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空权

第四章

本章总计 28751

  现在我来谈一谈一个最有意思的问题,未来问题。这可能使读者感到困难,但这只是现象,而不是实质。我们已经建立了起点,我们看到了正在成熟的事物。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从中引出必然的结论。人类理智具有的预见能力近似上帝。马克斯韦尔以抽象的微积分为基础,发现并阐明了我们凭感觉不能发现的电磁波;赫兹按同样的基础制成了能显示电磁波的仪器;而马可尼则进一步将它提供人类使用。而我们研究的问题,面对的是感官能看见和感觉到的事物。因而只要我们的思想摆脱过去的固定传统,就应当容易确定从中必然产生的结果。

  我在1921年写的书中提出了下列问题:面对具有充分空中军力的、决心侵犯我国领土、从空中破坏我国交通、生产和工业中心、在居民中心散布死亡、破坏和恐怖以摧毁我们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抵抗的敌人,我们沿阿尔卑斯山部署的最强大的陆军,在海上航行的最强大的海军实际上是无能为力的——难道不是这样吗?当时唯一可能的回答是:“是这样。”今天的回答也一样,明天的回答也必将一样,除非人们荒谬地否认飞机能飞、毒气能杀人。正如我在谈到上次战争时所说,陆军是间接消耗国家的抵抗力的机构,海军是加速或延迟这种消耗的机构。

  当陆军和海军力求间接粉碎敌方抵抗时,航空兵却能够打击敌方资源,以更大的速度和效率直接粉碎它。人们曾不得不满足于用炮弹击毁炮队,而今天却能够摧毁为炮队生产大炮的工厂。上次战争中,为了破坏带刺铁丝网掩护的地域,发射了成吨的炸药和整座矿山的钢铁,而航空兵却可以不考虑这种障碍,用它的炮弹、炸弹、毒气更好地达到目的。陆军只有面对敌军,经过一系列长期痛苦而艰巨的战斗击退敌人后才能到达其首都。航空兵则不同,甚至在宣战前就可以图谋破坏敌人的首都。

  对一国的顽强抵抗给以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摧毁性打击,两种效果不能相比。当一个国家能够掩蔽在陆海军坚固盾牌后面的时候,它本身很少感到有时完全感受不到来自敌人的打击。这种打击是由陆、海军这样的组织承受的。它们有良好的结构和纪律,物质上和精神上能够抵抗,能够攻击和反击。航空兵则相反,它将打击组织和纪律较差、抵抗力较弱、不能攻击和反击的实体。因此,注定更快更容易地使精神和物质遭到崩溃。在密集轰炸下,一支部队即使丧失一半或三分之二人员也能坚持下去,而作坊、工厂或港口的工人在第一批伤亡后就会瓦解。

  直接打击敌人的精神和物质抵抗将迅速决定冲突的结局,从而缩短战争。著名飞机制造家福克了解他所有外籍职工的心理,他说:“不要相信明天敌人会在军队和平民之间作出任何区分。敌人会用最有威力最可怕的手段如毒气等来对付平民百姓,尽管在和平时期他可以表示最良好的意愿,接受最严格的武器限制也无用。他会派出许多中队的飞机去摧毁主要城市。未来战争将是可怕的,对此我们现在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

  福克是对的。我们不能等待敌人开始使用条约禁止的所谓非人道武器,然后我们才认识到以牙还牙是正当的。这种做法完全是无用的,代价太大,因为它将主动权让给敌人。交战各国只要绝对必需,应当毫不犹豫地使用一切手段,不管是否被条约禁止。这些条约和即将发生的悲剧相比,最终不过是一堆废纸。

  我为你们画了一幅阴暗血腥的图画,但它必然发生。将头埋在沙里是无用的。如果人们认识到通常设想的对空防御只是一种幻想,那么这幅画就更阴暗了。这也还是由航空兵的特性造成的。一架活动半径为500公里的飞机由科西嘉岛中部起飞,不仅能够攻击撒丁岛全部,还能攻击意大利半岛其它任何地方,东至塔兰托和威尼斯,南至特尔莫利和萨勒诺。要保卫受到这一架飞机威胁的所有城市中心,我们不得不向每个城市派出防空飞机和高射炮。

  为了确能打退那一架飞机,需要多少防空飞机和多少高射炮啊。为了不受突袭,需要在地面组织什么样的观察勤务啊。为了发现敌机到来,观察哨、防空飞机、高射炮需要警戒多久啊。而当它到来时又没有任何把握一定能阻止它的攻击。总之,为了这种防御,要投入多少资源和精力啊!而所有这一切仅仅是由于一架飞机,甚至根本不必起飞和飞行,仅靠它的潜在威力,就可以牵制住所有这些资源和人力。

