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本书以新旧、中西、雅俗、南北文化为经,以晚清各个发展时期为纬,将思想家、文学家、表演艺术家等代表人物放到经纬纵横交错的坐标上加以评述,说明他们所起的作用。全书涉及到哲学、史学、文学等领域。作者试图从宏观上把握文化思潮的趋向,透视文化与政治的关系;从微观上,对代表人物的文化思想作初步的评估和探索。全书资料丰富,分析细致,文笔流畅。作者所阐述的有些文化现象仍是目前人们所关心的热点,当能引起读者的兴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 照镜子 - 来自《九死一生》

国内工作会议接近尾声了。    一天下午,我们接到了通知,要大家赶快准备一下,马上乘车去中南海和毛主席照相。   许多同志大喜过望,衣冠楚楚,谈笑风声。而我和我的一些最要好的同志,对此却并不怎么热心。尤其是我,竟突然感到这索然无味。有的同志一再催我赶快回家穿上在越南采访时的西装革履,打好领带,与大伙儿一块儿去。其中个别人似乎也揣测到了我在思想感情上已发生了某种变化,便特别悄悄地对我说:“不去不好。”怯于老友们的面子,我只好答应去,但坚决不更装,仍然穿着往常的那套银灰色中山装,也没梳梳头,就跟着大家上了车,进了……去看看

第39章 - 来自《梅次故事》

郑维明的老婆郭月仍是四处告状,已告到北京去了。北京通知荆都,荆都通知梅次,梅次便派人去北京,将郭月接了回来说接回来,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差不多是押回来的。北京是首善之区,岂容郭月这样的人去哭哭闹闹?况且你男人不管是怎么死的,总是个腐败分子吧。可郭月只在家里休整几天,又会哭哭啼啼上北京去。梅次只好又派人去接。谁也不能将郭月怎么处置,再怎么不喜欢老百姓告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不知何时是个了断李远佑又开始了新一轮告状。法院判赔了他三万块钱,作为医药费用、伤残补偿和误工补贴。可他还揪着不放,要求依法严惩殴打他的……去看看

第五章 坠入情网 - 来自《蒙哥马利》

刻苦练兵树样板,晋级调职心里欢;    追求少女遭失败,终与寡妇结良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伯纳德·蒙哥马利清楚地认识到,军事是一门需要终生研究的学问,要掌握它的全部奥秘,就必须把它放在首位,献身于它。于是,他决定把军事作为自己毕生奋斗的事业,但应该如何去做,却不甚清楚。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的,即必须进参谋学院深造。   1919年,参谋学院重新开办。但蒙哥马利却没有某些军官那么幸运,凭着作战纪录,不经考试就获准入学。第一期他的希望落空了,便寄希望于第二期。1920年 1月开办第二期,学制一年。这一期的录取名单公布……去看看

5.公民不服从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汉娜·阿伦特1970年春,纽约律师协会为纪念百年诞辰举行研讨会,会议的主题十分低沉——“法律消亡了吗?”了解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样绝望的呼喊,会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是因为街头犯罪的激增,还是因为深刻地洞察到,除了“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组织成熟的公民不服从运动能有效地保证法律变革朝着人们向往的方向发展”以外,“现代专制体制所展示的各种罪恶都在暗中削弱着对忠诚于法律的重要性的单纯信仰”?尤金·V.罗斯托(Eugen V.Rostow)要求与会者就这个题目准备论文,鼓舞士气,展望前景。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一致同意(consent)的社会中……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本书试图对我所认为的真正社会哲学的基本观念加以说明。书中评述并阐释了某些著名思想家的学说,只是为了把这些观念最清楚地呈现出来。这就是本书的全部目的;而且除了作为例证外,我有意避免涉及实际应用方面。我确信,对基本原则的较深刻的理解确实会大大有助于更合理地处理实际问题。但是,在我看来,要获得较深刻的理解,只有撇开那些引起激烈宗派争论的实际问题,彻底检验一下有关的观念才能办到。我还认为,这些观念对实际讨论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将使这种讨论脱离哲学理论。我提出的原则可以消除许多宗派偏见,使人们注意掌握许多……去看看

第三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你好!   谢谢你的来信。你说正在等我的“下回分解”,才发现自己一停笔已经不少日子了,真是抱歉。   昨天是星期日,我们去了市中心的“人权节”,很是有趣。在这里,每个城市都有各种各样的节日,一般都安排在气候最舒服的季节。一方面,给人们提供一个轻松愉快的假日休闲去处;另一方面,这些节日的主办单位也可以有一笔收入。我们所居住的城市也有这样的节日。这种节日有各种各样的主题和名称,例如,苹果节(庆祝苹果收获),樱花节(在大片盛开的樱花树下赏花),等等。主要形式都差不多,最多的总是小吃摊,然后,就是卖各种小商品,小工艺品的。正……去看看

