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空中作战的组织

 《制空权》

概述

  我在1910年写道:“除了所用武器的技术问题以外,空中作战还要求解决空中力量的训练、组织和使用问题,就是,要求创立前所未有的第三种军事学术,空中作战学术。”[注1]

  我相信这段声明今天会得到一致同意。在探讨这种空中作战学术时,我仅仅指出空中作战所能达到的规模和它的重要性,研究战争的人们可借此尝试创立军事学术的这第三分支——空中作战。

  这里包括的问题很多很难,但必须解决,因为我们在组建一个兵种之前必须首先知道打算用它做什么和怎样使用它。我在本书研究中至今并不自诩能解决这许多问题,只是试图指出空中作战的一般特性和范围,提出创建独立空军所必需的手段,拟定几条我相信会被接受的基本原则。

  但即使从我已经说过的那一点也可以明显看出,建立独立空军所要求的组织并不依靠经验,而应对使用空军所需要的一切后勤工作进行仔细地研究。独立空军的战略使用依靠几条基本原则,它的战术使用则要求对其武器和部队编成进行准确的理论和实际研究。对空军后勤或空军战术的研究不在本书范围内。我在此认为需要对组织问题作深入一步研究,因为我们必须从组织开始。在组织独立空军方面不允许有任何空想。我将尽力使当前需要与未来需要相结合。

协同

  战争中使用陆、海、空军力量都应为着同一目的——胜利。为了获得最大效果,这些力量应当充分协同并相互协调。这三种力量应作为同一产品的配料(或要素)。只有适当选定配料比例才能获得最好效果。

  即使是最富有的国家,它能用于国防的资源也不是无限的。使用一定量的资源,只要正确安排上述三种要素的比例,就能够获得有效的国防。这些要素的比例越正确,国家用于国防的开支也就越少。但即使三种要素比例很正确,如果它们相互间不能完善地协同,也不能获得最大效果。一方面允许陆、海、空军各自的指挥官享有最大的行动自由,同时为了国防利益,要求三个军种在最高当局领导下实行协同。但仅此还不够。还需要正确分配用于国防的资源,使之能在战争或发生其它意外事件时用得最有效。

  这种考虑完全不言而喻,进一步解释将是多余的。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合乎逻辑地就需要有:

  1.一个权威机构来研究国防需要,并决定和按正确比例将国家资源分配给陆、海、空三军;

  2.一个权威机构将成为三军最高指挥部并协调它们的活动。

  现在不存在这样一个权威机构。相反,国家用于国防的资源现在是按不可靠的经验方式分配的,各军种分得的比例更多是靠幸运的机会而不是靠真正的计划。当每个军种各自为政,都想多争得点权利时,情况也不能不如此。一旦发生战争,它们相互间的协同,由于没有先例,也只能是偶然性的。[注2]各军种间缺乏协同从来都是造成严重失误的原因,而在未来造成的失误将更严重,因为战争越来越多地吸引交战国的全部活动,又出现了空中力量这一新因素,它的重要性正不断增大。

  我们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严格遵守逻辑要求,创建一个既非陆军又非海军的国家机构,它能洞察战争的总体,能不带成见地衡量三个军种的价值,通过它们的协同取得最大成果。

  但现在情况不是这样。我们必须从现状开始,应当承认现实。航空兵今天既非陆军又非海军,当然它参加双方活动,也参加民用活动。承认现实,是为了说明为什么空中力量目前的组织形式远远落后于它的可能规模。我认为需要确立下列基本原则:

  1.必须把陆军和海军用于配合各自范围的活动(不论什么活动)的航空兵看做是陆、海军的组成部分。

  2.用于执行陆、海军不能参加并超出其活动半径的作战使命的航空兵应独立于两者,并构成我们所说的独立空军。它是一个与陆、海军平行并协同活动,但独立于它们的实体。

  3.民用航空如同其他国家活动一样,在与国防没有直接关系的一切方面,不论与国防关系如何,应受到国家的支持和鼓励。我说直接是因为一切国家活动都与国防间接有关。

  4.民用航空的一切与国防直接有关的活动,应得到国防机关的支持。

  我们随后可以看到,运用这四条合情合理的原则,就可以建立合理而有效的组织。

配属航空兵

  我用“陆海军配属航空兵”一词,指的是陆军和海军在各自活动范围内用于协助和配合其作战行动的一切航空兵器。如果这些配属的航空兵器构成陆、海军的组成部分,它们就应当:(1)分别列入陆、海军预算之内;(2)由编制到使用,完全置于陆,海军直接指挥之下。

