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作者执着于这样的信念:要真信仰,独立、自强、自由、创造、宽容与爱,努力与阶级、政党、利益集团、国家机关、精英、民意,均保持一定距离。我的哲学是民主-共和哲学、神哲学;大美哲学、人格主义哲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约玛·奥利拉——人类步入移动信息社会 - 来自《财富对话》

对话人:   诺基亚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奥利拉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对话   主持人:上海电视台 崔文     主持人:     “指点全球经济,畅谈中国未来”。欢迎走进《财富对话》。     我是主持人崔文。     在请来我们的嘉宾之前,先请大家通过大屏幕认识我们今天的《财富对话》嘉宾,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解说:     手机制造商,奥利拉,诺基亚90年代的掌舵人,1950年8月出生于芬兰,获经济大学政治学硕士,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     在花旗银……去看看

十八、斯大林“错误”的性质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2009/10/01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错误。在人类思想的各种范畴内,有时会发生重大的错误,其来源或因对考察对象还缺乏研究,或因事实材料的不足,或因事件的因素过于复杂难以面面俱到,如此等等。在这些错误中,我们可以说气象学家在预报天气上的许多错误,与政治家犯的许多错误,在错的过程上很相近。一个有理论根基、头脑机敏的气象学家的错误,比一个经验主义者对天气的猜测,对于科学是有用得多,虽然后者有时偶尔也有猜对的时候。但如果一个地理学家,一个极地探险队领袖,他的出发点,是认为地球是位于三条鲸鱼上面的,他的研究和勘察会有什么结果呢?然而斯大……去看看

第八章 正义的探求(上)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每一项法律规则,都可以被认为是社会为了使它的成员在他们的行动中不致发 生冲突而建立起来的一道道屏障或一条条边界。——P. Vinogradoff 正义是人之行为的一种属性在前文中,我们借用了“正当行为规则” (rules of just conduct) 一术语来指称那些有助益于自生自发秩序之型构的“目的独立的”规则 (end-independent ruls), 并以此与那些“目的依附的” (end-dependent) 组织规则相对照。前者是内部规则(nomos),而内部规则不仅是“私法社会” (private law society)[1]的基础,而且也是使开放社会得以形成的基础;而后者,就其作为……去看看

第二十三篇 为了维持联邦,需要一个同拟议中的政府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7年12月18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二十三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市民:为了维持联邦,需要一部宪法,它至少要和已经提出的这部宪法同样充满活力,这是我们现在所要研究的论点。这个研究自然要分为三个部分——联邦政府规定的目的,达到这些目的所需要的权力,这种权力应对何人起作用。权力的分配和组织特别要求我们在以后的题目中予以注意。联邦要达到的主要目的是:其成员的共同防务;维持公安,既要对付国内动乱,又要抵抗外国的进攻;管理国际贸易和州际贸易;管理我国同外国的政治交往和商业往来。共同防御的必要权力是:建立陆军;建立和装……去看看

理想国 第七卷 - 来自《理想国》

苏:接下来让我们把受过教育的人与没受过教育的人的本质比作下述情形。让我们想象一个洞穴式的地下室,它有一长长通道通向外面,可让和洞穴一样宽的一路亮光照进来。有一些人从小就住在这洞穴里,头颈和腿脚都绑着,不能走动也不能转头,只能向前看着洞穴后壁。让我们再想象在他们背后远处高些的地方有东西燃烧着发出火光。在火光和这些被囚禁者之间,在洞外上面有一条路。沿着路边已筑有一带矮墙。矮墙的作用象傀儡戏演员在自己和观众之间设的一道屏障,他们把木偶举到屏障上头去表演。   格:我看见了。   苏:接下来让我们想象有一……去看看

夜郎西 - 来自《官场春秋》

关隐达调来黎南县不几天,收到一张名信片,上面写了李白的两句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落款只写着北京XQ。     当时他正去县委办,办公室主任陈兴业同几个干部凑在一起看着什么。一见他去了,陈兴业马上点着头说,关书记,有你的信哩。就把他们正在看着的名信片双手递给他。他知道刚才这些人正在研究这张明信片,心里就有些不快。但他没有表露,只是微微笑了一下,顺手把它放到了口袋里。然后交待陈兴业一些事情,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关隐达拿出明信片,胸口不禁悠了一下。这是肖荃寄来的。他只要一见这隽秀的字迹,就知……去看看

第四章 可证伪性 - 来自《科学发现的逻辑》

关于是否存在可证伪的单称陈述(或者“基础陈述”)的问题,将在以后考察。这里我假定对这个问题采取一个肯定的回答;我将考察我的划界标准可以在何种程度上应用到理论系统上来——假如可以利用的话。对一种通常称作“约定主义”的立场进行批判性讨论,首先会提出若干方法问题,我将采取一定的方法论决定来对付这些问题,其次,我将试图表征那些可证伪的理论系统的逻辑性质——可证伪的,即假如采用我们的方法论决定的话。   19.约定主义的若干反对意见   对于我采取可证伪性作为我们判定一个理论系统是否属于经验科学的标准的建议,一……去看看

