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蒙·柏克

 《自由与权力》

   对于我们当中所有思考政治学并且没有陷入因卢梭思想掀起的烈焰和狂风的人们来说,你几乎难以想像柏克究竟是什么人……柏克,是保守主义至高无上的老师。

   辉格党人在成为政客以后变成了哲学家。他们的权宜之计被转换成了适用于世界的一种制度。适用于一代人的理念被发现适用于所有的时代。完成这一变革的人就是柏克。

   柏克是为数极少的伟大政治理论家中的佼佼者。因为他拒绝让人民主权、神圣权利、纯洁契约、自然法和所有那些在人们不完美的知识中所表达出来的普遍原则等事物来影响和干扰他。柏克只为实质自由的现实安全而奋斗,对于人们去随心所欲地拥有某种观点,柏克丝毫不加任何批评。

   在拒绝革命这一点上,柏克是正确的。革命是自由的敌人。

   柏克不是科学大师。但他的知识是丰富的、灵活的,而不是把自己局限于对某一学科的彻底钻研上。

   有些人是行动类型的人物,他们以尽可能给正义带来最小的损害为原则而行动;有些人则属于正义类型的人物,他们以最大限度地避免给利益造成损害为原则而行动。柏克属于这两者之间的中间型人物。

   柏克在1790年到1795年之间的言论,几乎成了法律和预言。

   柏克也寻求各种原则,但是,在他没有考虑到具体的环境条件时,他不会让这些原则主宰他。在他那广阔的心灵世界里为相反的原则留存了空间,以适合不同条件。他不想让普遍原则绝对化并否决任何其他考虑。他仔细估量什么样的环境需要什么原则。这就是柏克与别人产生差异的根源。柏克的头脑是历史的,而不是系统的。他从不抛弃理论,但承认理论只该用于解决问题,与事实相结合才行。柏克也研究哲学,但从不让自己成为抽象思想的俘虏。他在英国的制度下土生土长,但这一制度到他手里就成了哲学。他把这个制度蕴含的真理一般化。这个真理就是民族习惯,按照先辈经验朝前走——是发展而不是创新。往深处讲,这也是英国法律发展的方式。苏格兰人更是完全不同。他们没有任何制度,不受现实约束,从来不像斯宾诺莎、康德、边沁那样从事推理工作。

   从1770年到1778年,从1778年到1782年,柏克变得越来越自由。随后就发生了他的预言遭到毁灭的事情。

   为什么柏克不是一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是的,他是多么地渴望彻底的自由——良知的自由、财产的自由、贸易的自由、奴隶的自由,等等。既然如此,柏克为什么还要站在反对彻底自由的立场上呢?是什么原因使他产生这样的认识的呢?这是缘于他对历史的理解,对过去的权利要求、对时间的权威、对已逝先辈们的意愿、对历史的连续性等因素的理解。在柏克以前也有其他人持有这方面的认识,但是,他们只把握了保守主义的其他部分内容。柏克则是一个十足的保守主义性质的人,这种十足性也把柏克信奉的其他所有原则都涵括起来,使得柏克第一个成为既是自由主义又是保守主义的人。这就是统一性和一致性的事物。其实柏克也不是一致的,但是,最后占优势的事物的存在又是源于统一性。

   有一个教条并且只有这个教条是值得告诫人们的——柏克一生的每个阶段都对这个教条充满警惕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个教条就是党高居国家之上,就像原则高于利益之上一样。我们对自己国家的依赖就像乘客对轮船的依赖一样,他的安全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对我们的党的依恋就像对宗教的依恋一样,因为我们相信它是正确的。

   柏克理解政治经济学。但是,一旦撰写有关政治经济学的文章时,柏克从思想上就一直非常注意例外的情形,而且,与其说柏克是一位财政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位政治家。在其他事情上柏克也如此。

