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空权

第一章 战争的新形式

本章总计 56343

战争的技术手段

  航空为人类开辟了一个新的活动领域——空中领域,结果就必然形成一个新的战场,因为只要两人相遇,冲突就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在航空用于民用之前很久,就已经广泛用于战争[注1]。世界大战[注2]爆发时,当时仍处于幼年时期的这种新技术就在用于军事方面获得了强大的推动。
  人们对于航空兵[注3]的实际运用起初只有模糊的认识。这种新兵种突然进入战争领域,它的特性尚不明确,与当时一直运用的其他任何兵种根本不同。这种新的战争工具开始出现时,人们对它的能力很少认识。许多人抱极端态度,认为在空中是不可能战斗的。另一些人只承认它可能是现有战争手段的一个有用的辅助于段。
  起初,飞机的速度和自由活动能力(航空兵初期的主要特性)使它被认为主要是巡逻和侦察的工具。后来逐渐想到用它来为火炮测距。以后,由于它具有超过地面兵器的明显优点,人们开始用它攻击位于战线上和战线后方的敌人。但当时对它的这种功能并不特别重视,认为飞机不可能运载多大重量的攻击兵器。再后,为了对付敌人的空中活动,出现了高射炮和所谓的驱逐机。

  这样,为了满足空中作战的要求,就必须逐步增强空中力量。但由于这些要求是在一场大规模战争中出现的,空中力量的发展也是迅速而突然的,而不是按部就班的。把这种新的空中武器纯粹作为陆海军的辅助手段来使用这种不合理的观念几乎贯穿于整个世界大战期间。直到战争末期,在一些交战国中才开始出现一种观点,认为应当使空中力量担负起独立的进攻任务,这不仅是可能的,也是明智的。但是没有一个交战国充分研究了这种观点。可能是还没有找到可以实践这种观点的正确手段,战争就已结束。

  现在[注4],这种观点再次出现。看来它强烈地影响着最关心这件事的一些国家当局。事实上,为防御这种新作战武器迫切需要找出唯一合乎逻辑的答案。人类主要生活在地面,自然也在这里开始打仗。我们不知道,当他首次在海上航行时,是不是认为海战仅仅是陆战的补充。但我们确实知道,自史前年代以来,人们就在海上进行独立的作战,虽然是与陆战配合的。今天,对于住在地球表面的人类来说,天空比海洋具有更大的重要性。因此,没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他根据推理而得出结论:天空是一个同等重要的战场。

  陆军虽然主要是一支地面军队,它也可以拥有在水上航行的作战手段以协助完成陆上作战任务。但这并不排除海军单独用自己的海上手段完成作战使命而完全不必要有陆军参加。同样,海军主要是一支海上军队。它可以拥有陆上作战手段,以协助它完成海上作战任务。这一事实并不排除陆军可以单独用自己的陆上手段完成作战使命而完全不依靠任何海上手段。依次类推,陆、海军都可以拥有空中手段以协助完成各自的陆、海作战任务。但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现实性、甚至必要性,即有一支空军能够单独用它自己的手段完成战争使命,完全不必有陆、海军参预。

  因此,空军合乎逻辑地应被赋予和陆、海军同等的重要性,它与陆、海军的关系就象陆,海军之间的关系一样。显然,陆军和海军都应当在各自的战场上为同一目的——即赢得战争而作战。它们应当协调行动,但相互独立。一方依附另一方将会限制各自的行动自由,从而降低总的效能。同样,空军应当始终与陆、海军合作,但必须对双方保持独立。

  在此我必须列出我们当前所面临问题的基本特点并强调它的极大重要性。现在我们已经摆脱世界大战的压力以及它那种边错边改的方法[注5]。它要求我们采取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保证我们以最小的努力取得最大的收获。

  国家在安排它的防务时,必须使它在面临任何未来战争时能处于最好的地位。为了使这种防务安排有效,提供的作战手段必须适应未来战争可能具有的特性和样式。换句话说,未来战争具有的特性和形式就是一个国家真正有效的防务所要求的战争手段的基本依据。

  现今的社会组织形式已经使战争带有一种全民特性,即国家全体居民和全部资源都被吸入战争熔炉中。而且,既然社会肯定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发展,人类现在就能够预见到,未来战争在特性和范围上都将是总体的。尽管人类的预见能力有限,我们还是可以完全肯定地认为、未来战争的特性将和以往战争根本不同。