  如果这一架飞机扩大为一百架或一千架,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考虑到战时必须与之斗争的空中力量的规模,我们马上就会认识到,防御行动将迫使我们为了纯粹消极目的投入比攻击我们的人要大得多的资源,可能大到我们无法承担的程度。放弃这种消极费钱的做法,派出我们自己的进攻性空中力量去对付恶梦似的威胁,去寻找敌人,在它的巢穴中击毁它,从而结束这场恶梦和威胁,这岂不更好吗?这不是最好的出路吗?它将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成果。

  航空兵是优良的进攻手段,完全不适于防御。实际上,将它用于防御会陷入狼狈处境,这需要一支比敌方进攻力量大得多的防御性空中力量。上次战争中虽然没有大规模空中进攻的明确原则,但凡是坚决进攻的都是成功的。我们在每次合适的时候都轰炸了波拉。尽管我们的航空兵在最后几个月处于优势,可是奥地利人直到停战日还一直在轰炸我国的特雷维佐。

  几个月前,在英国伦敦进行了一次防空演习。除高射炮队和各种组织以外,用于防空的飞机和进攻一方一样多。此外,防空一方知道进攻的日期。进攻一方的实力和防御一方相等,而攻击目标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受到限制。一切条件都有利于防御。可是演习表明伦敦仍然遭受了轰炸。

  因此防空应只限于组织那些能减小空中进攻效果的做法,如疏散重要机关,准备防空掩蔽部,采取防毒气措施,以及类似措施。只有特别重要的中心才应当由高射炮防卫。因为在物力上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高射炮来有效地防卫整个国土。我听说,为了比较有效地防卫米兰,需要有300个高炮连。为了保证意大利所有重要城市的安全,将需要多少呢?对空防御的情况和海岸防御一样。既然不可能防卫整个海岸线——甚至较重要的海岸点不受海上攻击,从军事观点看,只能防卫最重要的点——坚固的海军基地。其他各点即使是大的海岸城市也只能不加防卫,依靠舰队去保护它们。同样,保护国土不受空中攻击也应当依靠航空兵,它能击退、打败、摧毁敌人的空中力量。

  只有一个可靠的防御空中进攻的办法,就是,夺得制空权,即,阻止敌人飞行,同时保证自己有飞行自由。要阻止敌人飞行,必须摧毁它的飞行器。可以在空中、或在地面机场上、机库中、工厂中找到这些飞行器。要摧毁敌人的飞行器,必须有一支能在发现它或在制造它的任何地方加以摧毁的空中力量。根据这种认识,多年来我一直在宣传建立独立空军的必要性。它是一个足以进行空中作战夺得制空权的飞行器集群。

  上次战争中人们还没有这种认识。航空兵被作为配属手段用来协助和促进陆上和海上战斗。当时并没有真正的空中战争。进行的空中战斗和冲突只是局部的、有限的、孤立的,常常是单机活动。人们并不追求空中胜利,只求空中优势。在停战日之前,双方根据拥有兵力的多少进行着各种辅助性的空中活动。今天情况完全不同了,空中力量的规模将导致大群飞机之间的真正空中战争。

  我们不用谈论细节(那样会离题的),很容易明白,能进行空战和对地面轰炸的独立空军能夺得制空权,因为它能在空中或在地面摧毁敌人的飞行器,不管它在哪里被发现或在哪里制造。因此,独立空军通过空中进攻能使敌人的飞行器减少到最低限度,使其在整个战争活动中无足轻重。它能取得这样的结果就胜利了,因为它夺得了制空权。

  制空权会带来以下优势:

  1.它防护一国领土领海不受敌人空中进攻,因为敌人已经无力发动进攻。因此,它保护了国家物质和精神的抵抗力不受敌人直接可怕的攻击。

  2.它使敌人领土暴露在我方空中进攻之下,这种进攻极易进行,因为敌人已不能在空中活动,它能对敌人的抵抗给以直接可怕的打击。

  3.它能完全保护本国陆、海军基地和交通线,进而威胁敌人的这些方面。

  4.它阻止敌人从空中支援其陆、海军,同时保证对我方的陆、海军给予空中支援。

  除这些优势以外,还应加上:拥有制空权的一方能阻止敌人重建其空中力量,因为它能破坏物质资源和制造场所,这等于是最终控制了天空。

  考虑到制空权带来的这些优势,就应当承认制空权对战争结局将有决定性影响。

  我已经完全说明了制空权,因为掌握制空权的一方能阻止敌人重建其空中力量。不仅如此,拥有制空权的一方还可以根据愿望增强自己的空中力量。天空被控制的国家必须忍受敌人对己方领上进行的空中进攻而不能进行有效的反击。随着敌人进攻性空中力量的增强,这种进攻也将加强。己方的陆海军对这种进攻是无能为力的。且不说物质损失,对于处于持久恐怖中的国家及其感到无能为力的军队,在精神上又将产生多大的影响啊!

