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第廿一章 入侵

 《战争论》

  有关这个问题,我们能谈到的几乎只限于解释词义。我们发现现代著作家通常使用这个词,甚至自以为是地用它表示某种特殊现象。“入侵战争”就常常出现在法国人的著作中,他们企图用入侵这个词来表示向敌国深处的进攻,并想把这种进攻同有准备的进攻,即蚕食敌人领地的进攻对立起来,这是一种不合逻辑的、用语混乱的现象。一次进攻只是在国境附近进行,还是深人敌国腹地,是最先夺取要塞,还是最先寻找和不断追击敌人的主力,这些都不取决于进攻的方式,而取决于当时的情况,起码在理论上不能有另外的看法。在某些情况下,深入敌国腹地比停留在边境要更有计划,甚至要更加小心,但是在许多情况下,深入敌国腹地不是别的,正是进行一次猛烈的进攻所取得成功的结果,因而和进攻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上一篇:第七篇 第二十章 牵制性进攻

下一篇:第七篇 附录 关于胜利的顶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2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好了,这些都过去了,永远地过去了!现在当我回忆往事,当想起我年轻的生命竟也有如此险恶的磨砺,我一点儿也不难为情,更多的却是自豪,比同辈人多明白一些事理的自豪。人大概需要不同凡响的经历,才可能有不同凡响的性格和意志。这样,在劫数过去以后,谁都可以庆幸地道出。而在其时其地,沉浸在磨难的深渊中时,谁都恨不得早一点跳出苦海。我记得,那天,当我们已经悲怆却又镇定地迎接命运的最后结果时,我摸了摸我身边的战友。我觉得我正在死去,有一种超脱尘世的感觉,但又有一种奇特的轻松愉快的感觉,我不慌不忙地等待着要来的事。但就在这时,一种鲜……去看看 

第13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代英接完电话,想了想,立刻推掉手头所有要办的事情,即使是无法推掉的事情,也让给手下的人暂时帮他去处理。   对自己的老领导代英他并没说假话,这个案子他真的非常熟悉,熟悉得几乎一提起来便历历在目,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样。   他当时在市局西城公安分局当副局长兼刑警队队长。   王国炎这个案子,案发地就在西城区,当时几乎可以说是刑警队冒着最大的生命危险把这个案犯捉拿归案的。因为当时刑警队员已经知道,这个凶险的罪犯曾在特种部队服过役,他会打枪,会开车,会武功,而且心狠手辣,行动敏捷,如果要是个对个或者是走漏了消息,让他……去看看 

八、“一元”与“多元” - 来自《两种自由概念》

在伟大的历史理想之祭坛上,诸如正义、进步、未来子孙的 幸福,或某一国家、种族、阶级的神圣使命或解放,甚至是自由本身,因为有一种自由,要求个人为社会的自由而牺牲,在这些理 想的祭坛上,有许多人遭到了屠杀,这主要是肇因于某一种信仰。那就是:人们相信,从某个地方,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最终的解决之道这个解决之道 ,或许是在过去,或许是在未来,或许是在神的启示之中,或许是 在某个思想家的心灵之中,或许是在历史或科学所结实的道理之中,也或许是在一个正直不苟的纯真心灵之中。而这个古老的信仰,是建立在以下这个信念之上,亦即:人类所信仰的所……去看看 

第一章 12世纪:知识分子的诞生(1)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12世纪城市的复兴和知识分子的诞生   开始时是城市。在西方国家,中世纪的知识分子随着城市而诞生。在城市同商业和工业(说得谦逊一点是手工业)共同走向繁荣的背景下,知识分子作为一种专业人员出现了,他在实现了劳动分工的城市里安家落户。   在这以前,由拉昂的阿达贝隆所区分的各社会阶层(祈祷的——教士;保卫的——贵族;劳动的——农奴),很难说有真正的人员专业化情况。农奴虽然耕种土地,但也是手工业者。贵族是士兵,同时又是地主、律师和商人。教士,尤其是修士,也常常同时身兼数职。神职工作只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但它本身……去看看 

第22章 - 来自《十面埋伏》

史元杰和魏德华赶到东关村村口时,发现东关村的这条惟一的大路上,黑压压的人群已经把路口全部堵死。   即使是站在人群最后面的那些人,情绪也一样慷慨激昂。村子里整个一片抢地呼天的呐喊声,情绪之高昂,声势之威烈,令人惊心动魄。   魏德华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骚动不安。群情鼎沸的人群,对史元杰说,“局长,要是咱俩都进去了,7点以前肯定别再想出来。”   “车都开到这儿了,还能不进去?万一要是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你我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史元杰厉声说道,“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来,马上进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德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