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物质准备——德国

 《制空权》

  在战争开始时,德国独立空军有15个飞行大队,每个大队由10个战斗轰炸支队和1个战斗巡逻中队[注1]组成。所有飞行大队的飞机在本大队内都是同一种类的,有8个2000马力的大队,6个3000马力的大队和1个6000马力的大队。每个战斗轰炸支队由3个中队组成,每中队有3架飞机,并有一架飞机作为备分。合计为:

  战术单位是战斗轰炸支队。

  独立空军的编制是由总参谋长罗伊斯将军制定的,并于1928年春付诸实施。在那以前,由于主要受凡尔赛和约所增加的限制,德国的空军部队是微不足道的。按照罗伊斯将军的想法,独立空军必须是一种对敌方领土上实施进攻的合适的工具,其进攻强度足能迅速摧毁敌方人民的抵抗力,尤其是精神上的抵抗力。因此,独立空军必须能:(1)克服敌之抵抗,在敌国领土上空飞行;(2)在飞越敌国领土时实施有效的空中进攻。

  第一个要求是战斗能力。罗伊斯将军在其《士兵须知》中写道:

  独立空军的战斗能力取决于它的各组成部分战斗能力的综合。战术单位——中队,应被看成是战斗能力的单位,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中队必须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是1928年写的。到1930年取得了新的经验,战术单位改为由三个中队组成的作战支队]。

  战术单位的战斗能力是用该单位中每架飞机上的军械来量度的。

  在所有人员,从飞行员到技术人员的心目中必须牢固地树立一种思想,独立空军的目的不是为飞行而飞行,而是在飞行中实施作战行动,因此,一架作战飞机是能飞行的武器的综合体,而不是装上武器的飞行器。技术人员的努力方向应是制造最强有力的武器综合体,因为战斗是用武器进行的。飞行人员的任务是在空中战场有效地使用这种最强大的武器综合体,因为战争的胜负是由武器来决定的。

  空军应该完全用一种飞机——战斗轰炸机来组成。技术人员必须研究战斗轰炸机的机型,经常力求使其完善和更强大,从下述原则出发;当某型飞机的下述性能——活动半径、速度、军械(对空的和对地面军队的)以及自卫能力能较好地协调,那么这种型别的飞机也就更完善。

  要通过津贴费和巨额奖金来鼓励国营航空工业生产较完善的航空装备。选择独立空军的装备种类是飞行人员所独有的业务。他们是必须去驾驶这种飞机的人,他们也是最适合于评价这种飞机的人。永远别忘了,技术人员应听取飞行员的经验,而不是相反。

  选定的型别或型号将按所需的数量向航空工业定货。工业界将组成一个卡特尔,以便在卡特尔成员中分配政府的定货。

  独立空军的技术部门从来不应参与计划或实验活动。对于要去评价别的单位的产品的技术人员来说,自己去生产是不合适的。因此,独立空军的技术部门应限于他们原有的试验和管理的职责。

  空中对地面进攻的效率更多地取决于武器的质量,而不是靠数量。化学家们应时刻记住,只要把化学武器的效率提高一倍,空军的进攻能力就能提高一倍。

  这些明确的规则清楚地表明,空军对于工业有什么样的希望,因此工业就知道它的立足点和应该做些什么。既然作战飞机被看作是武器的综合体,军械就是它的主要部分,而不再被认为是附件。工业不再生产具有某种一成不变的航空性能的飞机,而开始生产有出色的空气动力特性的作战飞机。

  作战飞机上的军械必须做成没有射击死角并易于操作。武器应是威力强大的,有完善的瞄准和射击机构。航空工业的技术部门了解到独立空军的要求之后,就紧张地工作,生产出有良好的军械的飞机来,提交独立空军最高指挥部验收。

  1928年造出来2000马力的飞机,并被独立空军所采用,其主要性能如下[注2]:

