Ⅲ 注解

 《太阳城》

  [1]谈话是在一位外来的热那亚的航海家和寺院的朝圣香客招待所管理员之间进行的。与这位热那亚的航海家谈话的人的名称未必会是“一位荣膺朝圣香客接待团勋章的大官”(象A.萨凯季所认为的那样),因为这样一位重要人物未必会同一位普通的航海家进行交谈。在H.鲍皮奥出版的意大利文的《太阳城》中,干脆就把这位交谈者叫做Ospitalario(好客者)。鲍皮奥认为他是“耶路撒冷·圣约翰朝圣香客接待团勋章的获得者”,但对于这种解释没有举出任何证据。我们认为把Hospitalarius一词译成我们(指苏联人——译注)的术语“HJKLMNNMO”(朝圣香客招待所管理员)是合理的(正文中简称“管理员”——译注)。

  [2]塔普罗班纳——印度洋上某一岛屿的古代名称,很可能是斯里兰卡(虽然苏门答腊岛有时也是这样称呼的)。斯里兰卡的地理位置与原文中所指的不符,因为斯里兰卡并不在赤道上,而是在赤道与北回归线之间。但是在康帕内拉显然看到过的古代的地图上,赤道是通过塔普罗班纳的。这个岛在地理家斯特累波(公元前66年生——公元24年卒)、普里尼(公元23—79年)及其他古代作家的著作中就已提到过。在莫尔的《乌托邦》中也提到过它。

  [3]七大行星(按照托勒玫的体系)是太阳、月亮、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和土星。

  [4]从北门进去——这种吊门的构造,与康帕内拉时代平常的要塞门相似。在克里米亚半岛苏达克的热那亚要塞的废墟中还保存下这种大门的遗迹。

  [5]神殿的拱顶壁上绘着在赤道上所看到的天空。南北两极应当在拱顶(或圆顶)下部的相反点上,而赤道和黄道(“大圆圈”)则通过拱顶的中心。“小圆圈”是一昼夜的纬圈。因此这一切圆圈(或半圆圈)“对地平线是垂直的”,或者对主要拱顶的平面是垂直的。神殿的构造,正如全城的构造一样,很象康帕内拉所想象的一幅整个太阳系示意图。祭坛的“地球仪”和象征七大行星的七盏神灯,着重指出了这种“天文学的”构造。在1643年版本中描写神殿时在页边增加了附注:“莫伊塞仿效宇宙的样子,也用同样方式描述了神殿和它的神灯。”

  [6]风……他们能发现三十六种——康帕内拉把风向(“方向点”)的通常的三十二种提高到三十六种,因为它是“六”的倍数,康帕内拉认为这是有神秘意义的。

  [7]最高统治者……用他们的语言来说叫做太阳——在《太阳城》初版中,他就是叫做“太阳”。在随后的版本中,康帕内拉继续把他叫做“Sol”,或者用太阳的天文学符号——C来表示。在1637年和1647年的版本中,最高统治者被称为HOH(“霍赫”),但是后来用C或干脆用○来表示。我们按照第一版的原文,没有采用HOH这一符号,在意大利文版本中也没有这个符号。

  [8]篷、信和摩尔(Pon,Sin,Mor)——这些领导人的符号取自三个意大利字(Possanza,Sapienza,Amore)的相应字母,这三个字的意义是威力、智慧和爱,按照康帕内拉的学说,这也就是反映任何生活的三个良好定义,它们一起完善地结合在最高人物的身上,而在太阳城中则结合在它的最高的统治者太阳(形而上学家)的身上。

  [9]在1643年版本中的负责人员中间,还提到算术家,并以生理学家来代替物理学家。

  [10]毕达哥拉斯派——古希腊思想家毕达哥拉斯的信徒。根据自己以数为基础的关于世界的学说,毕达哥拉斯派制定了复杂的仪式制度。康帕内拉谈到太阳城居民时所指的就是这种仪式。

  [11]星——在1643年版本中还补充有:“并注明其中每颗星的大小、力量和运动。”

  [12]雪、雹、雷电以及天空的各种现象——1643年版本中在这些词之后增加下面的一句话:“他们还掌握了在房间里复制一切大气现象,即风、雨、风暴、虹等等的艺术。”

  [13]主教鱼、链条鱼等等——这些神奇鱼之一的“主教”鱼,在《自然和鱼的种类。皮埃·巴龙·杜芒著,巴黎1555年版》一书中描写得很详细。该书第32页左边写道:“在勃拉班特的编年史中讲到一条有鳞片的鱼,它象主教一样,头戴法冠,具有主教的特征。这条鱼是该国国王在1531年捕获……和运来的。”在这本书里所描述的其他许多“鱼”中还有一些海星鱼。

  [14]凤凰——与埃及人崇拜太阳有关的一种神话中的鸟。它被描绘成为一只披着红色和金黄色羽毛的鹰。根据最普遍的传说,这种凤凰每隔五百年自焚一次,并又从灰烬中再生。在许多古代作者的著作中都有关于这种凤凰的传说,例如塔西佗的《编年史》(Ⅵ,28)就有关于它的传说。

  [15]在1637年和1643年的版本中,在梭伦之后增加了“哈伦德和弗伦涅依”。

  摩西——传说中古犹太的预言者和立法者。

  奥西里斯——古埃及的太阳神。

  丘必特和莫考莱——罗马的两个神。

  李库尔赫——半神话式的斯巴达的立法者。

  庞皮利——半神话般的罗马皇帝。努马·庞皮利被认为是古罗马的宗教法和民法的创造者。

  札莫尔克西——据传说,他是毕达哥拉斯的门生,曾在毕达哥拉斯派内部实行了政治改革。

  梭伦(约公元前640—559)——雅典的立法者。

  哈伦德——古西西里的立法者,他订的法律以特别严厉著称。他是公元前七世纪的人。

  弗仑涅依——传说中的伯罗奔尼撒的统治者,据传说,他第一个在埃哥斯奠定了文化的基础,在那里颁布了最初的法律。在柏拉图的对话《蒂迈雅》中曾提到了他。

  [16]排字印刷术中国人从1041年起就知道了,而在这以前的几世纪他们已经会用石板(从二世纪起)和木板(六世纪)印刷了。中国人在105年发明了用破布造纸。至于大炮,在中国使用它也比欧洲早些,但是大概不会早于八世纪。

  [17]是共和政体、君主政体,还是贵族政体——与热那亚航海家交谈的对方是从亚里士多德所规定的“正规的”国家组织形式出发的。(亚里士多德:《政治学》,C.A.热别列夫的俄译本,莫斯科1911年版,第111页。)热那亚人不直接回答招待所管理员的问题,而开始描述太阳城的国家制度,从而指出这种制度是和亚里士多德的任何定义都不适合的。

  [18]也不大热爱自己的亲人——1643年版本在这后面增加:“他们在使徒们的时代是如此,现在他们大多数也是如此”——这显然是对“僧侣和修道士”的让步,因为它和前面的论调不相符。

  [19]奥古斯丁(公元354—430年)——天主教会的权威之一。[20]四位领导他们的有学问的老人——在随后的各版本中增加:“最受人尊敬的。”

  [21]统治者还必须是哲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家和物理学家——在1643年版本中增加:“对于其他两位共同统治者也是同样的情况。”

