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第二十章 牵制性进攻

 《战争论》

  就词的一般涵义来说,所谓牵制性进攻,就是指为了使敌人把军队调离某一重要地点而对敌人国土进行的进攻。只有在进攻者的主要设想是为了达到上述目的,而不是为了夺取进攻的那个地方时,这种进攻才是特殊的行动,否则,它仍然是一般的进攻。 
  当然,就此而论,牵制性进攻总还必须有一个进攻目标。只有当这个目标具有特殊的价值时,才能诱惑敌人把他的军队调到那里去;另外,一旦这个行动没能起到引诱敌人的作用时,那么,占领这个目标也是对这一行动所消耗的力量的一种补偿。 
  要塞、大仓库、富庶的大城市(特别是首府)和可以征收各种军税的地区,以及可以得到对本国政府怀有不满情绪的敌国臣民的支持的地方,都可以成为这种进攻的目标。 
  牵制性进攻可能是有利的,这是比较好理解的;但是不容置疑的是,牵制性进攻并不总是有利的,它甚至是有害的。对牵制性进攻的主要要求是,它必须使敌人从主要战区撤出的兵力高于我方用于牵制性进攻的兵力。假如牵制性进攻所吸引的敌人兵力同自己所使用的兵力相当,那么它就失去牵制性进攻真正的含义,而成了一种次要进攻。由于情况有利,由于有希望用少数兵力取得很大成果(例如举手可得地占领一个重要的要塞)而进行的一般的进攻,也不应该算是牵制性进攻。当然,人们常常把一个国家正在抵抗敌国时受到的第三国的进攻也叫做牵制性进攻,但是这种进攻与一般的进攻只是进攻的方向不同,而没有任何理由给它另起一个名称,在理论上,专门的名称只应该用来表示专门的事物。 
  显然,要想用少量的兵力吸引较多的敌人兵力,一定要有可以造成这种结果的特殊条件。因此,随便派遣一支部队到至今没有驻过军队的地点,是绝对不能到牵制性进攻的目的的。 
  假如进攻者派遣一支一千人的小部队侵入主要战区以外的敌方某一地区,以便征收军税,那么理所当然可以预见到。敌人向那里派出一千人是不可能阻止这一行动的,如果他要维护这一地区不受侵犯,就一定要派去更多的兵力。但是,这样就会产生一个问题,防御者可不可以不去保护这一地区,而同样派出一支一千人的部队侵入进攻者相应的地区,从而获取平衡呢?因此,如果进攻者要想从这种行动中获到利益,他就一定要事先肯定,他在敌人的地区比敌人在他的地区能够得到更多的东西或者能够造成更大的威胁。如果情况成立,那么就可以说兵力很小的牵制性进攻就一定能吸引敌人较多的兵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用以进行牵制性进攻的兵力越大,所能得到的利益就越小,这是因为五万人不但能够非常成功地保卫住一个中等地区不受五万人的侵犯,而且还能够抵抗更多的敌人。因此,在牵制性进攻的规模较大时,这种利益是很不可靠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从中得到一点好处的话,那么牵制性进攻的规模越大,就越要求有利于牵制性进攻的其他条件起决定性作用。 
  对牵制性进攻有利的条件可以是: 
  (1)进攻者在派出牵制性进攻的军队之后,主力部队仍然没有受到影响; 
  (2)进攻者用牵制性进攻能够威胁到防御者的具有十分重大意义的地点; 
  (3)在受到这种进攻的区域内敌国的老百姓对本国政府怀有不满情绪; 
  (4)受到这种进攻的区域是能够提供大量作战物资的富饶地区。 
  进攻者只有考虑了上述条件,认为有取得成功的把握时才可以采取牵制性进攻,那么从这里我们就可以了解到,进行这种进攻的机遇是不多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这里必须指出:那就是每一次牵制性进攻都会给原来没有战争的区域带来战争。因此,牵制性进攻就往往会在某种程度上激起敌方潜在的作战力量,假如敌人考虑用民兵和民众武装来参加战争的话,那么这种情况就显得更为明显。如果一个地区冷不防受到敌人军队的威胁,并且没有什么防御准备,那么这一区域内一切力量都会紧紧地围绕在强有力的指挥官的周围,支持和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各种方法和手段来防止这场灾祸,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而且是被经验充分证明了的。这样一来,在这里就会出现新的抵抗力量,这种力量是一种接近民众战争并且十分容易诱引民众战争的抵抗力量。 
  总的说来,这是进行任何一次牵制性进攻时都要注意的问题,不然的话,就会是自取灭亡。 
  英国军队1799年对荷兰北部的军事进攻和1809年对伐耳赫伦岛的军事进攻,作为牵制性进攻来看,只是因为这些军队不能用在其他地方,因此还可以说是正确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英国人的这一军事行动迫使法国人的防御能力增加了,而且,在法国国土的任何地方登陆都会导致这种后果。威胁法国的海岸当然能给进攻者带来不小的利益,因为这样就可以牵制法军防守海岸的很大一部分兵力,至于使用许多的兵力在法国登陆,那只有在人们能够期盼得到一个反对本国政府的地区的支援时,才是可行的。 
  在战争中进行大规模决战的可能性越小,牵制性进攻就越是可行的,当然从中可取得的利益也就越小。牵制性进攻只是一种能够促使驻止的部队运动的手段。 
  牵制性进攻的实施 
  (1)牵制性进攻可以是一次真正的进攻,在这种场合,执行中除了大胆和迅速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特点。 
  (2)牵制性进攻可以只造成将要进攻的假象而不去作真正的进攻,在这个时候,牵制性进攻就是佯动。在这个时候应该利用什么样的特殊手段,那只有了解情况和人员特点的机灵的人才能提出。这时,必然会引起兵力的极大分散,这是事物的性质决定的。 
  (3)如果兵力不是特别小,并且退路被限制在某一地点上,那么组织一支支援这一行动的预备队,是执行这种行动的一个重要条件。