  翼面积——115平方米
  空重——4500公斤
  军械重——500公斤
  乘员(5人)重量——400公斤
  连同军械及乘员的飞机重量——5400公斤

  起飞重量为8000公斤时,升限为7000米,可载燃油及炸弹2600公斤。它的续航时间是不带炸弹为7小时,带700公斤炸弹为5小时。

  起飞重量为9000公斤时,升限为6500米,可装载3600公斤的燃油和炸弹。它的续航时间为:带1000公斤炸弹为7小时,带2000公斤炸弹为5小时。

  起飞重量为10000公斤时,升限为5600米,可装载4600公斤的燃油和炸弹。它的续航时间:带1000公斤炸弹为12小时,带2000公斤炸弹为9小时。

  如用最大起飞重量11000公斤,升限为4800米;它可装载5600公斤的燃油和炸弹。它的续航时间:带1000公斤炸弹为12小时,带2000公斤炸弹为9小时。

  它的军械包括两门20毫米炮,一门装在前部,一门装在机翼后方;一挺12毫米机枪从水平尾翼下部向外射击。

  第一批这样的飞机被订购200架,并取型号为“2000/1928”。它们于1929年交付,并分配给第一和第二大队。与此同时,生产了2000/1929型,它类似2000/1928型但有某些改进。这种型号的飞机也定购了一批200架。

  1929年春,生产出3000马力型,并被采用,定购了一批200架。3000马力型的性能如下:

  翼面积——230平方米
  空重——9000公斤
  军械重量——1660公斤
  乘员(9人)重量——720公斤
  连同军械及乘员的飞机重量——11380公斤

  起飞重量为16000公斤时,升限为6000米,燃油及炸弹的载重为4620公斤。续航时间,不带炸弹为8小时[注3],带1000公斤炸弹为6小时。

  起飞重量为18000公斤时,升限为4900米,能载燃油及炸弹6620公斤。续航时间:带2000公斤炸弹为8小时,带3000公斤炸弹为6小时。
  用最大起飞重量21000公斤时,升限为3500米,能载燃油及炸弹9620公斤。续航时间:载弹2000公斤为12小时,载弹5000公斤为8小时。

  它的军械装备包括一门37毫米炮,装在前部,两门20毫米炮装在机身两侧,一门25毫米炮装在机翼后方,一挺12毫米机枪从水平尾翼下方向外射击。

  1930年春,第三、第四2000马力型大队以及第一、第二3000马力型大队收到了他们的装备。

  在这段时间里,6000马力的型号也生产出来了,并被采用。它的性能为:

  翼面积——460平方米
  空重——20000公斤
  军械重量——2500公斤
  乘员(16人)重——1300公斤
  连同军械及乘员的飞机重量——23800公斤

  在起飞重量为36000公斤时,升限为5000米,可载12200公斤的燃油和炸弹。它的续航时间不带炸弹为9至10小时,载2000公斤炸弹为8小时,带4600公斤炸弹为6小时。

  起飞重量为39000公斤时,升限为4000米。可载燃油及炸弹15200公斤。续航时间带2000公斤炸弹为12小时,带5000公斤炸弹为9小时。

  起飞重量为42000公斤时,升限为3500米,可载燃油及炸弹18200公斤。续航时间带2000公斤炸弹为15小时,载8000公斤炸弹为9小时。

  它的军械包括两门37毫米炮,两门20毫米炮,三挺12毫米机枪。

  一批6000马力型的飞机共50架已经定货,同时还定购了200架2000/1930型和200架3000/1930型。于是到1931年春,第五和第六2000马力型大队,第三和第四3000马力型大队,以及半个6000马力型大队收到了他们的装备。该年中再没有接受新型飞机,但预定了200架新型的2000/1931,200架3000/1931型,50架6000/1931型。它们于1932年春开始服役,分配给第七和第八2000马力型大队,第五和第六3000马力型大队,以及另外半个6000马力型大队。战争开始时,已经作出决定淘汰2000马力型,并定购200架3000/1932型及50架6000/1932型。

  结果是,在战争开始时独立空军的组成如下:

  一共有三种型别六种改型的飞机1500架。还有15个战斗巡逻中队(每个大队有一个中队),每中队12架飞机。这些战斗巡逻机中队[注4]由高速的单座机组成,飞机速度为300公里/小时,装有一挺固定式机枪,航程3小时。它们的组织应能充分发挥技术高超的飞行员的主动性。使用这种部队的方式并未明确规定,因为它主要依靠各个飞行员的胆识而定。

