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政治与市场:世界的政治—经济制度》是林德布洛姆的一部最重要的著作,也是当代西方比较经济学和政治学的名作之一。这本书主要以欧美,苏东,中国和古巴为经验对象,研讨林德布洛姆所讲的成型及成熟的世界主要的政治经济制度的结构,组织方式及其意识形态,寻找各种体系的异与同,客观分析它们的起源,现状及走势,比较评说它们的成就和缺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8 没想到暴风骤雨来得如此猛烈 - 来自《国家公诉》

虽然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叶子菁仍没想到暴风骤雨会来得这么猛烈。   那天上午,叶子菁正在检察院办公室听副检察长陈波汇报后勤方面的工作,市委王秘书长突然来了个电话,要叶子菁马上到市委第二会议室来,说是长恭同志专程从省城赶过来了,正和市委领导一起等她,要听她的案情汇报。叶子菁放下电话后,没敢耽搁一分钟,当即驱车去了市委。关于失火定性的汇报材料报送市委五天了,市委一直没个态度,叶子菁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现在能面对省市领导,把问题当面说说清楚,无疑是件大好事。   紧赶慢赶,赶到市委第二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已座无虚席。叶子……去看看

第三章 强围安庆 3、夜袭黄州府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陈玉成本只是路过桐城,见捻军已退回皖北,便趁着打胜仗的机会,在一个月黑星隐的夜晚,率部悄没声息地离开了桐城战场,继续西进。临走前,他们将成千上万面各色旗帜插在山坡上,绑在树梢上。这一招果然起了作用。直到五天过后,多隆阿、鲍超才知道他们确已离开,但去向不明。  陈玉成的部队经黄家铺、官庄山过岳西县,打听到湖北巡抚胡林翼扎营太湖,便改道穿越司空山,绕过英山县,队伍进入了大灵山。周国虞对陈玉成说:“殿下,南边忠王殿下的人马还没有出江西省,我们必须在黄州府渡口过江,才能由南岸强攻武昌。”  陈玉成说:“……去看看

2-5 论资本的各种用途 - 来自《国富论》

一切资本,虽都用以维持生产性劳动,但等量资本所能推动的生产性劳动量,随用途的不同而极不相同,从而对一国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所能增加的价值,亦极不相同。   资本有四种不同用途。第一,用以获取社会上每年所须使用所须消费的原生产物;第二,用以制造原生产物,使适于眼前的使用和消费;第三,用以运输原生产物或制造品,从有余的地方运往缺乏的地方;第四,用以分散一定部分的原生产物或制造品,使成为较小的部分,适于需要者的临时需要。第一种用法是农业家、矿业家、渔业家的用法;第二种用法是制造者的用法;第三种用法是批发商人的用法;第四种……去看看

第21章 - 来自《梅次故事》

吃罢晚饭,朱怀镜靠在阳台的躺椅上养神。有那么一会儿,阳台上的光线说不出的柔媚,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舒畅了,心里便柔柔的,像有团湿湿的白云在里面缭绕。天很快就暗了,夜变得暧昧起来。窗外本是舒缓的山丘,种着些桃树和橘树,离房子稍近了些,白天临窗而望会感到憋闷。天黑下来就好了,见到的是外面真实的夜,而不至于总望着别人家的灯火。他却很少有时间这么安静地坐下来,想些奢侈的事情。他的脑子也静不下来,让他挂怀的事太多了。才想着舒畅,马上又想到陆天一了,荆都那边已来了电话,说是市教委主任段孟同志过几天会来梅次,要给陆天一赠送一……去看看

第六章 靖港惨败 10、兄才胜我十倍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曾国藩和胡林翼在翰林院共事一年,彼此年龄相仿,又同为湖南人,故相交亲密。道光二十一年,胡林翼之父詹事府右詹事胡达源病逝,胡林翼奉父柩回益阳原籍。曾胡二人便在那年分手了。三年丧期满,胡林翼捐贵州安顺府知府,后又改镇远府知府、黎平府知府。在知府任上,因组织乡勇镇压苗民动乱有功,升为贵东道。吴文镕在贵州巡抚任上,极看重胡林翼的军事才干,到武昌署理湖广总督后,急向朝廷求调胡林翼来湖北支援。胡带六百乡勇来到金口时,吴文镕已阵亡。胡不愿投靠接任的荆州将军旗人台涌,于是将六百乡勇留在金口,只身来到长沙,与曾国藩、左宗棠商……去看看

3-19 把每一个人都看作是自己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其祂星球上的生物在体形上是什么样子?不胜枚举。物种的繁多就和你们星球上一样。其实,比你们的还多。有没有跟我们很相像的?当然有。有些看起来和你们一模一样——只是小有不同。祂们怎么生活?吃什么?衣服穿成什么样子?怎么互相沟通?我想要知道所有的一切。说啦,通通说出来!我了解你的好奇心,可是这几本书不是为了要满足你们的好奇。这番对话的目的是要把讯息带到你们世界上。我只再问几个问题。这不只是出于好奇,而是我们可以从这里学到一些事。或说得更正确些,可以回忆起一些事情。这真的是更为正确。因为你们没有需要学习的;你们……去看看

