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邦雅曼·贡斯当是位独特的法国自由主义大师,也是法国新教派胡格诺教派的后裔。从法国大革命的实践来看,人民主权的原则也有可能被误用来论证某种前所未有的暴政。贡斯当是在对卢梭著作的不断评注和反思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的。他指出,主权在本质上必须是有限度的。这个限度就是个人的独立与存在。不论是民主的政府还是少数人控制的政府,都不应企图跨越个人权力所要求的界限。由此奠定了他的自由主义思想基础,且并成为截然不同于其法国传统的理性主义自由主义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卷 - 来自《高卢战记》

巴尔布斯,你不断责备我,似乎认为我天天谢绝执笔,不是由于知难而退,而是由于偷懒,这种责备使我不得不担起这件最艰巨的任务来。我给我们伟大的凯撒所著的关于高卢战争的记载,接上了一个续编,因为若不如此,他前面的著作和后面便衔接不起来;而他的最后著作,从亚历山大里亚战争以后未写完,我也给它续到结束——这所谓结束,当然不是指内争,内争看来是永远不会结束的,我说的只是凯撒生命的结束。我相信,今后读这本书的人,会体谅我承担写《战记》的任务是出于多么无奈;否则我因为插手凯撤的作品而招来无知、狂妄等等指责就不难避兔了。因为人们……去看看

后记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一部严肃认真的书稿的产生,往往并非作者以一己之功力铢积寸累而成,它还得益于诸多学者友人的倾心施教,或助其去芜存菁,或为之锦上添花,成就出一番模样。而学问也正是在此教学相长之中升堂入室,钩深致远。本书的完成即是如此。  这里,我首先要衷心感谢那些向我讲述其亲身经历并提供珍贵史料的历史见证人,他们或者直接参与了本书所述的历史事件,或者与本书所涉及的重要历史人物有着密切关系。他们是:本书所述历史时期之中毛泽东的俄语翻译师哲、中国驻朝武官及政务参赞柴成文、中央军委作战部参谋张希和王亚志、中国第一批驻苏大……去看看

第46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一乘上方无遮无拦的小轿从江岸西码头方向飘过来,沿大观道一路奔东。轿是很新的,周圈围着红绸布的裙衣,青漆味挺浓,轿身轿杠上现着熠熠发亮的光。   抬轿的是两个穿绣花轿衣的年轻后生,腰杆挺得直,脚步迈得稳,咋看咋精神。   轿上坐着的卜守茹却木痴得很,身子几乎被红红绿绿的布包严了,只露着一双绝无神采的眼,散在额前的一缕鬓发中已夹杂了些许银丝。   是一个大雪过后的冬日。   四处惨白,天色阴暗,时而旋起的风,搅出阵阵令人迷乱的雪雾。   雪雾中的世界遍满凄惶:一些路段上的麻石已被扒了,却因着寒冬的来临未能按新法儿……去看看

黄巢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中国的民变,通常在开始时,带有几分离奇和神秘的色彩。其原因则是一般农民安 土重迁,除非有剧烈的天灾人祸,很少机会能促使大量的人口铤而走险。并且纵使他们 被投入变乱的大熔炉,也仍要通俗的宗教思想,有如苍天代黄天,弥勒再生等等传说与 观念,发动精神上的力量,去支持其大规模的暴动。又要待这两种因素牵连在一起,酝 酿到一段时期之后,这民变才引导出来某种有迹象可循的社会运动,使人们能考究其在 历史上的真意义。   公元九世纪末叶黄巢所领导的变乱,不尽符合上述程序。虽说870年间,"仍岁 凶荒人饥为盗",曾构成变乱的背景,黄巢和他……去看看

63 写有密码的纸条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注意地观察着周秀丽的反应,继续说:“苏阿福三十万块你主动要,四十万你会退?怎么回事?幡然醒悟了?想做廉政模范了?是不是太讽刺了啊?”   周秀丽又开了口:“一点不讽刺,我是城管委主任,能批准苏阿福盖门面房,那三十万就敢要。解放路6号地得市里批,我办不了,当然不能收!”   叶子菁试探着问:“哦?你说话王长恭同志也不听吗?他会不帮你办?”   周秀丽看了叶子菁一眼,“叶子菁,请你不要再诱供了!我明白地告诉你,长恭同志原则性比你还强,这事我只提了个头,就被长恭同志顶了回去!”   叶子菁又问:“那么,王长恭怎么又把这块地批给……去看看

第21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九天集团招工考试的面试是在集团公司设在郊区的某库房里进行的。“主考官”是刚调到集团公司来当办公室副主任的廖红宇。方雨珠一早就到了面试现场。     “姓名?”“方雨珠。”主考官廖红宇微微一笑道:“雨珠有方的吗?”方雨珠反问:“雨有红的吗?”廖红宇说道:“我这个‘宇’不是你那个‘雨’。”方雨珠说道:“那我这个‘雨’也不是天上的‘雨’呀。”廖红宇高兴地看看身边那几个随她一起来主持这次面试的工作人员大笑道:“哈哈,小丫头挺厉害!”说着拿起申请表仔细地看了看。“这招工申请表上的字是你自己写的?”尔后又让方……去看看

第13章 - 来自《永不瞑目》

第二天早上,庆春上班时在机关门口碰上了处长。处长也是刚来,他的老式奥迪从她身边缓缓开过,停在办公楼前。处长从车里下来,没有进楼,站在台阶下等她。她紧走了几步,打招呼说早上好。处长没答,只是问:  “昨天你去了吗?”  她知道处长在问肖童的事,于是答道:“去了。”  “工作做得怎么样,他同意不同意?”  庆春摇摇头,她跟着处长走进办公楼,一时不知该怎样描述昨晚在燕京大学湖边的那场无功而返的谈话。处长反倒见怪不怪地说:  “我早就料到了。现在不少年轻人,包括一些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不知忘到哪里去了,和自身的利益无关的……去看看