  并没有充分理由说明,为什么陆、海军配属航空兵要由单独的预算提供经费。相反,这两个军种的配属航空兵应当与各该军种的总实力和编制成比例。如果这些配属航空兵拥有另外的预算,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情况是,能够决定配属航空兵恰当编制的唯一机构就是陆军或海军,因为它们掌握了必要的情况,能决定最适于促进各自活动的空中武器。事实上,它既能决定一支炮兵部队的组成,如:火炮、炮车,弹药等等的种类和数量,就没有理由认为它不能决定指引炮火所需要的飞机的数量和型别。

  例如,如果认为将侦察或观察飞机置于一支大的地面部队的指挥下可行,那么为了获得最好效果,这支部队显然应能完全控制这些飞机,由平时的编制到战时的使用。部队在计划作战行动时就应计算在它管辖下航空兵的准确实力。这反过来又使航空兵部队本身能够熟悉地面部队的战术。这种制度不仅符合这些航空部队组织和使用的逻辑概念,而且可以防止由于配属航空兵近乎独立于陆军之外而容易发生的双重控制的危险。

  因此,作为陆军组成部分的航空兵,在供应、纪律、使用和训练方面必须置于陆军的直接控制之下。但在这一条组织原则被武装部队采纳之前,一条至今妨碍航空兵与陆军相互关系的先验概念必须排除,这就是,认为航空兵对陆军来说技术性太强,只能由技术专家来处理;认为航空是个新事物,只有少数专家了解它的精髓。

  只要我们把问题的实质讲清楚,排除上述概念是容易的。军事航空和其它航空一样,确实技术性很强,需要依靠受过航空技术训练的专家。但航空既然作为一种战争武器,就必须满足对武器的基本要求。例如,引导炮火,需要飞机和受过训练的飞行员,两者都要用于控制炮火。二者的飞行都必须满足这种需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炮火也就白费了。事实上,只有了解自己需要的炮兵才应当决定对飞机和操纵飞机的人员训练的要求。炮兵只要对问题研究透彻,就能说:“我们需要这样多的观察飞机,何种型式,装备何种仪表,能在何种有限的机场上降落,”等等。炮兵一旦作出选择,也就承担起责任。决定哪个军种使用哪种飞机,不是航空技术人员的职责。他们的责任是根据武装部队提出的要求生产出适合飞行的飞机,而不是飞机的军事用途。后者是他们不能胜任的。如果陆军或海军要求一种现在还不存在的新型飞机,自然要由技术人员研究这些要求,制造出所需要的飞机,同时向航空科学家建议在生产这种飞机时应遵循的正确方向。这些要求自然应是合理的,可行的。否则我们就会遇到这类荒谬要求,如要飞机能在空中停止不动。为了避免这种荒谬,只需要懂得作为我们文化共同遗产的基本知识。可以肯定,使用航空的人一旦感到他要承担选择的责任,航空知识很快也就会成为人类的共同财产。

  总之,航空技术人员应当关心的是按照要求生产出能够飞行的飞机,军方则应训练出飞行员去飞行和维护它。这样,军方和航空技术人员将各自履行自己的正当职责,对自己的行动负全部责任,而避免干涉对方的活动。

  我已说明,组织陆军配属航空兵的责任在于陆军。我不在这里讨论它的优点。为了预防反对意见,我只想说,给陆军提供一个配属航空兵并不会使军事组织产生重叠。这点我在后面将会谈到。

独立航空兵

  为了避免使用一些一开始就显得极端的用词,我提出区分“配属航空兵”和“独立航空兵”,而不用独立空军——用于完成陆、海军都无法担负的战争使命的一切航空兵器,这些兵器今天在轰炸和驱逐方面已有了雏形。

