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三

 《面包与自由》

  (俄文本再版序)

  本书是为着法国的社会改造,在二十五年前写成的。当时一班参加第一国际和巴黎公社的革命者,失败以后亡命外国,他们目睹反动势力的胜利,甚至对社会主义的革命的可能性也怀疑起来。

  那时深信着社会革命的只有两派:一是布朗基派①,他们是中央集权与国家共产主义的信徒,其他是第一国际内的少数无政府主义者,他们坚决主张无国家与无政府的共产主义,(或者也称做集产主义。)其目的在废弃资本与国家,我想在本书中加以说明。

  ①AugusteBlanqui(1805—1881)的信从者,参看正文第52页注③。——译者

  当然,我也不想描写社会改造的正确图案。但是我以为必须把它的大概写出,使一般革命者对于社会革命时所发生的问题,能够预先考虑一下。

  本书中所解说的思想,在本书的西班牙文本出版以后,立刻引起劳动者的共鸣。“面包略取”(这是当时本书的名称)成了劳动者中间,尤其是无政府主义者中间的口号。而且有一部分国家,认为中央集权是绝大的罪恶,故组织自由公社实行社会革命的思想得到了多数人的同情。

  但是欧洲的反动却是有加无已,所以各国的社会民主党竟然告诉劳动者说,现在国家权力发展极高,所以革命已不可能,且“资本集中”尚未减少许多资本家,消灭小工业与小商业。自从这种学说得势以来,那种对社会革命时期将近的信仰,便渐渐地消灭了。甚至我们的同志中间也有人说,用不着讨论社会革命的形式,有的人还说:“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实现,也许要过二百年以后!”

  其实这五年的欧战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种思想的错误。一方协约国与德国等在大战中间,没有经过革命,便实行了国家社会主义。英国在战争的几年中,国家是面包、肉、糖与其他大小商业的供给者,它管理铁道与煤矿,又为经营粮食的主要人。在他方面法、意两国的都市自治团体,又开始自己制造与支配食物。

  所以欧洲社会在恐慌袭来时即实行共产主义与各取所需,本书中的这样的推测,竟然一一证实了。

  其他,劳动者的要求也被证实,这是工人自己管理工厂与制造所,并且参加生产的组织,这思想在战前认为空想的,现在已为英国所公认,即政府委员会也认为必须组织“劳工议会”,以便代表全体产业工人的利益。

  最后,俄国企图把一亿五千万人民的生活,改造成为共产主义的,已有两年多的时间了。这次试验中的最大错误,便是由国家的中央集权与官僚政治产生出来的,所以这种试验可以证明,必须使民众的生活条件,脱离资本主义的生产与消费,而过渡到社会的共产制。

  人类生活不因初次的失败而停顿,如今各国均沿着相同的方向走着改造的路,(有许多已在各国开始了。)所以每个社会主义者的责任,是为着人类与本人尽力,探求更好的社会的条件,达到非资本制度,而避免我们现在所受的痛苦,如破坏、悲惨、疾病、浪费与恶劣的投机本能的发展等等。

  1864年法、英劳动者所组织的第一国际,目的即在探求脱离资本主义的桎梏,而达到共产主义的条件。

  但是资产阶级与内部的纷争,使得这个国际崩坏了,后来组织的“第二国际”①已经不是劳动者的团体,却是社会民主党的机关,它的目的即是最初应该“夺取政权”,所以社会革命须得到政权的援助。至于我们提倡的自下而上的改造,不依赖中央政府,由人民自己建设,已经被人认为玄想了。

  ①通常把1879年巴黎会议的日期视作第二个国际劳工协会的开始。不过第二国际的中央机关却是在1800年成立的。这是温和的社会主义者的国际团体。书记部设在荷兰。——译者

  我们从未做过执政者,所以不想讨论这些争论未决的问题,只请大家注意下列一点。即是我们既然重视未来,想目睹真的社会革命的实现,须诚意地研究这种条件,使革命可以成功。科学供给我们的,是研究社会的现实力量与可能的改造。但是我们研究生活条件,并不得自书籍与小册子,却该实际地去体验,如到乡村,制造所、工厂、铁路与矿坑中去,我们应该知道旧社会的反抗力,明白了解它的坚固的性质,并且鼓动起新社会的创造力。

  本书中所指出的,是一种可能的改造的方向,而拉丁国家的协同的生产与消费,必可更广地应用,并有公社的联合来解决各省与全民族的问题。

  其他一种可能的倾向,也是无政府主义的,即我们的工团主义的同志布惹①在他的《我们怎样完成革命》②中所叙述的由职工组织的工团来完成改革,这是许多工团主义者的意见,我希望该书的俄文译本早日出版③。

  同时我希望蒲鲁东与他的美国的信从者倍拉米④的社会革命观,即在《平等》⑤一书中所叙述的,不久也能够译成俄文出版(还有格林⑥简略记述蒲鲁东的学说的一本书也好)。又因现在俄国盲目崇拜德国社会民主党,所以希望一般人注意英国的市自治的趋势与基尔特社会主义,⑦此外如拉丁国家的合作主义,即消费的社会化也须加以注意。

  ①EmilePouget(1860—1931)法国工团主义的斗士,革命的工团主义运动的指导者之一。——译者

  ②CommentnousferonslaRévolution,这是布惹与他的同志巴多(E.Pa-taud)合著的一部理想小说,卷首有克鲁泡特金在1911年2月27日写的序文。——译者

