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自由与权力》

   历史不是一位主人而是一位老师,它充满了邪恶,它只对那些在历史中选择实例的自由人诉说它的真相。像实验科学一样——那里许多未成功的实验为新的发现铺平了道路。

   历史是对民族性格的形成产生最强烈影响的因素。

   人类怎样才能超越偏见、激情和利益呢?通过研究历史和对必要的个性的追求。

   抵制你的时代——把一只脚置身于自己的时代之外——看看其他时代,并问问自己我们祖先的时代是否适合我们。

   历史知识意味着先辈们的选择。

   不要被过去所统治,而要被过去的知识所统治——在此是两个不同的事物。

   生活在未来和过去之间。不生活在过去的人,就不会生活在未来。

   历史不仅是知识的一种特殊分支,也是其他知识分支的模式和方法。历史思想远远多于历史知识。

   历史不仅是一个发现的航程,也是一个与敌人斗争的过程。敌人就是早已实权在握的人,这些人强烈希望隐藏真相。

   历史要求同情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人们,并超然于我们自己所做的事情之外。

   文明的进程就是从暴力的统治走向观念的统治——从意志的统治走向法律的统治——走向神圣的人类理性的替代物。

   历史是一个伟大的创新者和偶像的破坏者。

   进步表现在:人们应当受权威统治而不受暴力统治,受舆论统治而不是受权威统治,受良知统治而不是受舆论统治。

   一个新的时代不是开始于一个新的人,而是开始于一种新的理念或一种新的力量。从别人那儿获取你的理念是危险的,你应当从他们那儿获取信息。而观念,像经验一样,必须是你自己的。

  历史学家的不足:过多关注事实而不是观念。因此他们生活在事物的外表——没有用智慧去浇灌人。

上一篇:宽容

下一篇:公共生活的伦理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七章 步步高升 - 来自《江青传》

权力膨胀的“中央文革”  靠着“大批判””开路,仗着“样板戏”作资本,江青一手掌握着“中央文革”,一手操纵着中央专案组,她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显山露水了,再不处在云雾之中了。   实质是第一的,名目是无谓的。“中央文革”这么个怪物,在中共党章上,在中共党史上,从未见过的组织,却在“文革”中无限膨胀起来。   按照《“五·一六”通知》的规定,“中央文革”原本只是“隶属于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那么个“小组”。用江青自己的话来说,只是“政治局常委的秘书班子”。   可是,这个“秘书班子”,却在一九六七年一月,取代了中共中……去看看 

1-1.4 在高山之谷修筑“宫殿” - 来自《走向混沌》

一鸟离巢,百鸟迁窝。   崔振国和王复羊于8月初离京,我们这些在京都改造的右派,于该月下旬卷起铺盖“打道回府”。当然,我们这些被打入另册的人,市区绝非久留之地。在9月17日,重新把行李装运到卡车上。向西——再向西——沿着环山的石子儿公路,扎进了大山环抱的潭柘寺。在寺庙内住了一个多月,当了开山筑路的壮工。公路修完,卡车又拉着我们向西——再向西 ——进入了人烟稀少的高山大峒。这儿离北京虽然只有百十里路,由于山峦重叠,进了一山又一山,两山形成漫长峡谷,日本人在侵华战争中占领北京之后,他们的足迹也没有到过这大山沟沟。……去看看 

第八章 宗教 - 来自《论人的天性》

宗教信仰的先天倾向是人类心理中极其复杂而强大的力量,也很可能是人性中一个根深蒂固的部分。埃米尔·迪尔凯姆是个不可知论者,他把宗教活动的特点归结为群体的精诚献身和社会的核聚团结,它是社会行为的共相之一,从原始的狩猎-采集部落到社会主义共和国,它都具有可资识别的形式,宗教活动的萌芽至少可以追溯到尼安德特人的骨头祭坛和丧葬仪节,早在6万年以前,在伊拉克的上尼达地方,尼安德特人就曾用7种具有医药用途和经济价值的花卉装饰坟幕,也许是追念一位沙门巫师。根据人类学家安东尼·华莱士的研究,从那个时候起人类大约产生了10……去看看 

论出版自由(一) - 来自《论出版自由》

位列议会审议厅的先生们可以向共和国的当轴诸公直接进言,但身居草野、没有这种机会的人,如果看到有什么可以促进公益的事情,便只能笔之于书了。我想他们在开始这一不平常的举动时,内心的变化和激动,自然是不小的:有些人怀疑它的结果,另一些人则顾虑将受到某种责难;有些人抱着希望,另一些人则对自己所说的深信不疑。至于我呢,过去由于论述的题目不同,这些心情中的每一种都可能在不同的时候对我发生过不同的影响;在目前这一篇前言中,也可能流露出某种心情对我影响最大;但我在写出这篇演税,同时又想起我所呼吁的人时,便使我内心的支配力量……去看看 

九、马歇尔出使中国 陈辞修执掌军令 - 来自《蒋介石和陈诚》

对日受降、整编国军和遣散伪军,被大多数国民党人视为是他们失败的最大原因。  整编国民党军的最初动议来自于接替史迪威职务的魏德迈。1944年12月初,中美联席会议举行第一次会议,中国方面以陈诚为首席代表,魏德迈为美方代表。在这次会议上,魏德迈向蒋介石和陈诚建议军事委员会专门成立指挥中国野战军的总司令部,鉴于国民党军生活水平低下,营养不足,“他认为中国部队官兵需要良好的营养食物比需要枪炮更迫切”。为了提高士兵生活建议缩编部队,“他以实际数字指出,中国军队一个军常有3万个名额,却只有二千支步枪作战,人数太多,薪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