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反射、本能、意志、自我

 《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在继续我们的心理-生理学的考虑之前,我们注意到,所要求的专门科学没有一个达到令人赞美的发展程度,以至能够作为其他学科的可靠基础。观察的心理学需要来自生理学和生物学的显著支持,但是这两门学科本身借助物理学和化学还未十分完备地阐明。因此,我们的所有思考被看作是暂定的,其结果就依然是成问题的,要大量地用未来的研究矫正。生命是由实际上维持、复制和散布自身的过程构成的,同时包括着“质料”的量的逐渐增加。因此,生命过程类似火,它们在任何情况中都与火有关,尽管在某种程度以更复杂的方式与忙有关。另一方面,大多数生理、化学的过程不久便陷入停顿,除非通过特殊的外部环境不断地恢复和维持运行。即使撇开这种主要的特征差异不谈,近代物理学和化学要记录生命过程的细节的进程,依然是相当不充分的。鉴于主要特征即自我保存,我们必定期望,复杂有机体的部位或器官的共生(symbiosis)将与整体的保存协调,否则整体的保存便不会作为结果发生。同样地,在那些是有意识的(即在大脑中发生的)心理过程中,发现类似的有机体保存的倾向将不会使我们惊讶。

                 第二节

  首先,考虑戈尔茨(Goltz)详细研究的一些事实。健康未受损的蛙以这样的方式行动,该方式导致我们把某种“智力”和“自愿的”运动赋予该动物;它无法预言地主动运动,逃避捕食者,当旧池塘干涸时寻找新池塘,通过诱捕容器的缺口逃走等等。按照人的尺度,其智力的确是十分有限的:蛙十分机敏地抓住运动中的苍蝇,有时抓住小块红布,并通过反复失败力图抓住蜗牛的触须,但是它宁愿吃新弄死的苍蝇,否则将会饿死。蛙的行为狭窄地适应它的生活条件。如果切除它的大脑,它将仅仅在外部刺激下运动,它在没有外部刺激的情况下只是处于静止,而不抓苍蝇或红布,或者对噪声无反应。倘若苍蝇在它身上爬行,它拂去它,但是倘使把苍蝇放在它的口边,它便吞下苍蝇。在它的皮肤上轻微刺激就使它爬走,强烈的刺激使它避开障碍跳跃,这表明它能够看见障碍物。如果把一只腿缚牢,它还将在爬行时避开障碍。如果把它放在水平转盘上,它将补偿转动。如果把它放在一端翘起的木板上,它将向上爬行以便不掉下来;如果人们进而在同一方向连续转动木板,它将超过较高端:受损的蛙会开始跳跃。因此,当去掉脑的一些部位时,人们可以称为心灵或理智的东西变得受限制了。如果把仅具有脊髓的蛙朝天放置,那么,它不能爬起来。戈尔茨说,心灵不是单纯的,而是像器官一样可分的。
  没有大脑的蛙从未自我地呱呱叫。然而,如果用湿手指击打肩胛之间的背部,它就像机械一样地由于反射而规则地呱呱叫一次。甚至早就观察到,被切掉头的蛙用它们的后腿揩掉酸。这样的反射机制对于幸存是重要的。戈尔茨表明,许多重要的生命功能都是由这些机制保证的,例如蛙的交配。

                 第三节

  接着考虑另外的生物即植物,至少在本能上没有人把理智和意志力归之于它们。在这里,我们也发现有助于整体保存的合适的反应动作。在这些动作中,我们首先注意到由光和温度决定的叶和花的睡眠动作,以及食虫植物因摇动而引起的刺激。当然,这样的动作看来好像是例外。然而,正是一般行为的癖好,使植物的茎抗拒引力向上生长,在那里光和空气容许同化作用发生,而根则向下穿透土壤,寻找水和溶解于水中的物质。如果迫使茎的一部分不垂直,那么由于较低一侧的较强劲的生长,还正在生长的部分立即在它们的向地面的凸侧面向上弯曲。与称之为“正向地性”的根相对照,这显示了茎的“负向地性”。茎一般地转向光,而生长的部分是向暗的凸面;也就是说,背阴侧生长得更强劲。这样的茎被称为“正向日性的”,而根一般则以相反的、“负向日性的”方式行动。旧的和新的研究二者表明,重力和光的方向决定向他性的和向日性的行为。茎和根的相反延伸指明在整体的保存中的分工。当我们看见根由于倾向于向下而使宕石裂开时,我们更可以想像,它是按照它自己的利益这样作的。然而,当我们看见根在它未得其所的水银中同样作时,这种印象就消失了:审慎的意图的运动必须服从生理化学决定的运动,而决定的因素必须认为是由根和茎结合为一个整体产生的。

