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6月17日的作战

 《制空权》

  17日晨1时,科隆、美因兹、科布伦次和法兰克福诸城市遭到法国独立空军四个夜间轰炸旅的轰炸。在16日那天,这四个旅已经完成动员,达到正常的战时编制(每旅12个中队,72架飞机),所以每个旅对四城市中之一进行轰炸,大约投下100吨爆炸弹、燃烧弹和毒气弹。破坏甚为严重,到处发生大火,而且由于毒气蔓延,妨碍了援救工作,四座城市几乎完全被毁。

  6时左右,德国指挥部发出如下公报:

  夜里1时至2时,同盟国飞机轰炸了科隆、科布伦次、美田兹和法兰克福。

  因此,今天下午4时至5时德国独立空军将完全摧毁那慕尔、苏瓦松、夏龙、特鲁瓦四城,现警告该地居民撤离上述城市。如果别的德国城市遭到同盟国任何程度的轰炸,将命令我独立空军彻底摧毁巴黎和布鲁塞尔。

  在7点钟时德国独立空军的第一波已越过边界,有250架大型战斗轰炸机(准确地说是288架,其中72架2000马力,216架3000马力),对付这些飞机的是同盟国在夜间重新组建的少数幸存的驱逐机部队。少量德国飞机在他们攻击下被击落,但纵队的任务却完成了。事实上在8点钟时,有150多个铁路和公路交通中心每个都被投掷20吨炸弹。

  从早晨6时起,德国独立空军战斗巡逻机中队就已在那慕尔、苏瓦松、夏龙和特鲁瓦四城市的上空飞行,散发恫吓性的德国公报的传单。还有好几千份这种传单已撒到巴黎、布鲁塞尔和同盟国的其它几个城市。

  早晨六时开始到达的给同盟国政府的新闻报告,一眼就看出是最不祥的。这些报告使同盟国政府确信他们的确不能阻止和抗击敌人的空中行动,这种行动显然是按照一个很快就可看清楚的预定计划来发展的。

  毫无疑问,敌人的目的是使同盟国军队的动员和集中变得非常困难。事实上公路和铁路交通中断已经十分频繁,而且范围很大,在很多地点使铁路交通停止或严重阻滞。

  各处的军政当局已开始迫切要求防空兵器。有一百多个铁路和公路主要干线通过的重要城市都在熊熊烈火之中,并且被毒气的烟云闷得透不过气来,有时毒气随风带走,在整个农村里散布死亡和恐惧。

  很多支军队特遣队被迫停下来,他们发现自己不能再前进去给被空袭的城市以帮助。他们被轰炸的可怖效果所震憾,目睹敌机在自己天空中自由地不受抵抗地飞翔,他们虽然诅咒敌人的野蛮行径,但却禁不住怨恨自己的航空当局不能提供足够的防卫手段来对付这样的不测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同盟国当局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德国公报中所包含的威胁,产生了导致军政当局观点严重分歧的问题。

  军方的观点是,从受威胁的城市中撤出居民无异是公开承认己方空军的无能,因而断然反对这样做。但当问他们是否能保证对上述这些城市提供充分的防护时,他们却被迫承认做不到。那么谁将承担不下令从无力防卫的城市中撤出的责任呢?他们的空军是软弱无力的这一现实——可怕的现实是必须正视和承认的。这仅仅才是战争的第二天,在第一天中,敌战斗轰炸机的巨大集团已经毫无阻挡地飞到巴黎和布鲁塞尔上空,并对许多中心,那怕这离边境最远的地方投下数百吨炸弹。现在是蒙受不得不屈眼于敌人最后通谍的耻辱,明天,非常可能,如果敌人愿意的话,巴黎和布鲁塞尔也不得不撤退!最终结果将是如何?为什么花了好大代价建立起来的航空兵部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就土崩瓦解了呢?是谁的过错?讨论时间很长,很痛苦,有时简直是悲剧式的,但到最后,大约10点钟时,终于发出了从受威胁的城市撤退的命令。

  这道命令造成的震惊是不能在主要城市中隐瞒得住的,它正像预期的那样,震惊是十分巨大的;同盟国肯定感到自己已在空中被战败了,他们绝望地受敌人摆布。在受威胁的城市里,读了敌飞行员投下的传单,当然引起了不少骚动,撤退的命令造成了某种混乱和痛苦。但是多数居民平静地执行命令,在这些城市的周围剩下的同盟国航空兵部队正匆忙地进行集结。

  给德国独立空军下达的进行讨伐的作战命令像以前的命令那样详细地规定了兵力分配,仅是任务不同,其分配如下:

  1.第一和第二纵队——摧毁那慕尔。

  2.第三和第四纵队——摧毁苏瓦松。

  3.第五和第六纵队——摧毁夏龙。

  4.第七和第八纵队——摧毁特鲁瓦。

  给独立空军4个小时加油和重新挂弹。每架2000、3000和6000马力的飞机规定载弹量分别为2、3、6吨。总计要摧毁的每座城市用500吨炸弹。

  根据《独立空军士兵须知》以整个摧毁为目的的轰炸必须在可能做到的最高高度上进行。各支队必须从不同方向进入目标,轰炸区的面积要大于目标本身。由于化学炸弹(燃烧弹或毒气弹)的威力,对一个一般大小的城市投掷一万个50公斤的炸弹(总计500吨),毫无疑问可以彻底将其摧毁。

  从机场出发的时间要保证每个纵队的先头波有足够的时间能在下午4时到达目标。

  我们不必在这一事件的细节上下功夫了,这一事件已被目击者在著作中充分地描述过了,其中有一些著作由于生动和善于描写而出了名。只要谈一点就足够了,这就是,在下午4点至5点之间,不管同盟国现有的少数驱逐机表现如何英勇,这四座城市已成为无法接近的一片火海,它们在就在那些已在附近农村找到庇护所的原城市居民的目睹下烧得精光。

  德国下午9时发出的公报如下:

  今晨6时至8时之间,我独立空军开始执行切断敌军作战区内公路和铁路交通的任务,对这类公路和铁路交通线沿线约150个中心投下3000多吨炸弹。

  当日下午4时至5时之间,我独立空军为保卫德国城市,曾被迫摧毁那慕尔、苏瓦松、夏龙和特鲁瓦四座城市,其中居民已按照我之警告由同盟国政府疏散。

  明天独立空军将再继续其井井有条的行动,即阻止同盟国军队的集结……。

  从此时起,19XX年战争的历史就没有多少值得再写的了。上一页回目录下一页谭迎九制作

上一篇:第八章 6月16日之战

下一篇:朱里奥·杜黑小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三章 机器和大工业(中)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4.工厂   我们在本章的开头考察了工厂的躯体,即有组织的机器体系。 后来我们看到,机器怎样通过占有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增加资本 剥削的人身材料,机器怎样通过无限度地延长工作日侵吞工人的 全部生活时间,最后,机器的发展虽然使人们能在越来越短的时 间内提供惊人地增长的产品,但又怎样作为系统的手段,用来在 每一时刻内榨取更多的劳动或不断地加强对劳动力的剥削。现在 我们转过来考察工厂的整体,而且考察的是它的最发达的形式。   尤尔博士,这位自动工厂的品得,一方面把工厂描写成 “各种工人即成年工人和未成年工人的协作,这……去看看 

第八编 基督宗教的基础 - 来自《思想录》

602—17(556)618—659  ……他们亵渎他们茫无所知的东西。基督宗教就在于两点;认识这两点对人类是同等地重要,不认识这两点又是同等地危险;而上帝则同等仁慈地给出了这两者的标志。  可是他们却借题得出结论说,根据使他们应该结论出其中之一的东西,这两者的另一就并不存在的。宣称只有一个上帝的智者们曾经遭受迫害,犹太人遭到仇恨,基督徒则更譬如此。他们依据自然的光明看出了,假如大地上有一种真正的宗教的话,那末万物的行动就应该趋向它作为自己的中心。  万物的一切行动都应该以宗教的建立与伟大为其目的。  人在自己……去看看 

个案分析 卷首 - 来自《个案分析》

我不仅喜欢艺术家,也喜欢警察。我总觉得,这两种人里少了一种,艺术就会不存在了。——王小波:《二O一五》  1、楔子  很显然,王小波是艺术家,我是警察。   王小波喜欢我--我知道,因为我是警察;我喜欢王小波--他不知道,因为他是艺术家--尽管经受着警察的盘问,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警察,内心里头尽管很有可能像王小波所常常形容的那样双方都兴高采烈,但据我所知,艺术家一般还是不会太喜欢警察;另外,王小波还是已故艺术家,每每想起这后一层,就会让我感到沮丧无比。   我喜欢艺术家,有年头了。   很小的时候,我是个充满幻想的男孩儿。很多时候,……去看看 

第17章 庞巴维克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在讨论维塞尔时,庞巴维克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对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的说明。庞巴维克同边际效用的联系屈居维塞尔之后,只是因为他不如维塞尔那样地专注于边际效用问题的研究。但利用了边际效用思想,即使在他致力于他所偏爱的资本与利息的课题时,他也大量地利用了边际效用思想。   庞巴维克和维塞尔同步而行30年。他们是中学和维也纳大学的同窗,同在1872年发现门格尔的《原理》,此后一同担任奥地利的公职,又一同赴德国,在海德堡、耶纳和莱比锡学习2年,然后一块回到奥地利担任公职。对我们来说,最值得注意的差别是,维塞尔为克……去看看 

2001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2001年3月5日在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朱镕基各位代表:  从今年开始,我国将实施新世纪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国共产党十五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提出了未来五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奋斗目标、指导方针和主要任务。根据《建议》的精神,国务院认真听取各方面意见,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报告,请各位代表连同《纲要(草案)》一并审议,并请全国政协各位委员提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