  [22]木匠和铁匠……的工作——1643年版本中删去了“铁匠”一词。

  [23]白羊宫、巨蟹宫、天秤宫、摩羯宫的标志——即三月初、六月初、九月初和十二月初,相当于一年四季。这里指的正是黄道十二宫的标志,而不是同名的星座(比较下面的注[26])。

  [24]天神——在1643年版本中只是“神”。

  [25]关于妇女在怀孕时所看到的形象决定着后代外貌的这种说法,是在远古时代就有的。圣经中说,雅各把一些在树皮上刻成许多长条的细树枝放在牲口的面前,使生下来的牲口身上有小花点和斑点。康帕内拉也建议采用这种方法来产生人的和动物的优良后代(参阅下面的“论畜牧业”部分)。[26]性交的时刻要由星相家和医生……来决定——康帕内拉作为一个星相术的信徒和行家,坚决相信怀孕的时刻应当精确地符合于天空中行星和恒星的位置,因为按照星相家的学说,这样可以决定未来婴孩的体质、智力和道德品质。康帕内拉在描述天空中星球在怀孕时的位置时所指的究竟是什么,要对此有一个概念,就必须记住下面几点:(1)一切“行星”(即太阳、月亮、土星、木星、火星、金星和水星)在星相术中分为吉星和凶星;太阳、木星、金星和月亮属于吉星,火星和土星属于凶星。水星被认为是一个反复无常的行星,没有经常的特性;(2)对星相家来说,重要的不仅仅是个别行星,而且是它们在黄道十二宫及相互间的相对的位置。——金星和水星在太阳以东的吉室中,这指的是,它们在这一时刻是“傍晚的行星”,因为在太阳落山后黄昏时就能看见它们。——吉室中。——“室”是假想的不动的天体轨道,即天圈(它的一半躲藏在地平线之下)的分区,黄道带连同自己的星宿或标志和行星就是沿着天圈运行的。

  一共有十二个“室”,即:(1)生命室,它接近天圈在东方与地平线的交点;(2)利润室;(3)兄弟与友谊室;(4)双亲室;(5)儿女室;(6)恶德室;(7)婚姻室;(8)死亡与遗产室;(9)宗教与旅行室;(10)荣誉室;(11)功勋室;(12)仇恨与奴役室。——木星处于良好的方位。——整个黄道圈分为十二个标志(白羊宫,金牛宫 ,双子宫 ,巨蟹宫 ,狮子宫 ,室女宫 ,天秤宫,天蝎宫 ,人马宫 ,摩羯宫 ,宝瓶宫 ,双鱼宫 );从这十二个点中的每一点出发,都可以在黄道圈中画上一个等边的三角形、四角形们(正方形)和六角形,并且从任何一点都可以标上黄道圈的直径;我们用这种方法就可以获得黄道圈某些点对其他各点所处的方位,例如,拿狮子宫的标志作为出发点,我们就看到它同宝瓶宫 处在相反的(直径的)方位,同金牛宫和天蝎宫 处在正方形的方位,同白羊宫和人马宫 处在三角形的方位,同双子宫 和天秤宫处在六角形的方位。狮子宫同其它标志并没有处在任何方位上。

  各个行星处在黄道圈各个标志中时,也可以同样相互地处在一定的方位上。这些方位分为吉祥的(好的)和不吉祥的(坏的);“三角形的”和“六角形的”方位是吉祥的,“正方形的”和“直径的”方位是不吉祥的。

  由此可见,如果木星处在狮子宫的标志中,那么要使金星和水星在良好的方位上,它们所处的标志就必须或者是白羊宫,或者是人马宫,或者是天秤宫和双子宫。土星和火星这两颗“凶”星在这一时刻也应当处在这种方位之一,或者处在“方位”之外,也就是说,例如处在室女宫和巨蟹宫中。——经常成为阿费塔的太阳和月亮。——托勒玫和一切后来的星相家把生命想象为一种运动,并且依赖生命的最初推动因素或“发动力”(希腊语叫做Aphe-sis)。生命对最初的(偶然的)推动因素的这种依赖性指出了托勒玫和他的追随者在生物学方面所持的机械论者的观点。在这个发动得象用弓放矢般的生命运动中,起最重要作用的是这样一个行星:它在这一时刻是“占着优势的”和所谓使生命“发动起来的”阿费塔(这是希腊的术语,原文是aphetes),而且它应当处在天圈的一个阿费塔位置(topoiaphetikoi,这种位置共计有五个)。能成为阿费塔的不是太阳就是月亮,其他行星只有当太阳和月亮在这一时刻都没有处在任何“阿费塔位置”时才有可能成为阿费塔。

  星占表中的室女座——是指室女座或室女宫在星占表中的地点,即在地平线的东部边缘。——使角落里不出现凶星——显然指的是天圈的几个基本的据点:“升”,或星占表,上据点,或“上正中”,和“落”——天圈与地平线的接触点。——他们竭力追求的不仅是同行……这里的“同行”是星相术的术语,应用于相互间距离很近的、这一时刻在同一方向中运行的行星。

  [27]1623年的第一版中的页边上只注有:“关于根绝嫉妒心……”。

  [28]圣托马斯——托马斯·阿奎那(1225—1274年),中世纪天主教神学和经院哲学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

  [29]见柏拉图:“蒂迈雅”(P.18D)和《理想国》第五册(P.460B)。

  [30]康帕内拉在这里引用的数字资料是十分令人怀疑的。克罗彻在《康帕内拉的共产主义》一文(在《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文集中,舒嘉柯夫译,彼得堡1902年版)中所提供的数字要大得多。据他估计,十七世纪那波利的居民约为二十五万人,其中有五万多人居住在自有的房屋内。

  [31]公职、艺术工作、劳动和工作——在1643年版本中没有“艺术和劳动”这两个字。

  [32]只是不准许玩骨牌……——在索尔米所发表的意大利文版本中,在被禁止的赌博中还提到了玩纸牌。

  [33]过分颂扬耶稣派出传教的使徒——康帕内拉指的是《使徒行传》(第四章等)中所描述的基督教公社及其“消费性共产主义”的特点。把早期基督教公社理想化,看作完美的共产主义公社,这不仅是康帕内拉的特征,而且也是后来直到十八世纪为止的空想社会主义者的特征。

  [34]罗马的圣克里门特——罗马教会最初的主教之一。据说他写了许多作品,但是有据可考的只有公元92—101年间所写的所谓《圣克里门特致科林斯人的第一封信》。

  [35]《注释》——注解。康帕内拉是指一部对格拉齐昂作品的注释书。

  [36]德尔图良(约160—222年)——基督教的神学者。他的著作中有关于初期基督教公社生活的有意义的报道。

  [37]在“可是我认为他们的这种做法也许是错误的”这些字旁边,在1643年版本的页边还有以下的注解:“此外请参阅为反对斯考特而写的《论救世主君主国》一书中的第四个问题。斯考特认为公妻制是一种邪说,而按照圣托马斯和奥古斯丁的学说以及康士坦丁宗教会议的决议,又恰恰与此相反,可见斯考特对他们了解得不够。还请参看《反马基雅弗利主义》,这本书里也分析了这个问题。在1623年版本中这一注解用另一种说法,并且说得比较简短。