上一篇:第七篇 第十九章 对舍营的敌人军队的进攻

下一篇:第七篇 第廿一章 入侵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15——中华民国四年乙卯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六)  (1)授徐世昌为上卿,赵尔巽、李经羲、梁敦彦、杨士琦、钱能训、孙宝琦、朱启钤、周自齐、张謇、梁士诒、熊希龄等为中卿,章宗祥、汤化龙、董康、庄蕴宽、梁启超、杨度、孙毓筠等为少卿。  (2)科学社之「科学」杂志创刊(任鸿隽等主之)。  (3)吴淞广州无线电报开始接受电信。  (4)公布附乱自首特赦令。  (5)福建金门县设治。  1.2(一一,一七)清皇室裁慎刑司。  1.4(一一,一九)  (1)北京日使馆书记官小幡酉吉晤外相加藤高明,商对华要求修正案(加藤仍采原议)。  (2)驻美公使夏偕复报告与美国签定解纷(仲裁)条约。  1.5(……去看看 

第二十六章 关税是建立与保护国内工业的主要手段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促进国内工业的手段;方法是种种不一的,凡是在效力上、应用上没有疑问的那些手段、方法,都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举几个例子,比如教育设施(特别是技术学校)、工业展览、优良成就奖励、交通运输改进、专利法等等,总之,凡是目的在于促进工业、促进与调节国内外贸易的那些法律与制度,都不是我们所要讨论的。我们在这里所要谈的,只是作为发展工业手段的关税制度。   根据我们的理论,对输出加以禁止或征税只能看作是例外情况,对于自然产物的输入只应当课以以增加岁入为目的的关税。决不应当课以以保护本国农业生产为目的的关税。在……去看看 

第十八章 从心理学上看演绎和归纳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学说:存在着两种推理类型或无矛盾地从一个判断推导另一个判断的模式:从较一般的判断到较特殊的判断,用三段论;从特殊判断到包含它们的一般判断,用现今所谓的归纳。如果形成科学或体系的判断能按照这些模式相互推导出来,那么它们便完全彼此适应而无矛盾。仅仅这一点就表明,新的知识源泉的开发不能是逻辑法则的任务,确切地讲,逻辑法则只是有助于审查从其他源泉引出的发现是一致还是不一致,若不一致则指明需要保证充分的一致。                  第二节   首先利用一个方便的例子,理解……去看看 

第廿一章 新的写作空间的拓展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第一节 新的写作空间的拓展   社会转型的另外一个方面是拓展了各种新的生活空间领域,或者是改变了旧有生活空间的实质内容,这给当代文学创作带来了相应的变化,即表现为对写作空间的拓展。如果举其大概而言,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随着多元文化格局的形成和女性意识的日趋自觉,当代诗歌和小说中出现了具有鲜明个人立场的女性题材创作;又由于80年代以来大量中国人留学或移民国外,随之兴起了海外新移民题材的文学创作;还因为和平时期军队生活的特殊性,军旅题材创作也有了新的发展,由传统的敌我斗争意识的艺术表现转向了对军人深层个……去看看 

2-7 在欧洲各国中,法国如何成为这样的国家,其首都已取得压倒外省的重要地位,并吸取全帝国的精华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首都之所以对帝国其他部分具有政治优势,既非由于其地理位置,亦非由于其宏伟,更非由于其富庶,而是由于政府的性质。   伦敦的居民之多,等于一个王国,但它至今未对大不列颠的命运产生主导作用。   没有一个美国公民会设想纽约人民能够决定美联邦的命运。而且,甚至在纽约州内也无人会设想纽约市的单独意志,就能独自指挥各种事务,尽管纽约今天的居民,与大革命爆发时巴黎的居民数量相等。   即使是巴黎,在宗教战争时期,同王国其他部分相比,它的人口同1789年的巴黎人口可以媲美。然而,它却不能决定任何事情。投石党运动(la Eronde)时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