                 第四节

  洛布(J.Loeb)在系列研究中表明,来自植物生理学的诸如向地性和向日性概念,能够扩展到动物生理学;不用说,尤其可以扩展到生活在这样的简单条件下的动物:它们不需要高度发达的心理生活,从而不会受到干预。从蝶蛹新出生的蝴蝶最初向上爬行到顶,寻找它的支承,宁可爬到竖墙上。新孵出的毛虫不休息地向上爬:为了把它们从反应瓶中哄出来,人们不得不用向上对准的通道翻转瓶子,就像用氢广口瓶那样。蟑螂偏爱竖墙。切掉翅膀的苍蝇竖直向上地在木板上爬行,并补偿木板在其平面的任何转动,而它们在倾斜的木板上则沿最陡的斜坡爬行。连高度发达的动物也是向地性的,这一点由最近的关于内耳的发现所证明,内耳的作用在于定向,尽管在这里向地性由于其他因素的参与而遮掩。
  就向日性而言也同样:对于动物与对于植物一样,光的方向是重要的。不对称的光刺激促使动物重新使自身取向相对于光的对称面,或向前或向后指向光源,朝向或离开光源运动:动物是正向日性的或负向日性的。蛾子是正的,而蚯蚓和蝇的幼虫是负的。当正向日性的蝇幼虫在平面上运动时,它沿该平面上的光矢量的分量爬行。在这样向着入射光运动时,它完全可以到达较小照亮的区域。在不进入深一层的细节的情况下,我们注意到萨克斯(J.V.Sachs)关于植物的研究与洛布关于动物的研究之间的完全一致。

                 第五节

  最近,在关于昆虫的观点之间出现了强烈的对立:一些人把它们仅仅视为反射机器,另一些人则认为它们具有十足的心理的生命,其根据在于科学家对神秘主义的爱好或厌恶,或保全或完全抛弃把所有心理特征归因的神秘主义。就我们的立场而言,心理的东西与物理的东西相比,神秘性不多也不少,实际上二者之间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因此,我们不需要支持哪一方,而像福雷尔(A.Forel)一样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中立的。例如,如果用振动的音叉触及蜘蛛网,能反复地使我们误导该动物,这表明蜘蛛的反射机制是多么强烈;但是,当它最终不匆忙地上圈套且不再跑出来时,我们不能否认它有记忆。虻在半开的窗户的玻璃上无能地嗡嗡叫,力图飞向户外和亮处,但却被狭小的窗格玻璃框架禁闭,这的确给人以自动机的印象。然而,如果像比较合度的家蝇这样密切相关的动物却灵巧得多地行动,我们必须预设某种从经验学习一点东西的能力,尽管这种能力是有限的。因此,与贝蒂(Bethe)的两极分化的气味(即朝向或离开蚁冢)相比,福雷尔赋予蚁以局部化学的记忆和味觉感官似乎是一个更幸运的假定。福雷尔甚至声称训练水臭虫在地上吃食物与该动物的正常习性相反:这在狭义上不能是自动机。类似地,他证明了蜜蜂和黄蜂的记忆和识别颜色的能力。

                 第六节

  把在动物和植物中的有机生命的巨大共同特质穷追到底,是值得的。对植物来说,一切东西都比较简单,比较易于观察,比较缓慢地发生。我们在动物中观察到的东西,诸如运动、本能的表达或任意的行动,也在植物中显示出来,像通过一系列形式的生长或者像叶、花、果实或种子的形状对持久的观察来说是固定的。差异因而主要取决于我们主观的时间尺度。请想像一下,变色龙的缓慢运动即使进一步也得减速,而蔓生植物的缓慢的攀援运动却几乎加速:观察者将发现差异正在变得模糊不清。几乎没有什么诱惑把植物中的过程作为心理过程对待,以致把它们作为物理过程处理的倾向更加强烈。对动物而言,情况反过来是另一种方式。不过,两个领域是密切相关的,以致这种进路的变化是十分富有教益和富有成果的。而且,动物和植物之间的相互影响,二者在物理学和化学、形态学和生物学方面,是最有启发性的。例如,以斯普伦格尔(Sprengel)一七八七年发现的、达尔文关于兰花的工作复活了的花和昆虫的相互适应为例:在这里,似乎独立的生物体像单个的动物或植物的各部位一样,是相互决定和彼此依赖的。