  任何战争的样式(这是从事战争的人们所最关心的)取决于现有的战争技术手段。例如:谁都知道,火器的应用对改变以往战争的样式发生过巨大的影响。然而火器只是一种渐进发展的成果,是利用物体弹性的古代战争工具,如弓箭、抛射器,弹射器等的一种改进。在我们一生中,我们已经看到小口径速射枪和带刺铁丝网的出现给陆战带来多大的影响,而潜水艇又如何改变了海战的性质[注6]。我们也看到两种新武器的采用——空中武器和毒气。但它们仍处于幼年时代,它们的特性和所有其他武器截然不同,我们还不能准确估价它们对未来战争样式的潜在影响。无疑这种影响将是巨大的。我也毫不犹豫地确信,它将完全改变迄今已知的一切战争样式。

  这两种武器互相补充。化学已经向我们提供了最有威力的炸药,现在又将给我们提供甚至更有威力的毒气,而细菌学还可能给我们更可怕的武器。要想对未来战争的性质获得一个概念,只要设想如果一个国家的细菌学家能发明在敌国传播疫病的手段同时又能保护本国人民,它将掌握何等巨大的破坏力。空中力量就不仅能对敌国领土任何部分用高爆炸弹实施轰炸,而且能用化学战和细菌战摧毁整个敌国。

  如果我们仔细估计一下这些新武器的潜力(它们今后无疑还会改进和发展),我们就会意识到,这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只不过是个起点,而且已被远远抛在后面。它不能作为国防准备的基础,这种准备必须着眼于未来的需要。

  我们还必须记住这一事实:我们今后拥有认真研究和广泛使用这些新武器的有利条件(这种武器的潜力我们还不清楚),而这种条件正是德国要被迫利用的条件。协约国强迫德国解除武装,废除常备军。它会安份地接受这种劣势地位吗?它不会迫于需要去寻求新武器来代替现在禁止它使用的旧武器,用它来进行复仇吗?我们不能不看到德国在化学细菌学和机械学两个领域都居于世界领先地位这一事实。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一些迹象,它正在向这方面考虑,它将发挥德国民族一贯特有的苦干和不屈不挠精神来研制这些新的武器。它会在它的实验室里秘密工作,一切外国的裁军监督(即使这种监督过去是有效的),也必将是枉费心机。

  不管德国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忽视这些新武器的价值,否认它们在任何国防准备中的关键作用。为了对这种武器的重要性作出准确的评价,我们必须确切了解它本身和它对陆海军的价值。这种评价就是本书的首要目的。

新的可能

  只要人类还是被束缚在地球表面上,他的活动就必须适应地球表面所造成的条件。战争是需要军队广泛运动的活动,进行战斗所依托的地形就决定着战斗的主要特色。地面起伏不平,存在各种障碍,限制了固态物体在上面的运动。因此人们必须沿着阻力最小的路线运动,或是在艰难地区用费时费力的劳动去克服障碍。结果地球表面逐渐布满容易通行的并在不同地点交叉的交通线,另一些地方则被难以通行有时是无法通过的区域分隔。

  海洋则相反,它的质地到处一样,各处表面都同样可以航行。但由于海洋受海岸线限制,航行自由常常不能实现,除非航线两端位于同一海岸线上,或是沿着外国控制下的规定航路航行,否则就不得不绕海岸进行长距离航行。

  战争是两个基本相互对立的意志的冲突。一方企图占有地球的一部分,另一方与之对立,力图反对这种占领,必要时使用武力。结果就是战争。

  攻方军队企图沿最少抵抗、或最容易通过的路线前进到他要想占领的区域。守方军队自然要沿敌军前进方向展开,力图阻止其前进。为了更好地阻敌前进,他将试图利用有利于自己的地形或沿最难通过的障碍沿线部署自己的军队。由于这种天然障碍是固定不变的,地球上某些富饶肥沃的区域也是固定不变的,从而引人贪欲,这样,地球表面的有些部分似乎注定作为自古以来的战场。

  既然战争只能在地球表面上进行,军队就只能沿地面划定的交通线运动和交锋。为了战胜,为了控制所觊觎的地区,一方必须突破对方的坚强防线攻占这一地区。由于进行战争越来越要求投入整个国家的人力物力,为了保卫自己不受敌人侵犯,随着战争的发展,交战国被迫将沿战线部署的部队不断延伸,直至象上次战争那样,战线实际已伸展到整个战场,这样就把各方军队的一切通路都给挡住了。