06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炊事班的这位同志倒下去后,徒劳地挣扎过,后来他被人们发现了,人们往他身上浇了两桶冷水。接着,人们还是不愿意承认他已死的事实,还是把他抬到了卫生队去抢救。……军医后来说,他前几天得的病是肠道传染病,是中毒性痢疾。   鉴于有一个痢疾病人死在伙房,团部卫生队马上派来了一个军医和两个卫生员。他们首先监督炊事班将那口曾是那样轻易地夺去了一个人的生命的大锅灌满水,烧了几个小时——水沸腾了,蒸发了,又倒进去几桶水,又让它沸腾、蒸发……   接着,发给我们每人几片痢特灵,说,我们即使没有感到不舒服,也要吃下去。做完这些,军医……去看看

第5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百顺眼见着姐姐和方营长频繁外出,眼见着姐姐身上的衣裙一天天艳丽起来,方觉察出姐姐心态的变化。   这变化都是方营长带来的,百顺心里自然对方营长感激无比。   百顺觉着,方营长实在是他的大恩人,也是姐姐的大恩人,——方营长让姐姐意识到了自己是女人,让姐姐不再拿父亲的事烦他了,他和姐姐从此以后,可以相安无事了。   因此,百顺对方营长十分的友好,只要一见着方营长便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怪亲昵的。   百顺一亲昵,方营长就不好意思不亲昵了,便更加亲昵,和百顺又拍肩膀又搂腰,还常凑在一起喝酒。   有一次喝多了,方营长……去看看

16 归律说他“见鬼了” - 来自《国家公诉》

床头电话响起时,周秀丽正无奈地忍受着丈夫每周一次的规律性蹂躏。   丈夫归律本名归富娃,上大学时改名归律。归律是学统计学的,毕业于长山大学,后来留校教起了统计学。从助教、讲师、副教授,一步一个台阶干到了教授,还带起了研究生。   周秀丽对归律标榜的所谓成功嗤之以鼻,认定归律是得了病,“规律病”。归律的工作和生活实在是够规律的,一切全在事先的安排和计划之中。结婚前,周秀丽还以为这是一种美德,婚后才知道,和这么一个规律病患者共同生活是个什么滋味!归律早上起床是准时的,不管春夏秋冬,永远是六点十分。晨练是准时的,不……去看看

扑朔迷离的民意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今年的美国大选终于临近了。我想最后给你谈谈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因素,影响美国的民众选择。之所以我直到最后一刻才提这个,显然是因为这个话题很吃力。   你一定记得,去年我试图给你介绍美国的时候,一开始就介绍了美国的移民大背景,以及来自全世界的人们共同在一起生活,是多么的洋洋大观。   美国人有着不同的肤色发色和“眼色”,有着不同的语言,文化背景甚至与国籍无关的故土认同。同时,他们又生活在一个除了遵从法律,不要求任何思想统一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地方要搞竞选,要琢磨出选民们会以哪一个指标作为首要考……去看看

A.思想对客观性的第一态度;形而上学 - 来自《小逻辑》

§26     思想对于客观性的第一态度是一种素朴的态度,它还没有意识到思想自身所包含的矛盾和思想自身与信仰的对立,却相信,只靠反思作用即可认识真理,即可使客体的真实性质呈现在意识前面。有了这种信仰,思想进而直接去把握对象,再造感觉和直观的内容,把它当作思想自身的内容,这样自以为得到真理,而引为满意了。一切初期的哲学,一切科学,甚至一切日常生活和意识活动,都可说是全凭此种信仰而生活下去。     §27     这种态度的思维,由于它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对立,就内容言,既可成为真正玄思的哲学学说,同样也可老停滞在有限……去看看

第三章 智慧实验室 - 来自《玛雅的智慧》

乾坤倒转一念间  天地乾坤仿佛天经地义地存在在那儿,我们人类生活在天地中间。然而,这个毫无疑问的事实也是由文化观念给出的。我们说,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尽相同的智慧,其第一层含义就是--不同的民族或许有着不同的世界观、不同的宇宙哲学、一念之差的倒转乾坤。  玛雅人看世界,看到了与我们不同的分类。世界并不能用我们所熟悉的什么气候、地质、植物、动物和诸如自然环境什么的这类冰冷的术语来定义。玛雅人的世界观充满炽热情感和丰富的想象。上述一整套物理世界的描述,在玛雅人看来只是对世界众多侧面中某一个侧面的过……去看看

第七章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下) - 来自《万历十五年》

心学的发展在明代进入高潮。由于王阳明的创造发挥,这种思想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王阳明原来也属于朱熹的信徒,据他自己说,他曾经按照朱熹钓方法格物,坐在竹子之前冥思苦想。但是格来格去,始终没有格出一个所以然,自已反而为此病倒。这个故事反映了他相信物质之理和道德之理相通,但是他没有接受理学的类比方法。既然此路不通,他就另辟蹊径,最后终于悟出一个道理,即宇宙间各种事物的“有”,完全出于个人心理上的反映,比如花开花落,如果不被人所看见,花就与心“同归于寂”。所谓天理,就是先天存在于各人心中的、最高尚的原则。忠孝是……去看看

Of Suicide.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Suicide is a crime which seems not to admit of punishment, properly speaking; for it cannot be inflicted but on the innocent, or upon an insensible dead body. In the first case, it is unjust and tyrannical, for political liberty supposes all punishments entirely personal; in the second, it has the same effect, by way of example, as the scourging a statue. Mankind love life too well; the objects that surround them, the seducing phantom of pleasure, and hope, that sweetest erro……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