  独立空军不仅在装备上而且在人员上(共12800人)永远保持随时准备作战。在动员时人员应增加一倍,以准备替补损失。武器弹药要维持四年有效,随时都能保持充分的实力。

  据估计,在战时一架飞机能保持1000飞行小时良好(当然,击落了就不算)。如果服役期已有一年,这一估计数字要减到750小时,服役两年的减到500小时,三年的减到250小时。

  航空工业的正常产量应能每年供应整个独立空军飞机的1/4,但是如果出现紧急需要,也可以迅速增长。

  独立空军掌握的军械总计有800门37毫米炮,3600门20毫米饱和1700挺12毫米机枪;其携带炸弹能力为,从起飞点算起,平均距离500公里时每次飞行带弹3000至4000吨。独立空军飞机总马力为4百万马力,估计价值为40亿里拉。

  在和平时期,独立空军各大队都驻在波茨坦、诺伊鲁平、马格德堡、莱比锡、埃尔富特、不伦斯贝格,班贝克、卡塞尔和富尔特的大型永久机场上,以及在法尔兰德尔海(波茨坦附近)和拉策堡海(卢卑克附近)的永久性水坞中。

  战时,这些大队还掌握其它指定的机场,视其面临的敌人而定。例如在对法国作战的情况下,每个中队都已指定一块驻地,其中已经有了专门的战时机场(只有着陆场及汽油、滑油、武器、弹药仓库),其数量远超过需要量。

  8个2000马力型大队的驻地如下:

  6个3000马力型大队的驻地如下:

  6000马力型的大队将驻在施泰因洪德尔、迪默、施魏齐纳及普芬尔湖。

  在每个驻地上有一个补充站,站上物资由二线军需仓库补充。每个补充站的任务是负责供应一个大队的物资。由于每个大队的装备是同类型的,所以这一任务较易完成。

  每个作战基地的燃料和滑油仓库足够保证在该基地着陆的任何空军部队30小时的飞行,武器和弹药足够供5次每次30小时的飞行。由于供独立空军用的基地供过于求,实际上它们能提供10次每次40至60小时飞行所需的物资。在燃油和滑油仓库贮有约50000吨汽油和2500吨滑油。
  为了补充炸弹,经计算,每架飞机每次飞行平均消耗1、2或3吨炸弹,视飞机为2000、3000或6000马力而定。据此,算出独立空军每次飞行需3100吨炸弹,而在作战基地有30000吨。

  在二线仓库里有足够的燃油和滑油保证整个独立空军飞行100小时,炸弹可供20次飞行。这被认为是充足的供应可供至少进行30天的战争,在此期间,弹药工厂每天可生产3000至4000吨炸弹。在战争爆发时,那些常备不懈的大队可以根据收到的密令立即采取行动。

  作战基地的维修人员是就近征召的。二线仓库的人力和运输工具是自己解决的。每个大队在平时演习中就训练飞到自己的作战基地去,这样每个大队对自己的基地就十分熟悉了,尤其从供应勤务的角度来讲更是如此。

  罗伊斯将军的想法是,在战争快要开始时,独立空军就要像绕紧的发条忽然放松一样,可能不需要任何警告就进入敌国领土,用最大的强度攻击敌人,使其无喘息余地,自己本身也毫不停顿,以便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集中力量进攻,获得最大的震憾作用。

  由于有条不紊的准备,在物质上已是万事齐备,能使独立空军在一奉召唤就跃出攻击。在精神上,罗伊斯将军特别注意向空军全体人员灌输任务高度重要的意识。各个大队、支队、中队的指挥员、机长、还有飞行员、射击员、轰炸员、机械员全都具有同样的不可动摇的关于他们的兵种要起决定性作用的信心,所有这些百里挑一的人员深深地感觉到他们的任务是重要的,这一任务肯定是充满危险的,需要承受最大的牺牲,要有最英勇的自我克制精神。

  由于飞机是大型的,需要有一名机长,他在机上的任务就像舰上的海军指挥官一样,保证机组人员有良好的纪律和互相配合。

  战斗轰炸支队(3个中队,9架飞机)被指定代替中队为战术单位,以便使全体人员更深刻地具有集体行动的观念。根据1930年的《士兵行动须知》,战斗轰炸支队必须无例外地整体地使用。支队的编队队形总是一样的——中队纵队的上阶队形。中队长位在中队的中心,支队长和中心中队的中队长在一起。编队中央的标有支队长标志的飞机是编队长机。由于需要的机动动作很少,只需规定很少的信号。主要的信号是:变密集队形(正常队形)为疏开队形(以减少防空火力的危害)或相反;(2)将横队变为纵队以改变航向,或相反。