  空中进攻能向陆地和海上武器都无法达到的敌人战线后方进行,它证明对陆、海军都是有帮助的,这种空中合作对陆、海军有益。但并不是说这种空中武器必须置于陆军或海军的直接控制之下,否则至少会分散力量。而且在进行轰炸作战时,陆军也不仅使用陆基飞机,海军也不仅使用舰载飞机。上次战争经验告诉我们,敌人港口或内地城市可以由以陆地或以海上为作战基地的任何一种轰炸机进行轰炸。即使按照目前对制空权的有限理解,驱逐航空兵的职能,即便不完全是单独进行空中战争,至少也是在空中战斗。因此,不应把它置于陆、海军的控制之下。如果某一军种想用驱逐队警戒其战场的上空,那应是它的配属航空兵的事。

  我曾详细阐述为什么独立航空兵在战争中应把夺取制空权作为不可缺少的使命,我也认为目前流行的指导轰炸航空兵和驱逐航空兵的思想不能实现这个目的。我也指出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不管现阶段对航空组织有什么异议,我相信至少必须承认:不对未来夺取制空权的斗争做好准备实在是十分愚蠢的。

  第一步准备应是将轰炸航空兵和驱逐航空兵由陆、海军分出来,建立第一个独立的核心、种子。不论采取什么形式,在不太久的将来它将成为独立空军,它的强弱将根据拥有的兵器而定。但由于它是独立的,能在广阔范围内活动,它的兵器应由一个单独的预算予以提供。我深信,随着公众逐渐认识到制空权的重要,这个预算将会增加。同样,这支独立航空兵的组织和职能应摆脱外来的控制。尽管航空兵发源于陆、海军,它现在已经成熟了,应当得到解放,从而需要创立一个称职的机构来监督它的成长,这个机构应由熟悉一般军事学术并能接受新思想的人组成。这些人不必是技术专家,他们只需要懂得这一新的空中武器的巨大能力,作为起点这就够了。因为这不是一个决定最佳翼型的问题,而是要决定创建一支战斗部队所需要的最好的技术兵器以及在战争中使用它的最佳方法。

  这个机构应当研究和解决各种问题。尽管这些问题很复杂而深远,但由于我们是从头开始,问题的解决可能容易些,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错误可以随时纠正。正是这个机构应当创立这一军事学术的第三分支——空中作战。我说“创立”因为它今天还不存在。让现有的轰炸和驱逐航空兵独立起来,可以在这方面取得经验。

  总之,这个机构在其职责范围内与空军的关系将如最高军事委员会与陆军的关系一样,它也将相应地行使职权。

  至此读者应当看到,尽管我画的是一幅巨幅油画,但我所建议的在一个有限范围内却是可以实行的。

民用航空

  空中航行是一种文明进步的手段,关于它的未来,意见可能有分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种新的运输手段将发展下去。[注3]人类依靠天才和勇敢,经过上千年的试验和失败而造出来的这种机器,是运输史上最快和最出色的发明。它的最终发展现在无法预言,但一切迹象表明它将有很长的寿命。

  这种新的空中运输工具和其它交通工具相比有两个基本特点,即:

  1.无论从它本身的实际速度,或从它能将起点和终点用一条直线连结来看,它都是现有最快的交通工具。

  2.它不需要按通常意义理解的道路。

  至今一切运输工具都由两种因素组成,其一就是道路。火车本身不能成为交通工具,汽车也不能在只由羊肠小道连接的两点间移动。在海洋交通上道路因素并不那么重要,但有时为了缩短水上距离需要耗费繁重劳动去建造类似苏伊士和巴拿马这样的运河。只有飞机能够不受限制地沿整个地球表面运动,只需要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

  由于这两个重要特点,飞机已经加快了现有交通,并有可能在地球表面各点之间,不论它们多么分散和遥远,建立起更快速更经济的联系。建立更多更好的交通工具是我们社会结构的重要因素。这一事实鼓励了空中航行的发展。由于上述两个特点,它采取的形式将是能节省更多时间的远距离航空线。另一些将飞越没有正常道路和铁路的偏僻乡村,从而解决这些地区的交通问题。不能设想人们会无视发展这种能将罗马与伦敦之间的距离缩短为几小时旅行的运输工具,而看来不可避免的是埃及亚历山大与南非开普敦之间将比铁路更快地由航空加以连接。[注4]

