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空权

朱里奥·杜黑小传

本章总计 13070

  意大利将军朱里奥·杜黑,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颇有影响的一位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在世界空军学术思想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最先系统地阐述了建设空军和使用空军的思想,创立了制空权理论,因此,被称为“战略空军之父”。

  1869年5月30日,杜黑出生于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以北23公里处一个名叫卡塞塔的小镇。他出身于军人世家,家中几代都为萨伏依王室服务。由于受家庭熏陶,杜黑自幼立志继承父业,从军习武。他先是进入都灵军事工程学校学习,由于学习刻苦,成绩优异,1888年毕业时,被直接授予炮兵中尉军衔,时年19岁。后来,杜黑又进入陆军大学学习,研究有关现代战争的战略战术以及战争中的后勤问题。毕业后,他被派到陆军许多岗位上工作。无论在哪里,他都致力于科学技术与军事应用相结合。深厚的科技知识和军事知识功底,使他工作成绩十分突出,很快就晋升为上尉,并调到陆军参谋部工作。20世纪初,他受命参加研究意大利军队的机械化问题,预见到飞机在军事上将有重大的作用,从此走上了一条探索研究空军理论的坎坷人生之路。

  1903年12月17日,美国莱特兄弟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基蒂霍克首次驾驶一架有动力的飞机升空成功。这一成就达到了人类几个世纪以来征服天空的高峰。飞机的前身是气球和飞艇。飞机同气球和飞艇相比,具有操纵方便、速度快、机动性好等优点,因此,欧洲各国都迅速加强对飞机的研究,竞相提高飞机性能。但是各国军事当局,在一战前,尤其是1911-1912年的意土战争前,并没有看到飞机的军事用途及其发展前景,认为飞机的高速度是不适于投掷爆炸物的。当时,意大利航空界对飞机也知之甚少,他们仅对轻于空气的航空器感兴趣。意大利自19世纪末开始的航空活动只限于气球飞行和对飞艇的试验。由于当时没有独立空军,初期的航空活动都是在意大利陆军部的领导下进行的,由陆军内一个专门从事技术工作的特种大队负责,负责人是毛里齐奥·莫里斯少校。1900年,为了加强对航空事业的领导,在特种大队内设置了一个航空科,专门负责陆军的航空事务。对飞艇的浓厚兴趣使意大利军界许多人对飞机这种新的航空器抱有偏见。负责航空事务的莫里斯少校也认为飞机不适用于军事,并决定将航空科的全部经费都用于轻于空气的航空器的试验工作。他在意大利航空界的权威和声望使他赢得了很多人的支持。

  尽管如此,杜黑等有识之士则早已预见到飞机在军事上将大有作为。虽然他明白自己的看法与上司莫里斯少校的看法对立,但并未因此退却,而是利用一切机会公开宣传自己的理论主张。1910年,罗马《准备》报刊登了杜黑撰写的《航空问题》一文。杜黑在文中袒露了他在1909年就已形成的看法:“从现在开始,有必要熟悉关于空中作战的概念。所有航空兵部队必须按照现在支配陆、海军的类似观念加以组织,只是要考虑空中作战的特点。”从而预见了空军的诞生。同时,他也看到了空军的重要性,指出“陆军和海军不应把飞机看作是只能在特定环境中起某种作用的辅助力量,而更应把飞机看作是战争家族中第三位兄弟的诞生,它虽年轻但并非不重要。”他在这时就已指出未来的制空权同制海权一样重要,并进一步谈到空军军事学术问题,认为除了所有武器的技术问题以外,空中作战也要求解决空中力量训练、组织和使用问题,“要求建立军事学术的第三分支——空军战术”。由于杜黑等人的不懈宣传鼓动,1910年,意大利陆军部最终决定装备几架飞机,并在特种大队内组建一支只有十几架飞机的航空分队,由特种大队直接指挥。

