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这个集子不是论述如何获得自由,自由不能靠论述去认识和获得,只能在生命的实践中去追求和体验。我并不主张人人都去追求自由。钱、权、名也是不错的目标。只是人首先应该弄明白一个基本问题——“你到底要什么?”假如你即使得到了钱、权、名,却照样感觉索然无味,那就说明在你内心深处,一定还有另外的需求。这样的人是不少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四章 “带着梦游者的保证”(1936.3—1937.1) - 来自《希特勒传》

(1)   1936年3月7日,星期六,当德军开进莱茵兰时,伦敦并未认真考虑是否采取行动。弗朗斯瓦·本塞则从柏林极力敦促(英国)采取“激烈行动”。也许,这便唤起了法国政府的抵抗精神,因为政府催促总参谋部采取行动。与所有这类人一样,他们保守得几乎到了胆小的地步。甘末林将军警告说,“一个战争行动,不管如何有限,都会带来预想不到的危险。如不发布战争总动员便不能突然采取行动。”他同意派遣十三个师至马奇诺防线。   这本是个胆怯的姿态,却吓坏了甘末林的柏林对手。星期天上午,勃洛姆堡将军恳求希特勒至少也要从亚琛、特里尔和萨尔……去看看

哲学生涯的开始 - 来自《纯粹人格》

一、“人本身为大自然制定了它的一切目的”  1793年10月,黑格尔前往卢梭的故乡瑞士,不过他没有去日内瓦,而是去了伯尔尼。在神学院结束后,黑格尔为什么拒绝当 牧师呢?  在图宾根受到法国革命和卢梭著作的影响,形成了急进观点,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伯尔尼,他在贵族施泰格尔家中任家庭教师, 这样,他有了大量的闲暇时间来研究哲学问题。  黑格尔一如既往地关心法国革命。他虽然不完全赞成法国革命,但并没改变对法国革命的拥护,仍然把它看作一场彻底的社会变革 ,是“一次灿烂辉煌的日出”。法国革命和黑格尔的学说……去看看

第十一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你好!   来信收到。你在信中说,你已经在国内的报纸上看到了一些报导,但是从我介绍的辛普森案之中,使你对了解美国的司法制度产生了更大的兴趣,很想听我继续讲下去。这使我觉得挺高兴的。你对于美国司法制度中“无罪假定”有兴趣,可是也担心:一个“犯罪事实”是否最终演变成一场“法庭上的游戏”呢?   实际上,我确实应该先讲清楚,“无罪假定”也罢,检方与辩方的公平角逐也罢,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实际上这又回到了最初你所提出的问题:美国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自由? 因为, 美国人认为,在法庭正式宣判之前,这个嫌疑犯只是一个 “嫌疑……去看看

第五章 资本主义思想体系之形成(下) - 来自《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资本主义思想之成熟  经过洛克,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已告成熟。从这一章简短的叙述,也可以看到马基雅弗利首倡唯物论,人民所依赖于政府者为安全保障,而不是所谓天堂获救。世间只有能生存的才算数,否则纵使道德高尚,仍是镜花水月。霍布斯的《巨灵》初看奇特,又好像不近人情,实际却勾画出一个新时代全能政府的轮廓。哈灵顿则指出政府的威权出自经济力量。英国的土地既已为乡绅及中级地主所得,这个政府也要由他们作主。洛克则将霍布斯的立论翻了一个面。政府首要的任务固为保护人民的财产,但是这社会契约可以“文”成,而用不着“武”……去看看

第二章 总督两江 2、江南大营溃败后,左宗棠乘时而起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就在朝廷处理樊燮、左宗棠一案的这段时期里,曾国藩将大营移到安徽宿松,作重新规复皖省的准备。左宗棠应曾国藩之邀,由襄阳来到宿松,一住就是二十天。二人在宿松大营里昕夕纵谈东南大局,商量补救方略。曾国藩又将近年来辑录的《经史百家杂钞》底稿给左宗棠看,请他提意见。军务这样繁忙,曾国藩居然能忙中偷闲,不忘文人本职,编辑了百万字的大部头古文选本,使左宗棠自叹不如。他接过底稿,认认真真地看起来。  这一天,彭玉麟差人来报,属外江水师的澄海营与属内湖水师的定湘营,同在长江上截获一条运粮往安庆的洋船,因分货不均而发生械斗,请……去看看

7-1 梦的遗忘 - 来自《梦的解析》

   2009/10/01
因此目前我想把论题转移到我们一直忽略,并且可能动摇解释根基的一个题目上,好多人都认为我们事实上并不知道那些我们加以解释的梦——或者应该更清楚地说:我们没有把握它是否真正如所描述那般的发生。     第一、我们所记忆的以及加以解释的梦本身受到那不可信赖的记忆所截割——它对梦印像的保留是特别的无能,而且常常把最重要那部分忘却。当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个梦的时候,常会发现虽然曾经梦得更多,不过却只能记得一小部分,而这部分又是很不确定的。     第二、有许多理由怀疑我们对梦的记忆不但残缺不全,而且是不……去看看

