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论

第六篇 第十一章 要塞(续)

本章总计 11550

  在前面我们已经谈了要塞的使命,本章要谈一谈要塞的位置问题,这个问题从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复杂,因为要塞的使命很多,而且每一个使命又随地形不同而又有所变化。但是,如果我们把握住问题的实质,避免一些无意义的枝节问题的干扰,那么,就没有必要顾虑这些了。 
  显然,如果在作战区的地区之内,应把位于连接两国的大路上的最大最富庶的城市,尤其是在靠近港口、海湾以及大江河沿岸和山地中的城市都构筑成要塞,那么,前一章所提出的所有的使命就都可以实现了。大城市总是和大路在一起的,两者还同大江河和海岸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这四者就很容易结合在一起,而且还不致发生冲突。可是山地就不成了,因为大城市很少是在山地。因此,如果某一山地就其位置和方向来看很适合作为防线,就可以构筑一些小堡垒来专门封锁山地的通道和关口,但应该尽量少花费用。因为大的要塞设备应该留给平原上的大城市。 
  我们还未谈到在边境设置要塞的问题,也未谈到整个要塞线的几何线形以及设置要塞的位置的其他地理因素,因为我们把前一章所谈的使命看作是要塞的最主要的使命,并且认为,在许多场合,尤其是在一些国土小的国家,构筑要塞时只考虑这些使命也就足够了。当然对那些幅员比较辽阔的国家来说,又有多种情况,有的拥有很多大城市和大路,有的则相反,几乎完全没有大城市和大路;有的相当富裕,在已有的很多要塞之外还想要构筑新的要塞,有的却相反,非常贫穷,不得不以很少的要塞勉强对付。总之,如果要塞的数量与需要构筑要塞的大城市和大路的数量不相适应,大城市和大路不是特别多就是特别少,那么选择构筑要塞的位置时,就需要考虑另外一些依据。我们这里只是简单地谈一谈这个问题。 
  现在需要讨论的还有下面几个主要问题: 
  (1)当连结两国的主要道路很多,但不能在每一条道路上都设置要塞时,应该在哪几条道路上设置要塞的问题; 
  (2)要塞是都设置在边境附近,还是应该把它分布在全国; 
  (3)要塞应该平均分散地设置还是成群有结构地分布; 
  (4)设置要塞时一定要考虑的地理条件。 
  就要塞线的几何线形来说还有很多其他问题,例如:这些要塞应成一线配置,还是成多线配置,也就是说,要塞重叠配置的作用大还是并列配置的作用大;是棋盘式的,还是直线式的,要塞的线形也象要塞本身的形状那样具有一些凹进去的和凸出来的部分。我们认为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枝节问题,这些问题不必加以考虑,当人们提到更重要的问题时,就决不会再去谈起它们了。我们在这里所以谈论这些问题,只是因为在有的书本上不仅谈到过这些内容贫乏的东西,而且还认为它们有很重要的意义。 
  关于第一个问题,为了把问题谈得更清楚一点,我们只想谈一谈南德意志对法国,即对上莱茵地区的关系。假使我们只把南德意志看作是一个整体,而不去考虑它的各个邦的情况,只从战略上来决定构筑要塞的位置,那么就会出现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因为从莱茵河通往弗兰肯、巴伐利亚和奥地利的腹地有许多宽敞漂亮的大路,虽然在这些大路上并不是没有比一般城市大得多的大城市,如纽伦堡、乌耳姆、符次堡,奥洛斯堡、慕尼黑等,如果我们不打算在所有这些城市中都构筑要塞,那就必须作出选择,此外,即使人们根据我们的观点,认为主要应该在最大最富饶的城市构筑要塞,但他们必须承认,由于纽伦堡和慕尼黑的地点不同,这两个城市具有明显不同的战略意义。因此,始终存在着这样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否可以不在纽伦堡而在慕尼黑地区的一个地点,即使是比较小的地点构筑要塞。 
  至于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作出决定,如何回答第一个问题,请读者参阅我们论述一般防御计划和选择进攻点问题的有关章节。哪里是最自然的进攻点,哪里就是我们特别需要构筑要塞的地方。 
  因此,在敌国通往我国的多条主要道路中,我们应首先选择在那些最直接通往我国心脏的通道上构筑要塞,或者选择在那些由于穿过富裕的地区或靠近通航的河流因而最便于敌人行动的道路上构筑要塞,这样就可以阻止敌人前进,或者当敌人企图从要塞侧旁通过时,我们自然就可以获得威胁他侧翼的有利的机会。 
  维也纳是南德意志的心脏,单从对法国作战的角度来看(假定瑞士和意大利都是中立的),慕尼黑或奥格斯堡作为主要要塞明显会比纽伦堡或符次堡起着更大的作用。如果同时再考虑到从瑞士经过提罗耳来的和从意大利来的道路,其作用就更加清楚了;因为慕尼黑或奥格斯堡对这两条道路来说都起到一些作用,而符次堡和纽伦堡对它们却几乎不起作用。 
  现在我们再谈谈第二个问题:要塞是仅仅设置在边境附近,还是分布在全国。首先必须说明,对于小国来说,不存在这个问题,从战略上可以称之为边境的地方,在小国几乎就是整个国土。国土越大,考虑这个问题就越有必要。 