上一篇:辉格党

下一篇: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谒见(独幕剧) - 来自《哈维尔文集》

[捷克]哈维尔著 崔卫平译   人物:   车间主任   瓦涅克   (车间主任的办公室。门左边的墙上,挂着一幅镶在镜框中的毕业文凭。门的右边,有一个衣柜和一个塞得满满的公文柜,公文柜顶上有几只空啤酒瓶。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业余水平的绘画,并有一个标题:“一醉能解千古愁“。在舞台的中央,有一张办公桌和三把椅子,桌上有一些报纸和更多的空啤酒瓶;还有几只杯子。桌子旁边有一只装啤酒的板条箱。   沿着墙壁,尤其是房间的角落里,撒落着许多五颜六色的工具,一个老式收音机,一个破衣帽架,和一堆旧报纸、胶鞋等等。启幕后,车间……去看看 

Book 31 : Theory of the Feudal Laws among the Franks, in the Relation They Bear to the Revolutions o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Gregory of Tours, iv. 42.2. Chapter 7.3. Fredegarius, Chronicle, 42.4. Clotharius II, son of Chilperic, and the father of Dagobert.5. Fredegarius, Chronicle, 42.6. See Gregory of Tours, viii. 31.7. Fredegarius, Chronicle, 27, in the year 605.8. Ibid., 28, in the year 607.9. Ibid., 41, in the year 613.10. Ibid., 42, in the year 613.11. Some time after Brunehault's execution, in the year 615. See Baluzius's edition of the Capitularies, p. 21.12. Ibid., art. 16.13. Ibid.14. I……去看看 

附录戈林自杀:未披露的档案 - 来自《纽伦堡大审判》

有关赫尔曼·戈林自杀的具体细节,人们知道的并不比长年争论不休的肯尼迪与林肯被暗杀的内幕多。在所有这些案件中,有些事实已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或者已带到坟墓里无记载可查了。这里所描述的对戈林自杀案的再现可能与可以了解到的事实材料接近。我的资料主要是从柏林资料中心得到的,该中心是纳粹时代的重要资料库。这些档案包括戈林自杀的时候没有公布的调查委员会的绝密报告、现场证人的证词、医疗报告、戈林自杀留言的原文(以上四项都提供给了笔者)。由本·E·斯韦林根写的《赫尔曼·戈林自杀之谜》是迄今为止对该问题最……去看看 

第三章 墨绖出山 3、接到严惩岳州失守的圣旨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正当曾国藩在罗泽南的感染和唐鉴的激励下,对办团练跃跃欲试的时候,太平军的一次大捷,震撼了湖南全省九府四州,也狠狠地给曾国藩当头一瓢冷水。  太平军撤出长沙后,由宁乡进入益阳,从临时搭成的浮桥上渡过资江,在桃花仑迎击向荣所统率的尾追清军,大获全胜,阵斩清总兵纪冠军,杀死兵勇七八百人。向荣败退宁家铺。  这时,资江水大涨。洪秀全下令全军集中一切船只,将所有粮草辎重装在船上,浮江而下。另由翼王石达开率七千人马,由陆路护船前进,取道三里桥、兰溪市、西林港至王家坪上船,最后,全体人员由临资口进入湘江。  在益阳动身之前……去看看 

第一章 保尔·雷丁:知识分子之深本溯源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有关知识分子的定义,可谓纷然杂陈,不过,所有这些定义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是一种自我定义。这一特点使有关知识分子的定义与所有其他类型的定义相区别。事实上,对知识分子下定义的都是他们试图界定的那一个少数人群体中的一员,因此,每一次定义活动都在努力确立定义者自己的身分。每一种定义都把一个领域劈为两半:彼与此、内与外、我们与他们。每一种定义都最终宣告了一种对立,这种对立的标志就是:在界线的这边所存在的某一种特征,恰为界线之另一边所缺乏。  但是,大多数定义都避而不谈其真正的实质:这些定义者通过把社会定义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