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球化的浪潮汹涌澎湃,滚滚而来。全球化——经济全球化、资本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政治全球化、文化全球化、甚至生活方式全球化……是福?是祸?全世界政界、财界、企业界、学界和普通老百姓都在热烈争论、探讨。本书是德国《明镜》杂志两位著名记者跑遍世界各地,收集了丰富的感性材料写成这本书,生动地描绘了全球化图景及其带来的各方面的负面后果,并提出了克服这些后果的方法。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北京 - 来自《黄祸》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军队在北京对民主运动进行的镇压形成了一个“六四结”,从那以后,中国的政治始终离不开这个结。石戈活了近五十年,虽没有经历过战争,也算见过不少死人,但即便是当年的“六四”屠杀,他也未曾面对过令人如此毛骨悚然的场面。卡车货厢上站立的人竟然没有头! 全部没有! 齐刷刷地一样高! 唯有从一片脖腔里喷出的血高度不一,在第二辆卡车的车灯照耀下红艳艳地跳动。两辆卡车之间的柏油路上,滚动着散乱的人头。刚砸在他自行车前轮上的那一颗披散长发呲着牙,写在额上的“翻案”二字好象第二对眼睛。血腥气铺天盖地……去看看

28 八九政治风波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八九年,在建国以来的历史上是最不平凡的一年。  一九八九年,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上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  一九八九年,“改革开放”十年来形成的各种社会矛盾,特别是极少数人坚持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和绝大多数人坚持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矛盾,集中地爆发出来了。  一九八九年,作为青年人、知识分子的大学生,首先敏锐地感受到社会矛盾的压力,在各种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思潮的影响下,特别是修正主义思潮、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影响下,他们奋起投入学潮,希望为中国找到一条强国的“新路”。  一九八九年,广大工人、……去看看

斯大林时代的谜案 第八章 - 来自《斯大林时代的谜案》

   2009/10/01
●斯大林对军队各级指挥人员和政工人员的彻底屠杀   ●斯大林对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杀害   ●斯大林对布柳赫尔元帅的杀害   斯大林对本国人民发动的歼灭战争不可能不触及军队。他感到害怕的是红军的指挥人员。如果不把他们及时歼灭,就有使已获得的一切成果丧失的危险。大批地逮捕党的老战士,有可能甚至使那些最忠诚的指挥员也发生动摇。高尔基、布哈林或克鲁普斯卡娅纷纷出面干预,是一回事。而如果军人们开始抱怨起来,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那些有才能的战略家们受到了一些人根深蒂固的嫉妒,现在放纵这种嫉妒心的时……去看看

第二十章 布阵平津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78.毛泽东唱空城计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在指挥南线刘陈邓展开淮海大战的同时,又在谋划平津战役。  而毛泽东在西柏坡唱的一场空城计,也预示着打平津战役蒋介石不会有好结果。  对于坐镇河北西柏坡指挥大决战的毛泽东来说,傅作义是离得最近的敌人。决战期间,他们曾经有过一次有趣的直接交锋。  毛泽东又有一盘好棋成竹在胸,蒋介石也打着如意算盘。  1948年冬,辽沈战役已经打响。就在东北战场国民党军节节告败的时刻,华北“剿总”司令官傅作义率步骑5个师,外加400辆汽车的快速部队,从北平、保定……去看看

第五章 中国现行政体的弊病 - 来自《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

权力趋向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英文原文为:Power tends to corrupt,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英国]十九世纪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 中国现行政体已实行了半个多世纪,虽然还没有前苏联存续的时间长,但历时也不短了。与它先后建立的同类政体大多已作古了,剩下的屈指可数。个中原由,实在值得深思!如果说它在诞生的初期曾经生气勃勃,那么到了今天已尽呈衰败腐化之态。无论是它的党政体制,还是立法体制和司法体制,都是弊病丛生。尤其是它的司法体制,更是问题多多,民怨沸腾。若不从根本上改革,并建立起宪政民主……去看看

第五章 弄虚作假之种种 - 来自《英雄出世》

1罕见的电报   目睹沉重的农民负担,走在一个又一个仍未从贫穷中突围的村庄中间,我们的良知常受到煎熬。   一位朋友讲过的一个故事长时期地在我们眼前挥之不去,它使得我们的内心非常不安。   这位朋友说,有一次,他陪一位地区官员到县里去检查工作,因为彼此是同学,所以同住一家宾馆又同居一室。这天,大清早,服务员送来一份电报,这电报吓了两人一跳,它像长长的哈达,足有三四尺长。细看才知道,这是一个从穷乡僻壤赶来想见这位地区官员的农民打来的。   他带着全村人的希望,带着满肚子的苦水,想找“父母官”诉说,可宾馆门卫不让他……去看看

第21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黄三木每天沉缅于痛苦之中,像是患了绝症。走在大街上,周围的一切竟没有丝毫变化。他恨,恨这个无情无义的世界。他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他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切,而天空竟可以仍旧这么蓝,云朵竟可以仍旧这么白。他已经痛不欲生了,而街上的行人竟可以仍旧这么喜气洋洋,人人都像是过年样的快活。什么地方响起歌声,是失恋的歌。他听得很入耳,以前他不爱听歌,今天才发现,世界上所有失恋的歌曲,原来竟全部都是为黄三木而作的。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有先知,先知们竟然知道他会有这样的一天。先知啊!为什么我没有早点认识你?!黄三木经过电影……去看看

