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君主关于军事方面的责任

 《君主论》

  君主除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之外,不应该有其他的目标、其他的思想,也不应该把其他事情作为自己的专业,因为这是进行统帅的人应有的唯一的专业①。它的效力②不仅能够使那些生下来就当君主的人保持地位,而且有许多次使人们从老百姓的地位一跃而高踞王位。反之,大家都知道,君主沉醉于安逸比对关心军事想得更多便亡国。亡国的头一个原因就是忽视这种专业,而使你赢得一个国家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精通这门专业。

  ①这是有意夸张的表达,但是它符合马基雅维里的一个观点,根据这个观点,君主可以(甚至应该)将民事管理工作交给自己选择的地方官,而自己绝对地掌握战争事务。

  ②此处“效力”原文为“virtù”,但是在这里的意义与马基雅维里著作中通常使用的“能力”的意义不同,而是具有中世纪使用的意义。

  弗朗切斯科·斯福尔扎由于讲求军事,于是由平民一跃而为米兰的公爵;而他的孩子们③由于躲避军事的困苦,于是由公爵降为平民。因为不整军经武,就使得人们蔑视你,这是君主必须提防的奇耻大辱之一。这一点容后说明,因为武装起来的人同没有武装起来的人是无法比较的。指望一个已经武装起来的人心甘情愿服从那个没有武装起来的人,或者没有武装的人厕身于已经武装起来的臣仆之中能够安安稳稳,这是不符合情理的。因为一方抱着蔑视的态度,他方抱着猜疑,这两者是不可能好好地相处共事的。所以,一个君主如果不懂军事,除了已经提到的其他不幸之外,他既不能获得自己的士兵的尊敬,而自己也不能够信赖他们。

  ③此处原文“figliuoli”,实指“后嗣”。

  因此,君主永远不要让自己的思想离开军事训练问题,而且他应该在和平时期比在战争时期更加注意这个问题。他要做到这一点,可以有两个方法:其一是采取行动,其二是靠思考。关于行动方面,君主除了必须把他的人妥善地组织起来加以训练之外,自己必须不断地从事狩猎,借以锻炼身体,习惯于艰苦生活,并且认识各处地理状态,了解山脉是怎样起伏的,峡谷是怎样凹陷的,平原是怎样展开的,还要明了河流沼泽的特性,而且对于这一切必须予以最大的注意。

  这种知识有两种用处:首先是他学会怎样了解自己的国土,就能够更好地懂得怎样保卫它;其次,如果此后他有必要了解任何其他地方时,由于他对那个地方的知识与经验,他就能够很容易了解那个地方。因为,举个例子说,在托斯卡纳的丘陵、山谷、平原、河流和沼泽同其他地区这些地方有某种相似之处,从而一个人由于了解一个地区的地势,就能够很容易地了解其他地区的地势。君主如果缺乏这种专长,也就是缺乏了一个首领应该具备的头一个条件,因为这种专长告诉他怎样发现敌人,选择根据地,率领军队安排作战阵地,以及利用有利条件围攻目的地。

  阿凯亚人的君主菲利波门(Filipomene)①曾经受到史学家的各种赞扬,其中有一条就是,因为他在和平时期还是思考着战争的方法;当他和他的朋友一起在乡村的时候,他常常停下来同他们讨论:如果敌人在这个山丘出现,而我们和我们的军队却在这里,谁享有地利呢?我们怎样才能够保持队形稳妥地打击敌人呢?如果我们想退却,应该怎样采取行动呢?如果敌人退却了,我们应该怎样追击呢?当他和他们一起走着的时候,他会向他们提出一支军队可能遇到的一切情况,他倾听他们的意见,并且说明自己的意见,同时提出理由加以论证。这样一来,由于这样经常不断地深谋远虑,他在率领军队时就不可能发生他不能够应付的任何意外事件。

  ①菲利波门(Filipomene,即Filopemen,公元前253—183),在同马其顿的菲利普五世的战争中,他是阿凯亚同盟的首领;先后战胜斯巴达,打败其暴君纳比斯,最后被俘处死;被希腊传记家普鲁塔克(Plutarch)外为“希腊的最后一人”。

  但是,为着训练脑筋,君主还应该阅读历史,并且研究历史上伟大人物的行动,看看他们在战争中是怎样做的,检查他们胜利与战败的原因,以便避免后者而步武前者。最重要的是他应当象过去那些伟大人物那样做。他们要选择某一个受到赞美和尊崇的前人作为榜样,并且经常把他们的举措和行动铭记心头,据说②,亚历山大大帝就是效法阿基里斯,恺撒①效法亚历山大,西奇比奥②效法居鲁士。谁读色诺芬③所写的居鲁士王的生平,谁就会从西奇比奥的生平看到他效仿居鲁士给自己带来多大光荣,同时在纯洁、和蔼、仁慈、宽宏大量方面,西奇比奥同色诺芬所描述的关于居鲁士的特性多么吻合。

