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空权

第五章 补充

本章总计 84619

  这完全不是说,为了达到共同的最终目的,独立空军的行动不应与陆军和海军的行动协同。这只是说,这种协同应当由指导国家全部武装力量的使用的当局来计划。也不是说独立空军在任何情况下永远也不应当与陆海军直接合作,在特定的作战行动中予以协助,正如陆海军相互合作一样。显然,有时会有这种情况,领导国家全部武装力量的当局在夺得制空权以后,认为有必要指定独立空军或它的一部分放弃它的独立性,暂时为陆军或海军指挥官服务。

  为了能成功地摧毁敌航空兵器,必须克服敌人为阻止这种摧毁而设置的种种障碍。这时将发生真正的空中作战直至其最终结局。事实上,谁夺得了制空权,就将面对一个不能飞行的敌人。对于一个丧失了航空兵器的敌人,就不会有空中作战。一支独立空军在夺得制空权后,其一切行动必然将指向地面。这些行动在决定战争结局上将起巨大的、也许是决定性的作用,但它绝不能被归之为空中作战行动。因此,争夺和掌握制空权就是独立空军应当承担的空中作战的独特目标。

  要剥夺敌人的飞行器,就应在能找到它的任何地方,空中或地面,加以摧毁。因此,如果一支独立空军要能承担夺取制空权的任务,必须能在空中或对地面进行破坏行动。一支空中力量要能在空中摧毁对方,只能靠空战,即,使敌人遭受比它能发出的更有效的火力。换言之,空中的破坏行动只能用适于空战的方法来进行,为了简便,我称之为“战斗手段”。为了摧毁地面的空中力量,必须用破坏力攻击地面,这通常只能由轰炸来实现。也就是说,对地面发现的敌方部队只能用轰炸来摧毁。因此,独立空军应当拥有战斗机和轰炸机两者。这样,我就从另一途径达到了我在第一篇中同样的结论。

  在独立空军中,这两种力量能够缺少一种吗?我的回答是,绝对不能,理由是:

  1.单独由战斗机组成的独立空军,即,只能对空中敌机采取破坏行动的力量,当敌人避免接触时,可能陷入无法行动的地位;而敌人只要降落到地面上就很容易做到这一点,这时它难以被对方空军观察到。一支单独由战斗机组成的独立空军,即使在飞机方面占有优势,也将由于在空虚的空间中无益地活动而精疲力尽。当它对抗一支虽然战斗机处于劣势但有轰炸机的空军时,即使想达到保卫自己领土免遭敌方空中攻击这样一个消极目的,也会遇到极大困难。因为敌人利用空中攻击的快速性,能够避开战斗,进行突然的攻击。因此,单独由战斗机组成的独立空军不是真正的独立空军,因为它不适于夺取制空权,也不适于仅仅要保卫自己领土免遭敌方攻击。

  2.一支只有轰炸机的独立空军在空中作战时只能避开空中遭遇,进行突然袭击,它不能抵抗敌方的攻击。

  一支兼有战斗机和轰炸机的独立空军能够在敌空畅行无阻并能对地面实施进攻。

  因此,没有战斗机是两害中较轻的一种,虽然只有轰炸机的空军也根本不是一支独立空军,只不过是它的起点。

  因此,一支独立空军应当既有战斗机又有轰炸机。按照什么比例呢?为了使一支独立空军能够自由机动并能将自己的意志加于敌人,它应当即使有敌人抗击,也能飞向敌方上空的预定点。即是,它应使自己处于能打退敌人抗击的地位,这种抗击是通过敌人战斗机的活动而来的。如果其他条件相等,要想处于胜利地位,在战场上就应当更强。因此,战斗机应当力求比敌方战斗机更强。至于轰炸机,显然最好有尽可能最大的数量,因为不管情况如何,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总是最有利的。因此,战斗机和轰炸机不可能有个固定的比例,两者都取决于不同的环境。

  由于这些原因,对于独立空军的组成,只能说:(1)应当使战斗机部队比敌人同类力量更强一些;(2)应当使轰炸机有达到最大效果的最大实力。要永远记住独立空军不能缺少这两种飞机任何一种,必须尽一切力量防止缺少这种或那种飞机。

