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该由西方正视中国“不高兴”了

本章总计 13598

  本文作者:王小东

  西方人的自以为是,是被我们惯出来的

  2008年与西藏“3·14”有密切关系的奥运火炬传递受阻事件,中国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巨大反弹,包括抵制家乐福等,是在很长时间的积累之后,作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深刻地体现了中国年轻的一代跟西方人的关系变化了。这个事件发生了以后,澳大利亚一个认识我已十几年的外交官来找我。她也很担忧:事情怎么弄成这样,中国人跟西方人翻脸了?她问我:这件事的最重要意义在哪儿?我说:我坦率地告诉你,这件事的最重要意义就是西方人跟中国年轻一代搞坏了关系。对于我们中国可能不利,但是对于西方更不利。她说:你作为知识分子应该出来做调解的工作。我说:这个工作必须是双方做,我一个人做不了,你们也要做才行。

  在这件事上,确实有一些外国人没有醒悟过来,他们没有真正理解中西关系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

  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了这种变化,而且意识到了变化的不可逆,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没有意识到。他们还以为他们能居高临下来指挥中国——当然这也是中国精英们给惯的。对于中国年轻人的群情激愤,有一个在中国工作的美国人给中国人提出了很详细的18条建议。他在开头还说:我特别怕我说出来有教训人的意思。但是,实际上他说出来的确实都是教训人的。比如说第一条,如果你们看到西方媒体的报道歪曲事实,你应该给栏目的编辑写一封有礼貌的信,指出问题所在,用逻辑支撑你的观点,要文明、体面地表达你的观点,写信是个好方法,而且你的信可以免费发表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其他几条大致都是这个意思:不要跟西方人争吵,而是要努力争取西方人的好感,让他们能够接受中国人。我说:这个美国人首先就搞错了现实的力量对比。我承认我们还需要争取你们的接受,但是你们要不要争取我们的接受?现在的事情不是汉人跟西藏人打了架,到你西方人那里去请你们当裁判当法官的。我们用不着什么事都要争取你们的接受。你那些东西我接受不接受还是一回事呢!我说:你们这么理解问题,就全错了。

  在中国工作的美国人尤其感觉良好,比在美国工作的美国人感觉好得多,因为国内有一群围着他拍马屁的中国人。所以他才觉得:我可以教训你们,你看你们这帮傻冒,你们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取得我们的好感吧!我说:去你的,我们凭什么非要取得你们的好感?你们好好考虑考虑取得我们的好感吧!现在的力量对比,已经不是我们需要单方面取得你们好感的时代了,你懂不懂?将来我们力量更大了,你要不取得我们的好感,我们就揍你。

  坦率地说,这个美国人是个有代表性的傻冒,是一个因为在中国工作被中国精英捧坏的傻冒。其他一些西方人比他聪明,我刚才说到的澳大利亚外交官,中文说得跟中国人一样好,她就比较明白这个道理。

  有人说中国人都是面瓜。其实,中国人面瓜是在国内怕警察;现在的年轻人在国外都敢揍外国人了,凭什么说是面瓜?

  在中国,如果不是警察护着外国人,外国人在中国耍横,不打死他们才怪。后来我跟好几个西方外交官、记者说过:你们好好跟你们的公民说,奥运会期间你们的公民千万别闹事,万一中国警察罩不住,你就死在这儿了,不值。那个澳大利亚外交官就说了,我们特担心这个事,我们在外交部网站上都说了,警告我们的国民了,千万不能弄事,到时候被打死了我们没辙。到头来还是死了一个美国人,但不是为这事,是冤死的,没干啥事就被杀了。

  实际上,中国的精英和官员没有认识到这股力量。那些被中国人惯坏了的外国人也没有认识到这股力量,但有些外国人看到了这股力量,所以那个以色列残疾运动员骂了中国之后,以色列总统赶紧出来道歉。