  随着空中旅行逐渐变得更普及和实用,短途地方航空线和长途大型飞机航空线都将得到发展。即使现在也不难预见到,用于航空体育运动和私人旅行方面的飞机也将迅速发展。飞机已经承受了最大的考验,满足了最大胆的希望,而战争已经无可争辩地表明对飞机怀疑是何等短见。所有这些应当引起意大利关注,必须建立大量的空中航线,而且要快,其大部分应当扩及到地中海海域。欧洲三大国[注5]的轴线位于西北-东南方向,轴线穿过地中海将到达亚非交界的苏伊士。这些航空线的大部分将沿着这条轴线,构成一个巨大的航空网,汇集于英国,跨越法国、意大利。由此再伸向亚洲、非洲、巴尔干半岛。

  由于战后意大利在地理上和政治上占有有利地位,应当成为旧世界[注6]航空交通的交叉点。这一无可否认的事实使意大利在空中交通方面处于一种特殊地位,但也使它承担责任,必须尽快做好迎接将要出现的变化的准备,以免丧失它能够掌握的巨大优势,变成外国航空开发的场所。

  如果我们在海洋事业上利用了在地中海的地理和政治地位,那就更有理由要求在空中利用这种优势。它的范围更广,而我们是第一批进入的。在这个领域,一切事情等待去做,而我们又是在本国领土上。根据政治、道义、经济的理由,以及为了国家安全,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和地中海上空的空中航行应当飘扬意大利旗帜。这应成为我国航空政策的指导方针。意大利不应满足于仅仅作为连接外国航线的码头。为了充分利用它的有利地位,应准备满足在地中海空中航行的要求,并预见到需要自己去推动这种航行。

  显然,建立都灵、罗马到亚历山大航空线将推动伦敦、巴黎、都灵线,再从亚历山大远至苏丹、巴勒斯坦线。因此,我们不仅应努力建立国内和殖民地的主要干线,还应准备建立连接我国海岸与非洲、亚洲,巴尔干半岛的所有航空线。也就是说,我们应成为旧世界各航线的交换中心。由于巴尔干半岛距我国比距其他大国近,那里的航空工业落后,就应当由我们来关心那里的国内航空。这件事容易做到,因为我国东海岸亚德里亚海各港口构成通向南俄和小亚细亚的天然基地,正好通过巴尔干区域。

  根据这些考虑可以看出,意大利可能比任何别国更应重视空中航行的发展。除了上述一般的优点外,充分发展空中航行还会带来其他好处,应予以正确估价。

  1.经济和工业上的好处。发展兴旺的空中航行反过来将刺激整个航空工业的发展。这种工业最适合于我国的人才和资源。它只要求有限量的原料,而需要熟练的技术工人。而我们正缺少前者,富有后者。如果意大利认真对待,航空工业是它可以胜过别人的一种工业。

  2.国家安全上的好处。人们希望这次世界大战将是最后一次战争,但是寄托于这种希望是愚蠢的。这次大战出现了空中力量,尽管时间来不及充分显示它的重要性。毫无疑问,民用航空工具的改善将提高空中力量的军事价值。在万一发生冲突时,掌握制空权的好处将比掌握制海权更大,掌握一支巨大的空中运输队伍,从军事意义上说,将相当于拥有一支随时准备保卫本国利益的巨大独立空军。

  总之,大力发展地中海区的空中航行是意大利的一个机会,来利用命运赋予它的优越地理位置和它的子弟鲜血换来的政治威望。它提供一个机会使它能在一个重大工业部门大显身手。它构成了政治力量、国家财富、军事安全的一种手段。

  在计划建立国内、殖民地和地中海航空线时,我们必须由全局观念出发,考虑到上面列举的各种好处,而不要局限于计较当前的开支。最初的航空线肯定在头几年不会赚钱,这是因为成本高,而飞行又违背人们的传统习惯,将会遇到一些困难和敌视。但所有这些缺点短期内将被克服,竞争将会发展,航空线的成本将迅速下降。

  飞行机器从字义各方面讲都是出色的,远远超过最大胆的想象。世界大战前如果有人说将有成千架飞机出现,会被认为是幻想。而空中航行正将以这种速度发展。几年内特快列车将成为不过是三等慢车,“高级列车公司”将要改名,国际邮件将全部由航空运送。

