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联邦党人文集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约翰·杰伊、和詹姆斯·麦迪逊三人为争取批准新宪法在纽约报刊上共以“普布利乌斯”为笔名而发表的一系列的论文文集。书中许多精辟的论断与见解经常被后来的美国法学家和法官所引用,视为美国宪法的理论来源,它是一部富有生命力和创造性的作品,是一个结合实际政治问题应用宪政原则的杰出范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7章 - 来自《梅次故事》

王莽之说来就来了,沿着马山县东边枣林成片的几个乡走了一圈。朱怀镜正好在荆都参加组织工作会议,没见着王莽之。这次组织工作会议主要是学校马山经验,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范东阳本来说是枣林经验,可王莽之老记不住,总说马山经验。于是正式说法就成马山经验了。   朱怀镜往会议室里一坐,见主席台的领导同志面前都摆着一个漂亮的玻璃杯,高高的,剔透如水晶。杯子里面泡着银针、龙井或是参须,都历历在目。他还不知怎么称呼这种新款口杯,只是觉得它品味高雅。不经意瞟一眼自己左右,见个别地市领导也有这种杯子了。心想梅次毕竟落……去看看

第八章 土地 - 来自《革命的年代》

   2009/10/01
我是你们的领主,而我的领主是沙皇。沙皇有权对我下令,而我必须服从,但他不能下命令给你们。在我的领地上我是沙皇,我是你们在人间的上帝,因此我必须对你们负责……你们必须先用铁梳把马梳10次,然后再用软刷刷毛。而我只需把你们粗略地梳理一下,而且谁知道我有没有认真用刷子。上帝用雷和电净化空气,而在我的农庄里,当我认为必要时,我也将用雷和火来净化。——一位俄国领主对其农奴的训话  拥有一两头牛、一只猪和几只鹅,自然会使农民兴高采烈。在他的观念中,他的地位是处于同一阶层的弟兄们之上……在跟着牛群闲逛之中,他养成了懒……去看看

56 下套的高手 - 来自《国家公诉》

林永强跟在唐朝阳后面做了检查,也一脸真诚地提出要引咎辞职。   王长恭却阻止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怎么回事啊?同志们要把这个会开成辞职大会啊?小林市长,哦,还有在座的同志们,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总结表态时不要开口辞职,闭口辞职,大家都辞职,长山这盘买卖还要不要了?我们的改革事业还干不干了?!我把话说清楚,省里要引咎辞职的是我王长恭,市里就是朝阳同志,你们其他同志要放下包袱,轻装上阵,用行动给党和人民挽回损失!”   这话说得真漂亮!既报复了他这个不听招呼的市委书记,又拉拢了人心。   晚上吃饭时,王长恭笑眯眯地把唐朝……去看看

第45章 - 来自《机关滋味》

楼下住进来一个年轻女子,黄三木每次从楼下上来,都要朝她看几眼,这个女人也看看他,什么表情也没有。这个女的,长得真不错。年纪大约在二十六、七岁光景,在附近的这几幢宿舍里,这个人称得上是个美女了。黄三木就问洪叶,这个女的是干什么的,怎么会住在这里。洪叶说,她是三叉路上那个补鞋人的老婆,最近租了楼下的柴棚间住。洪叶说,现在青云镇繁荣起来了,这个补鞋人光补补鞋,每天就可以挣几十块钱,他老婆就是帮他烧烧饭、洗洗衣服的。黄三木和洪叶一起出去上班,经过三叉路口时,黄三木就看到了一个弯腰补鞋的人,旁边堆着一大堆鞋子,看上去生意很……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3章 论直接税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对所得或支出课征的直接税  赋税有直接税和间接税之分。所谓直接税,就是原意要谁缴纳就由谁来缴纳的税。所谓间接税,则是这样一种税,虽然表面上是对某人征收这种税,但实际上此人可以通过损害另一个人的利益来使自己得到补偿,货物税、关税便是间接税的例子。规定生产或进口某种商品的人要为该商品纳税,原意不是向该生产者或进口者课征一种特别税,而是想通过他向消费该商品的人课税,因为生产者或进口者可以通过提高售价来从消费者那里得到补偿。  直接税的课税对象或者是所得或者是支出。消费税大都是间接税,但有些也……去看看

第三章 安全区写真 - 来自《南京大屠杀》

当东洋人举着太阳旗从四面八方向南京城杀来的时候,南京钟鼓楼下的一群西洋人学起了一面黑圈红十字的旗帜。德国人、美国人、英国人、丹麦人,还有一个中国人聚集在鼓楼岗下富丽而幽雅的金陵大学校董会的客厅里。他们用国际通用的语言,热情地商议着为国际人士所关注的关于人道、正义、公理与和平的问题。上海失陷,南亨已成危城。日机一次次地来南京上空轰炸扫射,城外炮声隆隆。金陵大学已经西迁成都,三十五岁的校董会董事长杭立武是中国人。面对国土沦丧,他心情沉重。前几天,他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日寇侵占上海时,德国的饶神父在……去看看

第六章 塔山!塔山!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17.抢占塔山就是抢占胜利  蒋介石返回北平后,又于10月5日飞到天津,视察塘沽港后,第二天又带上“东进兵团”司令侯镜如、海军司令桂永清乘“重庆”号军舰赴葫芦岛。一下船,蒋介石就在第54军军部召集“东进兵团”驻葫芦岛部队的营以上军官训话,部署海空军协同地面部队向锦州增援。蒋介石戎装佩剑,拉开浙江乡音,大讲此次东进关系党国存亡,要发扬北伐军那种“为革命杀身成仁”的志气,一举打到锦州。他说:这一次战役关系重大,等华北两个军及烟台一个军运到后,协同沈阳西进兵团包围锦州共军,然……去看看