  在战线后方,或在地面武器最大射程之外,交战国平民并不直接感受到战争。任何敌方进攻都不能威胁该距离之外的人们,平民生活仍能安全地,比较平静地进行。战场是有严格范围的,军队和平民之间有明显区分。为适应国家战时需要,平民只是多少加以组织而已。在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之间甚至存在着法律上的区分。因此,尽管世界大战显著地影响了许多国家整体,实际上只有少数人真正卷入战斗和死亡。大多数人继续在安全和比较和平的条件下工作,为那少数人提供战争资源。这种情况的出现是由于:如果不首先突破敌人防线,就不可能侵入敌人领土。

  但是这种情况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有可能不用首先突破坚固防线就能进入它的远后方。这是空中力量使它成为可能。

  飞机在行动和方向上享有充分的自由。它可以用最短时间(沿直线)沿任何方便的路线向任何地点往返飞行。人们在地球表面上不能做任何事来干扰在三度空间中自由飞行的飞机。历来规定和影响战争特性的一切因素对空中的活动都是无能为力的。

  由于出现这种新武器,战争的影响范围不再局限于地面大炮的最远射程之内,而将在交战国数百英里的陆地、海洋范围内直接感受到。安全和平静的生活区域不再存在,作战也不再局限于实际战斗人员。相反,战场已扩大到交战国整个国境,全体公民都将成为战斗人员,因为他们都将暴露在敌方空中进攻之下。士兵和平民之间不再有任何区分。陆上和海上的防御不再能保护国家后方,陆上海上的胜利也不能保护本国人民免遭敌方空中攻击,除非这种胜利能占领敌国领土,摧毁它的航空兵部队赖以生存的基础。

  所有这一切必不可免地会给未来战争的样式带来深刻的变化,战争的主要特性必将与以往任何战争根本不同。因此,我们应当完全明白,从保卫一国免遭敌方攻击角度看,空中力量的不断发展,不论在技术方面还是实用方面,将会如何导致地面武器效能的相对降低。

  由此我们应当得出严酷而又必然的结论,就是,鉴于今天的航空技术的发展,一旦发生战争,即使我们沿阿尔卑斯山部署最强大的陆军,在海上部署最强大的海军,也不能有效地抵御敌方坚决轰炸我国城市的企图。

大变动

  这场世界大战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胜败双方都几乎消耗殆尽。这主要是由战争的技术特点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造成的:这就是,火器的新发展对防御一方比对进攻一方要有利得多。其次是由于人们在心理上还不能立即掌握火器改进给防御带来的好处。主张进攻的人到处鼓吹进攻战争的好处,却同时忘记了必须有一定的兵器作后盾才能胜利地发起进攻。而另一方面,人们关于防御却谈得很少,只是偶尔提到,似乎这是一个令人难堪的不能讨论的题目。这种态度助长了军人中普遍存在的信念,认为火器威力的改进更有利于进攻而不是防守。这种信念已被证明是错误的。真理正好相反。认真的思考应会看出这一点,而随后的战争经验更是明白地证实了这一点。

  真理是:火器的每一个发展和改进都有利于防御。防御不仅能使武器保存更长的时间,并且使它能处于增强效力的最佳地位。因此可以理解,从绝对的意义上说,武器威力越大,有利于它的保全和提高效力的部署的价值就越大。事实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防御体系从来没有象世界大战期间发展得那样广泛,它在战争中占有极大的比重。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到在战争的长时期内构成为战线主要依托的巨大防御体系。如果守卫这个体系的步兵和炮兵装备的仍然是古斯塔夫·阿道尔夫[注7]时代的武器,那还会有什么价值呢?可以说一钱不值。

  但是随着火器效力的增大,守方对攻方就具有了既相对又绝对的优势。我们设想一个士兵踞守在带刺铁丝网屏护的堑壕里;进攻他的敌人在开阔地上将暴露一分钟。假定双方装备的都是每分钟射击一发的前膛毛瑟枪,我们可以确定无疑地肯定,进攻者为了能达到这个单兵防守的堑壕,只需要两个人就够了。因为在这一分钟内,两个人中只有一个能被防守者击中而退出战斗。但如果双方装备的是每分钟射击30发的来复枪,同样可以确定无疑地肯定,必须用三十一个人冲击堑壕。这些人在进攻前射击的子弹不起什么作用,因为假定这一个防守者是被铁丝网堑壕有效地保护着。

  在第一例中,攻方的一人被守方的一人有效地“吃掉了”;在第二例中,三十个人被一个人“吃掉了”,因为来复枪的效力大了三十倍。随着火器威力的增大,攻方为了取胜,必须投入压倒的人力才能打破平衡。