  1912年,意大利陆军成立了航空督察处,处长就是已升为上校的莫里斯。督察处下属的工程兵特种营(即先前的特种大队)很快更名为航空营,成为意大利第一个军事航空营。维托里奥·科德罗中校任第一任航空营营长,杜黑成为他的得力助手。1912年的最后几个月中,经过大量细致的调查研究之后,杜黑向陆军部递交了一份关于航空兵的研究报告(通常称之为“杜黑报告”)。杜黑在这篇报告中详细论述了组建空军的必要性以及空军的组织结构、飞机和人员的数量等等。这篇报告中的几乎所有结论后来都为陆军部所接受,并成为意大利空军建设的基本框架。1912年底,杜黑取代科德罗成为意大利航空营的营长。1913年,身为航空营营长的杜黑为意大利制定了第一个“飞机作战使用概则”,断定航空兵将成为一个重要兵种。但这种看法遭到意大利军界的反对,陆军参谋部在审查这个“概则”时,将其中提到的“兵种”一词统统删去。对杜黑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他并未因此气馁,而是继续探索研究空军作战理论,并积极进行军事实践。

  1913年底,意大利著名的飞机设计师吉亚尼·卡普洛尼向杜黑建议研制一种三引擎的轰炸机。这项计划若能成功,将是航空史上的一项伟大事业。为此,杜黑热诚地鼓励卡普洛尼进行研究。1914年1月设计工作完成后,杜黑将设计方案及建议一同报给陆军部。陆军部却以意大利财政困难、技术力量不足及这种轰炸机军事价值不大为由予以拒绝。行为果敢的杜黑不顾陆军部的反对,亲自主持意大利第一架三引擎轰炸机的研制工作。1914年11月,试制成功后,他再次向陆军部申请建造这种轰炸机,遭到严辞拒绝。

  但他依然坚信这种飞机将对战争产生重大影响。他全力以赴,积极宣传自己的主张。国际上,自意土战争之后,各国纷纷购买飞机和雇佣飞行员。到一战爆发时,几乎所有大国在其武装力量编成中都有航空兵,飞机总数约有1000架。一战爆发后,军用飞机开始参战。起初,主要用于侦察、通信、校正炮兵射击和航空照相。1914年10月5日,法国飞行员用机枪击落一架德国侦察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空战开始了。到1914年末,人们已清楚地认识到空中优势给地面作战带来的影响,制空权思想开始萌芽。而在此时的意大利,大力宣传和强调飞机重要性的杜黑却由于一贯言词坦率、对传统保守思想的批评不讲情面,人际关系日趋紧张,而被迫于1915年初辞去军职。直到1915年5月意大利加入协约国一方参加了一战,杜黑才重返军队,并被提升为中校,任米兰师参谋长。此时,一战已进入僵持阶段,空中轰炸已初步显示出其威力,交战双方都努力改进技术装备,提高飞机作战性能。杜黑请求意大利军事当局批准制造卡普洛尼-300型重轰炸机。鉴于当时法国对此种轰炸机窥视已久,而且空战活动日益频繁,陆军部勉强同意生产。在杜黑的督促下,意大利终于在1915年8月制造出了40架卡普洛尼-300型重轰炸机。这是杜黑等飞机作战理论主张者对保守思想斗争的一次重大胜利。这次胜利促使杜黑开始孕育后来使他成为空军战略家的战略轰炸思想。

  但是,斗争远远没有结束。一战中,杜黑率部在意大利战线对奥地利作战。1916年,意大利对奥地利连续进行5次战役,但进展不大。为此,杜黑多次建议组织500架轰炸机的航空队参战,轰炸奥军后方以夺取胜利,但遭到最高军事当局的拒绝。杜黑对军事当局不能正确使用空中力量的做法日益不满,批评也越来越尖锐。最后,他向最高当局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严厉指责意大利陆军司令指挥无能,对战争毫无准备,致使意大利不能取胜。杜黑的严厉指责触怒了最高当局。1916年9月16日,他被解除职务并被送上军事法庭。10月14日-15日,军事法庭认定杜黑犯有泄露军事情报罪,判处他1年监禁,并罚款170里拉。