第四篇 第十三章 会战失败后的退却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在失败的会战中,军队的力量受到了破坏,而精神力量受到的破坏比物质力量受到的破坏更大。在新的有利的情况出现以前进行第二次会战,必将招致彻底的失败,甚至全军覆灭。在军事上这是一条公理。退却就其性质来说,应该进行到力量的均势重新恢复时为止,这种均势的恢复可能是由于得到了增援,可能是由于有坚固的要塞作掩护,可能是由于利用了大的地形障碍,也可能是由于敌方兵力过于分散。均势恢复的迟早取决于损失的程度和失败的大小,但更多地取决于是什么样的敌人。虽然战败的军队的处境在会战后没有丝毫改变,但这支军队却能在退却不远的……去看看

第12章 - 来自《省委书记》

56  焦来年打电话,通知宋海峰,贡书记马上要见他,但又没说明贡书记为什么这么急地要见他。放下电话,宋海峰本来就并不平静的心潮,顿时呈现千顷波涛万叠浪。虽然根据他掌握的情况,还没任何迹象表明,贡开宸会对他采取什么措施,但近来,只要一听说贡书记“有请”,他还是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阵心颤。尤其在郭立明莫名其妙地被送到省党校去“深造”,忽然的,又调来个地委副书记级的“焦秘书”在“大内走动”,他直觉到,贡开宸是在为收“网”“捕鱼”一步步做着某种准备。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呢?爱收不收!“宋海峰,你怎么了?怎么跟个完全磕碰不得的……去看看

第廿一章 论心理学以及几何学的自然发展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对于动物机体来说,它自己的身体不同部位的相互关系以及物理对象与这些不同部位的相互关系,原来具有最重大的意义。它的生理空间感觉系统建立在这些关系的基础上。在比较复杂的生活条件下,简单的和直接的需要的满足是不会发生的,这些条件导致理智的增长。于是,相互接近的物理的、尤其是空间的物体行为可以获得超越于暂时感觉兴趣的非即时和间接的兴趣。以这种方式,世界的空间图像被创造出来,起初本能地被创造,接着在实践的艺术中被创造,最后科学地在几何学形式中被创造。物体的相互关系就它们由空间感觉决定而言是几……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原则(中)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第三节 平等的悖论  晚近以来,平等原则似乎不被自由主义思想家所刻意强调。自托克维尔以降,自由主义思想家们津津乐道的是平等的危害,平等与自由的矛盾。以至于在学术界有一种通行的说法:自由主义是关于自由的学说,社会主义是关于平等的学说。  这是对自由主义的极大误解。事实上,自由主义对平等的态度是颇为复杂的。一方面,自由主义自始至终强调权利的平等,形式的平等;另一方面,许多自由主义者不接受实质平等的主张。美国学者萨皮罗(J.Salwyn Schapiro)关于自由主义与平等原则关系的概括颇得自由主义之真谛:  平等是自由主……去看看

理想国 第八卷 - 来自《理想国》

苏:很好,格劳孔,到这里我们一致同意:一个安排得非常理想的国家,必须妇女公有,儿童公有,全部教育公有。   不论战时平时,各种事情男的女的一样干。他们的王则必须是那些被证明文武双全的最优秀人物。   格:这些我们是意见一致的。   苏:其次,我们也曾取得过一致意见:治理者一经任命,就要带领部队驻扎在我们描述过的那种营房里;这里的一切都是大家公有,没有什么是私人的。除了上述营房而外,你还记得吗,我们同意过他们还应该有些什么东西?   格:是的,我记得。我们原来认为他们不应当有一般人现在所有的那些个东西。但是由于他们要训练……去看看

第九节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这是文人间的笔墨官司吗?   1965年12月,“上海会议”结束后,邓小平在上海小住数日后,即飞返北京。   我出差回京后,补了几天假,在家休息。每天翻阅当天的《北京日报》,发现重要版面上不断刊登以黑体字作标题,关于“海瑞”的大块文章,用的都是些刺人的大字眼,我只看标题未在意内容。我不搞历史,缺乏历史知识,对历史也无多大兴趣。我想一定是文人们在打笔墨官司,故未经意。可我的同事中有一位政治上比较敏感的“老保健”(老资格的保健医生),他见着我便说了话:“张大夫,你注意到最近报纸上的文章了吗?”   “什么文章?”我不解其意,反问……去看看

4-1 知识的增长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知识的增长是因为人生来就有求知和喜好实验的本能。   人的求知欲使得他要探询事物的究竟,因为这些事物引起他的注意,虽然它们与他遇到的实际问题并无直接关系。正在实施的实际任务和他们提出来寻求解决的种种问题,也大大刺激了他要求进行实验的愿望。   因为每一代人都要靠其先辈遗留下来的知识,有助于知识积累的最重要的发明就是文字的发明。在文字发明之前,每一代人只能把头脑中能够记忆的事情传下来——如果我们拿在有一个特别指定的历史学家阶层的原始社会中文盲历史学者留传下来的多少历史,同文明社会留传下来的历……去看看

第三首 - 来自《神曲》

地狱之门 “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正义促动我那崇高的造物主;神灵的威力、最高的智慧和无上的慈爱,这三位一体把我塑造出来。在我之前,创造出的东西没有别的,只有万物不朽之物,而我也同样是万古不朽,与世长存,抛弃一切希望吧,你们这些由此进入的人。”我看到这些文字色彩如此黝暗,阴森森地写在一扇城门的上边;我于是说:“老师啊!这些文字的意思令我毛骨悚然。”他像一个熟谙此情的人对我说:“来到这里就该丢掉一切疑惧;在这里必须消除任何怯懦情绪。我们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