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空权

第八章 6月16日之战

本章总计 32430

  要想把历史上称为6月16日之战的可怕的冲突给予简要而准确的描述是一件困难的工作,但我打算根据最近发表的官方文件和这一巨大的悲剧的目击者和参与者的个人证词来做这件工作。

  在前几页中我已简要地描述了6月15日傍晚和第二天的双方态势;现在,为了说明事实真相,我将按准确的时间和空间来详细地叙述这些事件。

  恰当地讲,战役是在早晨6点至6点1刻之间开始的,当时双方的第一批航空兵部队开始接触。可是在那时之前,已经有过一些作战行动,虽然这些行动也是这次战役的一部分,但不影响战役的结局。法国独立空军的4个夜间轰炸旅所采取的行动就是一个例子。这些旅根据命令在清晨三点至三点半之间越过卢森堡和莱茵河之间的法比边界去轰炸科隆、波恩、科布伦次、宾根、沃尔姆斯、曼海姆及施佩耶尔的目标。这些轰炸的目的是摧毁莱茵河上的普通桥和铁路桥。

  这些法国的夜间轰炸旅当时只是他们战时编制兵力的半数(常备中队已经齐装满员,但孪生中队还没有动员),即每旅6个中队(总共36架飞机)。轰炸以团(3个中队)进行,未遇敌人抵抗,至少从表面来判断,敌人已把防空仅限于对所有灯光实施灯火管制。法官使用了500和1000公斤的爆破弹,造成了广泛的破坏,尤其是对科隆和科布伦次的桥梁。

  同日早晨6时至6时半之间这4个旅完整无损地降落在作战基地上。

  德国政府于早晨6时向世界各电台广播了它的第一号战报,值得一录。

  柏林,6月16日6时。

  今晨4时至5时之间,法国空军飞越莱茵地区后,向科隆、波恩、科布伦次、宾根、美因兹、沃尔姆斯、曼海姆和施佩耶尔等市投下了数百吨爆破弹、燃烧弹和毒气弹。人员及建筑物被损坏者不计其数,成千居民,老人、妇女和儿童被杀害和濒临死亡。

  德国政府已命令其独立空军进行报复。

  这一公报大大地夸大了法国轰炸的效果。如果居民遭受损失,数量也不大,法国也没有使用毒气弹。

  但是德国政府却利用这些轰炸在世界舆论面前,控告同盟国,说他们已开始无限制地使用航空化学兵,其目的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这一方面使用它是正当的,因为它早就决定要这么做。

  这一公报登在全世界所有报纸的号外上,造成十分深刻的印象,同盟国政府发出的否认也不能消除这个印象,因为在同盟国的否认里,他们只能试图解释和辩护说他们采取行动的方法是正确的,甚至到以后德国独立空军发动可怕的航空化学进攻,这一印象仍旧存留在人们心中。在许多人心目中,仍旧相信是同盟国首先破坏了国际公约,而德国只不过行使了正当的报复权。

6点钟时的态势

  由于双方的部署,6点钟时的态势如下:

  同盟国:

  1.比利时驱逐旅第一团(6个中队,36架飞机)正在科隆-科布伦次上空巡航,正面约80公里,高度约5000米。

  2.法国第二及第四驱逐旅(4个团,24个中队,144架飞机)正在巡航,第一个旅在科布伦次——美因茨上空,第二个旅在美因兹——阿沙芬堡上空,每个旅的正面超过100公里,高度约5000米。

  (为要描述空中位置,我们总是不得不参照地面上某些固定点。读者必须在自己心中作必要的参照。考虑到空中的特殊性,空中位置只能是某一时刻对照地面固定点的位置,因此必须要取地面参照物,不是为了别的,而仅仅是作为一般的标志。例如,当我们说某某空军部队在某时某刻在科布伦次——美因兹前线的5000米高度上,我们不是说时这支部队真的在那个地方,所属各部展开,排列在科布伦次和美因兹之间的垂直面上5000米高度处,我们只是指该部队所属各部在那个时刻位在科伦布次垂线至美因茨垂线之间直线的外侧或内侧10公里左右的约5000米高度上)。

  德国:

  1.第一2000马力大队(第一纵队)的4个支队已到达帕德博恩上空,并正向科隆飞行,这4个支队(40架2000马力的飞机)将在上午6:30与比利时驱逐旅第一团接触。

  2.第二2000马力大队(第二纵队)的4个支队已到达格廷根上空,并正向霍内夫(莱茵河畔)飞行,这4个支队(40架2000马力的飞机)将与比利时驱逐旅第一团接触。

  3.第三2000马力大队(第三纵队)的4个支队已到达吉森上空,并正向圣戈阿尔(莱茵河畔)飞行,第四2000马力大队(第四纵队)的4个支队已到达哈南上空,并正向美因茨飞行,这8个支队将很快与法国第二驱逐旅接触。