  联系到所说的这些,让我们设想有一支独立空军,它具有:(1)优于敌人的空战能力;(2)一定限度的用于进攻的轰炸力量。有了这样一支空军,我们就能在敌空到处飞行,飞向选定的任何目标,沿最有利的航路快速航行。因为或是:(1)敌人的独立空军将不会企图对我抗击,我方将自由通行;或(2)敌人将试图抗击但未能接触,我方将自由通行;或(3)敌人将以劣势的战斗力量进行抗击,我方能克服它,我方也将自由通行。

  结果,在第一、二种情况下,我们将不受阻碍地对地面作战,按照我方轰炸力量的大小对敌造成损害。第三种情况,我们将使敌人在空中遭受失败,然后就将按照我方轰炸力量的大小对地面造成损害。

  如果我们选定敌人的飞行设施——维修中心、集中点、生产中心等作为目标,那么三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我们都能造成损害,从而削弱敌人的空中潜力。因此,每当我方独立空军直接攻击敌人地面目标时,无论如何,都能削弱它的空中潜力。将敌人空中潜力削减为零,即夺得制空权,这只要我方空军能紧张地活动,能拥有较多的破坏地面目标的飞机,能慎重选定目标,就能迅速实现。

  对于我方的这种行动,敌人独立空军又能采取什么行动呢?它会直接对抗吗?显然不能。因为它或是不能遇到我方而只能在空荡荡的空间游动,或是能遇到我方而被打败。它会不会避开战斗而反过来攻击我方领土呢?显然,这正是它应当做的,因为只有当它能避开战斗时,才能打击我方,从而削弱我方空中潜力。

  两支战斗力不同的独立空军之间争夺制空权的斗争将显示以下特点:

  1.具有较强战斗力的、没有受到敌人行动妨碍从而能执行自己意志的空军,将以充分的机动自由来活动,能选择最有用的目标。

  2.战斗力较弱的空军将力求避免战斗,而去摧毁它认为最有用的目标。

  这就是,两支空军的行动将是类似的。但斗争的特点是较弱的空军必须首先考虑能在行动中保存自己。让我们假定在这一斗争中较弱的空军能够在行动中保存自己,即避免了战斗,这时双方空军的每一行动都将是削弱对方的空中潜力,而首先能把造成的破坏积累到足以消灭对方空中潜力的那支空军将夺得制空权。因此,如果较强的空军必须尽可能紧张地活动,必须对地面施加最大的破坏力,必须选择最能有效地削弱敌人空中潜力的目标,那么较弱的空军就更有理由这样做了。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些有实际意义的结论:

  1.一旦冲突开始,就应立即以最大可能的强度进行空中作战。独立空军应常备不懈,一旦行动开始,就应准备毫不松懈地战斗下去直到夺得制空权。至于独立空军能展开的进攻规模和进行的强度,我们不能指望尚未准备好的新飞机在冲突开始时能在空中作战中,即在夺取制空权的斗争中起什么作用。换言之,战斗将由冲突开始时已作好行动准备的航空兵器来进行,后来准备的飞机至多只能在夺得制空权以后加以使用。

  2.如果说,选择目标具有极大的重要性,那么目标在国土上如何分布,如何面对敌人也很重要。这就是说,一国潜力的分布应使敌人难以破坏它。显而易见,如果独立空军的命脉——飞机,集中在前线的几个中心,敌人就很容易摧毁它们。

  3.空中战争的结局自然将取决于敌对双方的力量,但更取决于如何使用这些力量,即,取决于指挥官的才干、他们及时的决心和迅速的行动、他们对敌人空中力量的准确了解。

  在前面段落中,我们明确认定,在两支独立空军之间的空中战争中,唯一应关心的是使敌人遭受最大可能的损害,而不要去考虑敌人反过来可能对我方的损害。这个战争观念在第一篇内已作了解释,就是要求自己容忍敌人的攻击,以便用一切可能手段对敌发动最大的进攻。这种思想很难被人们接受,因为它背离了以往盛行的一般战争观念。我们习惯于看到每次战争中都有进攻和防御方面。我们不能理解一个战争全部是进攻而没有防御。可是空战正是这样,因为航空兵的特性就是长于进攻,而完全不适于防御。事实是,使用航空兵进行对地突击最容易,而不是抵抗突击。