  陆军和海军将看到它们的交通线被切断,基地被破坏;国家向军队输送的供应将被完全切断或变得不经常和冒风险。即使一国能够保护海上航道,控制天空的独立空军只要破坏其商港设施,就能切断其海上交通线。因此如果认为一个国家处于这样一种劣势地位将开始丧失获得有利战争结局的信心,这不是很合乎逻辑吗?这不就是失败的开始吗?

  你如果想一想,就会认识到达是多么合乎实际。英国天空被控制后就将失败,它威武的舰队、它的海上优势都将不起作用。即使它的商船能将供应品运到港口,也不能卸船运出。饥饿、荒芜、恐惧将遍布全国,这就是未来战争的概况。它还不能破除在这个问题上的一切陈旧观念吗?

  夺得制空权本身即使还不能确保胜利,却是进行未来战争的必要条件。它永远是必要条件,如果独立空军还剩有足够的进攻实力能粉碎敌人物质和精神抵抗,那么它又是充足条件。如果空军剩下的实力不足,则战争将由陆海军部队决胜,它们有了制空权,完成任务将大为容易。

  既然夺得制空权具有决定性意义,必须立即创造条件实现这一目标。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支能进行空中作战的独立空军,它应是在一国人力物力可能范围内最强大的。为此必须动用国家的全部现有的资源。这是我倡导的坚定原则,不容许例外,因为任何资源如果脱离这个最重要目的,或只用一部分,或根本不用,都将减少我们夺得制空权的机会。

  我已经说明空中防御比空中进攻将如何需要投入多得多的兵器,因为航空兵的防御价值比进攻要小得多。独立空军有一百架飞机用于进攻,要比五百架或一千架用于防御作用更大。如果敌人夺得了制空权,我方陆海军的配属航空兵甚至没有一次活动机会就将被摧毁,但如果我方夺得制空权,我方胜利的独立空军就能向陆海军提供重大的援助.因此,配属航空兵在前一情况中是无用的,在后一情况中是多余的。

  因此我说:不要空中防御,因为它实际是无用的。不要配属航空兵,因为它实际是无用或多余的。相反,只需要有一支无例外的包括国家全部可用的航空资源的独立空军。这就是我的论断。有人称它为极端,但它实际只是与一般论断不同的一种论断。一般论断始终是一种很差的答案,而在战时将是最槽的。我的论断使我与持不同意见的勇敢对手发生冲突,但我确信我将赢得这场战斗。[注1]

  既然保卫自己免遭空中进攻的唯一办法是攻击并摧毁敌方空中力量,既然任何资源的使用如果偏离这一基本目标都将危害夺得制空权的机会,空中战争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在准备承受敌人的空中进攻的同时对敌人进行最大可能的进攻。

  初看起来这个原则似乎是残忍的,尤其当人们想到空中进攻可能造成的痛苦和恐怖时更是如此。但这是一切战争活动都要遵守的原则。一个陆军指挥官准备损失几十万人,只要能给敌人以更大损失——不管牺牲多少人,只要能带来胜利。一个舰队司令官情愿损失一些部队,为了能击沉敌人更多舰船。同样,一个国家必须准备忍受敌人的空中进攻以便给它以更大的打击,因为只有通过给敌人造成比自己更大的损害才能赢得胜利。

  当战争的这条一般原则应用于空中战争时,由于必须改变一种传统,人们可能认为这条原则不人道。因为人们认识到战争已不再是军队之间的冲突,而是国家之间,全体人民之间的冲突,上次战争采取的形式是军队之间长期消耗,这被认为是自然而合理的。现在由于航空兵的直接作用,使人民直接对抗人民,国家直接对抗国家,排除了以往战争中将它们隔开的中间护屏。现在实际是人民和国家相互打击和扼杀对方。

