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本书是马赫的科学认识论和方法论最清楚、最集中、最综合、最成熟的阐述,是马赫科学哲学的创新卷。马赫的学识渊博,他的深刻的、有价值的、第一手的实验敏感性,还有倾注在文字材料中的杰出的、诙谐的、批判的气质,以及科学的洞察,丰富而中肯的警句,对习俗和权威的漠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65 - 来自《灵山》

我早已厌倦了这人世间无谓的斗争,每一次美其名日所谓讨论,争鸣,辨论,不管什么名目,我总处于被讨论,挨批判,听训斥,等判决的地位,又白白期待扭转乾坤的神人发善心干预一下,好改变我的困境。这神人好不容易终于出场了,却不是变脸,就转身看着别处。  人都好当我的师长,我的领导,我的法官,我的良医,我的诤友,我的裁判,我的长老,我的神父,我的批评家,我的指导,我的领袖,全不管我有没有这种需要,人照样要当我的救主,我的打手,说的是打我的手,我的再生父母,既然我亲生父母已经死了,再不就俨然代表我的祖国,我也不知道究竟何谓祖国以及我有没有祖国,人总归都……去看看

水乡,我梦中的客栈 - 来自《当代眉批》

我们不可能重回唐城宋邑了,历史的非再生性,使得每一股怀古幽情都转为无望的呼号。正是担心迷失历史,中国才有了最为浩瀚的史乘积累;因了这分积累,我们又成了乡情缠绵的后人。在典章文物、山间林下寻求历史意味和文化寄托,似乎没有别的民族比我们更为剀切了。   年末岁初,我两次出游,地点都是江南的水乡小镇。   散处在太湖流域的水乡小镇,如甪直、同里、松陵、周庄、朱家角等,在地理格局和文化气息上有着明显的相似和相通处。一种世俗禅林的氛围,一道谦退明智的目光,一缕温煦清奇的风姿,乡情一盏而乡风弥散,占水一方而水流五湖。……去看看

尾声 战犯的忏悔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人类通过亿万年才摆脱了兽性,成为万物之灵。但是要某些人倒退为野兽,却用不了多少时间。当年,多少年轻的日本军人刚刚侵入中国领土时,有的怀里贴心揣着妻子送的彩漆双偶,耳边响着母亲的叮咛;有的囊中藏着一缕恋人的乌发,身上还带着家乡的稻香。然而,用不了多久,日本军国主义便将他们训练成了一头头天良混灭的战争野兽,唆使他们毁灭道德、毁灭良知、毁灭生命,同时也毁灭了他们自己。岁月在飞速流逝,一些当年的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战犯管理所中,混灭的人性逐渐复苏,良心受到日益严厉的审判,他们纷纷向世人忏悔自己在中国犯下的弥天大罪,以恳……去看看

第二章 坦克战专家 - 来自《朱可夫元帅》

   2009/10/01
T·K·朱可夫为提高自己的军事技术和领导艺术所作的努力,对于他在武装部队中的迅速晋升,起了很大作用。苏联传记作家H·斯维特利申记述朱可夫的成长过程时指出:“T·R·朱可夫的杰出的指挥才能、他为提高自己的文化程度坚持不懈地、刻苦地学习,以及他对他的部队的战斗准备和政治准备的关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1928年,朱可夫指挥萨马骑兵第1师第39团,担任师长的是有才干的n·Q·塞尔基奇①。塞尔基奇师长在给朱可夫做的鉴定报告中写道:“一名精力充沛的、果断的指挥员。由于他在部队的教育和战斗训练方面的工作,使全团在……去看看

记恋冬妮娅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二十多年前的初夏,我恋上了冬妮娅。   那一年,“文化大革命”早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革命没有完,正向纵深发展。   恋上冬妮娅之前,我认识冬妮娅已近十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我高小时读的第一本小说。一九六五年的冬天,重庆的天气格外荒凉、沉闷,每年都躲不掉的冬雨,先是悄无声息地下着,不知不觉变成令人忐忑不安的料峭寒雨。   强制性午睡。我躲在被窝看保尔的连环画。母亲悄悄过来巡视,收缴了小人书,不过说了一句:家里有小说,还看连环画!从此我告别了连环画,读起小说来,而且是繁体字版的。   奥斯特洛夫斯基把革命描……去看看

46 - 来自《灵山》

她说她憎恶你!为什么?你盯住她手上玩着的刀子。她说你葬送了她这一生。你说她年纪还不算大。可你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败坏了,她说你,是你!你说还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你可以,她说她已经晚了。你不明白为什么就晚了?因为是女人。女人和男人都一样。你说得真好听,她冷笑。你看见她把刀子竖起来,你便也坐起来。她不能这样便宜了你,她说她要杀死你!杀人要偿命的,你说,挪开身子,提心吊胆望着她。这条命已经不值得活了,她说。  你问她原来是为你活着?你想缓和一下气氛。  为谁活也不值!她把刀尖冲着你。  把刀子放下!你提防她。  你害怕死……去看看

第十八首 - 来自《神曲》

恶囊这个地方在地狱里叫做“恶囊”,它全部都是用铁灰色的岩石构成,正如四周环绕的峭壁一样。在这罪恶深渊的正中央,一个井口敞开着,宽深异常,我下面会说明这口深井的构造情况。深井和高耸而坚硬的峭壁之间的那个环形地带,自然是圆的,它把底部分成沟壑十层。犹如条条壕堑围绕城堡,为的是把城墙保牢,那些壕堑所呈现的形状,也正是这些沟壑所表现的模样;也像座座小桥把城堡的门洞与外面的沟岸联在一起,块块岩石从峭壁的根基延伸出去,横跨堤岸与沟壑,直通井口,而井口则把堤岸与沟壑既切断又汇总收齐。正是在此地,格吕翁把我们从它……去看看

