎熬了。

  ①普罗米修斯,希腊神话的天神,因为由天廷盗火给人类而被天神宙斯捆绑于高加索山的岩石上,让老鹰啄食他的肝脏。

  二五二、宁可欠债

  “我们宁可欠人家钱,也不要把没有注明我们的印记之钞票付给人家!”——这是我们的所有权最喜欢的作风。

  二五三、浪迹如归

  有一天,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然后我们会为自己所曾付出的长途跋涉而感到骄傲。事实上,当时我们并没有察觉到我们是在作远行,所以我们应该养成一种不管到哪里都视同如在家里一样的习惯。 二五四、排除困窘

  给终全神专一的人可免于一切的困窘。

  二五五、模仿者

  A:“什么?你不希望有模仿者?”

  B:“是的,我不希望人们跟我学步,而希望每个人都能走在他自己的前面——如我所为者。”

  二五六、皮质层

  境界高的人会懂得模仿飞鱼的及时行乐,且嬉戏于浪头之上;他们认为一切最好的都在事物的表面——他们的皮质层。

  二五七、得自经验

  一个人往往不知道自己有多富有,直到他从经验中悟知,富人甚至可将窃贼玩弄于掌上。 二五八、机会的否定者。

  没有一个征服者会相信机会的。

  二五九、远离乐园

  “善与恶皆是上帝的偏见。”蛇说。

  二六○、一加一

  只有一个人的话,曾被认为是错的,真理始于两个以上的人——因为只有一个人不能证明自己是对的,而若是有两个人便已无庸辩驳。

  二六一、创意

  什么是创作力?即是去观察尚未被命名、或者为大家所目睹却无法指出其为何物的东西;由于人们往往都是被引导的,故而惟有名称才能使一件东西成为“可见的”。

  富创意的人大多也是事物的命者。

  二六二、永恒之见

  A:“一旦你退缩于生活之外,他们就会将你淘汰!”

  B:“那是分享死人之特权的唯一方法。”

  A:“分享什么特权?”

  B:“毋须死亡。”

  二六三、无关虚荣

  当我们在恋爱中时,总想尽量隐藏自己的缺点,这并不是由于虚荣的缘故,而是耽心所爱的人会苦恼。真的,恋人们都想表现得像个上帝,而这和虚荣无关。

  二六四、我们的行为

  除了赞美责备,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二六五、至高无上的怀疑论

  人类的真理究竟是什么?——它们是人类无可辩驳的错误。

  二六六、需要冷酷的地方

  伟大的人对其低劣的德行和见解是冷酷无情的。

  二六七、高瞻运瞩

  一个志向高远的人,不仅要超越他的行为和判断,甚至也要超越公正本身。

  二六八、是什么造成英雄的伟大

  去同时面对人类最大的痛苦和最高的希望。

  二六九、你相信什么?

  我相信:一切的价值都必须重新评估。

  二七○、你的良知在说什么?

  “你要成为你自己。”

  二七一、你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同情。

  二七二、你还喜爱别的什么?

  我的希望。

  二七三、你认为谁较坏

  那个老是要使别人感到羞耻的人。

  二七四、你认为什么行为最具人性?

  使人不感到羞耻。

  二七五、什么是自由的保证?

  不再对自己感到羞耻。

  二七六、新年有感

  我依然活着,我依然在思考;我必须继续活下去,因为我必须继续思考下去。“我思,故我在。”笛卡尔如是说。

  今天,每个人都随意地表达了他的愿望和挚爱的构想,当然,我也要衷心的提出我对自己的期许,以及今年初次在心中所引起的一些构想——这些构想将是我未来生活的基础、誓约和调味品。我要像追求美一样地更加去理解一切事物所不可缺的特性,我也要成为美的事物之一,让今后成为我所爱的!