                 第七节

  通过刺激而未包括大脑的动作被称之为反射动作:它们是由器官的关联和相互调整作出的。动物能够经历十分复杂的运动,这些运动似乎对准某一目标或意图,尽管我们不能认为动物了解或有意识地追求它们。于是,我们谈论本能的行动,这些行动可以看作是由其先行者引起的反射动作的链环。以蛙捕捉和吞咽苍蝇为例:很清楚,第一个行动是由光和声的刺激引起的。接着的行动是捕捉的序列,我们从下述事实推断这一点:没有大脑的蛙不再捕捉,而是继续吞咽放在它口中的苍蝇。对于还未学会捡拾它们的食物的雏鸟来说情况也一样:在照管它们的无论谁趋近时,它们张开嘴吱吱叫——也许出于害怕,并吞没放入的食物,而啄食和捕捉是以后才开始的。仓鼠为冬天收集食物可以变得为人理解,倘使我们认为这是相当贪婪的、爱争吵的、又存有戒心的动物,所以占有比仅够吃的还要多的食物,甚至在被追赶返回它的洞穴后才放下过量的东西。重复的本能行动在是年后不再需要作为独立于个体的记忆来处理。但是,另一方面,对于比较发达的心理资质而言,本能行动可以被理智修改,这甚至可以激起重复。由于连锁反应原理,应该有可能甚至使复杂的本能行动变得比较可以解释。由于本能只要在大多数场合中成功便保证了种族保存,因此不需要认为它是完全被决定的,而且在它作为一个整体的形式或在它的所有联系方面是不变化的。更恰当地讲,由于机遇的因素,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必须期待在作为一个整体的类型方面以及它在任何给定时刻的成员方面有所变化。

                 第八节

  几个月的婴儿抓取刺激他的感官的一切东西,通常把抓住的物体放入他的嘴里,恰如小鸡啄食一切一样。他伸手到苍蝇骚扰的皮肤部位,正像蛙会做的那样,但是对于新生儿来说,这些反射行动到目前为止与所提及的动物的行动相比还较少成熟和发达。我们的顽童的不自觉的动作以与我们周围的过程相同的方式与视觉的和触觉的感觉联系起来:它们留下视觉的和触觉的记忆图像,运动的这些记忆痕迹通过联想与其他同时的感觉——一些是一致的而一些是不一致的——关联在一起。我们作出心理的记录:舔糖伴随“甜”的感觉,接近火焰或碰撞坚硬的物体或碰伤人自己的身体伴随“疼”。于是,人们从经验中获悉关于人的周围的过程和关于在人的身体中发生的过程,尤其是身体的动作。后者最接近人,能够持续地观察,以致它们迅速地变成最熟悉的东西。靠反射,小孩捡起一块糖并放入口中,去抓火焰并收回他的手。在再次看到糖或火焰时,他的行为将通过记忆加以修正:他将比较容易抓住糖块,而疼的记忆将禁止接近火焰。因为疼的记忆完全像疼本身一样起作用,从而引起相反的动作:这种“自愿的”动作是带有记忆因素的反射。我们不能完成下述自愿的动作:该动作先前作为反射或本能行动未整体地或部分地发生,我们未这样经历过它。如果我们观察我们自己的动作,那么我们注意到,我们生动地记得先前完成的动作,该动作在我们这样回忆时发生。更准确地讲,我们想像物体被抓住或被移动,包括它的定位以及卷入的视觉和触觉的感觉,这立即随之导致动作本身。我们长期习惯了的动作在有意识的想像中几乎不会再发生:在想到一个词的声音时我们已经发出它的音了,在想到它的书写形态时我们已经写出它了,而没有自觉地意识到说或写的居间的动作。在这里,对动作的目标或结果的逼真想像迅速地引起了生理-心理的过程序列,这个序列导致该动作本身。