  [38]迦图(公元前95—46年)——罗马的国务活动家。迦图的意见康帕内拉是从普卢塔赫的传记中获悉的。

  [39]尼古拉派的异教——最初的基督教异教之一,有关它的报道非常少,而且是不足信的。它同最初七位助祭之一的尼古拉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人们后来把公妻的圣训和不道德的行为归咎于它。

  [40]凯耶塔(加艾丹诺)(1480—1547年)——意大利的神学者,曾对托马斯·阿奎那的著作作过注释。

  [41]训练男孩使用武器——在1643年版本中是“给男孩们上课”。

  [42]亚马孙女人——传说中的由英勇的女骑士组成的部落。在后面康帕内拉又提到“新亚马孙人”,这显然是指曾在非洲存在过的女骑士队。

  [43]婆罗门——或婆罗门教是产生于佛教之前的印度教徒的宗教。按照婆罗门教的教义,婆罗门吸摩(又名梵天)是最高的神,世上万物都是从他那里生出来,又回到他那里去;灵魂转生的教义就是以此为根据的。这种宗教的祭司组成最高的阶层,或婆罗门种性。

  [44]耶稣·纳文——据圣经中说,他在摩西死后做了犹太人的领袖。

  马卡比——犹太王朝的名称,它统治了犹太约一百年(到纪元前37年)。马卡比领导了反对叙利亚统治者的起义,把犹太从他们的羁绊下解放出来。

  西庇阿——同族的几个罗马统帅之一的名字。康帕内拉指的是哪一位,很难确定。

  [45]称为大炮的投射武器……——在1643年版本中没有“军需品和食品……来运输”。

  [46]草冠——分发草冠是康帕内拉取自古罗马的习俗。最光荣的是获得用柞树叶编成的草冠。把从敌人首领身上剥下来的盔甲送去上供,也是取自罗马的习俗。

  [47]携带重武器的骑兵——在1643年版本中是:“携带轻武器的战士。”

  [48]象阿溪里打基克恩那样——按照希腊神话,基克恩(RMMOM)是波赛东(海神)之子,刀枪不入;在特洛伊战争中他被阿溪里所杀,阿溪里把他打落在地上,用头盔上的皮带勒死了他(奥维得:《变形记》,第十二册,第64—145页)。

  [49]这里,关于驾驭马匹的窍门描述得不清楚。

  [50]但决斗却不允许。——1637年和1643年的版本中在这些字之后增加:“因为这样会损害法庭的尊严,而且如果正义在失败的一方,决斗往往还会导致不公平现象的产生。”往下就象1623年版本中一样。康帕内拉不允许决斗乃是新的法制的特征,它代替了“骑士的”法规。但是“骑士的”法规在康帕内拉时代还充分有效。

  [51]稼穑诗(源出希腊文georgos——庄稼人)和下面的田园诗(源出希腊文bucolos——牧人)——维琪尔关于农耕的长诗和“牧人”诗集就叫做“稼穑诗”和“田园诗”(牧歌)。(见C.舍尔文斯基的俄译本:《维琪尔。农业诗》,“Academia”,1933年版。)

  [52]亚伯拉罕——圣经中的族长,据传说是犹太民族的始祖。

  [53]人马座处在星占表中……——见注[26]。

  [54]昴星团——金牛座中的一小群星。

  [55]更值得称赞和更适当的生活——在这些字之后1643年的版本中增加:“他们赞美基督教的规定,并满怀希望地期待自己和我们都能过使徒们的生活。”

  [56]交趾支那——印度支那的一个省(现为越南南部)。

  卡利卡特——印度半岛马拉巴区的主要城市,1498年瓦斯哥·达伽马曾在此登陆。

  [57]当他们建立自己的城市时——见注[26]康帕内拉在自己的《星相术》(1630年版,第六册,第四章,第四节)中谈到城市的建立时指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建立城市,但仍然要遵守一定的星相术规则。——四个固定的标志。——黄道中四个固定的标志是金牛宫、狮子宫、人马宫和宝瓶宫,也就是在出现这些标志后,一年四季就开始了。它们之所以叫做“四个固定的标志”,是因为在太阳进入它们那里时,一年四季中的每个季节就牢固地确定了。——福尔图娜跟大陵王。——福尔图娜指的是星占表中的特殊的一点,这一点在星相术中是由太阳和月亮所处的位置决定的。大陵王(阿拉伯文是“魔王”)是英仙座中的一颗美妙的经常变化的星。——拱点。——某一行星在自己的轨道离地球最近或最远的两个极点(以地球不动计)叫做拱点(STKMUV)。前者叫做近地点,后者叫做远地点,而把这二者联接起来的直线叫做拱点线。——水星令人高兴(拉丁文——Jovialis)——即具有木星这一“吉”星的性能。

  [58]在“就象前面已经说过的那样”这些字之后,1643年版本中增加:“因为它们说明上帝规定了事物发生的原因,贤者应当利用,而不应当滥用这些原因。”这一增订是为了使星相术的结论变得温和些。

  [59]太阳城人民的疾病——疾病和它的起因以及治疗方法,主要是根据古代医生——希波革拉第、泽尔斯和格林——的学说来描述的。

  [60]由于经常锻炼身体——在1643年版本中是:“由于节制生活和锻炼身体。”

  [61]羊痫病——癫痫病,在古代认为是一种最高天赋的精神征候,因此叫做“圣病”。

  [62]斯考特——邓斯·斯考特(1265—1308年),著名的神学者—经院哲学家。

  [63]卡利马赫——公元前三世纪亚历山大的学者和诗人。

  [64]总裁判——显然是组织军事训炼或组织所谓“对打”的特种领导人。领导斗士的职务也属于这类职务。

  [65]以眼还眼——这是康帕内拉取自旧约的律法。

  [66]护从——古罗马的仆从,他们带着一束中间插有一把斧子的去叶的树枝,作为他们所伴随的负责人员的权力的标志。这里显然指的是刽子手的助手。

  [67]“然后,由全体人民来作自己的忏悔”这几个字在1643年版本中是没有的。

  [68]星盘——用来测定天空中星球位置的测角仪器。

  [69]世界的四个转变点——一年四季从而开始的巨蟹座、天秤座、摩羯座和白羊座的标志(它们在康帕内拉的星相术中叫做Signamobilia):巨蟹座标志着夏至,天秤座——秋分,摩羯座——冬至,白羊座——春分。

  [70]就象亚伦的法衣那样——1637年和1643年的版本中在这后面增加:“它们反映出自然界,精美无比。”

  [71]他们计算时间是按照回归年,而不是按照恒星年进行的——回归年是太阳前后两次通过春分点的间隔时间;恒星年是太阳围绕一圈、即太阳回到天空中同一地点来的时间。由于所谓“岁差”或分点岁差,即春分点逐渐向后退的运动,回归年比恒星年稍微短些(“占先”于恒星年)。

  [72]在交角上——显然是指黄道(太阳周年运动的大圈)与赤道交角的逐渐改变。

  [73]天龙座的头部——月球升交点和降交点,即月球与黄道的交会处,叫做天龙座的头部和尾巴。康帕内拉指的是月球平面情况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交点”始终沿着黄道向西移动,大约十九年走满一圈。