  ②马基雅维里此说,殆采自古希腊传记家普鲁塔克所著:《传记集》。——此书将希腊罗马的伟人并列对比,并加评论。

  ①恺撒(Ceasare,GaiusJulius,公元前100—44,罗马名将及政治家。

  ②西奇比奥(Scipione,PubliusCornelius,公元前237?—183),绰号大阿非利加(l’AfricanoMaggiore),罗马将领,因征西班牙有功,当选为执政,并战胜迦太基人,大败汉尼拔于扎马之役。

  ③色诺芬(Senofonte,公元前434?—351)希腊史学家。苏格拉底弟子。曾从斯巴达军队,助波斯王子小居鲁士与其兄争位,战败率兵涉险返国,著《远征记》述其经过。

  这样一类的方法,贤明的君主必须遵守;而且在和平时期绝不能够无所事事,相反,应该努力地利用这些时间,以便在命运逆转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上一篇:第十三章 论援军、混合军和本国的军队

下一篇:第十五章 论世人特别是君主受到赞扬或者受到责难的原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不是社会主义,就是死亡!” - 来自《卡斯特罗传》

(一)  八十年代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生剧变的时代。苏联在和美国长期对抗,军事力量达到顶峰之际,却由于国内经济的长期停滞而无法继续和美国进行劳民伤财的竞争。八十年代中期以后,苏联开始了政治改革,其结果却引起了旧体制的全面崩溃和苏联东欧阵营的解体。在这个过程中,政治上是苏联的小伙伴、经济上依靠苏联输血维持的古巴尝尽了这个历史性巨变所带来的酸甜苦辣。  七十年代末对卡斯特罗来说是比较顺遂的。他在非洲处处得手,在加勒比添了一个格林纳达,中美洲又有了一个尼加拉瓜。他在拉美不再孤单了。但八十年代一开头就……去看看 

第十二章 了解您自己的数字 - 来自《未来时速》

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您必须拥有关于每一个用户订单(现在的和过去的)和商业中所有资产(永久性有形资产和各种库存组件)的完备信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获取、保留和从信息中获益的唯一措施就是放手使用信息技术。                    ——威廉·戈尔利,《出类拔萃》   如果您驱车前往一个吉菲润滑油加油站将汽车的润滑油更换为10W一40——一种适合在热天使用的优质车油,那么技术服务人员在对您的车加油之前首先要检查他的PC的终端以确认制造商推荐使用10W一40而不是其他等级或型号的润滑油。   事实上,技术……去看看 

第十二章 尾声 - 来自《不堪回首》

1978年底我到了家中。就听说了有个55号文件是关于处理右派的事的。便到处去打听其内容。我们的政府是用内部文件来处理人的,被处理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有关的文件。我去了复旦物理系,钱孝衡装作完全不知道我的情况,说对我的事他们无能为力;事实上,9月份发下的55号文件是明确规定原单位应负责安排工作的。在失望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我忽然看见前面站着的人很面熟,便碰了他一下问   “你是宗祥福吗?”这是当时一同毕业又住同一宿舍的同学。他注视了我一下,就认出了我,但他说:   “我早就知道你要回来了。”   “为什么?”我有点惊奇……去看看 

Book 19 : Of Laws in Relation to the Principles Which Form the General Spirit, Morals, and Customs o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Of the Subject of this book. This subject is very extensive. In that crowd of ideas which presents itself to my mind, I shall be more attentive to the order of things than to the things themselves. I shall be obliged to wander to the right and to the left, that I may investigate and discover the truth.2. That it is necessary People's Minds should be prepared for the Reception of the best Laws. Nothing could appear more insupportable to the Germans than the tribunal of Varu……去看看 

海军大臣 - 来自《丘吉尔传》

丘吉尔以一个工作狂的面目出现在海军部。他立即在海军部建立了参谋人员值班制度, 规定值班人员在必要情况下发紧急警报。他极力造成一种临战气氛,促使部内各级人员相信 来自德国的进攻已迫在眉睫。在他办公室写字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北海大地图,他让参谋 人员用小纸旗在图上标出德国海军兵力部署的变动情况。他认为这不仅可以使自己一上班就 能详细了解敌方舰队的活动情况,还可以使自己和海军部的同事“经常保持敌情观念”。他 经常乘坐皇家海军的“魔女号”快艇外出视察海军部队,几乎走遍了所有最主要的海军基 地,视察了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