  让我们现在举一种最有利的情况。一个国家的独立空军在战斗机方面比敌方强得多,这支空军能够保卫本国对抗敌国空军吗?可以有两种保卫方法。一是去寻找敌人;另一是等待敌人出现后打击它。一支独立空军能够找到敌人的空军吗?当然可以,但也可能找不到,或是能找到而不能交战,没有机会攻击它,尤其当它有意避战时更是如此。因此,当一支空军去寻找敌人空军却找不到机会攻击它,这个空军即陷入茫茫空间,劳而无功,对敌人不能造成损害,而敌人空军既然成功地避开了攻击,就可能对我造成损害。因此这第一种保卫方法是虚假的,对敌人不起作用。

  人们会说,并没有什么来阻止你用自己的轰炸机给敌人造成某种损害,从而就可以找到敌人的空军。这是对的。但在这种情况下,这支空军没有选择目标的自由,因为它只能选择次要目标而不是它的主要目标,只限于在寻找敌空军的区域偶然发现的目标。

  一支空军能不能等待敌人到来再给以打击呢?当然可以。但是达到目的的机会如何?如果敌人空军集群地到来(它想有机会取得胜利必须如此),那么我方空军必须首先集中成群。任何一支独立空军,特别是认为自己较强时,能不能消极等待敌人,让出主动权,而没有把握一定能与敌人接触,又很可能遭敌攻击而不能给以报复呢?当然不能。因此这第二种保卫方法也是虚假的,对敌人不起作用。

  因此我们必须断定,在空战中只能采取一种态度,即,猛烈进攻,即使冒着遭敌同样对待的危险也不顾,保卫自己领土免遭空中进攻的有效方法,就是以最大可能的速度摧毁敌方空中力量。

  任何防御敌方空中行动的手段都将失败,而有利于敌人。这个论断不论一般地说还是对上述特定的空军活动说,都是适用的。人们想要用大批飞机组成空中防御,用地面武器组成对空防御来对抗空中进攻。为了能成功,一个中心的空中防御必须能粉碎敌人的行动,阻止对这个中心的进攻。这就是说,一个中心的空中防御必须至少以等于敌人战斗机部队的力量去对付它。现在,如果敌人按战争的明确规则行动,它将成群出动。一个中心的空中防御要想成功,所掌握的战斗机数量必须和敌人机群的战斗机数量相等。否则,空中防御将失败,中心将被破坏。

  但是既然航空兵活动距离很远,一支独立空军从潜力上也能威胁其他中心。而既然空中进攻进展很快,为了成功地保卫所有受到潜在威胁的中心,必须在受到攻击的领土的各处都驻扎空军部队,每支部队在战斗能力上都必须与敌人集群的战斗能力相等。此外,还必须建立一个复杂的通信网,使所有空军部队保持常备不懈。

  我要重复,航空兵最重要的特性是进攻,将它用于防御必然是荒谬的,即使它较进攻者强大,却不得不陷入完全被动,不能追求任何积极目的,从而把主动权让给了敌人。

  即使认定防御的空军部队始终能及时到达而发挥某些作用,这样使用空军部队是明智的吗?显然不是,因为这意味着极端危险的分散力量。无疑,应当使用一切可能的资源来极大地加强自己的独立空军,因为空军越强大,就越容易越迅速处于能夺得制空权的地位,这是保卫自己领土免遭敌人空中进攻的唯一有效途径。

  一个中心的有效对空防御应能防止对这个中心进行空中进政,对空武器的作用距离很有限,为了保卫每个中心,必须有充足数量的高射炮。因此,为了发挥对空防御的作用,将要求有大量武器遍布整个地面。

  另一方面,高射炮很容易被空中活动所压制,受低空攻击或烟幕遮蔽等等,不能进行有效的反击。如果用于对空防御的人力物力相应地加强独立空军,效果肯定要大得多,因为保卫自己领土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夺得制空权。因此,不应有对空防御和空中防御。地面是从空中保卫的,正如海岸要从海上保卫一样,方法就是夺得控制权。没有人会想到将舰船和大炮遍布海岸以保卫它免遭轰击。沿海城市并不设防,它的保卫间接依靠舰队。

  因此,应将一切可能的资源用于加强独立空军,使它能作战,并完全依靠猛烈的进攻来保卫自己。我要求读者思考这一论断,它是带根本性的,不容许例外、含糊或保留,因为它必须成为我国空中力量组建和使用的基础。

  要作出这个结论只需考虑空战的一般特性,或飞机本身最主要的特性就够了(大的活动半径,大速度,能在空中战斗,能对地面实施进攻),不必研究技术细节。因此,这个结论本身带有概括性,不依赖于技术细节。技术细节能按人的要求改变飞机的主要特性,它的进一步完善将会加强这里所作的结论。这个结论很容易得到证明,只要对比一下有关空中力量的其他见解和我所主张建立和使用的独立空军,就可以看得清楚。