  [74]他们颂扬托勒玫……——康帕内拉虽然为伽利略辩护,然而不懂得哥白尼和伽利略两人学说的实质。他在《太阳城》中企图能立他自己的天文学体系,根据自己的物理学、星相术和宗教哲学等观点叙述这一体系的内容。地心体系(托勒玫的)正确呢还是日心体系(哥白尼的)正确,康帕内拉对于这一问题的看法是犹豫不定的,这在他的论述的末尾中就可以看出(“虽然如此,但是他们没有把握……太阳是不是中心……”)。

  [75]亚里斯达克(公元前三世纪)——希腊天文学家。他教导说,地球围绕自己的轴心和围绕太阳旋转。

  斐洛莱(公元前五世纪)——毕达哥拉斯的学生。关于地球球形的学说,据说是他创造的,人们认为他是日心体系的拥护者。但是斐洛莱的作品流传到现在的只有很少的片断,根据这些片断是不能对他的体系作判断的。日心学说也有人说是毕达哥拉斯本人创立的(哥白尼的理论在1616年教皇的禁令中被称为“毕达哥拉斯的伪学说”),然而这是一种误会。毕达哥拉斯的体系是地心体系。

  [76]耶稣·基督……的预言——指的是关于那些能预报“世界末日”何时来临的征兆的预言。

  [77]“正象在其他许多地方一样”——这几个字只是在1623年版本中才有。

  [78]他们痛恨亚里士多德——按照亚里士多德的学说,世界不是创造的,不是产生的,而是向来就存在的。这种学说既与基督教的世界观相抵触,又与星相术的世界观相抵触。

  [79]根据一些反常的现象——因为行星偏离等速的循环运动。

  [80]托勒玫和哥白尼的偏心轮和本轮——按照托勒玫的理论,各行星有二重运动:它们在某个中心附近沿着小圈或“本轮”运动。而这个中心同时也在地球附近沿着大圈运动。这两种运动的结合就形成天空中由一些活结组成的可见的行星道路。希腊天文学家希巴尔奇(公元前二世纪)还在托勒玫之前,在观察太阳和月亮的运动时就查明这些运动不是均匀的。为了说明这种不均匀性,他推测这些星球的循环运动的中心与地球的中心不相符,而是沿着偏心圈移动,或者象康帕内拉所说,沿着“偏心轮”移动。地球的中心与这些轨道的中心之间的距离与这些轨道的半径的比例,叫做轨道的偏心率。哥白尼的车轮与托勒玫所说的意义不同:本轮用于说明行星在真正运动中的那样一些不正确性,这些不正确性是不可能用轨道的反常性来解释的。——一个天,这是反对托勒玫及其他一些古代天文学家关于某些天或天空的学说的。

  康帕内拉接着描述各个行星在天空中可见的运动,并提出他本人对这些运动的解释,说行星时而前进,时而逆行,时而停住。这些可见的运动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它们的确是与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配合的。康帕内拉与其说是用天文学的解释,倒不如说是用星相术——物理学的解释,来说明自己的说法是有根据的。在他的理论中很有意思的是,他不同意那些与他同时代的天文学家的看法,而认为行星的“逆行”不是实在的,而是似是而非的。

  [81]合、方照、冲——行星对地球和对太阳的各种不同位置:合——行星在太阳前面或后面的位置(对月亮来说,这是朔);方照——某一行星在从地球到该行星和从地球到太阳的这两条直线形成直角时的位置(对月亮来说,这是上弦和下弦);冲——行星在与太阳相反的一点上的位置(对月亮来说,这是望)。

  [82]第一个天——这里指的是恒星的天。虽然康帕内拉也说,太阳城的人民确信只有一个天,但他在这里却保留了托勒玫的术语。一昼夜间,月亮在天空中向东移动十三度。

  [83]漫游的星球(Sideraerrantia)——希腊术语“行星”的译法。

  [84]拱点——见注[57]。

  [85]太阳在北方比在南方停留得长久,因为太阳的运动是不均匀的,北半球的春夏两季约长达186天,而南半球的春夏两季(相当于秋冬两季)只有17天。

  [86]迦勒底人——古代居住在巴比伦西南部的民族。迦勒底人和埃及人一样,因拥有许多出色的天文学家和星相家而出名。

  [87]太阳是不是下宇宙的中心……——在这些及随后的字句里简短地表达了康帕内拉对托勒玫体系的各种怀疑,但是他没有下决心直接予以批驳。“某些卫星是不是围绕着其他的行星旋转”这些字暗示着伽利略发明了木星的几颗卫星。因为这一发现是在1610年公布的,所以,在1602年左右所写的《太阳城》的最初原文中,当然就不会提到行星的卫星。康帕内拉在自己的《星相术》(1630年)中也谈到这一发现(但没有把伽利略的名字说出来),不仅提到用望远镜发现的木星的四颗卫星,还提到土星的两颗卫星,实际上是把土星圈的一部分当作这两颗卫星了。太阳是不是围绕着地球旋转,或者地球是不是围绕着太阳旋转,这对于康帕内拉的星相术的看法是绝对无关的(正象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因为对于他的结论起重要作用的,仅仅是一种看得见的或感觉得到的运动,而不是那种实际发生的运动。[88]1643年版本中是在“任何的不存在都是不能并存的”这样一些字后面增加:“但是他们对于物质无穷的说法是不容许的。”

  [89]任何物理形成的必要条件——在1643年版本中,以“界线”代替“必要条件”。

  [90]是从前所没有的——1643年版本中在这后面增加:“再者:最终的存在在形而上学方面是由这两个起点——不存在和存在——组成的。”

  [91]1643年版本中,在这几个字之后接着是:“也不能离它的本性。”

  [92]和柏拉图一样——参阅柏拉图的对话体著作《政治家》(第269页)。柏拉图在他所著的《蒂迈雅》中曾详细地描述过他的天体演化学。[93]拱点的移动——康帕内拉所说的拱点的移动显然指的是行星轨道形式和位置的缓慢的变化,这些变化是哥白尼根据他把当时观察到的资料和托勒玫时代的观察相比较而发现的。——在公元1000年,许多人根据各种星相术的看法和预言,预料世界的末日将会来临。康帕内拉本人所预料的,如果不是世界末日,那么至少也是1600年的某种伟大的世界变革,这也就是促使他把他在喀拉布亚领导的起义预定在这个“劫运难逃的”年份前夕举行的动机之一。

  [94]大合指的是行星的合。

  [95]己所不欲……——指的是新约中的话(马太福音,第7章第12节,路加福音,第6章第31节)。

  [96]这一百年来所出版的书籍,比五千年来所出版的还多——按照国际图书学研究所的统计,1436年至1500年印30,724种;1500年至1600年印285,824种;1600年至1700年印972,300种。

  [97]在巨蟹座的三角形中的大合——“合”——表示各行星在一定的黄道宫中会合的天文学术语。“巨蟹座三角形”即巨蟹座、天蝎座和双鱼座的标志所形成的三角形,这些标志相互间处在“三角形”的方位(见注[26])。

  [98]仙后座中的一颗新星——1572年秋天,这颗新星突然在仙后星座中发光,非常灿烂,甚至白天也看得见,1574年就看不见了。蒂霍·勃拉盖曾描述过这颗星。

  [99]望远镜和助听器——望远镜大约是在1608年发明的。与此同时,康帕内拉预言助听器也将发明,人们借助于这种助听器将会听到天空的和声,或天体运动的音乐,按照古人的学说,这种和声或音乐仿佛是由于天体互相磨擦而发生的(参阅西塞罗:《西庇阿之梦》等)。

  康帕内拉在这里完全忘记了:太阳城的人民曾否定关于天体的学说,只承认一个天(见注[70]①)。

  ①这里与注[70]无关,可能是注[80]之误。——译注

  [100]巨蟹座是月亮和金星的阴性标志——根据星相家的学说,黄道带的标志象行星一样,是按照各种征兆来划分的:它们分为“阳的”和“阴的”,分为“水的”或(“湿的”)、“空中的”、“火的”等等。

  在后来的各种版本中,在“既然它是水的标志”之后接下去的是(原文根据1643年的版本):

  并且星辰怎样能知道和能做到这一点呢?一切都是在上帝规定的期间如期完成的。他们太热中于星相术了!

