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续前篇内容

本章总计 10867

为《独立日报》撰写

第十八篇

(汉密尔顿、麦迪逊)

致纽约州人民:

在古代的许多邦联中,最大的是在安菲替温尼会议之下组成的希腊共和国联盟,从这个著名组织留传下来的最好的记录看来,它同目前美国诸州的邦联很有类似之处,而且很有启发性。

各成员保持独立的和主权国的性质,在联邦议会中有同等的投票权。这个议会有全权提议和决定它认为对希腊公共福利必要的任何事项;宣战和进行战争;作为各成员之间一切争执的最后裁决者;向挑衅的一方课以罚款;利用邦联的全部力量反对不服从的成员;接收新成员。安菲替温尼会议保护宗教,保护属于特尔斐寺院的大量资财,它们有权在此处判决居民和求神问卜者之间的争端。作为进一步提高联邦权力的功效的规定,他们宣誓要互相防护和保卫各联合的城邦,惩罚违背誓言的人,并向窃取神殿圣物者实行报复。

在理论上和在名义上,这种权力机构似乎足以满足所有一般性的目的了。在若干具体例子中,这些权力甚至超过邦联条款中列举的权力。安菲替温尼会议支配着当时的迷信,那是维持当时政府的主要手段之一;它们有一种公然宣称的权威,可以对不服从的城邦实施高压政治,并且发誓要在必要时行使这一权威。

然而,实践与理论有着很大的差别。那些权力就象目前国会的权力一样,完全由各城邦以政治资格任命的代表来管理,并且以同样的资格行使。于是邦联逐渐削弱,发生混乱,最后灭亡。比较强大的成员不但不是处于敬畏和从属地位,而是以次对其他所有成员施行苛政。我们从德摩斯提尼那里得知,雅典统治希腊达七十三年。拉栖第梦人随后统治希腊二十九年。其后,留克特拉战役以后,轮到了忒拜人统治希腊。

根据普鲁塔克所述,往往发生这样的事:最强大的城邦的代表,威胁和收买弱小城邦的代表;判决总是有利于最强大的一方。

即使在同波斯和马其顿进行危险的防御战争中,各成员也从不齐心协力,它们或多或少总有几个受到共同敌人的永久欺骗或雇用。对外作战的间隙中,充满了国内的变动、动乱和屠杀。

对薛西斯的战争结束以后,似乎是拉栖第梦人要求若干城邦退出邦联,因为它们的行为不忠实。雅典人发现,根据这一措施,拉栖第梦人失去的党羽比他们自己要少,从而会使前者成为公众审议的主宰,于是便竭力反对并且击败这一企图。这段历史同时证明了联合的无能,证明了最强大成员的野心和嫉妒,以及其他成员的从属和低下的地位。比较小的成员虽然根据自己制度的理论有权以同样的尊严围绕着共同中心运行,但在实际上它们早已成了主要恒星的卫星。

密洛特神父说,如果希腊人的智慧能与他们的勇敢比拟的话,他们就会从必须更紧密地联合起来的经验中得到教训,并且会利用战胜波斯军队以后的和平进行这样的改革。代替这种明显政策的是,雅典和斯巴达由于他们获得的胜利和荣誉而扬扬得意,起初成了竞争者,后来又变成仇敌并且互相危害对方,其危害情况远比他们从薛西斯那里受到的危害严重。他们相互嫉妒,相互恐惧、相互仇恨,相互危害,结果进行了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这场战争结果是挑起战争的雅典人的崩溃和被奴役。

作为一个软弱的政府,在不进行战争时常常由于内部不和而动摇,而这些不和必然引起外来的新祸患。佛西斯人犁翻了属于阿波罗寺院的一些圣地,安菲替温尼会议根据当时的迷信,向违犯圣规的人课以罚金。佛西斯人受到雅典和斯巴达的唆使,拒绝服从这个法令。忒拜人和其他城邦一起约定维护安菲替温尼会议的威信,为被亵渎的神灵报仇。由于忒拜等城邦比较软弱,而求助于马其顿的腓力,他在私下为这次斗争火上加油。腓力欣然抓住这个机会来实行他久已打算反对希腊自由的计划。他利用阴谋和贿赂把一些城邦的著名领袖拉到自己一伙的一边;借助于他们的势力和投票,他加入了安菲替温尼会议;又通过计谋和武力成了邦联的主人。

这就是这个有趣的组织所根据的谎谬原则所造成的结果。有一位希腊命运的公正评论者说,如果希腊是由一个比较严密的邦联联合起来,并且坚持团结,那么它就不致于受到马其顿的束缚;并且可能成为罗马推行大规模计划的障碍。

所谓亚该亚同盟,是另一个能为我们提供宝贵教训的希腊共和国的团体。

这里所说的同盟,要比前面一个例子密切得多,其组织也要高明得多。因而虽然不能避免同样的灾祸,但决不等于祸有应得。

组成这个同盟的城邦,保留它们的地方管辖权,任用各自的官员,享有充分的平等。各城邦派议员参加的元老院,有全权决定战争与和平,派遣和接待大使,订约和结盟,任命元首或所谓行政长官,这位元首指挥城邦的军队,通过十个议员的提议和赞同,不仅在元老院休会期间管理政府,而且在开会时还要担负审议各项问题的重任。根据最初的宪法,要有两名行政长官共同管理;但在试验后只用一名。

