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论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我要论述的是人,而我所研究的问题启示我应当向人们来论述,我想,害怕发扬真理的人,是不会提出这类问题的。所以,我不揣冒昧,在给我以鼓舞的贤达者们面前,为人类辩护。如果我不辜负这个论题和各位评判员的话,我将会感到满意。

  我认为在人类中有两种不平等:一种,我把它叫作自然的或生理上的不平等,因为它是基于自然,由年龄、健康、体力以及智慧或心灵的性质的不同而产生的;另一种可以称为精神上的或政治上的不平等,因为它是起因于一种协议,由于人们的同意而设定的,或者至少是它的存在为大家所认可的。第二种不平等包括某一些人由于损害别人而得以享受的各种特权,譬如:比别人更富足、更光荣、更有权势,或者甚至叫别人服从他们。

  我们不必问什么是自然的不平等的根源,因为在这几个字的字义里面,已包含了这一问题的答案。我们更不必追问在这两种不平等之间,有没有实质上的联系。因为换句话说,这就等于问所有发号施令的人是否一定优于服从命令的人,在同样的人们之中,他们的体力或智力,才能或品德是否总和他们的权势或财富相称。这样的问题,向奴隶们提出并让他们的主人听他们讨论,也许是好的,但不适于提供有理性的、自由的、追求真理的人去研究。

  那么这篇论文里所要论述的究竟是什么呢?是要指出在事物的演进中,在什么样的一个时机权利代替了暴力,自然服从了法律;是要说明到底由于什么样的一系列的奇迹,才使强者能够决意为弱者服务,人民能够决意牺牲实际幸福,来换取一种空想的安宁。

  研究过社会基础的哲学家们,都认为有追溯到自然状态的必要,但是没有一个人曾经追溯到这种状态。有些人毫不犹豫地设想,在自然状态中的人,已有正义和非正义的观念,但他们却没有指出在自然状态中的人何以会有这种观念,甚至也没有说明这种观念对他有什么用处。另外有一些人谈到自然权利,即每个人所具有的保存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权利,但却没有阐明他们对于属于一词的理解。再有一些人首先赋予强者以统治弱者的权力,因而就认为政府是由此产生的,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在人类脑筋里能够存在权力和政府等名词的意义以前,需要经过多么长的一段时间。总之,所有这些人不断地在请人类的需要、贪婪、压迫、欲望和骄傲的时候,其实是把从社会里得来的一些观念,搬到自然状态上去了;他们论述的是野蛮人,而描绘的却是文明人。甚至在现代多数学者的头脑中,对自然状态的存在从未发生过疑问,可是一读圣经,便明了第一个人已经直接从上帝那里接受了智慧和训诫,他本身就不曾处于自然状态;而且如果我们象每个信奉基督教的哲学家那样相信摩西著述的话,便必须承认,人们即在洪水之前,也不曾处于纯粹的自然状态,除非他们因某种非常事故重新堕入其中则又当别论。否认这种说法的奇说异论是很难维护并且也是完全不能证实的①。

  ①整个这一段应该看作是出于卢梭的谨慎。譬如说“第一个人已经直接从上帝那里接受了智慧和训诫”这一论点,是与卢梭的思想完全相反的,我们无须过于认真地来考虑它。而且卢梭竭力要把他所信奉的宗教建筑在理性和良知上,所以尽管他在福音书里也发现某种神异的事迹,但他始终不相信所谓神的启示。

  所以我们首先要把一切事实撇开,因为这些事实是与我所研究的问题毫不相干的②。不应当把我们在这个主题上所能着手进行的一些研究认为是历史真象,而只应认为是一些假定的和有条件的推理。这些推理与其说是适于说明事物的真实来源,不如说是适于阐明事物的性质,正好象我们的物理学家,每天对宇宙形成所作的那些推理一样。宗教让我们相信:上帝自己刚把人类创造出来,就立刻使人摆脱了自然状态,他们是不平等的,因为上帝愿意他们那样③。但是宗教并未禁止我们只根据人和他周围存在物的性质,来猜测一下,倘若让人类自然发展的话,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就是人们所要求于我的;也就是我自己想要在这篇论文里加以研究的。由于我的主题涉及整个人类,所以我尽量采用一种适宜于各国人的语言;或者不如说撇开时间和地点,只想着在听我讲话的那些人,并假定我是在古代雅典的学园里,背诵老师留给的课业,评判员是柏拉图和克塞诺克拉特①那样的人,听众就是整个的人类。

  ②这一句话曾使人费了很多笔墨,这是不无理由的。从表面上解释,卢梭这里所指的正是“创世纪”中的事实。他所以这样说,还是出于他的谨慎(参看本书第65页注①)。从这句话在行文中的位置来看,我们认为这种解释有一部分道理。这句话以“所以我们首先”这几个字开始,看来是从前面的几行得出来的结论。

  但是这种解释是不够的,卢梭这里显然是指可供观察的一切事实而言。或许有人说,他已经引用了一切可能利用的事实,例如旅行家们的记述等。是的,确是如此,但是没有一个旅行家的记述描写过一个孤独的野蛮人的生活。所以他说:“这些事实是与我所研究的问题毫不相干的”。卢梭因此用分析的推理来代替史学的和人类学的研究。卢梭从他那个时代的社会的人出发,通过想象,剥去了存在于人身上的一切社会属性,而得到了一个空洞的抽象——自然人。他的主要论点在于说明所有一切社会制度都是偶然的。