                 第九节

  我们所谓的意志只不过是迟早获得的意识的特例,它介入到身体的预先形成的和固定的机制之中。如果环境是简单的,这种天生的机制几乎足以保证各部位为生命保存而运转的联合。然而,如果在环境中存在巨大的空时变化,那么反射机制就不再足够了:它们的功能必须随境况的不同以某些变化覆盖某一区域。这些足够小的变化通过联想得到,这反映了环境的相对稳定性和有限的改变。有意识的记忆痕迹引起的修改被称为意志。没有反射和本能,从而就没有它们的修改,因此就没有意志。它们依然处于生命的所有表达的核心,只有当它们保证生命保存时,它们将被修改,甚或被暂时地压制,以致为了达到无法直接接近的目标,可能需要采取显著的迂回路线。这就是动物在没有其他办法成功时,它潜近它的猎物,一跃而抓住它的情况;或者,这也是人建筑小屋,并点火抵御超过无助的有机体能够承受的寒冷程度的情况。就想像从而就行动而言,人高于动物(或文明人高于野蛮人)的优势仅仅是达到同一目标的迂回长度,以及发现和遵循迂回的能力。整个科学技术文明可以被看作是这样的迂回。如果在文明的帮助中理智(和想像)成长到它能够创造它自己的需要并追求为科学而科学的程度,那么无论如何这只能是容许合适的劳动分工的社会组织的产物。由于与社会脱离,完全沉浸在他的思维中的探究者也许是在生物学上不能生存的病态现象。

                 第十节

  约翰·米勒(Joh.Muller)还认为,对从脑到肌肉的运动的刺激可以这样直接地经验,就像传送到脑的末梢神经刺激决定感觉一样。詹姆斯(W.James)和明斯特尔贝格(Munsterberg)在心理学上。赫林(Hering)在生理学上表明,直到最近还幸存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留意的观察者必须承认,这样的神经支配的感觉不能被经验:人们不知道,人们如何完成动作,什么肌肉被卷入其中,这些肌肉如何受应力等等。这一切都是由身体被组织的方式决定的。我们只不过通过周围的皮肤感觉、肌肉的韧带等等,才仅仅想像动作的目标和经验所完成的动作的。正如各种各样的想像的图像借助联想相互有意识地完成一样,感觉的记忆同样地能够通过相应的运动神经过程变得完备起来,这些过程本身并不进入意识,而只是通过它们的后果干预的。由于神经系统到处相同,因此我们可以假定,联想原理(通过习惯结合)适用于它的整体。联想链条的哪一个环节变成有意识的,将取决于与大脑的特定的神经关联。以呕吐作为想像开始身体过程的例子,呕吐在敏感的人身上能够仅仅由想像呕吐而引起。在窘迫时手容易出汗或容易脸红的人,必定没有想到这些过程,要不然它们就是偶然发生的。美食家的唾液腺立即对烹调法的幻想发生反应。有一个时期,当我长时间患了一场疟疾,我习得正好通过思索颤抖引起哆嗦的令人不快的窍门,我多年保持着这一技巧。另一些事实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观点:并非“主要地”借助“意志”开始、而是通过感应流开始的肌肉收缩,作为用力而被感受到,恰如在自愿的情况中那样,以致感觉必然是在神经末梢开始的。最有趣的观察是斯特鲁姆佩尔(Strumpell)关于一个男孩的行为的观察:该男孩只用他的右眼看,用他的左耳听,至于其余则缺乏任何感觉。如果蒙住这位男孩的眼睛,那么他不会注意到被放入最陌生的位置的他的肢体。他从未感到疲劳。如果要求他举起的臂膀并保持它在那里,他这样作了,但是在一两分钟之后,臂膀开始发抖并下垂,尽管病人坚持认为,它还是举起的。类似地,他以为他正在伸开和合拢他的手,而此时手正在被紧紧地握住。

