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续前篇内容

本章总计 10718

为《独立日报》撰写

第七篇

(汉密尔顿)

致纽约州人民:

有时候人们好象很得意地问道:各州如果不联合,会有什么动机能使彼此作战呢?这个问题可以用以下说法来作充分回答:这些动机就是在不同时候使世界各国血流成河的那些同样的动机。但是对我们说来,不幸的是,这个问题可以有比较特殊的答案。在我们直接想到的范围内,有种种不和的原因,即使在联邦宪法的约束下,我们也有足够的经验去判断,如果去掉这些约束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那种趋势。

领土争端无论何时都被认为是国与国之间发生敌对的最常见的原因之一。造成大地荒芜的绝大部分战争,大概都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个原因将在我们中间发挥充分威力。在我们合众国境内,还有广阔的未定领土。有几个州之间仍有不一致的、尚未解决的领土要求,而联邦的瓦解,就会给各州之间提出同样要求打下基础。大家知道,以前它们曾经就革命时未经分封、俗称王室领地的土地权进行过认真而热烈的讨论。那些属于殖民地政府的各州,要求把那些土地作为它们的财产。其他各州则争辩说,王国政府的这种权利应移交给联邦;特别是关于西部的全部领土,这部分土地或者是真正的领地,或者由于印第安领主的屈服,均由英王管辖,直到签订和约时才放弃。据说,这无论如何是邦联通过同外国签订条约而得到的收获。国会的谨慎政策,是通过说服那几个州,要它们为了整体利益对合众国让步,从而平息这种争端。迄今为止,已经做到了这样一步:在联邦继续存在的情况下,为和睦结束这场争论提供了明确的前景。然而邦联如果分裂,这场争论就会重新发生,而且还会在同一问题上造成其它争论。现在,即使不是由于任何以前的权利,至少也是由于让与,西部很大一部分空旷土地已成为联邦的公共财产了。如果联邦不再存在,那么让与土地的各州,就会根据联邦妥协的原则,在让与的目的不再存在时,很容易要求归还已让与的土地。其他各州也必然运用代表权利,坚持一定比例。他们的论据将是:一旦让与就不能收回;对邦联共同努力所获得的土地的分享始终是公平的。如果跟预料相反,所有各州都承认每一个州都可以分享公股的一份,就仍然会有尚待克服的困难,那就是关于分配的适当规定。为此,各州会制定出不同的原则。由于这些原则会影响各方的相互矛盾的利益,所以也不容易获得和平的调整。

因此,我们看出,西部领土的广阔地区,就是提出敌对要求的广大场所,没有任何仲裁人或共同裁判在争执各方之间进行调停。从过去推论未来,我们有充分理由担忧,有时会诉诸武力来仲裁他们的争执。康涅狄格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关于怀俄明土地的争执情况告戒我们,对这种争执切勿抱有容易和解的乐观期望。邦联条款强迫双方将问题提交联邦法庭裁决。法庭判决宾夕法尼亚州胜诉。但是康涅狄格州对此判决表示强烈不满,而且也没有表示完全屈从,一直到通过谈判和协商,获得它认为和自己所受损失相等的东西为止。这里所谈的丝毫没有非难该州行为的意思。它必然深信自己是受了这项判决的伤害;而各州,如同个人一样,往往非常勉强地接受对它们不利的裁决。

凡是有机会看到关于本州和弗蒙特地区发生争执的进展情况报告内容的人,都可以证明我们遭到的各州的反对,其中包括同这种争论有关的州,也包括同这种争论无关的各州。他们还能证明,如果这个州打算用武力维护自己的权利,邦联的和平可能遭受威胁。在反对者当中有两个主要动机:一是对我们将来的力量感到妒忌另一个是邻近各州内某些有势力人物的利益,他们在该地区的现有政府下获得了土地让与证书。即使那些要求同我们相反的几个州,对肢解本州似乎比确认自己要求更加热心。这几个州就是新罕布什尔、马萨诸塞和康涅狄格。新泽西州和罗得岛,一直对弗蒙特州的独立表示非常热心;马里兰州由于和加拿大发生来往而感到惊恐,在此以前,该州非常同意同样的主张。这些州虽小,但是却用不友好的眼光看待我们日益强大的前景。回顾这些事件,我们可以找出如果各州最后不幸分裂,会使它们发生纠纷的一些原因。

商业上的竞争是造成纠纷的另一重要原因。处境较差的州,渴望摆脱不利的地位,并且分享比较幸运的邻州的利益。每个州,或独立的邦联,都会实行一系列独特的商业政策。这样就会造成差别、特惠和排外,从而引起不满。从我国成立的最初时期开始,我们就习惯于在权利平等的基础上进行交往,有这种习惯要比自然摆脱这种习惯更能加深不满的理由。我们准备把那些实际上是独立国家图谋特殊利益的正当行为称为损害。美国商业方面所特有的进取精神,曾不失时机地表明自己没有改变。这种不受约束的精神,根本不可能尊重某些州竭力使自己的公民获取专有利益而制定的通商条例。一方面要违犯这些条例,另一方面要努力防止和抵制这种违犯行为,这就会自然引起暴行,暴行又引起报复和战争。