  我不想去从事丑陋的战争,也不想控诉什么,甚至不控诉控诉者。不要看我,让那成为我个人独自的否定!总而言之,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不管在何时何地,只是一个肯定者。

  二七七、个人之上帝

  在生命里会有某个极点,在那里,尽管有我们一切的自由,以及或许多少我们会否定那在大化的美丽混沌中所有原始的理性和善念,我们仍是处在知识领域的险境中,并且必须去面对最艰难的尝试。

  此刻,由于个人之上帝的概念初次以其最大的说服力将自身呈现在我们眼前,同时有最佳的倡导者支持它,因此当它明朗化身时,我们所接触的一切便都成了乃是为求至善至美而存在。每日或每一刻的生活似乎就只在渴望着这种境况的日新又新;一切都随它去,不管是好是坏,朋友、疾病与毁谤会造成的损伤,信件的遗失,脚的扭伤,对商店的橱窗的一瞥,一个激烈的争论,一本书、一个梦、一个迷惑的肇始,凡此种种,它自身均会立刻显现出来,一如某些“不许缺少”的东西——它充满了极深的意义,而且对我们着实有用!

  去祛除我们自身对伊壁鸠鲁之上帝,以及某些不安而平庸之神的信念,会是一项更危险的考验吗?谁能知道自己头上的每一根细发?谁会对巧言令色的态度不感到恶心?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撇掉上帝(以及经济实用的天才),同时希望能满足自己所作的假设:我们本身对每个事务的解释与安排,在理论和实际的运用上均已达到相当纯熟的地步。但是,我们也千万不要把自身智慧的灵巧想得太高,有时我们会非常讶异于美妙的和谐乃是由玩弄我们的手段而造成的——那种和谐似乎太适合我们了,以致不敢将它归功于我们自身。

  事实上,常常有人在陪我们玩,那就是可爱的“机运”先生,他时而带我们起舞,而即便是全能的上帝也无法设想出任何比我们笨拙的双手所能胜任者更好的音乐。

  二七八、死亡的沉思

  生活在这一片混乱的街道、日常必需品和噪音之中,常带给我一种阴悒的愉快。有多少的享受、焦急和欲念,又有多少饥渴或酩酊的人生显现在此处的每一刻!对所有这些嘶喊、活跃而热爱生命的人们,它很快就会变得宁静!每个人的影子——他那黯淡的旅伴——总是站在他后面!就象是移之船将要启航前的最后一刻:人们彼此之间有着更多的话要说,而时间分分秒秒在催促,孤独沉默的大海在吵杂的喧嚷声中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对它的俘虏竟是如此贪婪和肯定!就整个生命的历程来看,如果说过去是一片空白,或者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插曲,那么最近的将来便是一切:故而乃有这憎恨、这哭注、这充耳不闻以及自我扩展!大家都想在将来独占鳌头成第一流——而死亡与其宁静则是对一切的未来唯五可以肯定的事!这种对一切均肯定且普遍的仅有之事是多么的奇怪,预习对人类丝毫没有作用,自认为死亡之兄弟的人们则是离死亡最为遥远!

  看到人们一点也不想去思索死亡的概念,真使我十分高兴!我会乐于不厌其烦地去提醒人们深切关注对生命的概念之探讨。

  二七九、星一般的友谊

  以前我们是朋友,现在却彼此形同路人。虽则我们并不想公开或者隐瞒这件事,无论过去是否会为此感到羞耻,但是此刻我们应当仍然会有同样的感受。

  我们是两支船,各有其目的地和航线;可确言的是,我们会在途中相会。届时,如同过去一样地可以举行一场盛大的欢宴;而二只豪华的船便静静地息泊在同一港口之中,沐浴在同一阳光之下。如此一来,人们也许会认为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而他们的目的地原来是同一个。但是各人的使命之强大力量,又迫使我们分开而驶入不同的海域,奔向不同的方位,而且,可能永远不会再见面了——或许会再度相见,然而却不相识,因为不同的海域和不同的太阳已经改变了我们!