  对这个问题的一般回答是:要塞应设置在边境附近,因为要塞是用来保卫国家的,而守住了边境拒敌于国门之外,也就是保卫住了国家。这看法一般说来是正确的,但是,从以下的探讨中不难看出这个观点有很大的局限性。 
  凡是主要指望外来援助的防御,都特别重视赢得时间。因而这种防御不采取强有力的还击,而是采取舒缓的抵抗行动,它主要目的是更多地在于赢得时间,而不在于削弱敌人。假定其他一切情况相同,敌人攻占分布在全国的、彼此相隔很远的要塞与攻占密集在边境附近一线上的要塞相比所费的时间要长,这也是很自然的。其次,凡是想通过使敌人拉长战线和使其生活遭到困难从而战胜敌人,也就是说在那些以主要依靠这种抵抗方式的国家中,仅仅在边境附近设置要塞则是错误的。如果我们考虑到下述情况,就可以看出在腹地设置要塞就十分必要了。这些情况是:只要条件允许,首先要在首都构筑要塞;根据我们的原则,各个地区的首府和商业中心,也需要构筑要塞;纵贯全国的江河、山脉以及其他地形障碍都可设置新的防线;有些城市地势险要,需要构筑要塞;最后,某些军事设施,例如兵工厂、经济要地,设置在腹地就比设置在边境附近有利,由于它们很重要,必须用要塞来掩护。我们认为,在那些有很多要塞的国家中,即使把多数要塞设置在边境附近是必要的、正确的,如果不在腹地设置要塞,也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很明显,法国就犯了这个错误。如果某个国家在边境地区根本没有大城市,只在深远的大后方才有(例如在南德意志这种情况就特别明显,在施瓦本几乎根本没有大城市,而在巴伐利亚却有很多大城市)。那么是否只应当在边境附近设置要塞就更值得怀疑了。我们认为,不可能根据一般的论据一下子就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分析多种具体情况才能作出结论,此外我们请求读者注意本章最后的结论。 
  第三个问题是,要塞主要应该成群集中地设置,还是主要应该平均分散地设置:如果对各方面的情况都进行了分析,那么在这方面会很少有问题。但是,我们并不能因此就认为它是没有意义的枝节问题,因为由距离一个共同中心只有几天行程的两个、三个或四个要塞组成的要塞群,当然会使这一中心和在该地的军队增加力量,因此,只要其他条件允许,人们必然力图构筑这样的战略。 
  第四个问题是关于设置要塞地点的其他地理条件。要塞如设置在海滨、大江河的两岸和山地,就能加倍发挥它的作用,这是一个必须考虑的主要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在前面已经谈过了,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地理条件应该加以考虑。 
  如果一个要塞不能直接设置在江河的岸上,那么最好不要把它设置在江河附近,而应设置在离江河十到十二普里的地方。不然的话,江河限制和影响要塞发挥作用的范围,这些我们在上面也已提到了。 
  在山地就没有这种情况,因为山地不会象江河那样把大部队和小部队的行动限制在几个点上,但是,在山地的向敌一面设置要塞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这样很难为要塞解围。如果把要塞设置在山地的背敌一面,那就会使敌人的围攻十分困难,因为山地切断了敌人的交通线。我们请读者注意1758年围攻阿里木次的例子。 
  难以通行的大的森林地和沼泽地的情况与江河类似,这是不难理解的。 
  位于难以通行的地形上的城市是否也应该设置要塞,人们也经常提起这个问题。因为这种城市用少量的费用就可以筑成要塞,换句话说,这种城市与通行不困难的地形上的城市相比,付出同样多的人力物力,前者比后者坚固得多而且往往还难以攻克。同时,因为要塞的使命更多的是消极的而不是积极的,所以似乎没有必要去过多地考虑认为这种城市很容易被封锁的意见。 
  最后,如果回过头来再思考一下我们所提出的如何在全国构筑要塞的非常简单的理论,我们可以说:这种理论是建立在一些直接关系到同家根基的重大而长远的事情与条件的基础之上,因而这种理论不可能是有关于战争的流行一时的时髦观点,不可能是空想的战略妙计和只适合于暂时的个别需要的观点;这些观点和妙计对于为了使用五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而构筑的要塞来说是错误的,如果按照这些观点实施,只能引起无可挽救的后果。腓特烈二世在西里西亚境内苏台德山的一个山脊上构筑的西耳贝尔堡要塞,在情况起了变化了以后,就几乎失去了它的全部意义和作用;而布勒斯劳如果始终是一个坚固的要塞,那么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是对抗法国的军队,俄国的军队,还是对抗波兰的军队和奥地利的军队,它都能继续保持它原来的意义和作用。 
  请读者不要忘记,我们从这些考察中得出的结论,并不是针对一个国家完全从头构筑要塞的那种情况提出的,如果是这样,这些考察就没有用处了,因为从头构筑要塞的情况是极少的,甚至是根本没有的。我们进行的这些考察对设置任何一个要塞都是有用的。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