  基本原则是战斗轰炸支队必须不顾敌人数量的多少都得投入战斗。一旦发现敌人,不管它的攻击方法如何,支队要保持航线,不改变队形,等敌人一进入射程就准备射击。这种战术符合下述不可改变的事实:战斗轰炸支队在速度和机动性上是无法与攻击的驱逐机部队相比的,它无法激战,为避战而采取的任何机动都将是白费力气。既然支队不管愿意与否都必须投入战斗,唯一能做的是使自己处在最有利的态势去面临战斗,这就是保持原来队形,这种队形能使每架飞机在抗击敌之进攻时与其它飞机合作。因此,当攻击飞机接近时,支队能做的只是保持好队形,镇静地按原来路线飞行。

  保持队形是支队对付敌人攻击最好的防卫措施,这一认识已经牢固地树立在所有飞行人员的心目中。即使在和平时期,经过最简短的训练阶段后就要求进行编队飞行。在战时,没有最紧迫的理由就脱离编队被认为是临阵脱逃。根据上述的《士兵行动须知》,给战斗轰炸支队将要执行的任务以详尽的描述,支队必须尽智竭力地去完成它。

  航空兵部队返回机场后,要准备尽快地重新起飞。我在前面说过,在动员时飞行人员已增加了一倍,所以新的机组要随时准备起飞。总的想法是使飞机得到最充分的利用。飞机一着陆,机械员小组接收飞机,给油箱加油,装炮弹和挂炸弹等等,使飞机处于能重新出动的状况,必要时换上新机组。

  每个支队有一架备分飞机。在由于战斗损失或遭到损坏而失去战斗力的情况下,支队也可以只起飞四机。但如果战斗损失使得支队的兵力少于六机,大队长有权减少支队的数量,以便使支队保持最小允许的兵力。

  使飞机具有较灵活的作战活动已经反复研究过了,因此根据情况,减少载炸弹量就可很容易地增加飞机的续航时间,或者相反。也可增大载炸弹量而相应地减少枪炮重量,或者相反。

  对政治、工业、通信及别的中心的空中进攻并不要求很大的命中精度,就能取得恐怖的效果,尤其是精神上的影响。因此采用了一种非常简单的炸弹类型,所有炸弹都是重50公斤的,但有三种不同的种类——爆破弹、燃烧弹和毒气弹(芥子气型),分别按1:3:6的比例使用。一颗一颗投弹的方法已被放弃。炸弹架做成这样,使每个中队一次可投下20吨炸弹(一架飞机一吨),炸弹之间间隔15至25米。炸弹架电门位在机长面前的仪表板上。

  每一次投弹在长约300至500米的一列上发生20次爆炸。投弹行动由各中队按照支队长的命令执行。中队每投一次炸弹引起在200米宽、300至500米长的区域内三串各20次的爆炸。一个支队中的两个甚至三个中队可同时进行轰炸,每架飞机用一吨炸弹,这样一个支队可覆盖一个宽200至300米,长600米的面积。在轰炸行动中各中队采取依次跟进的方法,每架飞机投一吨炸弹,一个支队可覆盖宽200至300米,长2至3公里的区域。因此,如果支队的飞机可带炸弹2、4、6或8吨,则支队可覆盖宽200至300米,长3、6、9或12公里的区域。

  这种投弹方法有助于布成一道道烟幕,因此要供给飞机烟幕弹。烟幕被认为可用于使高射炮连迷盲。投放时一半是烟幕弹,一半是毒气弹,当然要考虑到风向。

  在战争爆发时,所有的民航飞机必须交给独立空军掌握。这既包括物资,也包括人员。许多民航公司使用的全部飞机在制造时都曾考虑到它们最终要用于战争。对每一种不同的机型,都储备了合适的军械,一旦下令动员,马上可以装上去。他们的飞行人员也立即军事化,成为这些飞机的作战机组、中队长和支队长。通过周期地召集与独立空军的支队一起执行任务,全体人员都受到了作战训练。当然,民航飞机转变为军用机,总不如专门为作战而制造的飞机那样有效,但是民航飞机可指望用于进行次等重要的作战行动。

