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生活的伦理学

 《自由与权力》

   政治学:公共生活的伦理学。

   每个人都是他自身利益的最好的、最敏感的判断者。因此,不要让任何其他人去干涉他。

   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人们适合驾驭他们自己,而不适合驾驭他人。

   性格必定是设计和努力的结果——而不是传统或偶然事件作用的产物。

   无论一个人是否把他的一生贡献于政治学的研究、贡献于公共生活或贡献于他那个时代的文学或历史学,其结果几乎是相同的。一个人应当掌握多学科的知识和培养相同的才能。

   道德律令行于诸多时代而不受制于环境。

   正确和错误并不是亲密无间的,政治学介入其间并占据二者之间的空间。消除不必要的负担是智慧的一条主要法则。

   那些对障碍有所预见、有所衡量、有所准备的人们,工作起来是最有力量的。

   如果我们的行为规则由对我们的邻居有利的因素所决定,我们也许在撒谎。许多非真理性的东西都明显地是有益的。常常有这样的情形:我们因为没有受骗而感到难过。我们必须反对被迫去听从那些不愉快的真理——正如在遇到疾病、不幸、有失体面的情形一样。

   道德只存在于那种为尚未受过教育的种族而存在的宗教形式中。因此,使未受教育的良知去承担公共义务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它们与宗教紧密结合起来。

   道德的建立必须远离宗教,因为任何宗教都会通过罪行的手段来促进它自己的事业。正如在它需要的时候,在道德上不惜走向错误一样,政治活动也是如此。

   责任只能被虔诚的天赋所守护,而虔诚在没有宗教的情况下是不存在的。

   没有任何国家在缺乏宗教的状态下能是自由的,宗教产生并增强人们的责任意识。如果人们不是被责任所守护,他们必定是被担惊受怕所包围。他们越是担惊受怕,他们就越不自由。责任感越强,自由度就越大。

   如果是道德的而不是宗教的观点在政治学中占主导地位,那么,它们也会在宗教中占主导地位。

   每一种理论体系都以其自身的方式应用于生活。每一种教条式体系都创造出其自身的伦理体系。

   如国家说这是义务,那不是义务,那么,义务将会比自愿的行动显得更加神圣不可侵犯。因此,宗教所主张的义务,诸如向教会缴纳的农产品什一税,就不如国家的税收那么值得优先考虑。这样一种新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秩序在世俗生活中建立起来了。

   与其说没有政客我们也能生活下去,不如说通过精神的力量人们也不再能保持正直。

   你也许可以通过暴力来维系统治,但你不可能同时又能通过物质的和道德的手段来拥有它。公职人员是所有被国家所承认的利益的服务员。我们必须像珍惜选举我们的多数人的利益那样,认真地珍惜少数反对我们的人们的利益。

   一个公职人员无权让他的行为由特殊利益所决定。如果他这样做,就像在干一件与一位受贿的法官所干的事情一样的事情。像一个法官一样,他必须思考什么是正确的,什么不是对一个政党或一个阶级是有利的。

   我们必须同不同宗教信仰和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们一起生活并与之打交道——这些人有不同的哲学和不同的哲学与宗教的混合观念。也要与那些其宗教和哲学知识都是二手货、不准确、松散的、不确定的、模糊的人们打交道。要应付这种情形,我们需要一种伦理体系。

   政治生活建基于道德问题之上。当一个人看来要走向错误的时候,不是在判断上,而是在原则上,他的朋友们会感到似乎是他们抓住了他在撒谎,或在打牌时舞弊,或去逛妓院。

   一个缺乏政治原则的人,就是一个没有原则的公职人物。

   假如你从未丧失你对事物的真知灼见,那么你就永远不会丧失你对原则的把握。

   如果你总是改革你的创新并使它们服从于原则的需要,你就是表里一致的。

   一个使自己适应环境、遵循潮流的人是强有力的——但这是以力量来衡量,而不是以人格品性来衡量。

   我们需要不顺从权威和绝大多数人意见的人,这种人也不顺从他的国家的风俗习惯和他的宗族观念。我们需要他能保持、培养、增强这种决心和毅力。例如苏格拉底、圣·保罗、路德、杰佛逊。

   一个有正确观念的人与一个充满偏见的人是截然不同的,这正如一个诚实的人与说谎者截然不同一样。

   从来不敢反时代潮流和抵制大多数人意见的人不但是个懦夫而且也是个诡辩家,而这也正是伟大人物孤身战斗的部分原因。

   我们需要的是诚实的人,而不是顺从的人,但他又得既敢抵制并且又是独立的。

   有人认为人们的行动是由利益、激情、贪婪和野心所驱使,其他人认为他们随时愿意为了观念牺牲利益,为了更高的事业而牺牲他们的生命和财富。

   观念取代国家的情形:一个人更专心于促进他的观念,而不是促进他的国家的利益。他必定愿牺牲他的国家而不是他的观念。他必定愿意为了他的观念而牺牲他的国家。因此,英国的辉格党人为美国人的成功而欢呼雀跃,法国人则为征服阿尔及利亚感到悲伤。