                第十一节

  动作、感觉和想像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密切相关的,尽管在心理学中分割和图式是必要的。当被柔和的响声唤醒的野猫想起可以捕捉的动物时,这只猫把它的眼睛转向响声的方向,敏捷地跳起来。联想到的记忆引发动作朝向所预料的营养物的比较清楚的视觉感觉,该营养物现在能够以充分衡量的跳跃被捕捉。不过,猫的眼睛现在完全被它的猎物占据,几乎不需要考虑来自其他地方的印象,这就是偷偷行动的动物容易使受骗者落入猎食者之口的原因。感觉、想像和动作相互联系起来决定我们所谓的注意状态。当我们对直接影响我们的自我保存的某种东西或对我们来说有趣的其他东西反射作用时,我们自己的行为类似于猫的行为。我们没有沉湎于正好进入我们头脑的任何观念。起初,我们把眼光从所有漠不关心的事件转移开,不理或力图挡住在我们周围的噪音。我们甚至可能在我们的桌子旁边坐下来,设计我们的建筑物或开始展开公式:我们反复地察看这些东西,只有那些与该任务有关的联想显现出来,而任何其他可能突然发生的东西都被前者取代。动作、感觉和联想在反射作用中协同起来产生理智的注意力,恰如在偷偷行动的猫的情况中,它们产生知觉的注意力一样。我们以为我们“自愿地”进行我们的反射作用,而事实上它们是由不断重现对问题的思维决定的,该问题以无数不可解决的方式与我们的兴趣联系起来。因此,正像集中于一个对象的知觉的注意力对于所有其他对象来说相对地被转移一样,与一个问题有关联的联想也同样阻碍了通向所有其他问题的道路。猫没有注意正在趋近的猎食者,心不在焉地陷入沉思的苏格拉底(Socrates)心不在焉地不理会他的悍妻的讯问,作圆的阿基米德(Archimedes)因为在生物学上不完全适应即时的环境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第十二节

  作为特殊心理能力的意志或注意力不存在。形成身体的相同能力也创始了身体各部位的协作的特殊形式,我们称其为“意志”和“注意力”:这两者如此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以致难以确定它们之间的分界线。二者包含“选择”的形式,就像在植物的向地性和向日性以及在落向地面的石头中那样。它们的一切是同样神秘的或同样可理解的。意志在于使较少重要的或仅仅暂时重要的反射行动从属于在生命功能中起主导作用的过程,即表达生命的条件的感觉和想像。

                第十三节

  对延续生命来说是基本的一些动作,诸如心脏跳动、呼吸、肠壁蠕动,都独立于“意志”,或者至少在很小的程度上依附于心理过程(像在激动的情况中)。自愿的和非自愿的动作之间的界线依然不是僵硬的和可靠的,而是因人而变的:一些人能够控制另一些人不能控制的肌肉。据说丰塔纳(Fontana)能够随意缩窄他的瞳孔,韦贝尔(E.F.We-ber)能够抑制他的心脏跳动。假如肌肉的神经支配偶然成功,伴随的感觉能够在记忆中被复制,那么矛盾通常重新出现,肌肉依然依附于意志。这样一来,自愿运动的界线能够因偶然的试验和实践而被扩展。
  在病态中,想像和动作之间的关系能够经受重要的变化,几个例子将表明这一点。托马斯·德·坎西(Thomas de Quincey)告诉我们,使用鸦片大大地削弱了他的意志,致使他把重要的信件遗忘了几个月没有答复,最后甚至为了写几个词作答而不得不艰难地斗争。一个健康而理智的公证员变成患忧郁症的人:他应该到意大利旅行,并反复宣布他不会、而且也没有反对他的同事。在签署委托书时,他被困住了三刻钟,为的是力图完成最后签名的花体字花饰。他的意志的软弱本身在许多其他类似的例子中显示出来,由于看见一个妇女被马摔到地上,当时他突然恢复原状:他迅速地从四轮马车上跳下来救助。因此,他的“意志缺失”被强烈的情感战胜了。另一方面,仅仅想像就能变得如此冲动,以致它有可能转变为行动。例如,一个人可能被想要杀死某个个人、也许甚至是被想要杀死他自己的观念缠住;为了保护他自己免受这种叮怕的强制之害,他容许把他本人绑牢。

