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简介

 《战争论》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在1780年6月出生于普鲁士马格德堡附近布尔格镇的一个小贵族家庭。十二岁时在波茨坦的尤金亲王步兵团中充当士官生。1793年,当普鲁士同革命后的法国作战时,他曾参加围攻美因兹城等战斗。1795年升为少尉。 
   1801年秋,他被送入柏林军官学校,因学习成绩优异,深得校长香霍斯特的赏识。香霍斯特是以后普鲁士军事改革的倡导者,克劳塞维茨的思想和以后的活动受他的影响很大。在一次谈话中,香霍斯特敏锐地发现眼前这位和自己有着相近之处的朴实青年,头脑中潜存着非凡的天资。克劳塞维茨向香霍斯特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知识的不足,香霍斯特给了他巨大的精神鼓励。两位地位、年龄悬殊的人开始建立起牢不可破的纯真友谊,并在事业上互相给予坚强的支持。克劳塞维茨在后来谈起香霍斯特时满怀深情地说:“他是我精神上的父亲和朋友。” 
   1803年春,他在该校毕业后,被香霍斯特推荐为奥古斯特亲王的副官,香霍斯特的举荐和克劳塞维茨的才华使王子毫不犹豫地选中克劳塞维茨。1803年8月8日,克劳塞维茨被任命为副宫。国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开始注意到他。他写信给这位年轻的军官说:“应普鲁士斐迪南亲王的请求,朕决定,你今后留在奥古斯特亲王身边……朕望你兢兢业业,在这一职务中不辜负对你的信任。”根据这一任命,克劳塞维茨成为亲王副官,进入宫廷社会,年俸360塔勒。两年后,克劳塞维茨晋升为上尉。在这一段时期,他经常参加香霍斯特主办的军事协会的活动,听康德主义者基瑟韦特的哲学课,研究军事、哲学、历史和文学等著作,写了一些这方面的文章。 
   1806年10月普鲁士同法国作战时,他随奥古斯特亲王所率的步兵营参加了奥尔施塔特会战,退却时在普伦次劳被法军俘虏。1807年10月释放回国后,根据亲身的体验,力主改革普鲁士的军事制度。1808年到科尼斯堡(仍为奥古斯特亲王的副官),积极参加香霍斯特主持的军事改革工作,结识了军事改革委员会成员格乃泽瑙、博因等人。1809年秋回到柏林,后来进总参谋部,在香霍斯特属下工作。1810年升为少校。 
   1810年秋,任柏林军官学校教宫,同时为王太子(即以后的威廉四世)讲授军事课,前后共两年。1810年年底,与相恋多年的布吕尔伯爵的女儿玛丽结婚。 
   1812年4月,克劳塞维茨因反对普王威廉三世同拿破仑结成同盟而辞去普鲁士军职,去俄国准备参加反拿破仑的战争。先在俄军参谋部任职,领中校衔,后任军参谋长等职。当拿破仑进攻俄国时,他曾参加斯摩棱斯克争夺战和博罗迪诺会战等。以后随维特根施坦军团参加了对拿破仑的追击。12月,作为俄军联络官,同普鲁士军队的指挥官约克谈判,说服他反对拿破仑。1813年3月随维特根施坦军团回到柏林。9月格尔德战斗获胜后升为上校。1814年回到普鲁士军队,由于曾辞去军职,并说服约克倒戈,他始终没有得到国王的原谅,并遭到冷落。1815年任布留赫尔军团第三军参谋长,参加过林尼会战等战斗。 
   1815年秋在科布伦次任莱茵军团参谋长(格乃泽瑙为司令),利用空闲时间总结拿破仑战争的经验,从事战争理论的研究工作。 
   1818年任柏林军官学校校长。9月升为少将。在任校长的十二年间,致力于《战争论》的著述工作。他先后研究过一百三十多个战例,写了许多评论战史的文章,并整理了亲身经历的几次战争的经验。1830年春调到炮兵部门工作。当时,《战争论》尚未修订完毕,他将手稿三千多页分别包封起来,并在各个包上贴上标签,准备以后修改,但一直没有得到机会。 
   1830年8月去布勒斯劳任第二炮兵监察部总监,同年12月调任格乃泽瑙军团的参谋长。1831年11月16日患霍乱逝世。死后,他的妻子玛丽整理出版了《卡尔·冯·克劳塞维茨将军遗著》,共分十卷,《战争论》是其中的第一、二、三卷。 
  克劳塞维茨深受德国古典文学和古典哲学的影响,在他的著作《战争论》中,克劳塞维茨试图以哲学的分析方法去揭开战争的神秘面纱,并且倾尽了毕生的心血去研究什么是战争的本质。但是,《战争论》是一部很难读懂的一本理论巨著,过多的哲学表达方式妨碍了学习者对理论的理解,以至于由此产生了诸多的误解,甚至是曲解。在对克劳塞维茨理论的众多理解中,有不少还是相对立的;比如德国的克劳塞维茨派从《战争论》里得出了“武官至上”的结论,而美国的克劳塞维茨派却得出了“文官至上”的相反结论。产生这现象的重要原因是:《战争论》是一本尚未来得及整理的遗作,用克劳塞维茨的话来说就是“把自己同许多了解战争的天才人物的交往中和从自己的许多经验中获得的和明确了的东西,铸成纯金属的小颗粒献给读者。这本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成的。在本书中,章节之间的外部联系不够紧密,不过,但愿它们并不缺乏内在联系。也许不久会出现一位伟大的人物,他给我们的不再是这些分散的颗粒,而是一整块没有杂质的纯金属铸块。”遗憾的是,这位伟大的人物并没有出现。 
  起初,《战争论》的出版并没有应起什么波动,它仅仅指在一个小圈子里流传,克劳塞维茨的朋友都很欣赏他的理论,这些人包括陆军元帅冯·格赖泽瑙、陆军元帅冯·博因以及近卫军军长冯·格勒本将军等人,尤其是冯·格勒本伯爵,他利用自己的威望,努力使总参谋部对克莱塞维茨的理论产生兴趣,为克氏理论的推广奠定了基础。真正使《战争论》名噪天下的是德国统一的功臣之一、第二帝国的名将陆军元帅冯·毛奇,他在晚年接受法国记者的一次采访中说《战争论》是给他最深刻影响的几本书之一。从此《战争论》在德国总参谋部和军队中得到了肯定无疑的公认,并熏陶着德国一代又一代的军人。 
  也有不少人对《战争论》提出了质疑,比如它完全不重视海军。但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受到他所处环境的限制,从来就不存在完美的学说,一如从来就没有完美的人,有不如人意的地方是可以理解的,这并不能影响《战争论》的学术价值。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第一篇 第一章 什么是战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9章: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 - 来自《控制论和社会》

