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国家政治与村庄研究——读《岳村政治》

 《岳村政治》

刘金海

长久以来,关于政治学的研究,一直与国家权力、政体、主权、制度、统治、政党、领导体制等紧密结合在一起,以致在政治科学界形成一个不成文的共识:政治就是国家的政治。一谈到政治,无论是源于人性的国家政治起源学说,或是源于结构功能主义的国家内部结构联系及其功能的研究,还是立足于社会和权利角度对动态的政治过程进行的研究,都奉行着这一基本的政治哲学。

这种状况在家国一体化的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春秋战国是中国历史上政治研究的形成时期,儒、法、道、墨等“百家争鸣”。秦一统中原后,建立了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政治研究体系;其后,古代中国的政治研究就与儒家治国思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演进重叠在一起。明代以后,尽管反君主专制的民为邦本思想得到张扬,但其研究仍未摆脱传统政治研究的束缚。到了近代,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发起了“振兴中华”的民主革命,提出了建立民主共和政体或民主立宪政体的政治主张,但其论述的对象仍然是国家一级的政治体制。新中国建立后70年代末,马克思主义政治学才得以在中国逐渐壮大,并最后确立了它的统治地位。不过,观之于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它首先是革命的学说,然而,它更是国家的政治学,无论是在基本理论(如政治、国家、阶级、国体、政体等)还是在实践方面(如体制改革、职能转变、党政分开、政治稳定与发展等)的研究,都贯穿着国家主义的价值观。从这一角度来看,政治学的研究发展史仍然是国家政治发展史。

直到90年代初,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变。这一时期,区域政治、地方政府、城乡基层政治才成为政治学研究的主要对象。其中,区域政治研究存在着两种变化潜势,扩大化则成为国家间政治研究,缩小化则流落于国内地区间政治比较;地方政府研究仍然局限于国家政治内部的结构化探讨;而乡村政治研究,则是区别于前两种研究及国家政治研究的一朵奇葩。因为在研究对象及内容上,它的范围明显小于国家政治研究的对象,其关注点是现实的基层社会政治过程,而对这一侧面的研究恰恰是传统政治学的“被遗忘的角落”。然而,基层社会的政治过程能否映射出国家政治的转型与变迁呢?这就是乡村政治研究不同于国家政治的第二个方面,即它奉行“形而下”的科学研究方法,从微观的国家政治子细胞——村庄,来审视宏观的社会转型和国家政治变迁。为什么这种方法能够获得普遍的认可呢?这是因为,在理论逻辑上,国家政治与乡村政治之间有着内在的统一性,因而,可以借用社会学上“解剖麻雀”的方法来进行这项研究。这也是乡村政治研究被归类为政治学研究分支的理论依据。

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于建嵘著),便是这种学术方向重心下移及其研究价值的明证。作者依从“宏观—微观—宏观”的研究路径,从国家政治发展的高度,来解读一个处于从传统向现代社会转型过程中的村庄,并从这个村庄百年历史的变迁中,读出了乡村社会乃至整个中国政治近百年的变迁轨迹。从这个方面来说,作者对乡村政治研究、政治学及国家政治研究的贡献是不言自明的。

然而,作者的贡献不仅于此。还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是在研究方法上,历史研究方法与逻辑实证主义并用。正如作者在书中所言,在梳理了有关乡村社会变迁的研究后,作者对既往的乡村政治研究给了其独特的评价,“这些从不同的理论视野及不同的理性关怀所得出的研究成果,或是纯理论的推论而缺乏实证考察,或者是在进行其他问题的实证研究中简单地论及过乡村政治问题,而没有将乡村政治问题作为一个专门的领域来进行全面而系统的实证研究,缺乏在制度、观念层次上进行深入、精致、系统的分析,尤其是对整体社会变迁过程中乡村社会政治结构的连续转换过程缺乏细致的研究”,所以,作者要进行一项“对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进行实证研究”(页18-19)。在批判前人的基础上,作者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超脱了近年来乡村政治的经验主义研究,从研究方法上创新,以研究方法的变革(逻辑实证主义)来推动乡村政治的研究,把乡村政治研究从制度文本层面转向现实的社会过程层面,并由此得出了诸多独到的论断。

二是在研究角度上,作者读出了村民自治的原理论,即民主,这与20世纪末以来的民主化浪流不谋而合。关于村民自治的研究,是近年来政治学研究的新领域。对村民自治的通常判断是,它是人民公社解体后,一种成本最低的国家治理乡村社会的制度安排,所以,从冲突与秩序、治理的角度研究村民自治、乡村政治及对国家政治发展的影响,就成为近年来乡村研究者们比较钟情的切入点,并由此形成了两大研究派别。作者避开了这一论争,从中国乡村社会的权力专制史中,寻求民主制度的生成资源。不过,尽管作者对民主寄予厚望,但在文中,作者得出的结论仅仅是,“在文本制度上,‘村民自治’是以确认和保护‘村民个人权利’为前提的乡村治理制度”(页425)。这对应了作者进行本项研究所运用的“宏观—微观—宏观”研究路径和研究方法中的逻辑实证主义。然而,这回到了民主的本源问题——个体的权利及平等上。仅仅有这一点就足够了,因为在这一点上,村民自治与国家政治有着相同的理论逻辑。