  4.第五2000马力大队(第五纵队)的2个支队已到达阿沙芬堡。第六2000马力大队(第六纵队)的2个支队已到达维尔次堡上空。

  这4个支队(40架2000马力的飞机)已经与法国第六驱逐旅的某些分队接触。

  5.第七2000马力大队(第七纵队)的2个支队已到达安斯巴赫上空,正向斯特拉斯堡飞行。

  6.第八2000马力大队(第八纵队)的2个支队已到达乌耳姆上空,正向布雷沙赫飞行。

  到当时为止,这最后两个纵队道路畅通无阻,未遇抵抗。

  在6点钟时,第五、第六纵队的领队与法国第四驱逐旅的某些分队间的战斗开始。在6时至6:30间逐步发展,并一直向北方推进,直到6:30左右,战斗继续在从科隆经科布伦次、克罗伊茨纳赫、路德维希到海得尔堡前线的上空进行。

  在科隆和霍内夫上空,比利时驱逐旅的第一团攻击第一和第二突击纵队组成的第一攻击波的8个2000马力的支队。有6个驱逐机中队(36架飞机)与8个战斗轰炸支队(80架2000马力的飞机)战斗。在科布伦次及克罗伊茨纳赫上空,法国第二驱逐旅攻击第一和第二突击纵队组成的第一攻击波的8个2000马力的支队。有12个驱逐机中队(72架飞机)对4个战斗轰炸支队(40架2000马力的飞机)。

  从法国和德国公布的许多参加过那个悲剧的6月16日战斗的军官们写的回忆录和文史资料中,我们可以对发生过的事情有一个十分准确的观念。

  在巡航中的或被派往对付敌空中集团的同盟国驱逐机,一看到敌机就企图占据攻击有利位置。但是德国的支队不管看到敌机与否都保持队形不变,继续沿原航线前进。这就使得速度较高和机动性较好的驱逐机部队很容易选择攻击的方向,因为敌机的编队并不打算避开这种攻击,也不采取任何机动飞行以改变其位置。由于驱遂机部队必须攻击密集编队,故他们试图爬到编队的上方,并用所有的飞机来包围这一编队,使其四面受敌而分散火力。

  驱逐机以中队或大队(2个中队)来活动,并在开始攻击之前一直保持这样的队形。所有中队都分成两半个中队(每半个中队3架飞机),每半个中队通常从一个攻击方向作战。对大队来讲是四个攻击方向,对中队来讲是两个攻击方向,都必须协调一致对故实施向心攻击。在平时训练中就十分注意这种机动动作,到实践时证明它很有效,事实上同盟国空军每次使用这种方法都取得良好的结果。

  德国的支队相信上级的指示,保持密集队形,不管什么样的部队来攻击他们,也不管攻击来自何方,决不偏离预定的航线。

  该日每一支队加强到10架飞机,而不是战时编制所规定的9架,因为它把备分飞机也包括进去了。现在,当一个支队同时受一个大队的12架驱逐机的攻击时(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支队的火力一般要超过驱逐机的正面火力。当支队只遭到单独一个中队的攻击时,或者更少一些,只遭到半个中队的攻击时,攻击者的不利条件大大增加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轰炸机编队可以将其火力集中在少数几个方向上。在德国的这种大型飞机上军械的位置设计得很精心,它很容易操纵,不受风的影响,而且配备了经过尤分训练的人员。何况由于编队在经受攻击时并不要求作任何机动飞行,飞机的作用对射击目的来说简直就像稳定的平台。一个单独的飞行员去攻击一个支队,那怕是一个已经损失掉三分之一到一半实力的支队,他也是一个十足的傻瓜,可是还有几名同盟国飞行员尝试这种英勇的业绩。

  一支驱逐机部队不管是大队还是中队,在经过一次进攻之后,不管进攻效果如何,它都会发现自己被打散了,它的飞机向各个方向分散,没有希望能迅速重新集合编队对同一支队或其它支队进行另一次攻击。而在另一方面,经受攻击的支队,尽管受到损失,仍能继续保持其航线,保持好队形,或者是原来大小,或者是减小的编队,视遭到损失而定。因此,除非允许敌人不受干扰地继续前进,否则每一架驱逐机都不得不单独进行攻击。大多数的同盟国驱逐机,它们不能容忍敌机不遇抵抗地继续前进,在集体攻击结束后,将单独地保持攻击和再攻击。这些英勇的行动,特别是在6月16日的战斗中,对德国的战斗轰炸支队只造成轻度的损失,大部分的损失大概属于同盟国的驱逐机部队。