本书前面几章主要研究了人作为通讯机体的问题。但是,如我们已经看到的,机器也可以是一种通讯机体。本章将讨论人和机器的通讯特点之间的相互冲击,也将试图确定机器的未来发展方向以及由此而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   在历史上,机器曾经一度冲击过人类的文化并给它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机器对人类文化的这次冲击称为工业革命,当时所涉及的机器都是作为人肌的代替物的。为了研究我们将称之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目前危机,让我们讨论一下上次危机的历史,把它作为某种可资借鉴之物,也许是明智的。   第一次工业革命根源于十八世纪知……去看看 

第17章 柏拉图的宇宙生成论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柏拉图的宇宙生成论是在《蒂迈欧篇》①里提出来的,这篇对话被西塞罗译成了拉丁文,后来就成为西方中世纪唯一的一片为人所知的对话。无论是在中世纪、还是在更早一些的新柏拉图主义里,这一片都比柏拉图的任何其他作品具有更大的影响;这是很可怪的,因为比其他的其他的著作来,这一片里面显然包含着有更多的简直是愚蠢的东西。作为哲学来说,这一片并不重要,但是在历史上它却是如此之有影响,以致我们必须要相当详细地加以考察。   在早期各篇对话中苏格拉底所占的那个地位,在《蒂迈欧篇》里已被一个毕达哥拉斯主义者所代替了;毕达哥……去看看 

修订版序言 - 来自《进化思想史》

在为这部书的第一版付诸了许多心血之后,我欣喜地看到它受到了评论者的热情接受。这个领域的其他学者和教师显然赞同我本人对探讨这个领域的需要所作出的评估,并且感到《进化思想史》在满足这种需要方面是成功的。这部书的不断售出表明,它定位于科学史中这个领域课程的教课书是很有意义的。显然,如果这部书继续作为有关现代进化思想产生的导论,那么到了一定的时间,它就会失效。这是科学史中最活跃的领域之一,在过去的几年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和大量一般性)的发展。因此我要对该书作出重要的修订,这样才能提高该书对教师和许多其……去看看 

第廿三章 - 来自《生死抉择》

几十年了,这还是第一次。     爆发得是这么激烈,而且没有任何可以调和的余地。     他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他也知道自己有些过火,但就是忍不住。     他同样没想到妻子的反应也会这么强烈,而且会把话说得那么绝情绝义。     “你这一套我早就听腻了!几十年了,我早就受够了!”     原来是这样!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真没想到。     她听腻了什么?是指我平时说的那些话么?太虚伪、太傲慢,还是太没有人情味了?或者是嫌大道理讲得太多了?她居然忍了几十年!而且早就忍够了!     剧烈的痛苦让他止不……去看看 

4-2 论限制从外国输入国内能生产的货物 - 来自《国富论》

以高关税或绝对禁止的办法限制从外国输入国内能够生产的货物,国内从事生产这些货物的产业便多少可以确保国内市场的独占。例如,禁止从外国输入活牲畜和腌制食品的结果,英国牧畜业者就确保了国内肉类市场的独占。对谷物输入课以高额关税,就给与谷物生产者以同样的利益,因为在一般丰收的时候对谷物输入课以高额关税,等于禁止它的输入。外国毛织品输入的禁止,同样有利于毛织品制造业。丝绸制造业所用的材料虽全系产自国外,但近来也已取得了同样的利益。麻布制造业尚未取得这样的利益,但正在大踏步向这一目标迈进。还有其他许多种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