三是对不同时期乡村政治的主旋律的探索,也是本项研究的一个突出特点。在著述中,作者依据不同时期的社会及政治特征,把岳村百年变迁史划分为四个时期。为什么在划分为四个时期?基于何种标准?每一个时期的主题是什么?就成为人们阅读作者著作的一个经常性“问题”。作者不负期望,抓纲立本,给了我们一条明晰的历史线索。

当然,从研究方法变革的角度看,逻辑实证主义并不能超脱于社会历史的进程;从中国乡村社会发展的历史来看,我国仍然处于一个正在进行着的社会转型过程之中。因此,尽管作者有着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的学术追求,但中国没有基于个体的权利观念和公民意识,没有法治和法制传统,即,没有现代性的国民和政治,所以,对中国村庄及国家政治研究的更高层次的企望和侈求,只有寄希望于发展中的历史。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中国农村经济》2002年第7期)

上一篇:从乡村政治研究到建构乡村政治学——《岳村政治》的学术启示

下一篇:让农民自己说话——读《岳村政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希腊和罗马的文明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雅典的学生已成为其他人的老师;雅典已使“希腊人”一词不再表示一个种族,而表示一种精神面貌。                     伊索克拉底   在论述三大古典文明的三章中,本章是最冗长的一章。原因在于,本章将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这两个虽截然不同但互有联系的文明合在一起叙述,而其余两章则分别叙述单一的印度文明和中国文明。笔者之所以这样分,是由于古典时代西方的历史发展与印度和中国的历史发展根本不同。确实,这些文明早先都从范围有限的中心发源地扩展到囊括整个周围地区——从希腊半岛扩展到地中海西部,从……去看看 

第三章 原则与权宜(上)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反复重申基本原则,对于维护自由之赐福来说是绝对必要的。——北卡罗莱纳州宪法个人目标与集体利益 本书的命题认为, 一种允许所有的人运用自己的知识去实现自己的目的且只受普遍适用的正当行为规则(rules of just conduct)的约束的自由状态, 有可能为他们实现他们自己的目的提供最佳的条件;此一命题还认为, 只有当权力当局, 包括人民之多数的权力当局, 在行使强制性权力的方面受社会共同体所信奉的一般性原则的限制的时候, 这样一种系统才有可能得到实现并得以维续。个人自由, 无论它存在于何处, 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人们普……去看看 

第三章 税收的“福利”效应 - 来自《价格理论》

本草讨论货物税、所得税对福利的相对效应问题。本章表明,关于所得税优越性的所谓“证明”根本就不是什么证明。然后,本章勾画出了对这一问题的“正确”分析。   然而,本章表面的内容与其主要目的仅有间接关系,其主要目的在于通过实例揭示出两种经济分析方法的区别。从这点上讲,本章是《政治经济学杂志》上刊登过的一篇文章的扩雇了的脚注。在那篇文章里,我就需求曲线的两种定义进行了分析对比——一个是通常的定义,该定义假定货币收入与其他货物的货币价格在同一条需求曲线上的不同点相同;另一个替代性的定义是艾尔弗雷德·……去看看 

第十三章 神经网络 - 来自《惊人的假说》

“……我相信,对一个模型的最好的检验是它的设计者能否回答这些问题:‘现在你知道哪些原本不知道的东西?’以及‘你如何证明它是否是对的?’”——詹姆斯·鲍尔(James M. Bower)神经网络是由具有各种相互联系的单元组成的集合。每个单元具有极为简化的神经元的特性。神经网络常常被用来模拟神经系统中某些部分的行为,生产有用的商业化装置以及检验脑是如何工作的一般理论。神经科学家们究竟为什么那么需要理论呢?如果他们能了解单个神经元的确切行为,他们就有可能预测出具有相互作用的神经元群体的特性。令人遗憾的是,事情并非……去看看 

第六章 论理改造的意义 - 来自《哲学的改造》

论理——和哲学本身一样——也感到奇妙的动摇。它曾被抬举做最高的和立法的科学,但又曾陷于像“甲是甲”那样的记述和经院派推论规则的韵语的保管者的低微地位。它根据以它所研究的是思惟的法则,而世界又为绝对理性遵照着这些法则而造成为理由,要求陈示宇宙的基本构造法则的权力。后来它又压缩了它的主张,说它所研究的只是些无关事实或物体的正误而自然真确的推理法则。近代的客观唯心论者认为它是古代实在论的形而上学的适当代替者,但别的人又把它看成是教人精于辩论的修辞学的一个分枝。有一个时候曾以穆勒(Mill)从科学家的实践……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