  航海家

  下面就是他们给我的答复:上帝主宰着事物发生的直接和普遍的原因,但不是就局部原因的直接性来说,而是就普遍的起点和力量来说;因为吃东西的不是上帝,而是彼得,正象撒尿和偷窃的不是上帝一样,虽然他提供了吃东西、撒尿和取物的可能性和能力,这是直接的原因,在它之前是没有任何其他原因的,而且对它来说,任何其他原因都是比较局部的原因,而局部原因会使上帝的无止境的作用发生改变。

  管理员

  啊,我们的经院哲学家们,特别是圣托马斯在反对伊斯兰教哲学家们的作品中谈到同一问题时说得好极啦;伊斯兰教哲学家们硬说,前一种原因的作用在直接接触方面比后一种原因的作用更加直接,他们教导说,普遍的原因直接起作用的是在起因方面,而不是在接触方面,如象局部原因起作用那样。请继续讲吧。

  航海家

  总之,他们说,上帝为未来的一切行动创造了普遍的和局部的原因,而且,当前者不起作用时,后者也不能起作用。例如,假如太阳不晒热植物的话,它就不会开花。时间的变换取决于普遍的原因,即取决于天上的原因;因此,我们的一切行动只有在上天起作用的条件下才可能实现。但是自由的原因既可以利用时间来对待自己本身,有时又可以利用时间来对待其他事物。因为人也可以借助于火来使树木开花,在没有太阳时可以点灯来照亮屋子。而自然的原因就不得不取决于时间。由此可见,无论一件事发生在白天,另一件事发生在黑夜,一件事发生在冬天,另一件事发生在夏天、春天或秋天,无论一件事发生在这一世纪,另一件事又发生在那一世纪,都是既由于自由的原因,又由于自然的原因而发生的。正如夜来临时自由的原因既不会迫使人们去睡觉,早晨来临时也不会迫使人们起床,而是按照人们符合自己的需要行动的,因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利用时间的变换,——同样地,任何现象在巨蟹座中大合时既不会迫使它发明前膛火枪或印刷术,在它们在白羊座中时也不会迫使它建立君主国。对于其它的现象,例如九月播种、三月修剪树枝,等等,也是这样。因此,他们不会相信英明的基督教最高主教会禁止星相术,只会禁止某些人所搞的星相术,即滥用星相术来预告以自由意志为转移的行动和超自然的事件。因为星辰对于超自然的现象只作为预兆,对于自然现象只作为普遍原因,而对于意志坚强的行动只作为理由、动机和促使行动的动因。要知道,日出并不一定迫使我们起床,而只是唤醒我们,向我们提供起床的方便条件,就象夜晚只提供不便于起床而便于睡觉的条件一样。这就是说,当它们间接地和偶然地影响自由意志,对身体和它固有的与器官有联系的感觉起作用的时候,心灵就被这一感觉激发成为喜怒哀乐等情绪。但是心灵这时也还会接受或不接受在其中所激发的情绪。由此可见,星辰所指示的邪道也罢,战争也罢,饥饿也罢,它们之所以发生,大部分是因为人们多半受感性的动机所控制,而不是受理智的控制,因此他们所作出的举动就会与理智相反。但是他们在某些时候,例如他们在正义的怒气迸发之下发动正义战争的时候,也会产主有理智的激情。

  管理员

  关于这一点,圣托马斯以及我们的最高主教也说得好极了。他们无论在医学、农业或航海方面,都容许应用星相术,他们同自己的一切经院哲学家一起,甚至对于任意的行为都容许作推测性的预言。但是由于起意不良滥用这种所许可的星相术的情况日益增加,所以他们就加以禁止,虽然不是禁止推测本身,但是禁止某些以推测为基础的预言,这并不是因为它们永远是虚伪的,而是因为它们多半是或者常常是危险的。要知道,一些信赖星相术的国王和人民曾打算建立很多简直是有害的、或者虽然有益但注定要失败的企业,这从阿尔勃克、阿加福克尔、德鲁士、阿尔海莱的例子中就可以看到;最后,我们预料芬兰的某位信赖蒂霍·勃拉盖的预言的公爵也会这样做。而且,有些国王居然相信厚颜无耻的骗子们的这类预言,胆敢在许多方面反对我们的最高主教。

  航海家

  太阳城的人民也有这样说法,他们认为有的是虚伪的,有的是危险的,应当予以禁止,因为它会造成偶像崇拜,取消自由,或瓦解国家制度。相反地,我对你说,太阳城的人民已经发明了一种避免星辰劫运的方法,因为上帝赐给的任何技能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人们能得到好处。因此,每当日食或月食——不论只是不良的日食或月食(此时善良的行星占优势),或者简直是招致灭亡的日食或月食(在凶险的行星的王位空虚的时期)——快要来到的时候,或者不祥的慧星快要出现的时候,或者阿费塔位置中的方向不祥的时候,他们就把星辰所威胁的即将遭到灾难的那人监禁在一间喷洒香料和玫瑰色的醋的白房间里,燃点七支带香味的蜡烛,弹奏快乐的乐曲,进行愉快的谈话,以便驱散从天上传播下来的天空中的传染病的种子。

  管理员

  不错,他们多么英明地采用了这一切有益的方法啊!要知道,上天所起的是物质的作用,因此也可以用物质的解毒药去对抗它。然而,人们会不同意蜡烛的数目,似乎蜡烛的力量就在于它们的数目,这有点象迷信。

  航海家

  的确,他们所依据的是毕达哥拉斯的关于数的有效特性的学说,但我不知道是否出于迷信,因为他们所根据的并不只是一种数目,而是数目与医疗药剂的结合。

  管理员

  那这就完全不是迷信了:因为任何教规或圣书都没有谴责过数字的力量;相反地,医生们还利用这种力量来适应疾病的潜伏期和转变期。圣书中也谈到,上帝用数字、重量和度量创造了一切,并且七天的创造、七位吹号的天使、七只碗、七次雷响、七支蜡烛、七颗印、七种圣礼、七次圣餐和札哈里亚石上的七只眼睛都证实了数字的神秘特性。这样就产生了如此多的关于数字的哲学议论,特别是关于圣奥古斯丁、圣伊拉里和奥里根关于星期的哲学议论!因此,我不能谴责太阳城的人民,因为他们显然是治疗天降疾病的医生,是意志自由的保卫者。