  中国这几年的飞速发展,已经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在很多方面赶不上中国或者中国早晚有一天会赶上他们,在物质层面、在生产层面、在现代化技术层面上很多的东西,他们已经意识到没法再跟中国较量。因为几百年来,西方文明一直认为自己代表了人类的进步,包括“文明终结论”也一样,到头来再没别的东西,只剩最后一点道德优势,说你们中国欺负西藏人吧,欺负少数民族吧。拿最后一点道德优势想挽回面子,给中国找点麻烦。这是某些挑头人士的内在心理,其实却干了很自相矛盾的事,你这么干,等于承认文化多元化,不一样的文化都应该有权利存在,那凭什么非要说整个中国文化都不好,非得搞跟美国欧洲一模一样的普世价值?这两个东西是自相矛盾的。在西藏问题上,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很多年轻人看明白了他的双重标准是怎么用的,这个对很多年轻人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教育。

  关于西藏:甭跟他们玩考据!1959年拿下的又怎样?

  关于西藏是不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到底是元朝还是清朝,还是1959年?西方人硬说是1959年。我就西藏问题答西方记者的谈话里说:要说事实,至少清朝应该是没有争议的,但是,我也可以明告诉你们这些西方人,就是1959年又怎么样?你有种你过来打,你废什么话?如果他们自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这个道理,对他们有好处。中国政府,还有学者,跟他们争到底是哪年是对的,一定要争。但是中国民间要告诉外国人,1989年、1999年占的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来抢。我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和西方一些人能够证明在1959年之前中国对西藏只有宗主权而无主权,又怎么样呢?中国绝大多数人能够接受西藏的独立吗?还是不能。我可以告诉西方人,中国绝大多数人的看法,就是在网上广泛流传的那段由留学加拿大的21岁中国青年所做的视频《西藏过去现在未来永远是中国一部分》里面的那样:如果西方人从美洲、大洋洲、非洲、亚洲等所有地方都卷铺盖撤回欧洲,我们也从西藏撤出来,否则,就不要跟我们谈这个问题。从道义上讲,我们中国绝大多数人的看法就是如此。从实力政治的角度讲,美国占领了阿富汗、伊拉克,肢解了南斯拉夫,那么今天,美国做好了肢解中国的准备吗?*和*,还有一些中国的知识分子,确实指望着美国人来肢解中国。但美国人做好这个准备了吗?美国人愿意为了西藏而与中国这个核大国一战吗?至少从美国人的言论来看,美国似乎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那么,西方人对于西藏主权问题的质疑在绝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引起的只能是厌恶和不屑。

  中国一些知识分子,比如王力雄,还有一个说法,说过去可以抢,现在不可以抢。这是谁定的?美国在名义上没有吞并国土,但事实上行的是灭国之战,又有谁吭气了?其实,就像网上的愤青说的那样,要是你们从澳洲、南北美洲、非洲、亚洲全卷了铺盖,我们就从西藏卷铺盖。咱们要是讲道德,你们就全滚回欧洲老家去。我们道德上没有亏欠!这就是中国年轻人的回答,民间的回答。

  俄罗斯在南奥塞梯独立问题上就是这么回答的。你说什么国际法,去你的吧,我就打压,我就承认南奥塞梯独立了,你有脾气没脾气?

  是到了西方也来考虑一下中国人的情绪的时候了,现在欠缺的,不是我们“主动”——这方面工作我们做得不少了,而是西方端正态度的问题。在那次访谈中,我这样说过:

  今天的世界,早已不是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的世界了。在西藏问题上,中国人不认为西方人有资格来充当裁判官,中国人在2008年4月所做的,本来就不是乞求西方人接受中国人的观点或接受中国人,而是向西方人表达中国人对他们的不满乃至愤怒,表示中国人不接受西方人在西藏问题上的观点和行为。至于西方人对此是否会像那位好心的美国人所担心的那样,认为中国“既不开化又粗鲁无礼”,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从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上半叶的一个多世纪中,中国人不得不十分在意西方人怎么想,他们是否接受中国,而西方人则不必考虑中国人的感受,不必了解中国人怎么想。西方人和不少中国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一种关系(所以那位好心的美国人才一开口就要求中国人要让西方人感觉舒服,而忘记了被激怒了的中国人也有可能并不想让西方人感觉舒服——他甚至都忘记了,美国的国父们当时也没有给英王写一封礼貌的信,用礼貌来博取英国人的好感,而是拿起了武器)。然而,这样一种关系是不平等的,因而也是不道德、非正义的。即使我们不谈道德和正义,仅仅是从实力的角度说,这样一种关系也早已不符合中国与西方的实力对比。今天的西方和中国,必须处在一个更平等的关系之上,如果说中国人应该努力争取西方人的接受,那么,西方人也需要争取中国人的接受。如果今天仍占据实力最强地位的西方人和拥有13亿人口、实力正在迅速增长的中国人不能互相接受对方的存在——即使这种存在并不能让另一方十分满意,那么,高兴的只能是蟑螂,而人类的前景则会非常可悲。这一点,很多西方人似乎并没有明白和适应,有些崇洋媚外的中国人似乎也没有明白和适应。然而,为了人类能有一个日子过得比较好的未来,西方人和中国人都必须明白和适应这一点。

  要让对方接受,就有必要了解一点对方的想法。从中国这方面来说,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中,除了少数年份,中国人都在努力学习西方,努力了解西方人的想法,希望自己能够获得西方人的首肯,什么事情都强调“要与国际接轨”。即使这样,也许中国人对西方还是不够了解,但无论如何我们是努力去做了。我认为中国人对于西方的了解至少不像西方人对于中国的了解那么离谱。我们从旅美电影女演员陈冲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文章得知,某些美国政客居然声称:对火炬接力的抗议会“为旧金山民众提供一个一生中难得的机会来帮助13亿中国人获得自由和权利”。陈冲写道:“再没有比这样的说法离事实更远的了。”我的印象是西方人当中这类离谱的说法很多,很流行。我确实感到,西方人,包括他们之中的汉学家、新闻记者,乃至在中国学习和工作的人,也许被那些因为有求于他们而向他们献媚的中国人惯坏了,他们对于中国人的想法太不了解了。这种不了解无论是出于他们自己的傲慢,还是出于包围着他们、向他们献媚的中国人的欺骗,都是危险的,对于中国人和西方人都是不幸的。现在,确实轮到了西方人做出一点主动的努力,多多少少了解一点中国人的想法的时候了。

  我就是想帮助西方人多多少少了解一点中国的一般人——当然主要就是汉人了——对于西藏问题的一些看法,以及由西藏问题而导致的对西方人的看法。当然,有些人会质疑我凭什么说这些看法就是中国一般人的看法——我没有做民意调查,我的这篇文章也不是学术性的。但即使我做了严格的随机抽样的民意调查,写成学术形式的文章,同样的质疑还会存在。但我想,2008年三四月份所发生的事情本身就是我在下面将介绍的那些观点是中国一般人的观点的最好证据。据说,2008年三四月份发生的事情使得不少西方人很“震惊”。其实,如果他们对于中国人的想法有更多一点的了解,就不会感到“震惊”了。

  其实中国的小资们挺喜欢西藏文化,当然包括我这个不算小资的,我也喜欢。外国电视台到我家里来录像,我就让他们看我的佛像,我告诉他们,我的佛像中只有一尊是汉传佛像,其余都是藏传佛像。我给他们讲汉传佛像和藏传佛像的区别。汉族人喜欢西藏文化的很多了。汉族人是把西藏人作为兄弟对待的,是很爱护他们的,绝没有敌视他们、*他们的心思。我说:你们西方人最好懂得这一点,也别听西藏人当中的少数人误导你们。

  道德?你西方人甭跟我讲道德!就像网上那个年轻人所说的:你从世界各大洲除了欧洲都卷了铺盖,你就有道德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