卷十 - 来自《沉思录》

   2010/06/16
1、噢,我的灵魂,难道你不愿意善良、朴实、纯净、坦白,使这些比将你环绕的身体更为明显吗?你不愿享受一种宽仁和满足的气质吗?你不愿意充实、毫无匮乏、不渴望更多东西、不欲望任何事物(不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以营快乐和享受吗?你也不渴望较长的愉快的时光,不欲望合宜的寺主和气候,或者你可以和谐相处的人群吗?但你会满意于你现在条件,对所有你周围的东西感到欣喜吗?你要使自己相信你拥有一切,相信它们是从神灵那儿来的,相信一切对你都是适合的,相信所有使神灵愉悦的东西都是好的,所有他们为保存完善的生命的存在,为保存善、正义和……去看看

第十七章 1800年:一个瞻前顾后的基点 - 来自《中国大历史》

前言公元1800年前后,西方人因为工业革命的成功,促进了文明大跃进,也开启现代国家的序幕;但同时期的中国,虽然出现实用主义学说,却因改良的科技武力仍然屡战屡败的经验,及往后一连串的文化罹难与退却(文化大革命),致令“现代中国”迟至20世纪才出现。————————————————————————————公元1800年拿破仑在意大利向奥军进攻,杰弗逊和蒲尔在美国选举中相持不下,英国首相庇特好象已经将不列颠和爱尔兰的合并构成事实。中国的乾隆皇帝曾自称“十全老人”,死去不过一年,他的亲信和坤已被拘押而由御旨令他自裁,从他家……去看看

第七卷第三篇:论已经形成的有关赞同本能的各种体系 - 来自《道德情操论》

引言  继有关美德本质的探究之后,道德哲学中的下一个重要问题是有关赞同本能;有关使某种品质为我们所喜爱或讨厌的内心的力量或能力。它使我们喜欢某一行为而不喜欢另一行为,把某种行为说成是正确的而把其余的说成是错误的;并且把某种行为看作赞同、尊敬和报答的对象,而把其余的看作责备、非难和惩罚的对象。  对赞同本能有三种不同的解释。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我们只是根据自爱,或根据别人对我们自己的幸福或损失的某些倾向性看法来赞同和反对我们自己的行为以及别人的行为;按照另一些人的说法,理智,即我们据此区别真理和谬误……去看看

第七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最喜欢什么,最讨厌什么?   不要说“最”。一“最”我就回答不了啦!   毛泽东喜欢挑战。喜欢读书学习,喜欢游泳,喜欢京剧.这些内容人们都已了解。我再 说一条:毛泽东喜欢雪。   毛泽东诗词中,我最喜欢的是《心园春.雪》,是雪赋予了诗人伟大的灵感,抒发出磅 礴千古的胸怀。   生活中的毛泽东,本身就是一首“雪”的诗。艰苦,豪迈,冷峻,生动,多姿多彩。   1951年冬,北京落下这年的第一场雪。同那时,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 运动正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毛泽东工作一夜,批阅了大量文件材料,天亮时,放下笔。 他舒个懒……去看看

第三辑 乌鸦的变脸(三)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走过鹤乡  春天总是叫人不能太久地安坐,那一两缕细细的柔风抚弄着你的眼角和眉梢,你不得不微微地笑了。虽然仍旧是春寒料峭的季节,但是万木复苏了,那嫩嫩的芽苞吸引了太多凝视的眼睛来注目,灿烂的阳光和蓝得眩目的天空叫人想入非非。到底是春天了,人们在肥厚的衣服里躲藏得太久了,连身体也充满了欲望,要去呼吸一下田野里满含着泥土芬芳的空气。   这就是春天,我们要踏着春色,到鹤乡里走一遭!  挤满了差不多三十人的伊维柯一路颠簸着,摇晃着我们怦怦跳动的心,一路碾下满含着焦灼的期待和欣喜的痕迹。如水先生几乎就要晕倒了,不……去看看

1-04 享受并庆祝所有你已创造的一切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咻!你启发了我!本来嘛,如果神不能启发你,难道鬼才能启发你吗?你总是如此轻佻吗?我所说的并不是轻佻的话。你可以再读一遍看看。哦,我明白了。很好。可是,就算我真是在说轻佻话,也没关系的,不是吗?我不知道。只不过我习惯于我的神是稍微严肃一些的。哎呀,做做好事吧,别试图限制我。顺带说一句,也别那样对待你自己。我只不过碰巧很有幽默感。我想,如果你看到你们全都把自己的人生弄成了什么 德行时,你就必须有幽默感,不是吗?我是说,有时候我除了发笑外,没有别的办法。不过,那也没关系。因为,你要知道,我明白事情终究是没问题的。你那样说是什么……去看看

序(齐世荣)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沈志华同志的大作《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即将出版,索序于我。我对本书所研究的问题没有专门知识,不能对书中的具体论点发表意见,但读后印象颇深,故拟从史学方法论的角度谈点意见,以供读者参考。  撰写历史著作必须以史料为基础,尽可能搜集丰富的史料,然后加以鉴别,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在此基础上对史料进行分析与综合,形成作者的论点。这些本都是史家应下的功夫,但今天却有一些人对此置之不顾,专走“捷径”。他们主观主义地先想出一些观点,然后找几条材料予以“证明”。这类文章,乍一看来也似乎有理有据,但如仔细审阅一番便不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