  ③百科全书派惯用的技巧,在这里明显地表现出来了。

  ①克塞诺克拉特,生于加尔西顿(公元前3966—314年),柏拉图的门人。

  啊!人啊,不论你是什么地方人,不论你的意见如何,请听吧!这是你的历史,我自信我曾经读过它;但不是在你的那些喜欢撒谎的同类所写的书籍里读的,而是在永不撒谎的大自然里读的②。出于自然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有我于无意中掺入的我自己的东西,可能是假的。我所要谈的时代已经很遥远了,你已经改变了原来的状态,而且改变得多么大呀!我所要给你描述的,可以说是你这一种类的生活。这种描写是根据你所禀赋的性质,而这种性质可能已为你所受的教育和所沾染的习惯所败坏,不过尚未完全毁掉而已。我觉得有这样一个时代,个人会愿意停留在那里:你将会追寻你愿意整个人类在那里停留的那个时代。你不满意你的现状,由于种种原因预示着你的不幸的后裔将会感到更大的不满,所以你或许愿意能够倒退。这种感情无异于对你的始祖的颂扬;对你的同时代人的批评;而且也会使不幸生在你以后的人感到震惊。

  ②自然这一概念,在卢梭书里,包含着许多不同的内容。自然一词在这里好象有一个极主观的涵义,这是卢梭试图从他自己身上剥去一切“社会属性”的时候发现的。为了写成这篇论文,他曾到圣日尔曼森林里去沉思过(参看本书引言),在那里他相信找到了太古时期的景象。他的幻想,立刻就由下面的句子揭示出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第一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捆绑销售的故事 - 来自《经济解释(卷二)》

捆绑销售是tie-insales在国内的译名。我曾经译作连销,因为连销有好几类,解释不同,不限于tie-in。但后来我觉得「捆绑」一词形容得比较深刻,使人难以遗忘,就认为国内的较为可取。先此声明,捆绑销售这里不单指tie-insales,而且包括其他不同类的捆绑。芝加哥学派应该是经济学历史上名气最大而又最重要的了。那里曾经有九位学者拿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而若把出自芝大的获奖者计算在内,人数可能倍升。这个大名鼎鼎的学派,从学术性质的角度看,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呢?好些人提出过这个问题。说芝大高举自由市场,不对,因为那里有支持政府干预的学……去看看 

第三章 - 来自《制空权》

但是情况将不会如此,因为,即使在陆上、海上或海下没有出现新的发展,在天空却有了新的发展,既然陆地和海洋上方都同样有天空,空中的发展将改变整个战争,也将改变陆战和海战的面貌。这个新发展就是出现了航空兵。由于它在世界大战开始时才诞生,对那次战争没有发生大的影响。  为了对航空兵给战争特性带来的根本变化能很快有个认识,我们要看到它突然改变了自有人类交战以来战争的基本特性。当人类停留在地面的时候,一切人类活动,包括战争,都在地球表面进行。战争一直是两种意愿相冲突的结果——一个要占领某一领土,另一个……去看看 

第三章 三种政体的原则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一节 政体的性质和政体原则的区别在研究了与每一种政体的性质相关的法律之后,我们应该探讨与政体的原则相关的法律。政体的性质和原则的区别在于:政体的性质是构成政体本身的要素;而政体的原则是政体行为的关键。前者是政体特殊的架构;后者则是推动政体运行的人类感情。不过,法律同各种政体原则的联系不应该低于与其性质的联系。因此,我们应该探询这个原则。这便是我在本章中意欲论述的内容。第二节 多种政体的原则我曾表述过,共和政体的性质在于全体人民或是某些家族在其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君主政体的性质在于君主在其中……去看看 

总序 - 来自《第三波》

纵览古今,人类诸文明创发演进,蜿蜒曲折,穿越时空,而能延续至今,均因它们能在发皇延续的历史进程中,容内百川,汲取不同文明的要素,将自身汇合成浩荡的巨流。  不必讳言,近代西方文明所以后来居上,盖因蕴含在其典章制度、法政架构其后的学说义理,有足多者。百年以前,中国思想界的先贤已然认识到,处于列国环伺竞争的现代世界,既不能仅以“船坚炮利”为能事已毕,亦不能依旧空腹高心侈言心性,它意味着学术的重点要移至与“公共”相关的理论与制度的汲取与建构上来。张之洞尝言“西学之中,西政最要”;梁启超亦主“译书以政学为先”。近代以来……去看看 

第十三章 零晋升时可能健康快乐吗? - 来自《彼德原理》

他们对未来的厄运毫无知觉,也从不担忧今天以后的事。——T.葛雷   当员工到达不胜任阶层(彼德高原)时,地便处于“零晋升”的状态,本章将探讨不同员工处于这种形势时的反应。   面对苦涩的事实   有些员工能够意识到自己已到达晋升极限、已到达不胜任阶层、已力不从心、已能力不及、或者已“到终点”了(以上这些词语完全同义)。   这类能察觉事实真相的员工,往往将自己的不胜任归因于懒散,他们自认工作仍不够卖力,因此感到愧疚不安。   这类员工以为,如果更努力工作,他们便能克服新职位上的各种困难,进而成为能胜任的员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