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提倡的学风——读《岳村政治》有感

 《岳村政治》

周作瀚

商务印书馆近日出版的《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于建嵘著)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读这本书不仅会使我们对近代以来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及发展趋势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而更重要的是能给我们在学风上有所启示。

启示之一,社会科学研究,特别是中国社会问题的研究,需要进行深入细致的社会调查。

事实上,对社会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早在上世纪初已由费孝通等学者所提倡。只是现在的许多学者将这种研究方法废弃了,随着在电脑上剪贴及复制等现代科学手段的运用,学术界也充斥了浮躁气息。就是有些人说是搞实证研究,可并不到现场进行实实在在的考察,走马观花式地搞一些社会调查,采访一些花边新闻或记录一些民情民愤,但并不一定能为我们提供全面的事实。最后举一两个事例来证实某一早已假定的结论。而《岳村政治》的作者并不是这样。他在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的同时,并长时间地在农村基层进行深入的田野调查,就象毛泽东同志提倡的那样,是“拼着精力把一个地方研究透彻”。当然,要这样做,是需要吃苦头的,没有一点牺牲精神是不可能的。

启示之二,学者的社会责任是要历史地、辩证地、全面地看待社会问题。

《岳村政治》对目前中国农村存在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在理论界和实际工作中争论最大的村民自治这一现实问题的认识,不是就现象说现象,就问题讲问题,没有进行简单的凭想象的回答。而是力求追究这些社会现实问题背后的东西,特别是将中国现实的政治问题放在整个20世纪社会转型这个大的历史背景来进行考察。正是由于有了这种考察,才使我们真正认识到,现在中国农村存在的许多问题,是历史性进步基础上存在的问题,只能在前进中加以改变。现在有些学者写书做文章,为了迎合社会上的某种情绪,以社会批判者自居,在对许多社会问题缺乏真正的研究的情况下,就简单地做出了许多价值判断。事实上,中国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关系重大的“三农问题”不是批一下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需要对其进行科学和全面的认识和追究。写几句批判的话是容易的,因为只要有胆量,而要追究事情的本来面目则是困难的,因为那样需要的是真正的科学精神,是学者对社会和历史的责任。我们从《岳村政治》中可以体会到作者的社会责任感和社会正义感,但是作者绝对没有滥用这种让人们敬重的价值观,而是将自己对中国劳动群体的热爱,变成追究历史和现实问题真相的动力。学者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敢于直言,但不能只看到阴暗而没有看到光明。

启示之三,朴实无华的文风并不影响著作的学术价值。

学风决定文风。读《岳村政治》,一方面感到它的资料丰富,逻辑严密,表达清楚,另一方面又感到它在文风上朴实无华,没有故弄玄虚。而这一点,恰恰是现在许多著作所缺乏的。有些学者学问题做得好,可是写的书却很难读。而有的学者学问并不一定很好,却喜欢玩弄辞藻,追求形式上的华丽,动不动就来一些洋概念,让人摸不着头脑,以此来显得自己高深莫测。好象越是大家读不懂就越是好书和学问了。书是写给人看的,无论你定位的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总得有人能够读懂。

(原载光明日报社〈生活时报〉2002年7月26日)

上一篇:用事实说话——读于建嵘《岳村政治》有感

下一篇:保卫农民的个人权利——读《岳村政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中国哲学简史 第廿二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禅宗:静默的哲学  “禅”或“禅那”是梵文Dhyana的音译,原意是沉思、静虑。佛教禅宗的起源,按传统说法,谓佛法有“教外别传”,除佛教经典的教义外,还有“以心传心,不立文字”的教义,从释迦牟尼佛直接传下来,传到菩提达摩,据说已经是第二十八代。达摩于梁武帝时,约520—526年,到中国,为中国禅宗的初祖。禅宗传述的宗系  达摩将心传传给慧可(486—593年),为中国禅宗二祖。如此传到五祖弘忍(605—675年),他有两个大弟子,分裂为南北二宋。神秀(706年卒)创北宗,慧能(638—713)创南宗。南宗不久超过了北宗,慧能被认为六祖。禅宗后来一切有……去看看 

何慧丽:另类的声音,另类的路——读《新乡土中国》 - 来自《新乡土中国》

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的铺卷,这个世界越来越趋附于、同化于主流。就学术圈而言,有一股旨在与主流的西方学术接轨的强势声音,这是展现在想象的约束下表现高超智力、学问的声音,是以本土现象印证或修补西式理论的声音。沿着这样的声音去追寻,可以发现当前流行的治学路径是经院式的:从既有的理论(一般是外来的)出发,从书本出发,以社会现象为注脚,以完善和建立一种理论或模型为目的。这样的从理论到现实再到理论的治学流程,是以“理”为出发点、为重、为归宿的,是讲究学术研究的纯粹性和维护学科阵地的;而对于本土现实则表现出客观式的冷漠……去看看 

被蝗虫吃光的年代 - 来自《丘吉尔传》

形势的发展迫使政府和议会对重整军备问题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丘吉尔除了在下院发 表敦促重整军备的演讲外,还充分利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直接而具体地参与了一些加强空 防力量的工作。1934年夏,丘吉尔的密友、牛津大学实验物理学教授弗雷德里克.林德曼 教授在《泰晤士报》上发表读者来信,指出防空科学研究方面可望取得突破性进展。9月, 丘吉尔和林德曼专程从戛纳赶到鲍德温度假的埃克斯累班,要求政府成立高级负责机构研究 这一问题。后来他们又请奥斯汀.张伯伦出面,与丘吉尔联名给麦克唐纳写信提出此事。经 过多方努力,终于成……去看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血案!血案! - 来自《绝对权力》

第一节 发现   刘重天那夜电话中的震怒,引起了省司法局领导层对狱政腐败问题的高度重视,局党组次日上午即召开了专题会议进行研究。会议一结束,党组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就带着一个调查组下去了,几天后便查清了祁宇宙在押期间的非法活动情况,迅速整理了一个汇报材料报给了省纪委。刘重天在材料上做了批示,特别提到了第三监狱二大队大队长吴欢,指出:“ ……尤其恶劣的是,我们的监狱执法人员,一个大队长,跑官要官竟跑到了在押犯人那里,简直是匪夷所思,《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只怕也无此怪现象!请省司法局纪委再深入查一下,类似吴欢这种……去看看 

社会矛盾的进一步激化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心理不平衡会带来什么后果?如果仅是怀着埋怨和委曲情绪,发发牢骚,人们可以容忍,并给以同情和怜悯。但是,事情决非这样简单,久而久之,即使借用“厚积薄发”的话语,到某种程度,矛盾也会激化,喷发为社会的不安定。  曾经一度,把农民工和待业、失业者视为“高危人群”,并且不顾有关规定,把前者作为收容对象,只是收容不了。这在当时,不是没有依据,确实有一部分流动人口,进城找工作,找不到,有限的盘缠钱很快用完,怎么办?有人破天荒地成了扒手,有人登堂入室成了盗贼。尤其到了年关,工资被克扣拖欠,有人只好偷部自行车,卖了买车票。  事例很多,举不胜……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