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二章 私有动产的产生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不久,兽类的乳汁开始成为人的食品,为了能够不费很多力量就可以取得这种生活资料,人们就驯养一些最驯顺的兽类,把它们集中在他们的帐棚、草棚或窑洞的周围。这样,就发生了牧人的生活,并且在社会里产生了职业的区分。于是不久就产生了牧人和猎人彼此不同的利益。所有权是双方都还不习惯的观念;牧人首先提出了这个要求,他禁止猎人杀害放牧在他保护下的野兽,但是他把兽乳供给猎人。猎人——他原来对于那些成群地驯养的野兽的生活以及阻止他吃食这些兽类的禁令是毫不尊重的——现在,他信服了畜牧的利益;人们互相交换和分享牧群的兽乳和猎人的猎获物;于是牧人就开始来计算他牧群的头数,猎人也开始查点他的兽皮的件数,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就产生了动产这个概念。

  现在,牧羊人以一种严肃的态度对别人说:“这一只羊是我的牧群里的”,这使得别人好笑。“我的”这个词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牧人的态度他是完全懂得的,这显然是要告诉他:“你不许拿走!”。

  现在每逢猎人和牧人亲切聚会的时候,不再说:“我们宰一只羊吃吧”。而是说:“我来宰我的一只羊款待你吧。”

  这样,人们就逐渐地习惯了所谓我的、你的,逐渐地习惯了私有产权和分别你我的原则。

  在当时,这种制度是完全合宜的,它对任何人没有害处。任何人没有因此被剥夺了他的权利,可以同样拥有他自己的牧群。野兽、森林、草地和果实毫不缺乏;因此这种对于任何人无害的事,人们也就听其自然。

  这种我的和你的概念产生于自我维持的本能需要。人们因为分成猎人和牧人,他们生活得日益分散,因而彼此也日益疏远。这样就造成了每个人必须依靠他自己的力量去维持他自己和他家庭的生活。于是人们也就开始要去计算必要的日常需要。这种自我维持的本能推动着一切社会成员,并且,按照我们如何指导这种本能而可以对于社会产生最有利或最有害的影响。

  这种自然的,自我维持的本能,使人要想去获得一切只要有任何一点用处的东西。一切东西,不论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地里藏的;一切动物、植物,凡是人能看见、听见、尝到、嗅到或触摸到的东西都引起人的欲望。一切他都想要享受,虽然他并不一切都能得到,因为大自然给他的欲望设下了种种障碍,而他则不息地努力去破除这些障碍。

  人类破除这些障碍的成就愈大,他们给自己造成的前进的道路就愈宽阔,愈平坦。因此,为什么我们不全体都努力去破除这种障碍,而要用强力把某些人摒除在这个努力之外呢?

  大自然说:这里是土地和果实,每个人都把他所需要的拿去吧。但是人回答说:你应该让土地为我生长比现在更多的果实,因为我们的人数增加了。于是他开始耕作、施肥,迫使大自然提高三倍的产量。但是只有地球表面很少的一部分土地是通过犁锄而感觉到了人类的统治的,还有千百万人在为面包而呼号,他们要求去扩大这个被农业打破了的大自然的缺口。是谁拦阻了他们?正是人类自己和那个糊涂的什么我的、你的。

  大自然对人说:你有两只脚两只手,用你的两手两脚你爱到那里就到那里去吧,好去寻找我给你庋存的那些宝藏。但是人说:你使我在飞跑、游泳上不如禽兽和水族;于是他发明了车船和乘骑,火车、汽车、轮船,甚至几乎在天空中赛过了飞鸟。但是,虽然有这一切,而雇工、贫农和他们的妻子以及手工学徒依然是肩负重载从乡村跋涉到城市,从城市跋涉到乡村。勤劳的工人徒步走,而懒惰的游手好闲者却坐着车子;年高体弱的白发老人迫于瘦惫倚靠在街道的墙角上,而不逊的年轻纨裤子弟却踞坐在华贵的高车大马上疾驰而过。

  所有这些贫苦的人,这千百万普通人民,都要求扩大由于车船、铁路这些快速工具的发明而在大自然壁障上打开的那个缺口。为什么不允许他们?为什么不给予他们这些工具?本来人们可以很方便地办到的事,为什么要让他们在无谓的肩挑背负的劳动中浪费这么许多光阴?还是因为这个可诅咒的我的和你的。

  大自然对人说:这里,我给你一个发音器官,随你的喜好来发音吧,以便和你那些同类互相表达意思彼此了解。但是人说:我是好交游的,我要地球上的全部居民都能了解我的意思,所以我不能满足于我的这个微弱的声音;于是,他发明了文字、书写和印刷术。从那时候起,就使一个微弱的声音有了可能使全地球上凡是愿意听的人都能永恒地听到它,即使那发音的器官久已化为尘土。但是仍然有千千万万的人,他们嘴里有一句真理却不允许说出来;如果他们只许用当初自然赋予他们的自然的语言器官,他们宁愿放弃使他们的声音永恒化的权利。一些人可以任意传播真理和谎话,而另一些人却不许说一句:“正人君子被关进监狱,而窃贼却受到崇敬”。为什么不许?又是为了那个我的和你的。