  要知道,他们用自己的七支火炬仿效着上天,正象莫伊塞用自己的七支蜡烛仿效上天一样;而且在罗马,只是把下述的这种情况才认为是迷信:只是把一种在上帝身上具有自己源泉的力量认为是由于数字所造成的,而不是由于计算出来的东西和那种数字对之既不应用又无力量的东西所造成的。还有在行动上极力在毫无关系的地方利用天空现象或青草的那种人,也是迷信的:因为这纯粹是作为上帝的猴子的魔鬼用以仿效作为数的创造者的上帝的一种形式主义。甚至在维琪尔那里,他也因单数而高兴。相反地,有时人们由于无知而把大黄的自然力量认为是引火菌,这并不算是迷信;但是,如果把神的力量或数字认为是引火菌的话,那这就是迷信了。看一看神学吧。现在,请继续谈本题,我们已谈得离题了。

  航海家

  总之,太阳城的人民认为,阴性的标志使妇女统治的地区具有肥力,并给最弱的东西提供大地上的统治权,正如前面所说的,对一些人加以支持、协助和给与利益或不利,而使另一些人失去利益,或使他们有利。

  接下去就象在1623年版本中那样:“从这里就容易明白……”等等。

  [101]妇女掌权——努比亚是埃及以南的、尼罗河中游的一个国家。——蒙诺波塔巴或蒙诺莫塔巴是非洲赞比西河下游的一个黑人国家,存在到十八世纪。——土耳其的俄罗斯女人——罗克索兰的苏丹索利曼二世(出色者)(1520—1566年)的爱妻。有的史料说她是俄罗斯人,有的史料说是意大利人。她对苏丹所起的影响极大。——波兰的波娜是波兰的女皇,西祺门一世(1506—1548年)之妻。——匈牙利的玛利亚是匈牙利的玛利亚女皇(1505—1558年),(美貌的)腓力浦一世之女,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死于1522年)之妻。——英国的伊丽莎白是伊丽莎白·都铎(1558—1603年),英国女皇,她在位时英国曾击溃“无敌舰队”,即西班牙国王腓力浦二世的舰队。——法国的喀德琳即著名的喀德琳·麦的奇(1519—1589年),是法国的皇后,亨利二世之妻,后者逝世后,在自己的儿子们法兰西士二世、查理九世和亨利三世当皇帝时她是一个具有无限权力的法国的统治者。1572年8月24日屠杀法国新教徒(“巴托罗缪之夜”)就是按照她的命令进行的。——托斯坎纳的比扬卡,即比扬卡·卡佩利(死于1587年),是威尼斯一个元老之女,托斯坎纳的法兰西士大公的第二个妻子。——比利时的(即荷兰的)马加丽特是巴马的马加丽特(1522—1586年),查理五世的非婚生女儿,是在匈牙利女王玛利亚的宫廷中养大的。1558年腓力浦二世曾任命她为西班牙驻荷兰的女总督。——苏格兰的玛利亚这大概不是指玛利亚·斯徒亚特(康帕内拉曾写过一本关于她的悲剧),而是指她的母亲玛利亚·介斯(1515—1560年),后者曾对新教徒进行过残酷的迫害。——伊萨培拉是卡斯蒂利亚的女王(1450—1504年),西班牙国王斐迪南五世之妻。

  [102]阿里奥斯托(1474—1533年)所著长诗《狂暴的罗兰德》的第一句诗:“我歌颂女人、骑士、战争和爱情。”

  [103]“您老人家”的意思。

  [104]1643年版本中,在“许多卑鄙龌龊事情”这几个字之后,接下去的是:“这些卑鄙龌龊的事情是世界的情况促成的,但不是被迫做出来的。”

  [105]木星的高贵地位——“高贵”、“三位一体”是占星术的术语,表示这些行星的“威严”,即它们在黄道十二宫中所处各种不同地位的“属性”。——太阳的极点,即处在巨蟹座标志中的夏至点。

  [106]在“发明印刷术和枪炮”这些字之后,1643年版本中接下去的是:“这也不是原因,而多半只是按照天意使规律发生重大变化的事件;天意总是善良的,只要我们不曲解它。

  在这方面,他们给我讲述了许多令人惊讶的情况,例如关于上天和地面的相互关系,关于思想意识的情况,关于基督教律法在新世界中的传播,关于它在意大利的不可动摇的力量,关于它在德意志北部、英吉利、斯堪的纳维亚和班诺尼亚境内发生的动摇。我不想谈论这些征兆,因为按公正的理由来说,这是我们的绝顶聪明的教皇所禁止的。我不打算谈论关于克塞里夫和索非伊在非洲和波斯进行的宗教改革,那时在我们这里,威克里夫、胡斯和路德曾使宗教发生动摇,而圣芳济修士团的修士和卡普勤僧侣却使它增光;我也不打算谈论,一些星球在天空中这样移动后怎样使某些人获得幸福,而使另一些人遭受灾难,虽然使徒也提到,邪说中包括肉欲的事情,所以与肉体的激情有关,而肉体的激情又是由火星、土星和金星在使我们的意志绝对听命于它们的情况下引起的。

  但我要谈的是,太阳城的人民已经在月亮和水星的影响下以及在太阳的拱点的帮助下发明了飞行的技能和其它各种技能……”。

  接着,在“其它各种技能”这几个字之后,原文又和1623年版本相同。

  [107]成为决定性的原因——1623年版本在这些字的旁边有如下的注解:“在神的事情方面,星球们只不过是标志。在人类的事情方面,它们是标志和原因,然而只是起推动作用的原因。至于在自然界的事情方面,它们是标志和原因,或者是起推动作用的原因,有时或者是强制性的原因。因为,按照使徒的说法,邪说是与肉欲有关的事情(因为人们的头脑会产生肉欲的观点而服从于邪说),所以在星球直接对身体和感觉起作用的时候,它们就成为产生邪说的原因,但是否产生邪说,应以受影响的人是否渎神为准。”

  “按照使徒的说法,邪说是肉欲的事情”这句话指的是使徒保罗的说法,他在致哥罗西人书中曾谈到这一点(《哥罗西书》,第二章,第十八节)。

  [108]索非伊所恢复的阿里派——阿里是穆罕默德的养子和女婿。他的追随者成立了十叶教派。自1499年起,十叶派伊斯兰教成为波斯的正式宗教。苏甫派是十叶教派中最有势力的一个流派。

  [109]人马座和狮子座的标志——按照托勒玫的学说:地球上的一切国家和地区都处在黄道带一定标志的主宰下:主宰非洲的是巨蟹座,主宰意大利的是狮子座,主宰西班牙的是天蝎座,等等。星相家们把对各国类似的影响也说成是一定的行星所造成的。

  [110]从“在太阳拱点的帮助下”这几个字起,1623年版本和以后各种版本的正文都相同(见注[95]①)。

  ①这里与注[95]无关,可能是注[93])之误。——译注

  [111]创立了新的天文学——我们在这一场合下宁可说它是“星相术”,因为按照星相术的说法,黄道带某些标志在地球北半球的属性和力量,就是那些正相反的标志在南半球的属性和力量。如果再考虑到,我们的春分点就是南半球的秋分点,等等,那就容易了解这种重新划分的情况。