  很显然,当人们听到一些妇女儿童在空袭中被炸死会痛哭,而听到成千名士兵在战斗中死去却无动于衷。一切人的生命都是同样有价值的,可是由于传统上认为士兵的命运就是在战斗中死去,他的死亡并不引起人们多大不安。而其实士兵这样一个健壮的年轻人在人类经济生活中应当认为具有最大的个人价值。

  德国人在使用潜艇时有个目标,我们看到他们已经接近达到。我们谴责潜艇战,说它是残忍的,以激起世界舆论的感情。这对我们有利,我们有权这样做。但是我们对它担心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它不人道,而只是它对我们有危险。如果和公认为人道和文明的兵器造成几百万人死亡,几百万人残废的屠杀相比,潜艇造成的大约17000人的牺牲实在算不了什么。如果上次战争整个是潜艇战,它将会以较少的流血而解决。应当不动感情地把战争看作是一门科学,尽管是一种很可怕的科学。

  人们曾狂热地谴责潜艇让沉船人员听天由命,不给任何救助。但是潜艇所做的只是和英国人一样。当一艘英国船在救起另一艘船的幸存者而被鱼雷击中时,指挥官下令让遇难船上的人听天由命,以免救援船再受鱼雷袭击,而这时遇难的人却是他的英国同胞,不是敌人。战争就是战争。要就不打,只要打起来,双方都必须是大刀阔斧毫不留情。法国青年学校对这个问题提倡的态度很象德国人。任何人如果错认为战争不是真的那么回事,将因这种想法而使自己陷于困境。

  今天,无论从事实上或理论上都不再容许在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之间有任何区分了。从理论上,是因为当国家进行战争时,每个人都参加一份:士兵拿枪,妇女在工厂装炮弹,农民种小麦,科学家在研究室做实验。从事实上,是因为今天的攻击可以达到任何人。现在看来最安全的地方可能就是堑壕。

  粉碎敌人抵抗即能赢得战争胜利,而在其最弱点上直接攻击这种抵抗能更容易、更迅速、更经济、又流血较少地做到这一点。武器的作用越迅速,威力越大,就越能更快地实现主要目标,对精神抵抗的影响也越深,因而它也就成为更文明的战争,因为损失与涉及的人数相比较小。武器越能用于攻击一般平民,个人利益直接受害越大,战争的可能就越小,因为人们不再能说:“我们大家都准备战争,但去战斗的是你们。”

  现在一般人都相信战争将从空中开始,由于各方都想获得突然性的优势,甚至在宣战之前,就将进行大规模的空中行动。空中战争将十分紧张激烈,因为各方都认识到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给敌人造成更大损失,并从空中消灭敌人的航空兵器,使它不能进行任何还击。独立空军将在最短时间集中最大力量,痛击敌人并尽快地反复攻击。因此,在冲突爆发时已做好准备的空中力量将决定空中战争的胜负。不能依赖战争过程中动员的力量。被击败的一方不可能再建立另一支空中力量。一切可用力量必须立即投入斗争,保留任何兵器移作他用都将减少结局天平上的份量。集中使用的原则必须绝对遵循。

  在陆上战争中可以依靠防御改变兵力优劣,争取时间挖掘战壕,架设带刺铁丝网,占据坚固阵地。而在空中则不能停留,不能阻止敌人以赢得时间。空中作战部队像出鞘的剑那样裸露。

  空中作战的紧张、激烈、暴露、紧迫,没有时间创建新部队,作战的高速度和高效能——所有这些的结论就是空中战争将是速决的。我已指出,上次战争之所以拖长是由于防御的巨大作用造成的。在空中,防御根本没有价值。没做好准备的将失败。空中战争将是短暂的;一方将迅速获得优势,即一旦夺得制空权将是永久性的。

  空战的结局无疑将比陆战海战来得快。因此,陆军和海军必须准备在天空被控制的情况下作战。不论我们怎样想,这样一种局面,即使是短暂的,我们也应加以考虑。

  如果天空被控制,陆军和海军将处于一种什么境地呢?至今为止,陆上和海上的战争一直主要依赖基地和交通线的安全。占领敌人基地或切断其交通线是战略上和战术上辉煌的成功,因为它将敌人置于困难危险之中。如果陆海军的天空被控制,这将使它们的基地和交通线不仅暴露于敌人进攻之下,而且这种进攻又是它们所不能有效反击的。这就是说,如果陆海军天空被控制,也就是它们被彻底隔断。因此(请注意这一不可避免的结果),如果陆海军在天空被控制后仍想保持作战能力,就必须改变它的作战形式和方法,使它尽可能不依赖基地和交通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