  提出一个新的思想、创立一个新的学说非常困难,而让人们普遍接受一种新思想、新学说就更加困难。然而,菲纳斯第尔监狱的高墙、铁门并没有使一心探求空中战略理论的杜黑向保守势力低头。他利用在狱中的时间,给政府和军队中的当权者写信,陈述自己对发展意大利航空兵的建议。同时,他深入思考了协约国的战略问题。1917年6月,杜黑提出了明确而完整的战略轰炸理论。他认为,敌人强有力的防御,已使运用协约国陆军进行突破的任何希望成为泡影。因此,他主张,最好的方法是夺取制空权,然后摧毁敌人生死攸关的部分,包括敌人的供给源和人民的抵抗意志;敌人会由于工业潜力被摧毁而屈膝投降。在获释的前几天,他给意大利内阁写了一封长信,建议组成一支统一的协约国航空兵部队去攻击敌人国土。从8月2日起,意大利陆军使用卡普洛尼式轰炸机对奥匈帝国进行了十几次空袭,相当成功。杜黑获悉此事,即刻写信给卡普洛尼,以示祝贺。

  10月15日,杜黑出狱,重返陆军部工作。不久,便发生了一件使他时来运转的大事。10月24日,德军6个师突破了意大利战场的卡波雷托防线。意军遭到意大利有史以来的大溃败,死伤约4万人,另有约60万人被俘或溃散。意大利政府十分震惊,因此对战败原因作了详细调查。结果表明,意大利陆军溃败的原因正是杜黑入狱之前一再批评的军事当局的指挥失误。

  1918年1月,杜黑受命出任意大利陆军航空署主任。最初,他十分高兴这个职位可以使他多为意大利航空事业做些事情。但不久,他便体会到军队中保守势力强大,对他坦率表达自己的见解及创立前所未有的空军战略学说有很大妨碍,于是,于6月4日离开了他曾想尽职终生的军队,成为一名普通老百姓。尽管如此,他创立新的军事学说——空军战略理论的初衷始终未改,为在意大利创建一支独立空军而奋斗的决心从未动摇过。1918年11月,一战结束。在一战期间,航空兵已从侦察工具和通信工具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兵种,形成了轰炸航空兵、歼击航空兵和侦察航空兵3种基本类型,能够执行各种不同的保障地面部队战斗行动的任务。飞机大量集中使用的原则已基本确立,并出现了坦克、炮兵、步兵和航空兵等诸多兵种协同作战的形式。1918年4月,已看到空军发展前景的英国当局确立了能统一组织指挥、能集中使用空中力量的有效体制,率先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支独立空军。这些实践经验证明,杜黑关于制空权理论和航空兵作用的看法是很有预见性的。不过,到一战为止,空军还没有成型的和成熟的理论,而战后空中力量自身的成长发展迫切呼唤着这种理论的诞生。

  1920年初,意大利军事法庭开庭审议杜黑的上诉,很快做出判决,完全免除杜黑先前的罪名,为其公开平反昭雪,肯定了他为国家利益牺牲个人利益的精神。此后,杜黑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总结一战的经验教训,创立空军战略理论的研究工作之中。1921年,在意大利陆军司令迪亚斯和陆海军部的支持下,他的第一部著作《制空权》一书正式出版发行,这标志着杜黑为之奋斗多年的空军战略理论终于创立了。杜黑很快就被重新邀请回到军队,并被授予少将军衔。

  1922年,杜黑参加了墨索里尼组织的“向罗马进军”的行动,成为参加此次行动的三将军之一。墨索里尼夺得政权后,邀请杜黑出任意大利航空部部长。由于不愿为政务缠身而妨碍自己自由发表见解,几个月后,杜黑退出军职,专事空军理论的研究,先后出版了《未来战争的可能面貌》、《扼要的重复》、《一九××年的战争》等有关空军建设和运用的论著,在与各种不同意见的争论中,不断发展和完善了他所创立的空军战略学说。

  1930年2月15日,空军理论巨匠、空军战略学说的创始人——杜黑因病在罗马悄然离开人世,享年6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