  让我们设想一支独立空军和一支按照通常见解组织的空中力量,组建两者的资源相同,当它们相遇时将会如何。

  显然,独立空军利用它所掌握的全部资源发展战斗机和轰炸机,将能形成一支优于另一支空军的战斗力,因为后者将分散其资源发展用于专门目的的各种飞机,而通常不考虑战斗飞机。同样理由,独立空军在轰炸机上也将占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独立空军将立即取得主动,紧张而不间断地追求它的目标,集中力量连续攻击地面目标,不考虑接触敌人,既不寻找它也不回避它。对于这种行动,另一支空军无法直接反击,只有使用它的驱逐机去对付独立空军,一交手就将被击败;而使用它的进攻能力劣于独立空军的轰炸机进行间接反击,又只能在避开空战的情况下行动。所有这些辅助性飞机既不适于空战又不适于轰炸,不能有效地影响夺取制空权斗争的结局。它们将几乎完全无所作为,只能力求免遭破坏,尤其在地面上。

  因此,如果其他条件相等,制空权肯定将被独立空军夺得。没有什么能对抗按照我的主张所建立起来的独立空军,除非使用另一支同样的独立空军。任何其他形式的空中力量,任何其他类型的行动,都将导致空中兵力的不正确使用。我敢说无人能证明不是这样。

  我所作的一切结论都是为了说明:(1)战斗机部队必须适于空中战斗;(2)轰炸机必须适于进攻地面。现在我们可以更具体地探讨一支独立空军的航空兵器应当具有什么样的轰炸和空战的特性。

空战飞机

  空中战斗是作战飞机之间的交火。一架飞机是否适于空战取决于它的攻击和防卫能力。空战中一架作战飞机会从各个方向遭到敌人火力攻击,它必须能够还击。如果其他条件相同,武器和火力较敌人强大的飞机将占有优势。为了最好地顶住敌人火力,需要最大限度的自卫手段。因此,如果其他条件相同,带有更强的装甲的飞机将占优势。

  显然,在空战中比敌人具有更大速度和机动性是有利的,它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进入或避开战斗,一旦交战,又能很快结束战斗。如果其他条件相等,较快较机动的飞机将占有优势。

  最后,如果其他条件相等,具有较大活动半径的飞机将占有优势,因为它能深入敌人领土活动。

  因此,根据技术最新发展,作战飞机应当最大限度地具备下列四方面特性:武器、防护装甲、速度、活动半径。

  这些特性可以归纳为重量。飞机的空气动力结构决定按这四种特性协调分配的总重量。这一问题与战舰上表现的问题类似。由于它们目的相似,也不可能不如此。但是在这里也还有其他问题要考虑。

  武器:独立空军的战斗机不是预定单机作战,而是编队作战。它们必须组成能够共同战斗的战斗单位,这是它们战术的基础。因此要求有最大的火力密度,不是指一架飞机,更主要是指一个战斗单位整体,它的队形可以根据敌人攻击方向或对敌攻击方向来改变。因此武器问题既涉及单个飞机,又涉及整个编队,根据以单机还是以编队为重点而定。

  单架飞机的火力作用不大,重要的是战斗单位,即一个不能再分割的单位。在这里重点也应当放在编队上而不是单机上。应当把单机的火力最好地组织起来。尽管如此,我们会看到,虽然我们希望每架飞机具有不少于最低限度的火力,却不应夸大这种火力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两个战斗单位具有相等的火力,那么飞机数量较多的一方将更有条件采取围攻行动。但是,实际情况如何只能靠经验决定。

  防护装甲:防护装甲的目的是降低易损性以保存武器威力。显然,两架具有同等武器的飞机之间,具有最好防护装甲的—架的进攻能力将比另一架大一倍,因为它在同一行动中能保持时间长一倍的进攻能力,或在同一行动时间内能使它的进攻能力加强一倍。这种防护特性不仅具有物质上,还具有精神上的价值,因此,尽管增加装甲总是要以牺牲一部分武器为代价,但如认为用于防护装甲的重量总是浪费功率和材料,则是错误的。防护装甲问题只涉及单架飞机,而不是整个编队。不过很明显,如果飞机数量减少,要使整个编队的总进攻能力保持不变,防护装甲的重量相对增加并不多。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