各城邦似乎全都采用同样的法律和习惯,同样的度量衡和同样的货币。但这个结果与联邦会议的权力有多大关系却不得而知。只能说在一定方式下各城邦被迫接受同样的法律和习惯。当菲罗彼蒙使拉栖第梦加入同盟时,取消了来客古士的制度和法律,而采纳了亚该亚的制度和法律。拉栖第梦原是安菲替温尼联邦的成员,这个邦联容许它充分行使自己的行政管理和法律。单是这个情况就能证明两种制度在本质上有着重大区别。

非常遗憾,这个奇妙的政治组织只留下这些不完全的记载。如果能查明其内部组织和正常活动情况,也许它能比我们所熟悉的任何类似的实验更能说明联邦政府的有关知识。

凡是注意到亚该亚事务的历史家们,似乎都看到了一种重要事实,那就是,无论在阿剌托斯改革同盟以后,或者在马其顿玩弄计谋解散同盟以前,其行政管理要比单独行使一切统治特权的任何城邦温和而公正得多,人民的暴力行为和叛乱活动也少得多。马勃雷神父在评论希腊时说:在其他各地都是如此动荡不定的民众政府,在亚该亚共和国的成员中并未引起骚乱,因为在那里这种政府受到了邦联的总权威和法律的制约。

然而,我们不能过于急促地作出结论说:党争在某种程度上并未搞乱个别城邦;更不能说在总的制度中应有的服从和融洽占有统治地位。在共和国的变迁和命运中充分表现出相反的情况。

当安菲替温尼联邦存在时,只包括次要城邦的亚该亚同盟,在希腊舞台上是微不足道的。当前者成为马其顿的牺牲品时,腓力和亚历山大的政策却使后者得到宽恕。然而,在这两个君主的继承人的治下,采用了一种不同的政策。在亚该亚人中间实施分裂政策。每个城邦受到引诱,只为自己打算;同盟解散了,某些城邦处于马其顿驻军的暴政之下。其他城邦则处于在本国混乱中出现的篡权者的治下。耻辱和压迫不久就激起他们对自由的热爱。少数城邦重新联合。其他城邦在找到机会杀死他们的暴君时,仿效了他们的榜样。同盟很快就包括了几乎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马其顿看出这个同盟的进展,然而由于内部纠纷的阻挠,无法制止。整个希腊感染了这种热情,似乎准备联合为一个邦联,可是当时斯巴达和雅典对亚该亚日益增长的荣誉产生嫉妒和猜忌,从而给这个计划泼了致命的冷水。对马其顿权力的恐惧,诱使同盟企求与埃及和叙利亚国王结盟,他们作为亚历山大的继承人,就是马其顿王的对手。这个政策被斯巴达王克利奥墨尼所破坏,他被野心所驱,要在未受挑衅的情况下对其邻人亚该亚人发动进攻。斯巴达是马其顿的敌人,有足够势力来破坏埃及和叙利亚国王对同盟所作的保证。这使亚该亚人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要么向克利奥墨尼屈服,要么求助于以前的压迫者马其顿。最后采纳了后一种办法。希腊人的争夺往往给予有势力的邻人以干涉他们事务的好机会。一支马其顿军队很快出现了。克利奥墨尼人被打败了。亚该亚人不久就体验到(这是时常发生的事情),一个战胜的、强大的盟国,只不过是主子的别名罢了。亚该亚人的奴颜卑膝所能从马其顿那儿得到的只是容许他们行使自己的法律。当时马其顿王腓力实行苛政,不久就在希腊人中间引起新的联合。亚该亚虽然由于内部纠纷和它的成员之一迈锡尼的叛变而削弱,但仍与挨陀利亚人和雅典人联合起来,树起反抗的旗帜。亚该亚人虽然得到这样的支持,还是发现不能胜任这一事业,于是再次采用求助于外国军队援助的危险办法。被请求的罗马人热切地接受请求。腓力被征服了;马其顿失败了。同盟接着就发生新的危机。各成员之间发生了纠纷。这些都是罗马人促成的。卡里克?提斯和其他著名领袖,成为诱骗自己同胞的雇佣工具。为了更有效地助长不和与混乱,罗马人已经宣布整个希腊完全自由,那些相信罗马人的人对此深感惊奇。罗马人怀着同样阴险的企图,挑拨各成员脱离同盟,利用它们的自尊心,声称同盟侵犯了它们的主权。通过这些计谋,这个同盟——希腊的最后希望,古代自由的最后希望——土崩瓦解;并且引起了如此愚蠢的行为和精神涣散的状态,以致罗马军队轻而易举地完成了通过他们的计谋所搞起的破坏。亚该亚同盟分裂了,亚该亚人被套上了枷锁,至今仍在枷锁中呻吟。

我认为概述一下这部分重要的历史并非多余。一是因为它给予我们的教训不止一个,二是因为作为亚该亚政体概要的一种补充,它着重说明,联邦政体的趋势,与其说是走向首脑的专政,不如说是走向各成员之间的无政府状态。

普布利乌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