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续前篇内容

 《联邦党人文集》

为《独立日报》撰写

第五篇(杰伊)

致纽约州人民:

安妮女皇在1706年7月1日致苏格兰议会的信里,对英格兰和苏格兰当时合并的重要意义,曾有论述,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我现在从中摘录一两段公诸于众:“全面而完善的合并,将是持久和平的牢固基础。它将保护你们的宗教、自由和财产;消除你们之间的仇恨,以及我们两国之间的嫉妒和分歧。它必然会增进你们的力量、财富和贸易;通过合并,整个岛屿友好地联合在一起,免于利益不同的一切忧虑,能够抵抗一切敌人。”“我们最真诚地奉劝你们对这个重大事件采取冷静的、全体一致的态度,使合并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因为合并是取得我们目前和未来幸福、使我们的和你们的敌人计划落空的唯一有效办法,因此敌人必然会想尽方法阻止或拖延这个合并。”

前一篇论文已经指出,本国的衰弱和分裂,会招致外国的威胁;没有任何东西比我们内部的团结、强大和有效的政府更能保护我们免遭威胁了。这个问题内容丰富,不容易探讨清楚。

大不列颠的历史,一般说来是我们最熟悉的一部历史,它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教训。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的经验得到教益,而不必付出他们所付的代价。这样一个岛国的人民应该是一个国家,虽然这对常识说来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然而我们发现,他们长久以来分为三个国家,而且这三个国家几乎经常发生争吵和战争。虽然他们的实际利益同大陆国家的利益是真正一致的,然而由于那些国家的策略、政策和惯例,使他们之间的互相嫉妒一直处于加剧状态。多年来,他们彼此造成的不便和麻烦,远超过了彼此的互相帮助。

假如美国人民分为三四个国家,难道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吗?难道同样的嫉妒不会发生,不会以同样方式存在吗?代替它们“友好联合”和“利益”一致的是,猜忌和嫉妒很快会使信任和友爱销声匿迹。它们的政策和所追求的唯一目的,将是每个邦联的局部利益,而不是整个美国的整体利益。因此,和其他大多数互相接壤的国家一样,它们不是经常卷入领土争夺和战争,就是经常生活于惟恐发生领土争夺和战争的状态之中。

最自信地主张有三四个邦联的人,也不能合理地推测它们在力量上会长期保持完全均等的地位,即使最初有可能使它们做到这一点;但是,即使这是可行的,那么人们又有什么办法继续保持这种均等状态呢?撇开那些能使一部分的权力增长而阻碍另一部分权力发展的局部条件不谈,我们必须想到一个政府在政策高超和善于管理方面,产生的效果可能比其他政府突出,因而破坏了它们之间在力量和重要性方面的相对均等状态。因为不能想象,这些邦联中的每一个成员在许多年内都能始终如一地遵守同样的健全政策,深谋远虑,居高望远。

不论何时,也不论由于何种原因,可能而且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些国家或邦联中的任何一员,在政治重要性方面大大超过其邻国时,它的邻国就会对它采取猜忌和恐惧的态度。这两种感情都会使它的邻国支持,即使不是促进,任何能够降低其地位的行动,而且也会约束它们采取旨在增进、甚至保持其繁荣的各种措施。该国不需要很多时间就能够发现这些不友善的态度。它很快就会开始不仅对邻国失去信任,而且对它们怀有同样的恶感。怀疑自然会产生不信任,再没有什么东西比惹人憎恨的嫉妒和不正派的诋毁——不论是明显表示的或暗示的——会使诚意和善良的行为更快地改变了。

北方一般说是力量强大的地区,当地许多条件可能造成这样的情况:人们建议的邦联中最北面的一个,不要很长时间,无疑会比任何其他邦联更为强大。这个情形一经出现,北方蜂房立刻就会在美国的更南部激发起它以前在欧洲南部曾经激发起来的那些思想感情。这似乎也不是轻率的猜测:大群小蜜蜂往往受到引诱,到它们丰饶而又优美的邻国,在更加繁茂的田野和更为温暖的气候中去采蜜。

凡是仔细考虑诸如此类的分裂和邦联历史的人们,会发现许多理由来理解计划中的那些邦联决不是邻人,而是相互接壤的国家;它们既不会彼此相爱,也不会彼此信任,相反,它们会成为不和、嫉妒和互相侵害的牺牲品;简言之,它们会使我们真正处于某些国家毫无疑问希望看到我们所处的那种境地:就是说彼此只能成为劲敌。

由于这些理由,那些先生们似乎是大错特错了。他们认为在这些邦联之间可以成立攻守同盟,这类同盟又能使意志、武力和资源联合起来,这对它们保持防御外敌的强大防务是必不可少的。

大不列颠和西班牙从前所划分的那些独立国,在什么时候曾经结成这样的同盟,把它们的兵力联合起来抵抗外来敌人呢?拟议中的邦联将是一些各不相同的国家。每个国家会用与众不同的条约管理对外贸易,还因为它们的物产和商品不同,适合于不同的市场,所以这类条约本质上也不会相同。