痛苦的现象学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时间:1999年6月   地点:武汉   对话人:一行、夏天   一行:张志场最近提出了从“创伤记忆”的某种缺失来重审汉民族现代性的提案。他有一个很原创性的问题:苦难向文字转化为何失重?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他想过问的“创伤记忆”就是对痛苦的领会形态。苦难向文字转化中的失重同时是言说和精神品质的问题,而言说的深透性又根源于对世界的领会方式的深透性。因此问题出在汉民族对痛苦的领会方式上。   夏天:痛苦和苦难是一回事吗?痛苦和对创伤的记忆是一回事吗?事实上,痛苦并不一定是记忆,有时我们在记忆时恰恰已经远离痛苦了。痛……去看看

作者简介 - 来自《致加西亚的信》

   2009/10/01
阿尔伯特·哈伯德1859年6月19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州的布鲁明顿,父亲既是农场主又是乡村医生。哈伯德年轻时曾供职于巴夫洛公司,是一个很成功的肥皂销售商,但他却不满足于此。于是在1892年,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进入了哈佛大学。然后,他辍学开始徒步旅行英国。不久他在伦敦遇到了威廉·莫瑞斯,并且喜欢上了莫瑞斯的艺术与手工业出版社,即凯姆斯科特出版社。  回到美国后,他试图找到一家出版商来出版自己那套名为《短暂的旅行》的自传体丛书。当一切努力化为泡影后,他决定自己来出版这套书,于是罗依科罗斯特出版社诞生了。哈伯德不……去看看

陕西太白山自然保护区 - 来自《黄祸》

逐级递选制的优势在于,它解决了有关选举的最令人困惑的悖论,即精英要由庸众裁定和推举。若要追根溯源,“灵魂纪念馆”的主意出自欧阳中华,创建的具体工作却大部分是陈盼做的。可直到这场大雪封了太白山所有下山的路,她才第一次进入这灵魂世界。从黄帝陵迁来的只占纪念馆一小部分,安置在顶层最干燥的洞室。几十个防潮防虫的特制金属箱,每箱大约有一百份装在密封套里的回忆录手稿──也就是纪念馆保存的灵魂。欧阳中华认为回忆录是人类的一大发明,它能把随肉体死亡而烟消云散的灵魂用文字固化下来,让灵魂与肉体分离,独立地留存于世……去看看

写在前面 - 来自《红卫兵档案》

1966年,人类历史上一幕大悲剧在中国拉开了帷幕——这就是至今提起来仍让人感觉寒心凉齿的“文革”浩劫。屈指算来,已是30多年前的往事了,那些惨痛的历史图像一幅幅沉入记忆深处,被欢笑、鲜花和转眼即逝的一个个新浪潮所掩埋。太多的苦难,教会了中国人用抹掉痛苦记忆的遗忘方式来对付,更加悲哀的是,这种遗忘方式已经成了中国人生活的一种习惯。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劫难的亲身经历者们偶尔会从一个噩梦中惊醒,披衣而坐,聆听窗外开籁般的声音。只有在那时,当他们回忆起自己逝去的生命、青春和激情,心灵会一次次被痛苦吞噬,……去看看

余论三 论中国出兵朝鲜决策的是非和得失——50年后对朝鲜战争历史的考察和反思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爆发及中国出兵朝鲜至今已经整整50年了。就在十几年前,由于缺乏资料,关于中国介入战争的研究还是一个令国际学术界感到头疼的问题。然而,从1987年起,中国关于朝鲜战争的档案文献、研究著作及回忆录不断问世,特别是1994年以来俄国档案解密增添的大量鲜为人知的史料,为各国学者重新开启了研究之门。于是,中国出兵朝鲜的原因和过程立即成为国际历史学界的热门课题,有关的研究论著相继涌现。  在利用和分析档案文献和口述材料的基础上,本文试从决策学的角度对中国出兵朝鲜作战的决策动机、战略方针及其所付出的代价做一番……去看看

那为了义而受苦的人们是我的兄弟 - 来自《一个阴郁灵魂的争战》

(1999、6)我心时常一阵阵紧悚,对于这个世界,我依然很陌生,但我已习惯不再怨尤,不再埋怨世界对我命运的不公。只是由于身边寥寥无几的亲友的理解与关怀,即耶稣所说:“爱你的邻人”,我的一颗向人间的炽爱之心才未能泯灭。社会的不义不能动摇我对治思想的决心和信念。那为了义而死去的人们,为了义而被流放,被迫害、被监禁、被盯梢、被诬告的人们,是我的兄弟,以上帝的名义,而其他的人没有这个资格,除非我认出他有一个上帝之子的印记。人文知识分子的使命与生存选择我以前的理想:人格、经济、政治皆独立而且行世谋事从容裕如。但即使如此,中……去看看

第六章 文化显像 - 来自《玛雅的智慧》

文字:象什么形   人人都知道玛雅人使用象形文字,但实际上,象形文字只是从埃及那儿借用来的说法。象形文字(hieroglyphicwriting)一词,初见于公元前1世纪希腊人迪欧多勒斯·希库罗斯的著作。按希腊语拆解开来,指神圣的雕刻。然而,神圣的雕刻的说法倒是出奇地符合玛雅象形文字的情形。  玛雅象形文字都是神职人员专门主持刻写的,其高深莫测非普通玛雅人所能了解,更不要说外部观察者了。19世纪一位年轻的美国外交官约翰·劳埃德·斯蒂文斯,醉心于玛雅文化的高深莫测,但他的最大障碍是不可逾越的文字关,他无法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