上一篇:第四章 物质准备——法国和比利时

下一篇:第六章 同盟国的作战计划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恶政是一面筛子 - 来自《潜规则》

一   东汉中平二年(185年)二月的一天,皇都洛阳的南宫起火。这场大火烧了半个月,烧掉了灵台、乐成等四座宫殿。古诗十九首中描写洛阳的皇宫说:“两宫遥相望,双阕百余尺。”两宫相距七里而可以遥遥相望,门前的两座望楼竟有百尺之高,由此可以推想皇宫的规模和巨额耗资。皇宫的这场大火搅乱了帝国的财政预算。皇上要给自己家盖新房,这笔额外开支从哪里出?   这时,太监张让和赵忠给28岁的汉灵帝出了一个主意。他们建议皇上发出命令,大小田每亩要交十钱。此外,各级官员升官上任,也要先交一笔钱,用于修建宫室。汉灵帝欣然采纳了这二位太……去看看 

第七章 烽尖阴谋 - 来自《铁血卫队》

●他的“各个击破”策略的故伎重演●秘密警察的“罐头货”●希特勒命令停止一切活动第一节为德国争夺“生存空间”1939 年8 月中旬,英国和法国同苏联在莫斯科谈判,双方陷于停顿状态。当英法军事代表团乘船于8 月11 日抵达苏联首都后,他们不与苏联代表讨论在什么地方,以何种方式,用什么武力来对付纳粹侵略,他们避而不谈缔结军事条约的实质问题,只就抽象的无关紧要的所谓“原则问题”消磨时间。苏联代表伏罗希洛夫说,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作抽象的宣言,而是要制定一项全面的军事条约。”这位苏联元帅提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有没……去看看 

1 赫鲁晓夫冲击波 - 来自《九死一生》

1956年3月,新华社国内工作会议,就在那灰色的大食堂里举行。人们把一张张方形饭桌拼接成长条桌,较短的一条横在一排卖饭的窗口前,作为主席台;三条长的摆成“川”字形,成直角地直对着主席台。所有的长桌上,都铺着洁白的台布,上面搁着花瓶、烟灰缸和放置香烟的小碟,外加带盖的白瓷茶杯和热水瓶。简朴而清雅的布局,配之以大家无拘无束的发言,整个会场的气氛是融洽和谐的。突然有一天,人们吃罢早点走进会场时,感到会场内的气氛似乎变得严肃起来。国内新闻编辑部秘书兼做大会秘书的江涛,拿着一本小册子向与会者晃了晃说:“苏共二十大一结束,……去看看 

附录 衡山调查记事(节选二) - 来自《岳村政治》

5.3 3月11日早上8时30分,同徐勇教授、徐增阳和任江华向白果镇进发。早春之雨和着晨风有一股寒意。为安全计,用了2个多小时才走完32公里,快11时才到白果镇镇政府。由于是星期六,诺大的镇政府空无一人。四处寻找,也不见相约在此等候的李副镇长。可到白果街上李家一问,才知李在镇"第一国策楼"(计划生育楼)迎接从县城来的计生协会干部,只得返回相见。根据徐勇教授的意见,决定与李副镇长一同先到绍庄村。在车上,李说,本来镇计生办已有工作人员7人,现在县里又派了1名,但县里面只发两个人的基本工资,其他的都需要由镇里解决。现在镇财政又这……去看看 

第二章 至善论的政治哲学:自由之浮现 - 来自《道德理想国的覆灭》

那些想把政治与道德分开论述的人,于两者中的任何一种都将一无所获①——卢梭 当马克思说:“卢梭等人已经用人的眼光来观察国家了……”,马克思确实言犹未尽。卢梭的眼光,是含有道德救赎的眼光;卢梭的国家,是具有至善目标的道德共同体;卢梭的人,一半是人,一半是神。在这一章里,我们将不断回忆起卢梭的前述论点,逐渐释读出其中蕴含的政治学含义。当卢梭用此岸政治手段追求彼岸道德理想——“什么样的政府性质能造成最有道德、最开明、最聪慧、总之是最好的人民”,他就跨过了宗教与政治的界限,从宗教救赎论中牵引出一个政治至善论(PolitiealperRfectibilism),开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