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第六章 胆量

 《战争论》

  为了指出理论不能为了制定法则而限制胆量的作用,我们在论胜利的把握那一章中曾经谈过,胆量在各种起作用的力量中(在这里胆量同小心谨慎是对立的)占怎样的地位和起怎样的作用。促使人们在精神上战胜极大危险的这种可贵的力量,在战争中也应该看成是一种独特的有效要素。实际上,胆量如果不是在战争中,还会在人类活动的哪一个领域里更有它的地位呢? 
  对军人来说?从辎重兵和鼓手直到统帅,胆量都是最可贵的品德,它好比是使武器锋利和发光的真正的钢。 
  我们应该承认,胆量在战争中甚至还占有特别优先的地位。在战争中,除了对时间、空间和数量的计算以外,胆量也起一定的作用,当一方的胆量超过对方时,他的胆量就因为对方怯懦而发挥了作用。因而胆量是真正的创造性的力量。这一点甚至在哲学上也是不难证明的。有胆量的人每当遇到怯懦的人,就必然有获胜的可能,因为怯懦能够使人失去镇静。只有遇到深思熟虑的谨慎的人,他才处于不利地位,因为这样的谨慎同样可以说是胆量,至少和胆量同样坚强有力。但这种情况是少有的。在所有谨慎的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胆怯的。 
  在军队中,大力培养胆量这种力量,决不至于妨碍其他力量的发挥,因为军队在战斗队形和勤务规则的约束和规定下是服从更高的意志的,是受上级思想的支配的。胆量在这里,就象是压缩待发的弹簧一样。 
  指挥官的职位越高,就越需要有深思熟虑的智力来指导胆量,使胆量不致毫无目的,不致成为盲目的激情冲动,因为地位越高,涉及个人牺牲的问题就越少,涉及其他人生存和全体安危的问题就越多。因此,如果说军队受已成第二天性的勤务规则的控制,那么,指挥官就必须受深思熟虑的约束。指挥官在行动中如果只靠胆量,就很容易造成错误。但是,这种错误还是可嘉的,不应该和其他错误同等看待。那些常常不合时宜地表现出胆量的军队还是好的。这好比生长茂盛的杂草,它们正是土壤肥沃的证明。甚至是蛮勇,即毫无目的的胆量,也不能低估它,从根本上说,它跟胆量是同一种感情力量,只是表现为一种不受任何智力支配的激情而已。只有当胆量同服从背道而驰,因而忽视上级明确的意志时,我们才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危害。但是,我们把它看作是危害,并不是由于胆量本身的缘故,而是由于拒绝服从,因为在战争中没有比服从更重要的。 
  在战争中,当指挥官的认识相同时,因小心,怕事而坏事比因大胆而坏事要多千百次,这一点也许只要我们一提,读者就一定会同意。 
  按理说,有了合理的目的,就容易有胆量,因而胆量本身的价值就会降低,但事实上却正相反。 
  当有了明确的思想,或者智力占优势时,一切感情力量就会大大失去威力。因此,指挥官的职位越高,胆量就越小,因为,即使见解和理智没有随职位的上升而提高,客观事物、各种情况和各种考虑也仍然会从外部对他们施加频繁而强大的压力,他们越是缺乏个人的见解,就越感到压力的沉重。法国有句成语:"在第二位上大放光芒,升到第一位时黯然失色,这句话揭示的生活经验所以在战争中也适用,最基本的原因就在这里。在历史上被认为平庸甚至优柔寡断的统帅,在职位较低时几乎个个是以大胆和果断著称的。 
  有些大胆的行动是必要性引起的,我们必须弄清楚这种必要性。必要性在程度上是不同的。如果必要性十分迫切,当事者在追求自己的目的时不冒很大的危险就会遇到同样大的其他危险,那么值得我们称赞的就只是他的果断,而果断是有它自己的价值的。一个年轻人为了表现骑手的本领而跃过深沟,那是有胆量,假使是在一群土耳其士兵的追杀下跃过深沟,那就只是果断了。反之,行动的必要性越不迫切,必须考虑的情况越多,必要性就越不影响胆量的作用。1756年腓特烈大帝看到战争不能避免,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免于灭亡,所以他发动战争是由于有必要性,但同时也是很有胆量的,因为在他那样的处境下,恐怕只有少数人才能下这样的决心。 
  虽然战略只是统帅或最高指挥官的事情,但对战略说来,其他各级人员的胆量,同其他人的武德一样,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一支来自勇敢的民族而又经常培养大胆精神的军队,可以作出缺乏这种武德的军队所不能作的事情,因此我们谈到了军队的胆量的问题。我们本来要说的是统帅的胆量,可是当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一般地阐明了胆量的特性以后,关于统帅的胆量也就没有很多的话要说了。 
  指挥官的职位越高,智力、理解力和认识力在他的活动中就越起主导作用,胆量这种感情力量就越被推到次要位置。因此在身居最高职位的人中间,胆量是很少见的,正因为这样,这些人身上的胆量就更值得称赞。有卓越智力作指导的胆量是英雄的标志,这种胆量的表现,不是敢于违反事物的性质和粗暴地违背概然性的规律,而是在决策时对天才(即准确的判断)迅速而不假思索地作出的较高的决定予以有力的支持。智力和认识力受胆量的鼓舞越大,它们的作用就越大,眼界也就越广阔,结论也就越正确。当然,在这里永远不要忘记,较大的目的也是和较大的危险联系在一起的。一个普通人,姑且不谈懦弱的人和优柔寡断的人,至多只有在远离危险和不需要负责的情况下,在自己的房间里设想某种活动时,才可以得出那种不需要实际观察即能得出的正确的结论。但是,如果危险和责任从各个方面袭来,他就会丧失全面观察的能力,即使由于别人帮助没有失去这种能力,也会失去决断能力,因为在这方面别人是无法帮忙的。 
  因此我们认为,没有胆量就谈不上杰出的统帅,也就是说,生来不具备这种感情力量的人是决不能成为杰出的统帅的,因此我们认为这种感情力量是成为杰出的统帅的首要条件。当一个人的职位升高时,这种通过修养和生活锻炼而有所发展和改变的天赋的感情力量还能剩下多少,这是另一个问题。当然,这种力量剩得越多,天才的翅膀就越硬,飞得就越高,因而冒险精神就越大,追求的目的也就随之提高。不管是预见到的必要性引起的、并按必要性进行的行动,还是荣誉心引起的、并为满足荣誉心商进行的行动,不管是因卡特烈的行动,还是亚历山大的行动,对批判的考察来说几乎都是一样的。如果说亚历山大的行动因为更为大胆而更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力,那么,腓特烈的行动就因为内在的必要性更多而更能满足人们的理智。 
  现在我们还必须再考虑一个重要的情况。 
  一支军队所以能够具有大胆精神,可能是因为这个民族本来就有这种精神,也可能是因为在有胆量的指挥官指挥下,通过胜利的战争培养了这种精神。但在后种情况下,这支军队最初是不具备大胆精神的。 
  在我们的时代里,除了通过战争,而且是依靠胆量进行的战争以外,几乎再没有其他途径可以培养一个民族的大胆精神了。只有依靠胆量进行的战争才能抵制住懦弱和贪图安逸的倾向,这种倾向会使一个日益繁荣和交往频繁的民族堕落下去。 
  一个民族,只有它的民族性格和战争锻炼在不断地相互促进,才能指望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占有巩固的地位。 