顺便说说企业改制以后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最近,落实科学发展观,体现“以人为本”,关心群众利益,懂得“群众利益无小事”,领会任何工作都要有利群众、不能使其受到损害,在很多省市的领导讲话和文件颁发中都提到“征地”、“拆迁”和“企业改制”都要保护群众。这是进步,很有必要。征地和拆迁,搞得不好会扩大弱势群体,已如上述。企业改制,从国有到民营、从公有到私有,转变机制,顺应市场,脱胎换骨,起死回生,事例不少,发人深思。然而,是否也使职工和农民真正获得了实惠,则有不同的反映。2002年,在6月28日的《杂文报》首版头条,刊登石飞的《“老板,给我们一个馒头吃吧!”》令读者怵目惊心……去看看

第一章 自由辨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第一部分 自由的价值  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演说家和诗人都极力赞颂自由,但却没有一位演说家或诗人告知我们自由为何如此重要。我们对于此类问题的态度,当取决于我们视文明为僵固之物,还是视文明为日渐发展之物……。在一个日益发展的社会中,任何对于自由的限制,都将减少人们所可尝试之事务的数量,从而亦会降低进步的速率。换言之,在这样一个日益发展的社会中,行动的自由之所以被赋予个人,并不是因为自由可以给予个人以更大的满足,而是因为如果他被允许按其自己的方式行事,那么一般来讲,他将比他按照我们所知的任何命令方式去行事,能……去看看

61 王副省长被双规了 - 来自《国家公诉》

江正流挺动感情地说:“唐书记,我老婆背着我受贿的事,我知道后是连夜向您汇报交待的。您当时对我的批评和指示,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你说我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正确选择,要我去廉政办退赃。后来考虑处分时,您和市委也是实事求是的,根据我的错误和认识错误的态度,决定给我警告处分……”   唐朝阳摆了摆手,严肃地道:“哎,正流同志,你不要误会啊,现在对你降职换岗也没错,也是市委的决定嘛,是我拍板同意的,这你可要正确对待啊!”   江正流还是说了下去,有些不可遏止,“唐书记,您别做我的工作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王省长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您!要说……去看看

第四十九篇 用召开会议向人民呼吁的方法来防止政府任何部门侵犯权力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2月5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四十九篇(汉密尔顿或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前一篇论文中所引证的“弗吉尼亚备忘录”的作者在那件珍贵作品中还附加了一个宪法草案,该草案是为了预计在1783年由议会为该州召开的制宪会议而准备的。草案和同一个人所写的一切东西一样,表示出与众不同的思想,独出心裁,全面而正确;更值得注意的是,它同样表现出对共和政体的热爱,对共和政体应该防止的危险倾向也有开明的见解。他所提出的预防办法之一,并且是似乎他最后依靠作为权力软弱部门对付强者侵犯的屏障,这也许是他本人的独创,由于这个办法直接……去看看

2-13 如果不能成为礼物,就不要进入那人的生活中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我怎么开始?做世界的光,不伤害世界。只寻求建设,不求破坏。带领我的民众回家。怎么做?以你光辉的榜样。只寻求神性。只说真话。只以爱来行事。现在就实行爱的法则,并永远实行。给予一切,一无所求。避免流俗。不要接受那不可接受的。去教导所有那些想要认知我的人。使你生命的每一刻都是爱的流溢。将你的每一刻都用以思念最高的意念,说最高的言词,行最高的行为。在这些中,荣耀你神圣的本我,因之也荣耀了我。为你所触及的一切生灵带来和平,以此为地球带来和平。以身为和平。时时刻刻去感受和表达你跟那一切的神圣连结,跟每一人、每一……去看看

第二章 国家与市场 - 来自《分权的底限》

国家与市场的关系在经济研究中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但在中国,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个问题很少被人讨论,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中,国家起着主宰一切的作用,市场即使被允许存在,也只不过是起点 “辅助”作用。既然国家与市场的主从关系被认为是天经地义,当然也就无须讨论了。如今,中国已宣布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因而也被承认为社会资源的基本配置体制,现在的问题是,国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应该起甚么样的作用? 中国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大致有三派观点。第一是传统计划经济派。这些人现在已不再坚持让国家计划规范经济的所有方面……去看看

韦君宜小传 - 来自《思痛录》

韦君宜,原名魏蓁一。女,湖北建始人,1917年10月26日生于北京。少年时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1934年秋考入北平清华大学哲学系就读。第二年即积极参加学生救亡运动,加入民族武装自卫会。1935年12月投身“一二·九”运动,193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在学生运动中是个出色的笔杆子,1936年3月31日北平大中学生追悼在狱中身亡的郭清同学的祭文,就出自她的手笔。   卢沟桥事变后,平津沦陷,她辍学离家流亡到南方去,在湖北地区从事中国共产党的地下活动。1939年到延安做青年工作,编辑《中国青年》,还曾在晋西北和陕甘宁边区做过中学教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