                第十四节

  我们早就看出,自我和世界之间的界线是难以决定的,在某种程度上是任意的。让我们考虑关联的观念的总和即自我,唯其在这里对我们来说是直接的:它是由我们经验的记忆与它们引起的联想一起构成的。这一整个复合是与大脑的历史命运连接在一起,而大脑是物理世界的一部分,不能与它分开。然而,我们不能把感觉从心理要素的范围排除出去。以像饥饿和口渴之类的达到大脑的、来自身体所有部位的感官的基本感觉为例,它们形成本能的基础。通过在胚胎阶段获得的机制,这些感觉本身引起我们的动作、反射和本能的行动,后来发展的我们的想像充其量只能够修正它们。这种较广泛的自我与整个身体相关,事实上甚至与双亲的身体相关。最后,我们能够把整个物理环境引起的所有感觉包括在内,在最广泛的涵义上谈论自我,这个自我不再能够与作为一个整体的世界割断。分析他的自我的思考着的成年人注意到,以其力量和明晰标志的想像生活是自我的最重要的内容。对正在发展中的个体来说,情况并非如此。几个月的婴儿完全受器官的感觉支配。给食本能是最强大的,感官生活逐渐发展,后来还发展想像。再后来添加了性本能,随着想像并存的成长而改变了整个人格。世界图像以这种方式发展,其中人自己的身体作为明显分界的中心环节而突显出来:最强烈的想像及其联想之目的在于满足本能,从而使它们作为中介的动因与本能协调起来。中心环节对于人和高等动物来说是共同的,尽管有机体越简单想像也变得越微弱。在部分摆脱了斗争的社会化的人中,与他的职业、身份、任务等等有关的想像可能变得如此强烈和有价值,致使其他一切东西看来好像变得不重要了,尽管它起初只不过是为满足他自己的本能、附带地和间接地满足他人的本能的一个阶段。与动物的肉体生活在其中占优势的原自我(the primary ego)相对照,于是出现了迈内尔特(Meynert)所谓的辅自我(the secondary ego)。

                第十五节

  由于器官的感觉如此之多地有助于自我的形成,因此很清楚,在前者中的失调会改变后者。里博描绘了这一有趣的案例。一位在奥斯特利茨受重伤的士兵从那时起相信他死了。问他身体怎样,他总是回答说:“你想了解老人朗贝尔身体如何吗?好的,他不再存在,炮弹击中了他。你在这里看见的东西是一台损坏了的、与他相似的机器,他们应该制造另一台机器。”在说起他自己时,他从未讲“我”,而讲“这个”。他的皮肤感觉迟钝,在那些天内同时有无意识和不可动的发作。部分共有一个肉体的孪生畸胎,例如暹罗双胎或在匈牙利松吉出生的两姊妹,除了在特征上显著相似或几乎等同外,同样共同具有一个自我。往往一个完成由另一个开头的句子。这只不过是分开的等同孪生子身体和心理相似的突出形式,他们为古代和近代的喜剧提供了许多材料。
  如果有机体组织决定原自我,那么经验对辅自我则有决定性的影响,这能够由于环境的突然的或持久的变化而大大改变。在阿拉伯童话《一千零一夜》的“睡与醒”故事中,在莎士比亚
  (Shakespeare)的《驯悍记》的序幕中,都充分地阐明了这一点。

                第十六节

  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案例,在其中两种不同的人格在一个身体中同时表现自己。一个患斑疹伤寒的神志不清醒的人,有一天醒来以为他是躺在不同床上的两个肉体:肉体之一似乎被治愈且正在休息,而另一个感到是患病的。一个受难的警察因为击打头部而丧失记忆,他认为他自己由两个具有不同性格和意志的人构成,分别栖居于他的身体的右部和左部。在这里,也有归入所谓的着魔的案例,其中一个人的身体似乎变得被第二个人占据,后者力图控制它并给它以命令,常常以异已的声音大喊大叫。稍感惊讶的是,这样的事件的离奇印象竟诱发了他们的恶魔研究的观点。更为经常地是,不同的人格在一个身体中相继地或交替地显现出来。一个进入修道院的改邪归正的妓女陷入虔敬的精神病,这种病由愚蠢阶段引起,接着由这样一个周期引起:此时她交替地以为她自己是修女或具有合适的伴随行为的恶魔。甚至有记载三个不同人格的案例。
  要依据包括在自我形成中的所有因素形成这样的案例的科学观点,人们可以认为变化的器官与相互之间毫无共同之处的联想的密切相关的领域联系在一起:随着器官的感觉的变化,也许是由于疾病,记忆和人格作为一个整体也同样地变化。在过渡阶段,如果这个阶段足够长,双重人格便出现了。任何能够在梦中观察自己的人,都发现这样的并非不熟悉的和并非肯定不可思议的状态。