  ③俄文译本于1920年由彼得格勒与莫斯科两地的劳动之声社(GolosTruda)出版,并有克鲁泡特金在1920年4月写的新序。——译者

  ④EdwardBellamy(1850—1898),美国著作家。他的最出名的著作是一本叫做《回顾》(LookingBackward2000—1881)的描写理想社会的小说。——译者

  ⑤Equality是《回顾》的续篇,1897年6月出版。——译者

  ⑥我没有看见俄文本原序,贾维的旧译文作“基里渥姆”,我疑心这是指WilliamB.Greene(1819—1878)的小书MutualBanking(1850),格林是美国的社会改革家和著作家。NativeAmericanAnarchism的作者E.M.Schuster说,格林把蒲鲁东派的互依主义用它的最纯粹最有系统的形式表现出来了。——译者

  ⑦GuildSocialism是在英国流行过一时的一种社会主义,它的原则即是所谓“产业上的民主主义”。“基尔特”即中世纪的同业公会。不过基尔特社会主义者的基尔特却含有适应现代产业状况的新的全国组织(依着产业的各部门)的意思。生产事业由从事该项生产的劳动者管理。但“基尔特”是和国家(实行产业的民主主义的国家)并存而且合作的。——译者

  能够略略了解上述的问题,尚不足把土地、工业与商业等收为公有,因为现在生活须有绝大的变更,所以我们如果仍和从前一样,毫无生活上的知识,则一切新的尝试必将归于失败。

  大家一定明白,我重读本书时的感想,它将为建筑新社会的坚固房屋的许多基石之一,这所大厦的基础不是盲目服从政权,而是群众的自由合作。

  作者

  1919年6月于Dmitroff村

上一篇:自序二

下一篇:鲁多尔夫·洛克尔序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昔日的天下观 - 来自《统一与分裂》

引言:当地圆学说在晚清传播时,舆情大哗。不少饱学宿儒发出共同的责难:“要是地球真是圆的,生活在另一面的人难道都是倒立的吗?”   虽然把“中国”确定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名称是到19世纪后期才出现的事情,但中国统一的概念却已经存在了三千多年。甚至在中原的统一国家形成之前,政治家和学者已经纷纷推出了各自的统一蓝图。虽然当时还没有一个君主真正能够统治这片广袤的土地,但“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颂歌却在西周时就已经普遍流传,并且被视为真理而接受。   不过,这首颂歌的作者(或许不止一个……去看看 

现代化视野中的中国法治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二、20世纪中国的现代化和法治  20世纪的中国历史可以说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历史。然而,中国的现代化是作为近代世界性的现代化过程一个组成部分而发生的,37它也不是或至少不完全是这个社会自身的自然演化的结果,它不是而且也不可能是欧洲国家现代化过程在中国社会的一个重演。中国首先是被西方列强凭着它们的坚船利炮拉进了世界性的现代化进程;但是,现代化最终又成为中国面对西方列强殖民、扩张的一种自我选择。中国的现代化伴随了这个民族救亡图存的社会运动和社会实践,伴随着这个民族100多年来富国强兵的梦想。中国近代以……去看看 

第廿四章 自食苦果 - 来自《麦克阿瑟》

自以为是频发难,目空一切招人嫌;   两枚炸弹投华府,坏了和谈又丢官。   话说1951年元旦前夜,三八线上炮声隆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全线发起进攻,迅速突破"联合国军"防线。被部署在第一线的南朝鲜军一触即溃,夺路而逃。李奇微坐着他的吉普车在前线跑来跑去,试图阻挡住滚滚后退的洪流,但毫无成效,被迫于1月3日下令全线向汉江南岸撤退。中朝军队立即转入追击,于4日进占汉城,5日渡过汉江,8日占领仁川,并推进至北纬37度线附近地区,歼敌1.9 万余人,胜利结束了第三次战役。   中朝军队的新年攻势再次引起华盛顿一片恐慌。但随着……去看看 

第08章 “加油!神枪手,加油!”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我的新指挥官亨利·E·埃默森少将,外号“神枪手”,是在我来韩国前几个月才到驻凯西兵营的陆军第二师任职的。在我的指挥官交接仪式上,我便对他的为人有了初步了解。我接替了泽普·布莱德福中校的职务,他也是从德普伊班子里出来的。在“海盗”师任营长,他做出了一流的成绩。指挥官交接往往让人感到不舒服,因为人都不愿过多地了解前任是如何掌舵的。我希望交接工作尽量简短些,而这一次果然如此。   交接的那天上午,布莱德福和我一同来到几乎空无一人的阅兵场上。我早已习惯了在德国和越南时那种过分喧闹的交接仪式,出席的人很多……去看看 

08 一个崭新的世界——变动时期的新领袖们(下) - 来自《领袖们》

戈尔达,梅厄有一副毕生从事劳动的妇女的面容。她的身上留下了过度的体力劳动的痕迹,脸上显露出用脑过度和精神上负担过重的阴影。但在她的脸上,也有一种照片经常没能捕捉到的热情。她虽然是一个固执的谈判者,但也是一位感情丰富、外露和坦荡的人。勃列日涅夫可能也是易动感情的,在含泪表示友情时,他的感情似乎是自发地进发出来的。但就他而言,有时又判若两人,几个小时之后,就会恢复到大声咆哮、剑拔弩张的状态。戈尔达·梅厄则是表里一致的。她脆弱的感情和坚定的决心来自同一个源泉。她在谈判中是执拗的,因为她深深地关注着她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