某些州借助于通商条例,有机会使其他州从属于自己,这会使处于屈从地位的各州不能忍受。纽约、康涅狄格和新泽西三个州的相互处境,可以提供这种范例。纽约州由于税收需要,必须征收进口税。大部分进口税,必须由其他两州的居民以我们进口商品的消费者身份来负担。纽约州既不愿意也不可能放弃这种利益。纽约州公民不会同意为了顾全邻州公民而应当豁免他们所付的关税。即使没有这种障碍,在我们自己市场上对顾客作出辩别,也是行不通的。难道康涅狄格和新泽西两州甘愿被纽约州为其独占利益而长期对它们征税吗?难道应当允许我们长期停留在宁静而下受干扰的大都市的享受中吗?从这种大都市所得到的利益对邻州来说难道不是非常可恨,而且在他们看来也是非常暴虐的么?难道我们能够保持这个地位一方面去对付康涅狄格州的无法推御的压力,另一方面又去对付新泽西州的合作压力么?这些问题,只有最大胆的人才会作出肯定的回答。

联邦公债将是各州或各邦联之间发生冲突的另一原因。先是分担,然后逐步偿清,同样都会产生不愉快和仇恨。怎么可能达成一条大家均感满意的分摊原则呢?简直没有一项建议在实际上完全没有异议的。这些异议往往会被利益相反的各方加以夸大。关于偿还公债的一般原则,各州也有不同意见。有些州,或者是对国债的重要性印象不深,或者因为它们的公民对这个问题的关心不怎么迫切,所以使人感觉到,它们对于按任何比例支付内债即使不是极为反感,也是漠不关心。这些情况会加大分配公债的困难。另外一些州,它们的许多公民团体都是公家的债权人,债务数量超过该州在国债总数中所占的比例,这些州就会为制定某些公平合理和切实有效的规定而努力。前者的拖延会引起后者的不满。同时,真正的意见分歧和人为的耽误,会拖延决定规定的时间。利害相关的各州公民会大叫大嚷,外国就会强迫我们满足他们的正当要求,各州的和平会遇到外国侵略和内部争论的双重危险。

假如商定规定的有关困难得到克服,国债已分摊完毕,那么仍有很大余地可以设想,已经通过的规定在试行时会发现某些州的负担比另一些州重。负担重的那些州,自然要设法减轻负担。其他各州当然无意修改规定,因为修改结果会增加它们自己的负担。对于叫苦的各州来说,它们的拒绝借口过于貌似有理,因而无法拒付自己的份额。这种借口必然会由于贪婪而加以利用;这些州不服从规定会成为激烈讨论和争吵的理由。即使所采用的规定在实践中证明原则上是公平的,某些州由于其他种种原因仍然会拖欠支付。这些原因有:确实缺乏财源,财政管理失当,政府管理工作的偶然紊乱;此外,人们在度过危机以后,总是不愿意再为此而出钱,并且会影响迫切需要的供给。不论由于什么原因而拖欠,总会引起怨言、互相责备和争吵。也许没有任何事情比以下情况更能扰乱一些国家的安定了:几个国家约定为着某一个共同目的共同作出贡献,而这一目的却不能对各国产生平等和一致的利益。因为这是一条平凡而确实的真理:没有任何事情比付钱更容易使人们意见不合了。

违背私人契约的法律,因为等于侵犯了其公民蒙受损失的那些州的权利,从而可以认为引起敌对的另一原因。我们以前看到过各州玷辱自己法律的许多实例,所以我们无权期望,今后如果不用任何其他限制进行约束,各州会用比较开明和公平的精神统帅立法工作。我们看到过由于罗得岛立法机关穷凶极恶的作为而引起的康涅狄克格州的报复措施。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推论:在其他条件下发生类似情况时,真枪实弹的战争,而不是文字上论战,将会惩罚这类万恶的违背道义义务和社会正义的作为。

不同的州或邦联和不同的外国结成互不相容的联盟的可能性,以及这一情况对整个和平的影响,在前面几篇论文中已有充分的阐述。从根据这些论文对这方面的问题所表示的见解,可以得出结论说:美国如果完全不联合,或者仅用简单的攻守同盟软弱无力地联合在一起,那么就会由于这种不调和的同盟的活动,逐渐被卷入欧洲的政治和战争的一切有害纠纷中去,而且由于它所分成的各部分之间的破坏性争斗,它可能变成各部分敌对国家的阴谋诡计的牺牲品。分而治之必然是怀恨或害怕我们的每个国家的箴言。

普布利乌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