第十二章 袁世凯的独裁统治(一九一二至一九一六)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攘夺权力   自武昌起义至清廷逊位,在短短四个月内,三千年的中国君主政体一变而为民主政体。举国上下对此前未之见的新情势,既不相习,亦不了了,大都以为不过是由满洲皇帝换了汉人总统,与历代王朝的更易无大区别。革命党人亦多缺乏民主政治运用的艺术与经验,仅有理想与热忱,举措往往不切实际。立宪派之病与革命党略同,革命期间一度与革命党携手不久又分道扬镳转而依附实力派的袁世凯。袁昧于时势、以旧政权的继承者自居,一意图谋巩固地位,扩张权力,予智自雄,排除异己,不明共和为何事。对于革命党,先之以欺弄,终之以摧残。曾为效……去看看

忏悔录 卷九 - 来自《忏悔录(奥古斯丁)》

一     “主,我是你的仆人,我是你的仆人,你的婢女的儿子。你解放了我的束缚,我要向你献上谢恩之祭。”①请使我的心和我的唇舌歌颂你,使“我的四体百骸说:主,谁能和你相比?”②请你答复我,请你“对我的灵魂说:我是你的救援。”③我是谁?我是怎样一个人?什么坏事我没有做过?即使不做,至少说过;即使不说,至少想过。但你,温良慈爱的主,你看见死亡深入我的骨髓,你引手在我的心源中疏沦秽流。我便蠲弃我以前征逐的一切,追求你原来要的一切。     但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我的自由意志在哪里?从哪一个隐秘的处所刹那之间脱身而出,俯首来就你的温……去看看

第3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万乘兴”总号在刘举人街的卜家老宅,除了飘乎于半空中的一面招旗和门楼上的一块匾额是新的,其余皆是旧的。   前院的正房和东西厢房仍保持着十年前的老模样,就连窗棂也还是纸糊的,夏日的一场大雨过后,总要涌进些雨水。房里依然是黑洞洞的,日渐陈旧的家具大都摆在原处,无声地映衬着那黑的深邃。   轿业兴盛之后,仇三爷想把这老宅翻盖一下,卜守茹不允,说是就这样好,她看着眼熟,若是哪一日巴哥哥回来了,也不会觉得生分。   仇三爷从此不再提这碴了。   仇三爷知道,卜守茹这十年都没忘记了巴庆达,尤其是这二年“万乘兴”的生意日……去看看

导读 - 来自《权力伙伴》

秉承调查记者最优良的传统,罗杰·莫里斯由表及里,深入探查美国政治的核心、政治人物的内心世界,将那一次次标志着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崛起历程的道义妥协——列举出来。历经三年艰辛的调查和上百次采访,作为获奖的历史学家,作者准确地剥离和揭示出这对儿当代最有野心的政治家许多引人注目的、闻所未闻的细节和秘密。  从旧南方客栈里的暴民政治开始,《权力伙伴》一步步将读者引人那个导致并说明克林顿政权如何产生的,富有戏剧性的,充满裂痕的,有时还是见不得人的隐蔽的大背景中去。莫里斯将三个主题连缀在一起:克林顿夫妇政治……去看看

第42章 - 来自《十面埋伏》

手机的鸣叫声再次让何波清醒了过来。   王二贵打开手机正在惊慌失措地通话:   “……我是。你是谁?……啊!……我就是我就是。……晓得,晓得。……我马上就过去,马上就过去了。……没问题,你放心。……我这车有毛病,你又不是不清楚。……好,好。……你们等着,好了好了。……行,行。……明白,……明白。”   “……谁的电话?”何波等王二贵讲完了,关了手机,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   王二贵吓得一愣,手机差点从手里掉下来。“何……何处长,你醒了?”   “谁的电话?”何波直直地盯着王二贵。   “就是胡大高他们派来的那些人。……去看看

第24章 赢得和平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防敌登陆   1952年8月31日,彭德怀同金日成一起,作为斯大林的客人前往莫斯科访问,在克里姆林宫与斯大林举行了两次会谈,主要是交谈朝鲜战场和停战谈判的情况。在第二次会谈后,斯大林设宴招待金日成和彭德怀。深夜席散,人们陆续走出餐厅,在取衣帽时,斯大林走到彭德怀身旁,再次表示他对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慰问,并向彭德怀问起朝鲜战场上的战俘处理问题。斯大林对彭德怀根据我军一贯宽待俘虏政策处理朝鲜战场战俘的工作表示赞赏。彭德怀结束了与斯大林会谈后,于9月16日回到北京。  美方为挽回在朝鲜战场上的被动局面,于……去看看

问题的相互性 - 来自《社会成本问题》

传统的方法掩益了不得不作出的选择的实质。人们一般将该问题视为甲给乙造成损害,因而所要决定的是:如何制止甲?但这是错误的。我们正在分析的问题具有相互性,即避免对乙的损害将会使甲遭受损害。必须决定的真正问题是,是允许甲损害乙,还是允许乙损害甲?关键在于避免较严重的损害。我在前文中列举了糖果制造商的机器引起的嗓声和震动干扰了某医生的工作的事例。为了避免损害医生,糖果制造商将遭受损害。此事例提出的问题实质上是,是否值得去限制糖果制造商采用的生产方法,并以减少其产品供给的代价来保证医生的正常工作。另一事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