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空权

结论

本章总计 4267

  这场旷日持久的讨论,虽然它像所有的讨论一样,并没有使参加者的信念有所动摇,但却至少表明对“未来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的巨大兴趣。这是目前到处都在谈沦的问题。到处都有一种错觉,有某种新事物正在酝酿之中。

  现在,我相信(我希望在这里最终将发现我与我的可尊敬的反对者们意见一致),这个问题对整个国家有如此重要的关系,故需要一个组织去促进该问题的解决。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引用我在1928年2月写过的话:

  至于谈到这样一种战争组织,可以看到我们是处于有利的地位,因为我们已经把各军种溶合在一个单一的指挥部之下了。不幸的是,虽然每个人都同意这种溶合的好处,但军事思想家和著作家们似乎认为人们不可能看到他们特殊利益之外的东西。

  陆军的学员主要谈论陆军,海军学员主要谈论海军,空军学员则谈空军,当他们谈到总的战争时,每个人都强调他所属的那个军种有兴趣的部分。有陆军专家、海军专家和空军专家,但没有战争专家。战争是不可分割的,战争的目的也是不可分割的。

  我的意见是,这种情况使得难以得出一个可靠的战争学说的任何理智的结论来。因此我相信有必要(尤其在我们正处于过渡阶段中)培养一批总体战[注1]的专家,因为它们才是建立新的战争学说的人物,也只有他们才能找出战备的基本问题的答案来。

  当然,新的战争学说应以诸军种合成使用为基础。在战时,领导这种合成使用的人应把各军种都看作是实现同一目标的一个整体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面临训练能掌握这三种工具的人的必要性,也就是能组织一个由胜任指挥全面战争的军官们组成的最高指挥部。

  陆军包括三个主要兵种:步兵、骑兵和炮兵;但由于这三个兵种一起使用于同一目的,就有必要在步兵、骑兵和炮兵之外物色军官,即能够使用全部三个兵种的人。因此军事学院(这是一个不准确的名称)的建立就是为了扩展三个兵种的军官的专业才能。

  我的意见是,现在关于总的作战也应这样办,在使用三个军种时应把它们看作是为同一目的而结合的一个整体。当然现在不可能马上成立一所我可以称之为总体战争学院,因为我们缺乏教员和要讲授的军事概则。首先要有这些,我想,这可先成立一个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机构我称之为军事科学院,在这里从三军挑选出最有才能的,好学上进的和思想开放的军官一起研究这些艰难的新问题。在这所科学院里可交流思想,肯定它或否定它,通过筛选思想,经过犹疑、不确定和否定,就能产生最后的一致意见。根据这些一致意见形成新的学说,这种学说由于它有此来源,将易于被承认和接受。

  此外,这个机构还可以达到使不同军种选拔出来的军官密切地和真诚地接触的目的,每一方都了解和认识到其它军种的真正价值,它反过来又带来了一个整体中各组成部分之间应当经常存在的热忱和紧密的和谐。

  总之,这样一个机构正就是鼓励和组织许多纯出于个人爱好而研究这些新问题的人的场所。目前这一工作由于缺乏手段,缺乏指导,还很不协调,因而不能带来满意的结果。但是通过这么一个机构,人们能够在一所真正的军事学院里讲授新的军事学说,可为总参谋部训练军官,他们在平时是总参谋长的天然助手,在战时则是三军最高统帅的天然助手。

  [注1]作者用generalwar一词作为总体战;但此词现代的含义是指超级大国之间发生的战争,包括使用核武器在内,常译作全面战争。总体战一词,现常用totalwar,系指动员国家全部力量,包括政治、经济等力量进行的战争。“总体战”的概念是德意法西斯国家军事学说的基础。——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