  “我们必须互相成为陌生人。”是我们所要服从的铁则:就是这样,我们相互之间才会变得更加崇高庄严!也就是这样,以前我们的友谊之概念才会变得更加神圣!在航行的路线上,可能会有某些巨大而不可见的曲线或如行星运行般的轨道,因此其间会产生不小的差距,或者可将之视为途中的小舞台,我们应当将自己提升至这种境界!然而,我们的生命实在过于短暂,观察力过于受限制,以致无法对朋友之间的庄严可能性进一步的认识。

  虽然我们相互之间必须要成为陆地上的敌人,但是相信我们的友谊会如天上的星星一般。

上一篇:快乐的科学(三)

下一篇:快乐的科学(五)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部分 第九章 三人团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三人团是大家庭联盟的最高管理机构。  第二条 三人团是从最伟大的哲学家而同时又具有最优秀的医学,物理学和机械学知识的人之中选举出来的。  第三条 选入三人团的选举按照第四章第十条的规定办理。  第四条 因为以悬题应征的方式进行的能力选举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参加的,因此在三人团的悬题应征选举中候选人无须前此已经是一个技工团的成员。  第五条 中央技工团或者在提出应征问题的同时决定三人团的主席人选,或者在应征人的答案不合要求时,通过大工作理事会以多数表决决定之;此外,三人团的每一成员主要……去看看 

理想国 第六卷 - 来自《理想国》

苏:那么,格劳孔,经过这么漫长而累人的讨论,我们终于搞清楚了,什么样的人才是真哲学家,什么样的人不是真哲学家了。   格:要知道,欲速则不达呀。   苏:我觉得不是这样。我还是认为,如果我们仅仅讨论这一个问题,如果不是还有许多其他的问题需要我们同时加以讨论的话(这些问题是一个希望弄清楚正义者的生活和不正义者的生活有何区别的人所必须研究的),我们或许把这个问题已经弄得更清楚了呢。   格:且说,下面我们该讨论什么问题呢?   苏:是的,我们应当考虑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既然哲学家是能把握永恒不变事物的人,而那些做不到这一点……去看看 

第四章 唯心主义 - 来自《哲学问题》

“唯心主义”这个名词,各个哲学家使用起来意义稍有不同。我们把它理解为这样的学说:一切存在的,或者至少,一切为人所知道是存在的,在某种意义上,都必然是精神的。这种学说在哲学家中受到了广泛支持,并且有好几种形式,以不同的理由被人提倡着。这种学说是如此广泛受人支持,它本身又是如此饶有趣味,所以就连最简略的哲学概论也要对它叙述一番。   不习惯于哲学思考的人,可能易于把这样一种学说看成是显然荒谬的而加以抹杀。毫无疑问,常识把桌子、椅子、太阳、月亮和一些物质客体,一般都认为是根本不同于心灵以及心灵的内容的,认为它……去看看 

第34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周密围上他那条半新不旧的黑白花围巾,然后穿上那件羊绒的黑大衣,拿上皮手套,关上灯,锁上门,慢慢地向电梯口走去时,大约离他跟丁洁约好的见面时间还有40分钟左右。     开车去那儿,最多大约只需要30分钟——把这会儿因下班交通高峰路上塞车可能花去的时间也都计算进去了——他完全可以再晚走一会儿。但他不。他喜欢准时,喜欢从容,喜欢看到别人匆匆忙忙慌里慌张地赶着来看他,而他自己却万事俱备他从容不迫地在那儿洒脱地等着。另外他也不爱开快车。,他也需要给自己多留几分钟的时间在路上用。他喜欢让车平稳地匀速地在“各种空……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骗官》

毛得富来到青云县后,各方面的工作开展得很有些声色。首先,他与工业副县长唐五放建立了更为密切的联系,他们真的像是一对兄弟似地经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毛得富现在的这个位置,也是唐五放替他安排的,因为,对于毛得富来说,他搞国有企业出身,工业局是最适合的。但是,现在工业局下属的企业普遍不行,日子不太好过。而本县的煤炭运销公司却还有些油水。于是,唐县长就把这个位置留给了毛得富,以便让他开支方便一点,日子好过一点。接下来呢,毛得富果真帮工业局办了几件事。由于他和市里的一些企业包括私营企业的头头比较熟,因此,联系起来也较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