  [112]太阳室……月亮室——星相家认为,一切行星在黄道带各个标志中都有自己的“室”或住所,当它们在那里时就显示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在把黄道带各标志“颠倒过来”时就会发现,例如如果把狮子座的标志认为是太阳室,那么在南半球,太阳室应当是与它相反的标志,即宝瓶座的标志,等等。不应该把这些“室”与天圈的“宫”混淆起来(见注[26])。

  [113]在“所以,他们把一切标志……颠倒过来”与“根据自然规律,这是必要的”这两句话之间,1643年版本中补充有:“并且在赤道上的热带与热带之间,标志本身的名称也与赤道以外和在极地一带的叫法不同。”

  [114]他们很尊敬的哲学家,康帕内拉指的是他自己,并描述自己在被刑讯时的情况(见《康帕内拉传略》)。

  [115]违反我们的决定——在这几个字之后,1643年版本中补充有:“连上帝也不会强制地控制着我们;因为人是如此不受拘束,以至能够咒骂神。难道上帝是可以分开的吗?”

  [116]从异教徒的尸首中——在1643年版本中是“从异教徒的腐烂的大脑中”,而在意大利文译本中写的是“从路德派的尸首中”,这样写法对于1623年版本当然是有所不便,因为这个版本是一个叫做亚当米的路德教徒发行的。但也许是康帕内拉自己想使这个地方温和些,因为他早在1613年就把《太阳城》译成了拉丁文。

  [117]耶稣会——耶稣会是1534年伊格纳蒂·罗耀拉为了传播和巩固天主教而创立的教会,是天主教反动派反对新教的主要的斗争工具。1773年它被教皇克利门特十四世解散,但是1814年又被比埃姆七世恢复。

  小兄弟会或圣芳济派——是1209年圣芳济的亚西西创立的苦修会。

  卡普勤僧侣会——天主教的僧团,圣芳济派(小兄弟会士)的一个支派。创立于1525年。

  [118]在星辰的同样配置下……——这句话在1643年版本中说法稍微不同:“在星辰的同样配置下,哥伦布和科尔迪茨在另一个半球中传播了基督的神教。”科尔迪茨(1485—1554年)——墨西哥的征服者。

  [119]在1643年版本中,以下面的原文代替由“使徒保罗认为邪说……”到“阿门”的这一段:

  管理员

  不过请告诉我一件事:没有风和桨的帮助,他们如何使船只前进?

  航海家

  他们在船尾安上一个带有杆子的大风扇,在杆子上挂着一个能使它平衡的重物,这样一来,连小孩子也能用一只手把它举起或放下。在大帆船上,用两个叉形零件把大风扇加固在自由旋转的轴上。此外,他们的某些船只还用两个轮子来推动,这两个轮子之所以能在水中转动,是借助于安装在船首的大轮子那里来的粗绳,它交叉地套在船尾的轮子上,使水中用两个小轮子转动的大轮子非常容易开动,就象卡拉布里亚女人和法国女人用以搓线,捻线和纺线的那种设备一样。

  [120]康帕内拉的《论最好的国家》这一论文论证了并在某些方面进一步发挥了他在《太阳城》中所阐述的他的政治观点和社会经济观点。康帕内拉在谈到他在这一论文中所抱的目的时写道:“我们研究的‘问题’,由于人们渎神的行为和普遍存在着极危险的虚荣心而引起争论,因而我们就根据自然规律和圣书的真理,手持武器来保卫我们理想的国家。”这个论文是康帕内拉的著作《关于自己的实用哲学中有关政治的第三部分的问题》的最后一篇(第四篇)。《问题》是1609年康帕内拉在监禁中写的,后来经过他多次增订和修改,1637年第一次在巴黎连同《太阳城》和《实用哲学》一起,刊载在他的文集第二卷中。

  《论最好的国家》一文是很难以理解和翻译的,它只有两次被译成欧洲文字:一次是1850年它被译成意大利文(这个译本是作为《太阳城》某些版本的附录而刊印的,其中有许多歪曲原文之处,并有一些极困难的地方被略去未译);另一次是1934年它被译成捷克文。这篇论文译成俄文还是第一次。我们自己在这一版本中译出了这篇论文的第一和第二部分,它们对于了解《太阳城》是很重要的。

  [121]康帕内拉在用“国家”这一术语时,指的是“太阳城”。在康帕内拉让读者参阅本文时,他指的是《太阳城》本文。

  [122]萨穆萨塔的卢契亚奴斯(约125—约200年)——古希腊杰出的讽刺作家。卢契亚奴斯在对柏拉图的哲学体系感到失望后,通过自己的某些著作用嘲笑的语调批评了柏拉图的著作,特别是柏拉图的《理想国》。在本论文的下面,康帕内拉把这位刻薄地讥笑基督教的卢契亚奴斯称为“多神教徒和无神论者”。

  [123]托勒玫(二世纪)——古希腊著名的数学家、天文学家和地理学家。

  维琪尔(公元前70—19年)——古罗马诗人,在中世纪享有盛名。

  古代的生理学家们。“生理学”这一术语最初指的是关于一般自然的科学,是自然科学和自然哲学。康帕内拉在世时,这一术语还保持这种意义。

  [124]拉栖第梦人——一个叫做拉栖第梦(又名斯巴达)的古希腊国家的居民,该国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东南部。

  [125]海尔维第人——古代居住在现在瑞士西北部的一个部族。

  坎达布连人——古代居住在西班牙北部的一个部族。

  [126]柏拉图认为数是介于思想之间占有中间地位的特殊的独立的实质,这种实质柏拉图认为是真正的存在,是感性的事物。从这一神秘的学说出发,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这一对话体裁著作的第八册中断言:即使最好的国家也一定会在数的特定功能的影响下经过某个时期而崩溃(柏拉图:《理想国》,卡尔波夫译的俄译本,圣彼得堡1863年版,第402—405页)。

  [127]使徒——传说中的基督的门徒,基督教教义的宣传者。这里康帕内拉引用《约翰一书》,第一章,第八节。

  [128]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第二册第二章中非常注意如何反驳柏拉图对国家的看法。而康帕内拉在自己的这篇论文中,特别是要同亚里士多德的论据进行论战。

  [129]纯洁状态——按照基督教教义,最初的两个人,即亚当和夏娃,在自己犯罪之前曾处在纯洁状态下。据基督教传说,耶稣·基督以自己的受苦受难和在十字架上的牺牲赎取了“原罪”。

  [130]康帕内拉常常引用某些作者的作品,这些作者的观点实际上是与批判私有制以及与社会主义思想史毫无关系的,而且他对这些作品的解释也与作者本人所作的解释毫无共同之处。例如,康帕内拉为了论证必须铲除私有制这一思想,引用托马斯·阿奎那的权威的意见,而阿奎那的学说却鼓吹阶层社会的组织和私有制的永久存在。

  [131]《福音书》编述者——据教会传说,他们是四部福音书的作者: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

  [132]基利尔(约376—444年),亚历山大的主教,他曾残酷地迫害多神教徒和异教徒。他所写的其它论战作品中,有一篇叫做《反对叛教徒儒略》,这是一篇为基督教辩护的作品,目的在于反对儒略皇帝(361—363年),后者曾企图恢复多神教的统治地位。