                第十七节

  身体的各部位是十分密切地联系的,几乎所有的生命过程都以某种方式达到大脑并从而达到意识。对于所有有机体来说,情况根本木是这样。在一些动物中,我们必须假定,相邻部位之间比在人中有较少密切的相互依赖,请目睹一下这样的事实:背部受伤的毛虫开始从后部吞没它自己,黄蜂即使正在被切掉腹部也不断地吸吮蜂蜜,被切为二段又用线缝在一起的蚯蚓犹如未被伤害继续蠕动。事实上,蚯蚓的一个环节刺激接着的环节,如果线传递刺激,从而促使它继续蠕动,但是在脑中不存在中心生命组织,相应地没有自我。

上一篇:第三章 记忆、再现和联想

下一篇:第五章 在自然的和文化的栖居处个体的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四章 所谓原始积累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1.原始积累的秘密   我们已经知道,货币怎样转化为资本,资本怎样产生剩余价 值,剩余价值又怎样产生更多的资本。但是,资本积累以剩余价值 为前提,剩余价值以资本主义生产为前提,而资本主义生产又以商 品生产者握有较大量的资本和劳动力为前提。因此,这整个运动 好象是在一个恶性循环中兜圈子,要脱出这个循环,就只有假定在 资本主义积累之前有一种“原始”积累(亚当·斯密称为“预先积 累”),这种积累不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结果,而是它的起点。   这种原始积累在政治经济学中所起的作用,同原罪在神学中 所起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亚……去看看 

前言 - 来自《现代社会冲突》

当我同时唤起更加美好的希望,你却说,我正在败坏当今的时代;这也许是可能的,但并非如你所言,是我败坏现代精神。——乔治·哈克威尔:《辩护词》(1635年)   行将结束的这个世纪,给幸存的人们留下深思,令人迷惘、不知所措,令人精疲力竭,然而也留下一星半点儿希望。这个杀气腾腾的、同时给予人们很多机会的时代具有什么意义?因为历史只能具有我们所赋予它的意义:这个世纪始于欧洲的明灯开始熄灭之际,结束于1989年的革命给人带来新希望之时,我们应该如何清楚地理解这样一个世纪呢?也许人们只应该讲一讲历史。这样的话,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那……去看看 

第七章 北伐 - 来自《蒋介石传》

蒋介石曾在日记中表示他不喜欢政治,他写道:“政治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 ……道德何在?友谊何在?”但是不久就表 明,在政治权术方面,他是一个“进步”很 快的新手。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国民革命军是一种新型的军队。他们充满信心,并由于取得了巨大、迅速的胜利而士气高涨,随着不断地向北进军,队伍也随之不断地状大。   如果说历史上一个统一的中国曾在最混乱的变革中出现过的话,那么,北伐将是必要的。   蒋介石非常自信地认为,不管局势如何,他都能够领导新的革命军走向胜利。   然而,共产主义者,尤其是苏联人,却不象他那么乐……去看看 

第24章 - 来自《机关滋味》

天越来越冷了。黄三木到人武部招待所去了一趟,见盛德福的门正关着,不知道他是出去跳舞了,还是在办公室里赶材料。黄三木回转身,就去找邓汜边玩了。邓汜边正在房间里专心看书,见黄三木来了,就扔下书,笑道:晓得来找我玩了?我就巴不得邹涟早点把你甩了,要是你们两个现在还谈着,你也想不到会来找我。对不?黄三木不睬他这句话,就去看书桌上的书。见他刚才看的,是一本《如何赚大钱》。旁边还有两本书,左一本是《经营秘诀》,右一本是《生意场上的孙子兵法》。黄三木道:邓汜边,你整个人都钻到钱眼里去啦?邓汜边道:没,还浮在表面,怎么也钻不进去。现在……去看看 

10 Enterprise and Profit (continued) The Salaried Manager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art III, Chapter X Enterprise and Profit (continued) The Salaried Manager  The typical form of business unit in the modern world is the corporation. Its most important characteristic is the combination of diffused ownership with concentrated control.*32 In theory the organization is a representative democracy, of an indirect type. The owners elect directors whose main function is to choose the officials who are said actually to carry on the business of the company. The dire……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