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

 《自由与权力》

   本世纪(指19世纪)产生了自由所未曾遭遇过的最坏的敌人: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解决了迄今为止政治经济学一直没有解决的一个难题:它想方设法保证财富的增长将不会以牺牲财富的分配为代价去获得。诚然,沉默的贫困大众所急需的不是那些他们无法享受的政治特权,而是舒适——没有它,奢谈民众的政治影响力就是一个笑柄或一个圈套。它使得一落千丈般的政治运动荒唐可耻。民众的这种需要只有通过潜力巨大无边的专制主义才能得到满足。

   社会主义之所以是自由的最坏的敌人,原因在于:如果社会主义能实现它的诺言,它将对世界做出这么一种贡献,即自由的旨趣将显得苍白无力,人类将把自己对自由的忠诚转移给那主张给他们带来更多实惠的恩人。

   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要求平等地分享政治权力。但是,如果把决定性权力置于无知者手中,那是危险的,因此,需要普及教育。而普及教育又要花费很多钱财,因此,它使得富人要为教育穷人而支付代价。一无所有的人拥有支配有产者的权力,这种情况是危险的,因为无产者可能会夺走有产者的财产。因此,理想的状态是:二者的差距被缩小,平等得到加强,财富的过分积累受到扼制,财富的分配受到鼓励。而现在亚当·斯密只为财富的积累提供了办法,没有为财富的分配找出办法,因此,他的理论对民主无多大助益。

   政治平等被财富的寡头统治所摧毁。不剥夺人们的财富,就不可能剥夺财富带给人们的权力。在这个意义上讲,平等导致社会主义。

   平等与自由的冲突:享受至高无上的平等,它是来自于共产主义的宣传。

   社会主义容易吸纳专制主义,它需要最强大的行政权力——强大得足以干涉财产的权力。

   共产主义理想的发展导致对自由的限制不断增强,而且导致随着文明的进步,自由在削弱。

   唯物的社会主义将改善穷人的历史。他们的经典作家恩格斯使世人都知道了我们的工厂制度的可怕。

   共产主义:肇始于平等,但它是苍白无力的。现在它又从政治经济学出发。少考虑一些平等,多考虑一些如何组织和平共处联盟。

   在亚当·斯密之前,他们误解了个人主义的主张。在亚当·斯密之后,它再也没有被人遗忘。社会主义:《旧约全书》保护富人;《新约全书》保护穷人。

   一个所做的是支持财产,另一个所做的是支持穷困。

上一篇:联邦制

下一篇:政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宗教信仰 - 来自《有闲阶级论》

我们就现代生活中的某些事态,随意举述几项,就足以说明属于神人同形同性信念的各教派同未开化文化和未开化气质的有机关系。同时它们还可以用来说明,这类教派的存在和它的效力及其信仰方式的盛行,同有闲阶级制度以及成为这个制度基础的动力有怎样的关系。这里谈到宗教信仰或通过这类信仰而表现的一些精神特征和智力特征时,对于这方面的行为并没有加以抑扬、褒贬的任何意图;属于神人同形同性信念的现有各教派的一些日常现象是有其经济理论上的意义的,是可以从这个观点来讨论的。这里能够详细探讨的是,关于宗教信仰的一些有形的、……去看看 

第七章 同志之间的战争 - 来自《中国制造》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八时 平阳市委  田立业早上一上班,还没走进自己办公室,就在走廊上碰到了刘意如。  刘意如故作惊讶地问:“哟,田秘书长,你看,这还差五六分钟呢,你咋就跑来上班了?就不趁着早晨凉快多睡一会儿?”  田立业一本正经地说:“改邪归正了,从今以后要向你刘主任好好学习了……”  这时,高长河夹着只公文包上了楼,看见田立业,马上说:“哦,田秘书长,我正要找你呢,你过来一下!”  刘意如冲着田立业诡秘地一笑,走了。  田立业忐忑不安地跟着高长河走进办公室,问:“什么事,高书记?”  高长河自顾自地在办公桌前坐下,也让……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6章 直接税与间接税的比较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赞成课征直接税和反对课征直接税的论点  到底应该课征直接税还是间接税,这个问题在任何时候都叫人很感兴趣,最近又引起了很多争论。在英国,人们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感情,那就是对间接税有好感,而对直接税有恶感。这种感情并非产生于理智的判断,而是带有小孩子气。英国人厌恶的不是纳税,而是纳税的行为。他不愿看到收税员,不愿受其专横的盘问。也许只有直接从口袋中拿钱纳税,才会使他有纳税的感觉。固然,对每磅茶叶课一先令税,或对每瓶酒课两先令税,会提高他所消费的每磅茶叶和每瓶酒的价格,提高的幅度等于或高于所课征的税,这……去看看 

02 身份 - 来自《新疆追记》

去新疆做研究,身份去是一个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在中国搞研究如果缺少身份,所有信息都会对你封闭。我离开“体制”20年了,没有任何归属或头衔,档案都不知去向。Q的课题组不属于体制,本身就没有身份。他也许有一些别的渠道,但不适合给我用。我除了不是体制内的人,某种程度上还属于“异己”。   想来想去,我唯一一个与体制有点关系的身份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在80年代加入作协,当时主要也是为了找身份。那时我正准备搞一次开车环绕地球的旅行,后来没有成功,以后和“作协”再没有过联系。这次我先是托人去问“作协”领导人,能不能……去看看 

7-3 愿望达成 - 来自《梦的解析》

本章开头所引述的燃烧童尸的梦,使我们有个好机会来考虑梦是愿望达成这理论所面对的困难。当然,如果有人说梦单单只是愿望达成,那我们每个人都会感到惊奇的——这不单单因为和焦虑的梦相反。当前面的分析显露梦的背后还隐匿着意义与精神价值时,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些意义是如此统一的(单元化的)。根据亚里斯多德那个正确但简短的定义: “梦是一种持续到睡眠状态中的理想。”既然我们白天的思想程序能产生那么多的精神活动,诸如判断、推论、否定、期待、意念等等,为什么在晚间就把自己单单限制在愿望的产生呢?相反的,不是有许多梦显……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