  大自然对人说:如果你觉得我所给予你的还不足够,如果你觉得它对你不合适,你可以按你的喜好对它加工改造。人回答说:加工改造的劳作对我愈来愈成为重负,我们要想办法解决。于是,他发明了机器,通过对原始机械力量的巧妙运用,能够做前人所做的十倍以上的工作。但是现在在英国的工厂里仍然有无数儿童,他们每天要做十九小时工作,并且被鞭子驱迫着去劳动。我们现在比机器发明之前还要受更苛刻的剥削。这又是怎么回事?原因是那个我的和你的,它定下了这样一个基本法则:机器愈多,劳动者愈少,游手好闲的人愈多。

  大自然又说:你们拥有我的这些财宝,你们这些人类,什么也不缺少了;现在,按照你们的意思处理吧,看一看,你们该怎么办吧。

  但是人说:这可能造成一种混乱。我们中间有老弱,有病人,我们不愿意抛弃他们;因为我们之中每个人都可能有老弱和疾病的时候。为了人们将来也不抛弃我们,因此上帝要我们爱一切人,象爱我们自己一样;曾经有一位救世主为了这个信念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在他以后又曾有许多人为此而死;而且牺牲还并没有到头。但是,你们可敬的殉道者们,这只是为了好使那具有三十个银币的人们的罪过更加恶贯满盈。为什么有殉道者,十字架和银币?为什么不代之以爱的信条?

  还是因为那个我的和你的。

上一篇:第一部分 第一章 社会病态的产生

下一篇:第一部分 第三章 私有不动产的产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七章 资本理论与利率(下) - 来自《价格理论》

存量、流量分析的推广   把住宅单元的例子推广到资本一般以及利率的决定问题上是容易做到的。在图17.3中,我们从对持久收入流量的存量需求开始,而不是像在图17.2中那样从对住宅单元的存量需求曲线开始。而是引入建设住宅单元的供给曲线,代替引入住宅单元的供给曲线,我们引入由建设住宅单元而提供的持久收入美元的成本问题,这种成本不仅来自建设住宅单元且来自任何生产或消费服务资源的增加。这一转换把资本存量增加对它所产生的对服务价格的效应从需求方转移到了供给方,这是由于租金降低例如当住宅存量增加时显示了提供一美……去看看 

第二章 意识的本质 - 来自《惊人的假说》

“在任何一个领域内发现最神奇的东西,然后去研究它。”——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要研究意识问题,首先就要知道哪些东西需要我们去解释。当然,我们大体上都知道什么是意识。但遗憾的是,仅仅如此是不够的。心理学家常向我们表明,有关心理活动的常识可能把我们引入歧途,显然,第一步就是要弄清楚多年来心理学家所认定的意识的本质特征。当然,他们的观点未必完全正确,但至少他们对此问题的某些想法将为我们提供一个出发点。既然意识问题是如此重要和神秘,人们自然会期望,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就应该把主要精力花在研究意识上。……去看看 

英译者序 - 来自《发生认识论原理》

皮亚杰的工作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心理和教育思想方面虽然有极大的影响,但在哲学思想方面的影响则远远不及,这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这种情况部分地是因为在哲学思想方面人们受到语言哲学以及一种几乎是柏拉图观点的逻辑学的影响。同时也由于人们不喜欢任何一种可能是根源于生物学或发生学的哲学化。“心理学主义”和“发生学谬论”是人们试图使心理学和生物学与哲学思想联系起来所使用的两个名词。这种否定的态度有多大道理,本序言将在后文予以说明。皮亚杰是作为一个动物学家开始他的工作的,他把他的研究与一个胚胎学家……去看看 

第02章 基督教最初的四个世纪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二)》

基督教最初是作为一种革新的犹太教由犹太人传给犹太人的。圣雅各,其次还有圣彼得,都曾希望基督教不超出这个范围。若没有圣保罗,他们的主张或已盛行于世了。圣保罗毅然容许外邦人入教,不要求他们受割礼和遵守摩西的律法。使徒行传曾以一种保罗式的观点记载了两派间的争论。毫无疑问圣保罗在各处建立的基督徒社团,一部分是由犹太人的改宗者,一部分是由寻求一种新宗教的外邦人所构成。在各种宗教信仰的崩溃期,犹太教的确实性很吸引人,但割礼却是人们改宗时的一大障碍。有关食物方面的清规戒律也是同样不便的。即便没有其它,仅这两……去看看 

第七章 博学之士丧失了垄断地位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这是一个没有人类三害一一牧师、律师和医师一一的地方……人民还太贫苦,养不起这类博学的绅士们。”——威廉·伯德三十一、行业的流动性   正如上文所阐述的,美洲殖民地各自为政的时代,并非一个人材辈出的时代,而是一个解放的时代。这个时代留给人间的并不是一个个伟大的思想家,而是一种崭新的群体思想。旧的一套动摇了,在新的形势下,旧的知识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实际运用。  殖民时期的美国并不是第一个冲破旧模式的时代或地方。欧洲的新教徒进行了宗教改革,他们反对神职人员同世俗人士地位不同,反对那些掌握通向天堂钥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