不同的贸易业务,必然会产生不同的行业,和不同的外国当然会有不同程度的政治依附和联系。因此,有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同南部邦联作战的外国,却是北部邦联最希望同它保持和平与友谊的国家。所以,这样一个同他们的直接利益相反的同盟,就不易建立,即使建立,也不会诚心诚意地去遵守和履行。

不,这是非常可能的,在美国,如同在欧洲一样,相邻国家被相反的利益和不友善的情感所驱使,往往发现各有各的立场。考虑到我们远离欧洲,这些邦联对相互威胁的担忧,甚于对来自远方国家威胁的担忧,就是更加自然的事情了。因此,它们当中的每个邦联更希望依靠外国联盟的帮助来防御其他邦联,而不是相互结盟,防御外国的威胁。我们不要忘记,把外国海军接入我们的港口,把外国军队迎进我国,要比劝说他们或迫使他们离开不知容易多少。罗马人以同盟者资格曾经征服过多少地方,他们又以同样资格给他们借口进行保护的政府带进了什么样的改革呢。

那么让正直的人士去判断吧:把美国分为几个独立国,是否有助于我们反对来自外国的战争和不合理的干涉呢?

普布利乌斯

 

上一篇:第四篇 续前篇内容

下一篇:第六篇 关于各州不和所造成的危险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引言 - 来自《利维坦》

“大自然”,也就是上帝用以创造和治理世界的艺术,也象在许多其他事物上一样,被人的艺术所模仿,从而能够制造出人造的动物。由于生命只是肢体的一种运动,它的起源在于内部的某些主要部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说,一切象钟表一样用发条和齿轮运行的“自动机械结构”也具有人造的生命呢?是否可以说它们的“心脏”无非就是 “发条”、“神经”只是一些“游丝”,而“关节”不过是一些齿轮,这些零件如创造者所意图的那样,使整体得到活动的呢?艺术则更高明一些:它还要模仿有理性的“大自然”最精美的艺术品——“人”。因为号称“国民的整体……去看看 

第15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部务会讨论了近段时间的工作,认为下阶段工作任务较重,要分解到人,落实到人。副部长兼部党支部书记李忆舟说,黄三木的考察期已满一年,建议对他的组织问题商量一下。石部长说:黄三木工作是不错的,到部里一年半了,各方面表现都很好,建议尽快解决他的组织问题。屠部长和陈火明听石部长这么说,平时见黄三木也是挺乖的,自然顺水推舟,说了好话。最后石部长对这件事总结性地指出: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就请党支部抽个时间讨论一下,这是个程序问题,要按党章来办。支部讨论后,再放到党员大会上讨论,具体工作,由李忆舟负责去办。会一开完,石部长就高兴地去……去看看 

莫尔小传 - 来自《乌托邦》

彼得罗夫斯基  托马斯·莫尔于1478年生于伦敦。他的父亲约翰·莫尔属于富裕的城市家庭。在托马斯的幼年,约翰曾任皇家高等法院的法官。托马斯·莫尔受到很好的教育。当他还在孩提时代,就被送入伦敦的圣安东尼学校,在那里很好地掌握了拉丁文。十三岁时,由于父亲的关系,他寄住在坎特布雷大主教、红衣主教莫顿的家中。莫顿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著名的政治家,甚至一度当过大法官。莫尔很喜欢这位红衣主教,他一生中都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忆起寄住红衣主教家中的情形。  1492年,莫尔进入牛津大学,在大学里,由于他的卓……去看看 

第三辑 乌鸦的变脸(四)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臭臭外传  一、臭臭入托记之序曲篇  其实我家的臭臭入托已经不止一次了,不过全部半途而废。原因嘛!那就不用说了,家家有本难唱的经。不外乎,不外乎什么呢?  我还是先简略说一下的好,臭臭到今天是两岁零十个月,在她刚刚一周岁之后,面对那么多的"过分兼过多的"来自隔辈的爱和宽容,我就与老婆谋划,还是让她逃出牢笼走进小朋友的天地的好,寻找共同语言嘛!于是我们送她去了一家私人幼儿园,我们在前面走,臭臭她姥姥跟在后面,满脸的阴云密布。其实也没办法,她四十多岁就内退了在家"安享晚年",老泰山信誓旦旦地叮嘱,"你辛苦一辈子了,现在可……去看看 

公元二千年前期的“新型边疆民族” - 来自《鸟瞰中国千年史》

一位澳洲学者指出:宋代有当代世界最惊人的战争机器:一百二十五万人的常备军,以及世界上最早的官营的大规模生产的军工业,宋人利用大运河输送的后勤系统无比优越,其国防费用史无前例,其庞大程度会使汉唐大帝国破产,但北宋对辽与西夏在军事上始终吃瘪,于1127年亡于女真人的金朝,至1279年南宋被蒙古人消灭,真是令人费解。还必须指出:宋代的武装是人类史上第一次将火药应用在战争上者。  在公元二千年之前,文明世界为游牧民族所征服的事常发生。事实上,整个"古代"世界的没落可与文明被野蛮浪潮掩没划上等号。但这都在文明世界自身腐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