上一篇:第三篇 第五章 军队的武德

下一篇:第三篇 第七章 坚忍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五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接人待物有什么特点?   很有原则、很有人情味。他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做事以理论,私交以私交论,做事论 理、论法,私交论情。“力只可用于法,用于法则有效;力不可用于私人之交谊,用于私人 之交谊则绝对无效。岂惟无效、反动随之矣。““我党得吾人惟有主义之争,而无私人之 争,主义之争,出于不得不争,所争者主义,非私人也。私人之争,世亦多有,则大概是可 以相让的。”   毛泽东与同志、朋友、亲人相交,各有不同特色。   党内同志交往,除非久别重逢,毛泽东很少表示出亲热,基本是威严而不拘礼节的。不 掩饰好恶,不曲折违心。言简意……去看看 

第十六章 分配住进一座庙宇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8月16日-21日)  船队开到通州就停下来了。人们差不多已经到达目的地:离北京只有12英里了。不过,使团在离开小船,坐上马车去北京之前还得等几天。马戛尔尼很想先走一步,让他的副手照看行李的装卸。但不行:在中国人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押送贡品的人,他不能离开贡品。  使团被迫在离向往已久的目的地很近的通州休息。“8月17日,上午7点,勋爵和乔治爵士离船上轿,由中国兵士护送,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百姓。”使团其他成员被迫留在船上,他们从那里观察一种杰出的新型搬运方法。所有行李从27艘帆船搬出,并安放在两个巨大的仓库里。仓……去看看 

第19章 两种模式 - 来自《政治与市场》

以明眼人看,没有哪个社会能够为自己辩护。在苏联,对人的精神的最严重的 侵犯极为普遍:检查制度和思想控制,以荒谬指控为依据的欺诈性罪证,降低任何 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公民的身份的威胁,在一个公开声称是平等的制度里为精英们建 造的半秘密的特权领域(这个制度甚至不能给民众提供足够的医疗保健),以及同 广泛的流氓行为有关的大量酗酒行为。这个清单能不停地排列下去。   在美国——我不打算毫无偏袒——巨 大的财富仍然掌握在使人道德败坏的福利 制度的一小部分人手中。它的街道和住宅 越来越不安全。它的昂贵的法律制度面向 ……去看看 

第九章 敢问路在何方 - 来自《权力伙伴》

1市场不相信眼泪   何开荫在写给中央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就这样直言不讳地指出:“这次税费改革方案的最大缺点,就是没有建立起增收机制。”   安徽在实施试点时,显然注意到了加大对农业的扶持,积极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推进农业经济结构的调整,加快农业科技的进步,增强农业的市场竞争力。总之,想方设法让广大农民增产增收,尽快富裕起来。   他们没有忘记小平同志的一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当然,这种发展,应该是可持续性的发展。   调整农业结构给农民带来的好处,是立竿见影的。我们在开始接触这个话题的时候,正是合肥市属三……去看看 

忏悔录 第五章 - 来自《忏悔录(卢梭)》

正如上面所说,我大概在一七三二年到达尚贝里,开始在土地登记处为国王工作。当时我的年龄已过二十,快到二十一岁了。拿我的岁数来说,我的智力已经相当发达,但判断力却很不够;我迫切需要有人能教我怎样为人处世。几年来的生活经验并没能使我把我的一些荒唐想法完全丢开,纵然我经历了种种艰难困苦,但是我对于世故人情还是了解不深,好象我没有从中取得什么教训。  我住在自己家里,也就是说在妈妈家里。但是,我再也住不到象在安讷西那样的房间了。这里没有花园,没有小河,没有美丽的田野风景。她住的这所房子既阴暗又凄凉,而我所住的房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