3-5 何以减轻人民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140年来,在公共事务的舞台上,人民连片刻也未曾出现,因而人们根本不再相信人民还会走上舞台;看到人民麻木不仁,人们便认为他们是聋子;以至当人们开始关心人民的命运时,就当着他们的面大谈特谈,仿佛他们不在场。人们似乎是专讲给高踞人民头上的那些人听的,他们担心的唯一危险是怕那些人不能完全听懂。   那些最应害怕人民发怒的人当着人民的面高声议论那些经常折磨人民的残酷的、不公正行为;他们相互揭发政府机构骇人听闻的种种罪恶,而政府机构是人民身上最沉重的负担;他们用动听的辞令描绘人民的苦难和报酬低劣的劳动:他们试图这样……去看看

主编的话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牛年伊始,我受邀参加全国青联组织的“青年志愿者扶贫团”赴河南南部山区。对我这样一个书斋学者来讲,切身感受一下中国开放改变的现实进展,遭遇一下生活中涌现出来的各种问题,这正是盼望已久的机会。   初春还是那么寒冷,南下的火车带我们一行驰过辽阔的中原。出京门,过邯郸,下南阳。中原古地,当年金戈铁马厮杀的疆场,如今成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的腹地,成了中西部发展对比的试验场所。而这里,正是当年小平同志率刘邓大军数十万兵马进行中原逐鹿的主战场。在本世纪的下半叶,正是小平同志领导了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第二次“决……去看看

跋 - 来自《文革流浪》

1998年10月6日。西安。一个美好的秋日。大清早我与旅京作家丁晓禾(江湖人称 “西尔枭”)、贵州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莫贵阳急匆匆走出寄身的东方宾馆,打的直奔位于大莲池的市文联。时代文艺出版社总编王金亭和编辑室主任安春海从另一地出发,也往相约之地赶,为的是与在老西安某个角落潜藏多日,被一帮前来参加第九届全国书市的朋友掘地三尺驱赶出来的文虫贾平凹见面。两天来一直充当内线卧底的《美文》前副主编宋丛敏,也早早在门脸颇为寒枪的市文联门口恭候一干朋友,他的脸上倒是总映着西安的太阳,给我心里投去一团明朗和温暖。每次到……去看看

六 元气大伤 - 来自《圣雄甘地》

   2009/10/01
今天,任何空调设备已失去作用。路易斯·蒙巴顿坐在新办公室内,凭窗眺望,窗外景色宜人,令人赏心悦目。远处,素有“世界屋脊”称誉的喜马拉雅山山峰白雪皑皑,象一座银堆玉砌的长城巍然耸立在印度和中国的西藏之间。山坡上,芳草萋萋,阿福花和风信子点缀其间;密林处,针叶树下的灌木郁郁葱葱,杜鹃花火红一片,花团锦簇。旖旎的景色令人心旷神恰,暂时避开燠热中首都刺眼的阳光。几个星期来,蒙巴顿劳累过度,精疲力竭。按照历届副王遵循的传统惯例,他告别了新德里,来到印度帝国令人神往的地方——西姆拉。西姆拉是座英国式的小城镇,地处喜马拉雅山……去看看

扪心自问 - 来自《一个阴郁灵魂的争战》

(1999、3) 我看到,一些专门从事哲学研究的人不敢研究政治;号称关心政治的人士、党外人士的政治哲学又太落后。一流的学者常常能言他人所未言,在于他人所言之处发现新意,在于创新与统筹;在常规和平庸之处,在不敢言之处言已之真言。将常人之喜闻乐见之言,留给二流、末流的学者吧!对于学问一途,是否我过于顺利地结识了我的导师,在自身力有不逮的时候,故上苍令我辈时时遭受此等生途之颠簸、精神撕裂之苦? 我扪心自问:为何常常处于逆境中?为何朋友纷纷离去?那样的朋友──为金钱而活着的人们,除了满肚子的生意经,别无他念的所谓“商人”,我也只……去看看

第二章 省吃俭用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省吃俭用”指的是持家的准则,特别用来处理收入与支出的关系。照我们的理解,省吃俭用可以体现在这样三条途径:限制需求,避免浪费,用少投入多产出的方式配置各种资源。不管哪条途径,中国人都是极度地俭省。  来中国旅行的人,所得到的第一印象中便有中国人的饮食极其俭省。巨大的人口看上去只依靠很少的东西糊口,比如稻米、各种豆制品、小米、蔬菜和鱼类。这些东西,再加上其他一点东西,构成了难以数计的人们的主食。只有在节日或是其他特殊场合,才会有一点儿肉吃。  人们已经注意到西方世界已经在设法为极度贫困的人提供价格最……去看看

第十三章 知识、错误和或然性意见 - 来自《哲学问题》

上一章我们所考虑的真理和虚妄的意义问题,比起如何可以知道什么是真确的和什么是虚妄的这个问题来,就次要得多了。本章将要完全研究这个问题。无疑地,我们有些信念是错误的;因此,我们就不得不问:要判断如此如彼的信念并不错误,这究竟能确切可靠到什么程度呢。换句话说,我们究竟能不能够认知什么事物呢?还只是烧一时之幸,我们便相信了那是真确的呢?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无论如何,我们必须首先决定“认知”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并不像大家所设想的那么容易。   乍看上去,我们可能以为知识的定义就是“真确的信念”。在我们所相信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