5-06 审判的幻觉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这是第六个幻觉:审判的存在你们为了获得不足以分配的东西——包括神——所做的决定,让你们面临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就是:如何决定一个人是否具备了必备资格?而那些没有具备资格的人,又会发生什么事?你们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导致了“审判”的发生。你们推论道,一定有某个人是最后的裁决者。既然是造物主设定了这些必备资格,所以似乎很合逻辑的,造物主也会是那决定谁具备了资格、谁又没有资格的那一位。有很长一段时间,你们人类一直以为要取悦神,有些事你们必须做因为不取悦神的话,就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你们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是可以理……去看看

第六章 社会控制 - 来自《法律的运作行为》

社会控制是社会生活的规范方面。社会控制规定了不轨行为并对这种行为做出反应,它规定了什么是应当的:什么是对或错,什么是违反、责任、反常或扰乱。法律是社会控制,但礼仪、习惯、伦理、官僚制和对精神病的治疗也是社会控制。正如法律是国家公民中的社会控制一样,部落成员也有其社会控制;同样,家庭、车间、教会、派系集团和体育比赛的成员之间都有各自的社会控制。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在街道上、监牢中或晚宴上,只要人们相互以标准要求,就存在着社会控制,而不论标准是明示的或暗示的,也不论标准是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社会控制把人……去看看

第九章 论前面所提各书的其他问题 - 来自《神学政治论》

即是否各书完全为以斯拉所写完,是否希伯来原文的傍注是不同的本子  我们方才所做关于十二卷书的原来的著者是谁的研究,对于我们完全了解这些书有多大帮助,不难只从用以证明我们的主张所举的那些段落看出来。那些段若不经我们这番研究,意思是极为晦涩的。但是除了关于作者的问题,还有许多别的点要注意。那些点由于寻常的迷信是为大众所不了解的。其中最主要的是,以斯拉(在提出另一个更可能的人以前,我认为他是前面所说各书的作者)并没有把书中的叙述作最后的润色。他不过是把各历史从不同的作家搜集了来。有时只是把各历史记下……去看看

1-2-1.2.1 纯粹悟性概念之图型说 - 来自《纯粹理性批判》

   2009/10/01
在对象包摄于概念之下时,对象之表象必须与概念为同质;易言之,概念必包有对象(包摄于此概念下者)中所表现之某某事物。此即所谓“对象包摄于概念下”之实际意义所在。故“盘”之经验的概念与“圆”之纯粹几何学的概念为同质之事物。盖后者中所思维之圆形,能在前者中直观之也。   但纯粹悟性概念与经验的直观(实与一切感性直观),全然异质,决不能在任何直观中见及之。盖无一人谓范畴(例如因果范畴)可由感官直观之,且其自身乃包含在现象中者。然则直观如何能包摄于纯粹概念下,即范畴如何能应用于现象?其所以必须有此先验判断论者,……去看看

第五章 资本主义思想体系之形成(下) - 来自《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资本主义思想之成熟  经过洛克,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已告成熟。从这一章简短的叙述,也可以看到马基雅弗利首倡唯物论,人民所依赖于政府者为安全保障,而不是所谓天堂获救。世间只有能生存的才算数,否则纵使道德高尚,仍是镜花水月。霍布斯的《巨灵》初看奇特,又好像不近人情,实际却勾画出一个新时代全能政府的轮廓。哈灵顿则指出政府的威权出自经济力量。英国的土地既已为乡绅及中级地主所得,这个政府也要由他们作主。洛克则将霍布斯的立论翻了一个面。政府首要的任务固为保护人民的财产,但是这社会契约可以“文”成,而用不着“武”……去看看

第01章 犹太人的宗教发展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二)》

后期罗马帝国传给蛮族的基督教包括三种要素:一,哲学的一些信念,主要是来自柏拉图和新柏拉图主义者,但在部分上也来自斯多葛学派;二,来自犹太人的道德和历史的概念;三,某些学说,特别是关于救世的学说,它们在部分上虽然可以追溯到奥尔弗斯教(Orphism)和近东的一些类似的教派,但他们在基督教里大致上却是新东西。   我认为在基督教里最重要的犹太要素有以下几点:   1.一部圣史,从上帝创造万物起一直叙述到未来的结局,并向人类显明上帝的作为都是公义的。   2.有一部分为上帝所特别宠爱的人。对犹太人来说,这部分人就是上帝的选民;对基督……去看看

第01章 杰文斯的边际效用观点的形成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一件物品对其消费者的效用或满足的概念,在1871到1889年的经济学研究中首次处于关键地位。这个概念的引入标志着经济学家观念的急剧变化。过去的经济学家虽没有完全忽视效用,但也没有有效地利用它,这是因为,一般来说他们没有从实用的观点,而主要在其最不实用和最明显的形式上考察它,亦即考察一个人从一定量消费中所获得的总效用。采用“边际的”观点,即把注意力集中于总效用相应于消费量的变动而出现的变动,为有效地利用效用概念开辟了道路。后来,当经济学家严格和全面审视他们的课题时,他们便来研究效用的节约(最大化),而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