  德国的支队在飞往目的地途中,不管损失如何都保持其队形不变,他们所表现的这种明显的,毫不动摇的做法,使得习惯于作机动的同盟国飞行员大惑不解,但是这种毫不动摇形成了支队本身的巨大力量,这一点,全体人员都是深信不疑的。

  支队的各机组从离开机场的时候起就知道,万一与敌人接触,除了接受战斗外别无他法。因此,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是在最有利的条件去面对战斗,这就是保持密集队形,使得编队中的所有飞机之间能互相支援,使他们能易于发现敌机,并准确无误地向敌机射击。因此在机上没有什么事情会使他执行任务时分心,他们的任务就是向周围观察,最有利地使用他们的武器。飞行员的任务就是保持队形,并按预定路线飞行;其余的机组成员只有一个思想,就是尽快发现最危险之敌并给予打击。队形的安排应能使视界划分为若干扇区(只要每一扇区内有飞机),这样区分射击任务就能使支队即使在作战实力下降之时仍成为一个有力的作战工具。

  即使双方有无数的部队发生交战,这种战斗仍是由驱逐机部队对战斗轰炸机部队进行的一系列的攻击,正因为德国的支队不可能把飞机沿正面成一线配置,所以同盟国的驱逐机部队不可能同时进行攻击。于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在某些区域支队连续被两个、三个、甚至四个驱逐机大队或中队攻击,而在另外一个区域内,只有单架飞机在攻击,还有一些区域内,支队根本未遇到敌人。

  空战经常呈现混战局而,驱逐机部队或单机不时地向专心于只可能长时间继续前进的支队冲击,周围到处有战斗轰炸机和驱逐机坠毁或试图降落。战斗的强度一点点地减弱,到驱逐机部队被歼灭时战斗就结束;少数幸存的驱逐机弹尽油绝(尤其是防空驱逐机),将试图着陆以便重新装弹加油,而实力有所减弱的支队则仍继续向目的地前进。

  我们已经知道.大约上午6:30,在科降和霍内夫上空,率领第一和第二突击纵队的8个2000马力的支队与比利时驱逐旅第一团发生首次战斗。

  更准确地说,这场6个驱逐机中队和8个支队间的战斗是发生在科隆、霍内夫、欧本和圣维特的上空。比利时的各中队表现出非凡的勇敢,不顾它们数量上的巨大劣势(36架对80架),反复进行攻击,到7点钟左右,幸存的驱逐机(只有参加攻击的四分之一)弹药耗尽,被迫降落,而2000马力的支队在损失掉12架飞机之后,正在维尔维埃和圣维特上空约6000米高度上飞行。

  大约6:30,位在比利时边境上的观察哨报告比利时防空司令部,有一支庞大的德国空军集群正越过边界前进,比利时驱逐旅的第一团已被迫脱离战斗。比利时防空司令部已经从别的来源得知越过边界的敌机的规模大小,于7:15左右命令比利的驱逐旅第二团及布鲁塞尔、那慕尔和列日的航空要塞(12个防空驱逐机中队)上攻击已经入侵比利时的敌人。

  这些部队在7:30至8点之间开始起飞。

  7:30时,第一和第二纵队第一波的8个战斗轰炸支队正在高射炮连射程之外的很高高度上飞临布鲁塞尔,前往里尔和瓦朗西安,有一些比利时驱逐机打算赶上它们。

  但就在7:30左右,比利时防空司令部接到边境上观察哨的通报,另外有一个庞大的德国空军集群正越过欧本与圣维特间的边界。那是德国第一和第二纵队第二波的8个战斗轰炸支队。

  比利时防空司令部勉强来得及改变给驱逐机部队的命令,把其中半数(6个防空驱逐机中队)去对付第二波。第一波的8个支队(它们在前面的战斗中已经遭到某些损失)在里尔和瓦朗西安上空被8点左右出发的第一批驱逐部队赶上,几乎同时,第二波的8个支队在布鲁塞尔和那慕尔上空与另外6个防空驱逐机中队遭遇。与此同时,边境的观察哨正发出通报,还有一个德国空军集群正在越过边界。它们是第一和第二纵队第三波的4个战斗轰炸支队。

  比利时防空司令部现在只剩下5个军属驱逐机中队,但它没有想到要谨慎地使用这些剩下的配属航空兵部队。法国防空司令部在第一波战斗轰炸机支队8点钟时在里尔和瓦朗西安越过法比边界时已经知道了比利时上空发生的事情。它命令配属航空兵第一驱逐旅(属北方集团军群)及亚眠、圣康坦和拉昂诸航空要塞的飞机起飞迎击敌机。共有12个驱逐机中队和18个防空驱逐机中队,总数30个中队,180架飞机。当这些部队在8:30起飞去抗击第一波的战斗轰炸支队时,这些支队已经从后面受到比利时驱逐旅第二团(6个中队)和6个比利时防空驱逐机中队,一共12个中队72架飞机的攻击。