   一个人若害怕给对手武器,他便输掉了比赛。

   因为讨厌一个人,所以你得小心别侮辱他。

   错误的舆论比坏人造成的不幸更多。最危险的事情是那些还没有在不同国家受到实际验证的东西。

   任何进步的努力在它的敌人看来对现存价值来说都是不公正的。

   在开始,有两件事不能受到抨击:无知和心胸狭窄。它们只能受到与之相反的品质的缓慢发展的动摇。它们无法承受讨论。

   我一直认为谦谦有礼的伪君子是一种可怕类型的对手。

   半生不熟的真理不会比谬误好多少。公正无私地说话是比较好的。

   偏见与确信就像骄傲与尊严一样。

   生活的阅历会驱散偏见,因此,把反对者都集中起来吧。

   一个人的亲密朋友必须小心选择——却常常不能由他自己所选择。

   再没有比把成功神圣化这种行为更有害和不道德的内心习惯了。

  我们在天堂的阳光下审视我们的观念,在地球的阴暗中去应用它们。

上一篇:历史

下一篇:附录:阿克顿勋爵年谱简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 来自《生死抉择》

等李高成走进公司办公楼里的会议室时,公司里的十几个领导已经等了他半个多小时了。     会议室非常简陋,简陋得让人心酸。几张破旧得不能再破旧的老式沙发,几张五六十年代的旧桌椅,没有茶几,没有花盆,没有任何装饰品,照明设备也仍然是那种普普通通的日光电棍。没有人抽烟,所以也就没有烟灰缸。这是中纺几十年如一日的老规定,凡进厂的职工干部,不论职务大小,也不论干什么工作,一律不准抽烟。即便是在澡堂里、厕所里,也不允许抽烟,整个厂里根本就没有吸烟室。     这同李高成平时参加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会议有着迥然不同的气氛和……去看看 

第二章 彼德原理的实例 - 来自《彼德原理》

我将以学校为故事题材。——J·海伍德   艾克西尔市立学校的制度是个典型的组织,研究该校的制度可以明了“彼德原理”在教书这一行业里运作的情形,同时也能推知层级组织学如何运作于各行各业。   且让我们先从授课的教师开始讨论,为了便于分析,我把他们分成三级:胜任、适度胜任以及不胜任。   根据分配理论(Distribution theory)预期和实务经验结果,教师通常会不均匀地分布于这三个等级:其中绝大多数教师属于适度胜任级,只有少部份教师属于胜任级和不胜任级。下图可以显示分布的情形:  ●墨守成规者的案例   一个不能胜……去看看 

第三章 看(Seeing) - 来自《惊人的假说》

“眼见为实”。在餐桌上,有些并非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常常问我目前正在研究什么,当我回答说,我正在思考哺乳动物视觉系统的某些问题即我们如何看东西时,他们往往会表现出令人有些窘迫的沉默。提问者往往迷惑不解,为什么像看东西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会有困难。当我们睁开眼睛时,毕竟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看到一个开阔清晰、充满五颜六色物体的世界。一切都显得轻松自如,因此还有什么问题可言呢?当然,如果我现在潜心钻研的是数学、化学甚至经济学这些需要花费脑力的问题,也许还有值得谈论的东西。然而,看……?另外,很多人认为,既然他们的大脑工……去看看 

第三章 道德理想国的发生逻辑:自由之沉没 - 来自《道德理想国的覆灭》

我们每个人都以其自身及其全部的力量置于公意的最高指导之下,并且我们在共同体中接纳每一个成员作为全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① ——卢梭   法国大革命开始之后的第一个月,一个法国人已经敏感到法国式自由理想的悖论:“我们已经迅速地从奴役走向自由,我们正在更迅速地从自由走向奴役!”②事实上,这一悖论早在法国大革命的实践历程之前,已经在卢梭的政治设计中开始了。 一、“公共意志”——道德理想国的入口   我们从“公共意志”这一概念,进入卢梭失足的层面。 “公共意志”,就其语义发生形态而言,初次使用者并不是卢梭,而是……去看看 

2-2.3 送“反革命”母亲还乡 - 来自《走向混沌》

我记忆中,当时已是8月的末尾——农历已快到中秋团圆佳节。   天上的月亮不知人间的悲楚,依然像个银盘那样挂在天空。但是那一年的中秋,是中国人感情的缺圆的时日。北京郊区的火葬场尸满为患——我的一个表弟工作在八宝山附近的一座工厂,他告诉我那儿尸体排队,臭气冲天;分不清张三李四,文革中的冤魂集体火化。更为严重的是,武斗还在继续向北京的每一条街巷延伸,我儿子上学的南吉祥胡同小学校长,学生硬是向她嘴里塞土鳖——自古被称之为人师表的教师,活活被一些无知的孩子折磨死了。   在这种乱世中,我母亲没有遭受武斗的洗礼,没……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