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论

 《制空权》

  这场旷日持久的讨论,虽然它像所有的讨论一样,并没有使参加者的信念有所动摇,但却至少表明对“未来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的巨大兴趣。这是目前到处都在谈沦的问题。到处都有一种错觉,有某种新事物正在酝酿之中。

  现在,我相信(我希望在这里最终将发现我与我的可尊敬的反对者们意见一致),这个问题对整个国家有如此重要的关系,故需要一个组织去促进该问题的解决。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引用我在1928年2月写过的话:

  至于谈到这样一种战争组织,可以看到我们是处于有利的地位,因为我们已经把各军种溶合在一个单一的指挥部之下了。不幸的是,虽然每个人都同意这种溶合的好处,但军事思想家和著作家们似乎认为人们不可能看到他们特殊利益之外的东西。

  陆军的学员主要谈论陆军,海军学员主要谈论海军,空军学员则谈空军,当他们谈到总的战争时,每个人都强调他所属的那个军种有兴趣的部分。有陆军专家、海军专家和空军专家,但没有战争专家。战争是不可分割的,战争的目的也是不可分割的。

  我的意见是,这种情况使得难以得出一个可靠的战争学说的任何理智的结论来。因此我相信有必要(尤其在我们正处于过渡阶段中)培养一批总体战[注1]的专家,因为它们才是建立新的战争学说的人物,也只有他们才能找出战备的基本问题的答案来。

  当然,新的战争学说应以诸军种合成使用为基础。在战时,领导这种合成使用的人应把各军种都看作是实现同一目标的一个整体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面临训练能掌握这三种工具的人的必要性,也就是能组织一个由胜任指挥全面战争的军官们组成的最高指挥部。

  陆军包括三个主要兵种:步兵、骑兵和炮兵;但由于这三个兵种一起使用于同一目的,就有必要在步兵、骑兵和炮兵之外物色军官,即能够使用全部三个兵种的人。因此军事学院(这是一个不准确的名称)的建立就是为了扩展三个兵种的军官的专业才能。

  我的意见是,现在关于总的作战也应这样办,在使用三个军种时应把它们看作是为同一目的而结合的一个整体。当然现在不可能马上成立一所我可以称之为总体战争学院,因为我们缺乏教员和要讲授的军事概则。首先要有这些,我想,这可先成立一个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机构我称之为军事科学院,在这里从三军挑选出最有才能的,好学上进的和思想开放的军官一起研究这些艰难的新问题。在这所科学院里可交流思想,肯定它或否定它,通过筛选思想,经过犹疑、不确定和否定,就能产生最后的一致意见。根据这些一致意见形成新的学说,这种学说由于它有此来源,将易于被承认和接受。

  此外,这个机构还可以达到使不同军种选拔出来的军官密切地和真诚地接触的目的,每一方都了解和认识到其它军种的真正价值,它反过来又带来了一个整体中各组成部分之间应当经常存在的热忱和紧密的和谐。

  总之,这样一个机构正就是鼓励和组织许多纯出于个人爱好而研究这些新问题的人的场所。目前这一工作由于缺乏手段,缺乏指导,还很不协调,因而不能带来满意的结果。但是通过这么一个机构,人们能够在一所真正的军事学院里讲授新的军事学说,可为总参谋部训练军官,他们在平时是总参谋长的天然助手,在战时则是三军最高统帅的天然助手。

  [注1]作者用generalwar一词作为总体战;但此词现代的含义是指超级大国之间发生的战争,包括使用核武器在内,常译作全面战争。总体战一词,现常用totalwar,系指动员国家全部力量,包括政治、经济等力量进行的战争。“总体战”的概念是德意法西斯国家军事学说的基础。——译者注

上一篇:第四章 空中战场是决定性战场

下一篇:第四部 19XX年的战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六章 - 来自《骗官》

毛得干道:“唉,我是自讨没趣。当初都怪我太多管闲事。于主任,你是清楚的,举报信是我交上去的。但我只不过是二传手,传传信而已。其他事情我确实是一点也不知道。这个蔡红大概也是个不讲理的人,把信交给了我们后,就再也不见踪影了。这不是让我们大家都为难么?”办案组通过白溪市的公安机关对登记在册的临时户口进行了调查,发现名叫吴成的一个也没有,名叫蔡红和郑丽丽的倒有几个,但都不符合有关特征,更不是从成都那边来的。于天青带着陆文明专门到毛得干办公室里去了一趟,再次问及这三个人的情况,毛得干显得很不耐烦,道:“我看,你们要查这……去看看 

第四章 大整顿 - 来自《世界是平的》

当世界开始从垂直的价值创造模式(命令和控制)向日益水平的价值创造模式(联系与合作)转变,当我们同时驱散那一道道“围墙、天花板和地板”,人们立刻发现他们面临着许多纷纭复杂的变化。但这些变化不只是影响商业运作的方式。变化会影响下列许多方面:个人、团体和公司的组织方式,公司和团体的兴亡,个人如何扮演好其作为消费者、雇员、股东和市民的不同角色,人们如何看待自己的政治地位,以及政府在这一变迁中发挥何种管理作用。这一切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对在圆形的世界所习惯了的各种角色、习惯、政治地……去看看 

第十九章 市场、对抗制和作为资源配置方法的立法程序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19.1资源的法律配置和市场配置之间的比较   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许多诉讼判决的终极问题是,什么样的资源配置才能使效率最大化。在正常情况下,这一问题是由市场来决定的;但在市场决定(market determination)成本高于法律决定(legal determination)成本时,这一问题就留给法律制度来解决了。决定的准则通常是相同的,但其决策程序有什么差异呢?在此,我们将发现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外,但也同时会发现很大的差异。   与市场一样,法律(尤其是普通法)也用等同于机会成本的代价来引导人们促成效率最大化。在损害赔偿是对不履行法律义务所实施的……去看看 

6-1 真实的精神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精神在它的单纯的真理性中本是意识,它现在把它自己的环节拆散开来。行为将它分解为实体与对实体的意识;并且既分解了实体又分解了意识。实体,一面作为普遍的本质和目的,一面作为个别化了的现实,自己与自己对立起来了;      其无限的中项,乃是自我意识,这个自我意识自在地本是它自己与实体的统一体,而现在则自为地成为其统一体;它统一普遍本质及其个别化了的现实,使后者上升为前者,以成全伦理的行为,并使前者下降为后者,以求那只被思维了实体亦即目的见诸实行;它创造出它的自我与实体的统一体,使之成为它的业绩〔或作品〕从而成为现……去看看 

四、献策 - 来自《官场女人》

夜深了。   夜很静。静得出奇。   太城县城里,除了街心那盏灰尘累累的灯还亮着,发出昏暗的光,别处已没有亮灯的地方,整个县城陷在黑暗里,无声无息的,让人感到憋闷。   在这黑暗和寂静里,好像埋藏着灾祸,又好像孕育着黎明和喧嚣。   实际,这天晚上,太城县城里有不少人不像夜这样宁静安然。除了贸大亮、金九龙、秦会林、路明、赵玉贤和栗宝山、张言堂而外,还有不少人辗转反侧,有的甚至一夜未眠。   栗宝山听到张言堂在翻身,知道他还没有睡着,干脆坐起来说:“言堂,你还没有睡着吧?”   “没有。睡不着啊。”张言堂一个鱼打挺,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