  事实上,世界大战中,由于小口径武器的威力极大增强,守方就有可能让一波波进攻的步兵接近自己预设阵地,然后将他们击毙在途中。或者,如果攻方一定要不顾一切地达到目的,守方就能迫使其放弃用步兵攻击预设阵地中的人,而改用耗费巨大的各种口径大炮进行轰击,将阵地炸翻,连同防守者一起埋葬。因此,进攻战斗从来没有象世界大战中那样困难而费钱。

  但是,指出新武器威力的增大有利于防御,并不是要怀疑这一无可争辩的原则,即,战争只能依靠进攻行动取胜。而只是要说明,由于火力的增强,要求进攻作战比防御作战有大得多的力量。

  不幸,这一事实直到战争后期以前并未被人认识。在那场持久的冲突中,发动进攻而没有适当的兵器。这些进攻浪赞了大量时间、金钱和人力,结果或是完全失败,或是只取得部分成功。由于集结大量人员物资的过程不可避免地进行得十分缓慢,这种进攻行动准备得很差,其结果只能使交战军队疲惫不堪,拖长了战争时间。假定在那场战争中,军队装备的仍然是前膛炮,可以肯定既不会出现钢筋混凝土堑壕,也不会有带刺铁丝网障碍物;战争可能几个月便见分晓。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有威力的进攻武器与更有威力的防御堡垒的持久对抗。只是经过反复的突击,最后才粉碎了坚固的防御,暴露出敌人的心脏。持久战争挽救了协约国,他们有时间获得新盟国、新军队。但另一方面也完全拖垮了战败国和战胜国。

  德国人在准备战争时,考虑到火器威力的增强会给守方带来的好处。他们考虑战争时特别重视进攻性,并准备了最适当的兵器(305和420毫米大炮),用它发起战争,从永久筑垒中尽快打开通路。他们以坚决的进攻行动开始了战争。但当法国战线的形势迫使他们转入防御时,他们又能在阵地上构筑一套完善和充分的防御体系,使协约军大为惊讶:这不可能是临时想出来的,一定是在事前很久为应付这种局面早就充分计划好的。

  德国在准备战争时,也曾考虑可能被迫在不止一条战线上作战,考虑在这种情况下防御的作用——在一条战线上以最小兵力扼守,而在另一条战线上以最大兵力出击。无疑,他们曾详细制订出某些计划,一旦环境需要,就可以付诸实施。这清楚表明,德国人已完全认识到防御的价值,尽管他们坚定地相信战争只能依靠进攻取胜这条原则。

  虽然,为了扭转局势必须投入数量巨大的军队用于进攻,这使进攻比防御更为困难,但是这种进攻也有有利的一面,它可以减少自己用于防御的兵力而在选定的进攻地段上可能集中最多的军队。德国人的全部战略机动可以归结为一个公式:用自己一小部兵力沿着体系完善的防线牵制一部敌军,同时用由此而能使用的最大兵力攻击敌军另一部。在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战略经常是成功的。

  陷入意外的协约国军一看到长驱直人法国腹地的德国人停了下来,就幻想(同时又缺乏防御准备)他们能比较容易地赢得战争。他们在冲突开始时既然没有能立即采取措施以保证胜利,在以后各阶段就不得不加以补救。从纯粹军事意义上说,战争之所以延长是由于人们没能理解现代战争的确切性质和要求。这种不理解导致一系列非决定性的进攻,把刚刚征集来的物资立即消耗掉。这样一来也把改变敌对军队之间平衡所必需的巨大兵力,本来靠它就可以较快地结束战争,却被零敲碎打地用掉了。

  尽管世界大战带来的破坏是巨大的,各国仍能继续作战。原因就是战斗时断时续,拖了很长时间,使他们能不断补充人力物力的损耗,继续战斗,直到精疲力竭为止。在战争期间还没有过一次致命的打击,使对方受到重创,感到死亡将至。相反,双方都给予对方无数次打击,造成无数创伤,但都是轻伤,来得及愈合。这种创伤使身体逐渐衰弱,但仍不失生存希望,并能恢复足够体力去对付同样衰弱的敌人直到耗干其最后一滴血。事实上,最终决定结局的战斗的激烈程度比取得一定战果的早期战斗要差得多。毫无疑问,如果战争三个月而不是四年就结束了,造成的破坏至多只有现在的一半,如果八天就结束,破坏至多四分之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