  将我们自己置身于这一发展潮流之中将是明智和有远见的。建立这些航空线的最初开支不会是白费,而是对未来的可靠的保证。

上一篇:第三章 空中作战

下一篇:第五章 补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篇 创造奇迹的信件 - 来自《人性的弱点》

我敢打赌,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些什么,你可能正对自己这样锐:「『创造奇迹的信件」!太可笑了,那是卖狗皮膏药的药品广告!」 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不会怪你。若是十五年前,我拿起这样的一本书,我也会有那样的想法。是不是觉得怀疑?好吧,我喜欢好「怀疑」的人,我在二十岁以前,一直住在米苏里州……我就喜欢「不相信」的人。似乎人类思想之所以有进步,都是从怀疑、发问,和挑战而来的。 我们应该诚实,像我用「创造奇迹的信件」这题名是准确的吗? 嗯、坦白的说,那是不准确的。 说实在的,这个标题把事实轻描淡写了!这里所发表的信件,它所获得的结果,被……去看看 

第03章 人类知识底范围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知识”,如前所说,既然成立于任何观念间的契合或相违,由此,就可以推断说:   第一点,知识不能超过我们底观念——第一,我们所有的知识,不能超过我们所有的观念而外。   2 第二,我们底知识不能超过我们所认知的观念底契合或相违而外——第二,我们底知识不能超过我们对那种契合或相违所有的·认·知以外。这种认知,有时(一)是借·直·觉,或借直接比较我们底两个观念得出来的;有时(二)是由·推·论,即借其他观念为媒,来考察两个观念的契合或相违而得来的;   有时(三)是由·感·觉,即借认知特殊事物底存在得来的;因此,我们可以说:   3 ……去看看 

第28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盛德福到市委常委会议室找洪一之时,帮常委们解决了一大难题。那天的常委会,是传达上级有关精神。曹金郎书记在念一份文件,这份文件里,讲到一位上级领导的指示,这位领导姓邓名磊。曹书记认得邓字,却认不得磊字,想跳过去不念,又不行,因为这位领导是大家的顶头上司,刚刚上任的,迟早是要把这个字学会的。曹书记平常都挺傲的,不过,对个把不认识的字,倒不是很在乎,于是,就把文件递给了市长包伽,说:这个字,看上去很面熟,一下子想不起来。包伽看了看,也学着道:似曾相识啊,就是叫不出来。宋文侃不耐烦了,问:究竟是什么字呀?怎么写的?包伽道:难倒不难,就是三块……去看看 

第五章:办公社共产风起 - 来自《人祸》

一九五八年大规模毁弃农作物的疯癫行为,后人觉得不可思议。民以食为天,农民难道不知道不收获就没有饭吃吗?人的生命系于粮食,为什么会任其烂在田地里,甚至犁掉、烧掉呢?   直接的原因是没有人收庄稼。一九四九年共产党进城时,中国的产业工人人数约为四百万,以后每年增加一百万左右,劳力主要来源是农村。可是一九五八年一个大跃进便从农村抽调了两千多万劳力去搞工业,职工人数比五七年增加了两千五百五十多万。(注1:《经济研究》一九八五年第三期薛暮桥的文章。)大量工厂运转不灵,每日赔钱,招去的新工人坐吃山空不说,农村劳力一下减少……去看看 

二十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西西说:“爸,你不必心虚,不必跟我们解释,能不能过得好,这是你自己的事,跟我们的关系真的不大。”  葛定国同志满意地点点头:“你们能这么通情达理,我就放心了。”  西西说:“可是,爸,我记得你跟妈离婚的时候赌咒发誓,只要能跟妈离婚,你就再不结婚了,你这么急急忙忙地就又找了一个,怎么能保证她的脾气性格就能跟你合得来?毕竟差着快三十岁呢!”  葛定国同志自信地说:“这个我不会看走眼,她和你妈不一样。你妈仗着自己也是老干部,脾气太大,太坏!她不一样,她对老干部有感情,性格脾气都温柔。这点我心里有数。”  西西想,只怕是你心里一点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