  在阿腊斯、康布雷、亚眠和珀雷内的上空,在8点至9点之间,接着发生一场第一波8个战斗轰炸支队(已因损失而削弱)与42个法国和比利时驱逐机中队之间的可怕的混战。有252架驱逐机与大约70架战斗轰炸机战斗。这8个战斗轰炸支队确实被歼灭,没有一架飞机生存下来。但同盟国为这场胜利付出150架飞机的代价。

  也是在8点至9点之间,第二波8个支队与6个比利时防空驱逐机中队之间在布鲁塞尔、那慕尔、沙勒罗瓦和勒内克斯上空开始战斗。有80架战斗轰炸机对36架驱逐机。大约9点钟,第二波的8个支队在损失了12架飞机并消灭掉30架敌机之后,到达阿腊斯和康布雷上空,在那里它们又遭到已经消灭掉第一波8个支队的同盟国驱逐机部队的攻击。这些同盟国部队(约80架飞机)在经过上一次战斗后正处在混乱之中。尽管如此,他们英勇地攻击,不过是单机作战。大约9:30,第二波的8个支队在减少到一半多一点实力之后到达亚眠和阿布维尔上空,幸存下来的同盟国驱逐机正在着陆,准备重新加油和再次组织战斗。

  9点钟时,法国防空指挥部接到通知,已经在鲁贝和里尔上空看到另一支德国空军集群,并正在轰炸鲁贝。它们是第三波的4个战斗轰炸支队,越过比利时时几乎未遭抵抗。这4个支队中的一个在鲁贝投下了10吨炸弹。

  法国防空指挥部命令配属航空兵第一驱逐团(属第一集团军)去攻击。配属航空兵第一团于9:30起飞,飞向里尔。但是它在空中游弋了很长时间却未能与敌机接触,因此在12点至12:30之间返回原机场。

  10点钟时第二波的8个战斗轰炸支队出现在鲁昂上空。第三波的4个支队出现在阿布维尔上空,它们对这个中心投下l0吨炸弹。

  几乎与此同时,法国防空指挥部向鲁昂方向派出了配属航空兵第一驱逐团(属第二集团军)。

  我们已经描述了从6点到10点在比利时和法国北部天空中发生的事件,这些事件突出地存在于6月16日之战的总情况之中。在这一个分战区中,20个战斗轰炸支队(200架2000马力的飞机)与24个驱逐机中队和30个防空驱逐机中队的一共324架飞机发生交战。

  到10点钟时的态势如下:

  德国方面:

  第一和第二纵队的第一波(8个支队,80架飞机)已经完全被歼灭。

  第二波(8个支队)已损失掉约一半实力,正在鲁昂上空飞行。

  第三波(4个支队,40架飞机)几乎原封不动,正在阿布维尔上空飞行,并轰炸了鲁贝和阿布维尔。

  总的说来,第一和第二突击纵队已损失掉将近一半实力,即100架2000马力的飞机。

  同盟国方面:

  比利时驱逐旅和布鲁塞尔、那慕尔、列日三个航空要塞的飞机,共12个驱逐机中队,12个防空驱逐机中队,一共144架飞机,大约还剩下40架。

  比利时军属配属航空兵的即将动员其孪生中队的5个驱逐机大队,全部完整无缺。配属航空兵第一驱逐旅(属北方集团军群)的72架飞机约剩30架。亚眠、圣康坦和拉昂航空要塞的18个中队,108架防空驱逐机已损失掉将近一半的实力。两个配属航空兵驱逐团(属第一和第二集团军)正在搜索敌人。现存的兵力还有军属驱逐机大队,它们正在动员其孪生中队。

  总的说来,同盟国已损失掉200多架飞机。

  大约在上午6:30,在科布伦次、克罗伊茨纳赫、凯泽兰泰恩、施佩耶尔和海得尔堡上空,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突击纵队的先头部队(12个2000马力的支队)与法国独立空军的第二、第六驱逐旅发生战斗。交战在莱茵河区域上空进行,144架驱逐机对120架2000马力的战斗轰炸机。

  7点钟时,第一波的12个支队在剩下三分之二实力后,越过梅齐希和贝格察贝恩之间的边界,向西南方向飞行,后面有将近50架驱逐机追击,这些驱逐机在采取勇敢的,但少有成效的单机行动中弹药耗尽,以后不得不降落。

  也在7点钟时,4个战斗轰炸支队(40架2000马力的战斗轰炸机)越过斯特拉斯堡和布雷沙赫之间的边界,向西南方向飞行。

  当时,法国防空指挥部命令: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