  [133]苏格拉底没有留下任何作品。他的学生柏拉图在自己的对话中通常以苏格拉底讲话的形式叙述他自己的思想。这一次康帕内拉显然指的是一封在中世纪误认为是罗马主教圣克里门特所写的、谈论柏拉图的《理想国》的信。

  约翰·兹拉托乌斯特(约347—407年)——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善于雄辩的宣传者,曾积极参加君士坦丁堡各政党的斗争。

  阿姆弗罗西(约340—390年)——米兰的主教,著有许多有关神学的作品。

  [134]箴言——指的是康帕内拉在1601年所写的著作《政治箴言》。

  [135]所罗门——以色列和犹太联合王国的皇帝(约公元前十世纪)。据传说,旧约中有几篇是所罗门写的。在这里,也象在其它许多场合一样,康帕内拉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任意地解释圣经(旧约)权威的看法。

  [136]圣叶卡德琳娜——西埃的叶卡德琳娜(1347—1380年),多米尼加的女皇。

  [137]密诺斯——传说中的克里特岛的皇帝,据说古克里特岛的法律就是他制订的。

  罗慕路——传说中古罗马的奠基者和第一代皇帝。

  康帕内拉在这里并没有把国家的“奠基者”和国家理论的创立者加以区别。[138]形而上学的存在基原——康帕内拉的哲学体系中的存在的三个基本属性:威力、智慧和爱(比较《太阳城》正文第51—52页)。

  [139]康帕内拉对于寺院的批评是自相矛盾的。他一方面批评僧侣(参阅,例如,《太阳城》正文第10页和《论最好的国家》第63页),一方面又在寺院中寻求他所宣扬的财产公有制的榜样。

  [140]基督之敌——在基督教教义中提到的救世主基督的敌人。基督第二次降世后,在建立正义者的国家之前不得不同他进行斗争。

  [141]普里尼——老普里尼(约23—79年),罗马著名的自然科学家。他所著的《自然史》是古代世界所积累的关于自然界的知识的一部真正的百科全书。康帕内拉这里所指的是《自然史》第六册第24(22)篇,该篇专门描述(在很大的程度上幻想地描述)塔普罗班纳岛的地理情况、国家组织以及该岛居民的职业和风俗习惯。

  [142]阿维森纳(伊朋—西拿)(约980—1037年)——塔吉克杰出的哲学家、自然科学家和医生,他很注意研究自然界和自然规律。他的著作在中世纪的欧洲流传很广。

  阿耳贝尔特——阿耳贝尔特·冯·鲍耳什台特(1193—1280年),天主教神学家们给他取了一个叫做“伟大”的外号,经院哲学的主要柱石之一,曾企图使亚里士多德的哲学适合于天主教的学说。

  [143]特列佐——见本书第92页。

  [144]杜兰德·威廉(约1270—1332年)——法国神学者,多米尼加传教士,经院哲学的代表人物。

  [145]阿巴西亚——阿比西尼亚(埃塞俄比亚)的旧称,这可以在十三世纪著名的威尼斯旅行家马可波罗的游记中看到。

  [146]见《太阳城》正文第3—4页。

  [147]《形而上学》——康帕内拉的著作,1602—1603年用意大利文所写,1609年修改稿是用拉丁文写的(1638年在巴黎刊印)。

  [148]再浸礼派教徒——十六世纪初在德国产生的教派,它宣扬财产公有制,主要在贫民阶层中得到传播。再浸礼派教徒参加了1525年的农民战争,1534—1535年在蒙斯特市(威斯特伐利亚)掌握了政权十四个月,成立了蒙斯特公社。在这个政权垮台后,再浸礼派教徒的团体就丧失了革命性。

  [149]奥里根(约185—254年)——基督教神学家,企图在自己的许多著作中把基督教同新柏拉图主义的哲学结合起来。四世纪末至五世纪初,神人同形论者(一部分僧侣中流行的一个教派的成员,他们认为上帝具有人的面貌和感情)和站在他们一边的亚历山大的总主教费奥费尔起来反对奥里根的信徒——奥里根分子。

  [150]康帕内拉在这里谈的是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第二册第二章(1—3)的内容(C.A.热别列夫的俄译本,莫斯科1911年版,第46—47页)。以下的不同意见——第二种和第三种不同意见——也取自《政治学》第二册(特别是第51—54和第49页)。

  [151]索托·多缅科(1495—1570年)——西班牙神学家。1545年他在特利登宗教会议上与新教徒进行论战时曾为捍卫天主教的教条进行答辩。他的《论司法和法律》是一部专门论述法律哲学的著作。

  [152]扬·胡斯(1369—1415年)捷克宗教改革运动的领袖,争取捷克人民的民族独立和文化独立的战士。天主教会为了力图扼杀业已展开的强大的宗教改革运动和民族独立运动,把胡斯招引到君士坦丁宗教会议上。1415年,根据宗教会议的判决,胡斯被作为异教徒而烧死。

  [153]格拉齐昂——波伦亚的传教士,他约在1140年编辑了主要教令、罗马教皇命令和全世界宗教代表大会决议汇编。这部汇编是天主教宗规法(教堂法)的基础,后来获得了《格拉齐昂法令》的名称。在康帕内拉引用的该《法令》的一章中,格拉齐昂援引了一封误认为是罗马教皇克里门特所写的信。虽然这封信中断言一切都应该是公有的,但格拉齐昂和其他圣典学者仍宣称私有制是一种牢不可破的制度,是适合于目前造孽的人类的一种最好的方式。

  [154]《创世记》——圣经的第一篇。见《创世记》第1章第28节。

  [155]塞维尔的伊西多尔(约560—636年)——塞维尔的主教,他编有一部包括各部门知识的巨著。

  [156]奥维得:《变形记》第1册,第89—114页。

  [157]列非特——古以色列和犹太国的特等的祭司阶级。

  [158]《路加福音》,第12章第24节。引文不正确。

  [159]康帕内拉指的是罗马法学家乌尔皮安(公元228年卒),他的关于各项法律问题的著作在六世纪查士丁尼时期被列入《民法典》。康帕内拉引用的引文取自《民法典》的一部分(第1册,第1章第1节)。

  [160]康帕内拉指的是邓斯·斯考特的一部主要作品《对伦巴第的彼得所著的寓言的评述》。在康帕内拉这部分论文中常常引用索托和斯考特的话。显然,由于笔误或印错,在某些场合下他在叙述斯考特的论点时往往说它的作者是索托。我们力图确切地弄清楚每次他指的是谁,但我们是否毫无错误,是没有把握的。

  [161]康帕内拉的这一术语指的是民法,把它同自然法相对照。

  [162]约翰二十二世——1316—1334年的罗马教皇,曾同主张教会再回到贫苦状态的唯灵论者(圣芳济会的少数派)进行长期的斗争。约翰二十二世在1317年颁布的被称为《怪癖者》的法令中承认牧师和僧侣有利用教会财产的权利。

  [163]克里门特五世——1305—1314年的罗马教皇。

  [164]见《太阳城》本文第13,15,16,32—33页。

  [165]见《太阳城》本文第17页。

  [166]见《太阳城》本文第13—14页。

  [167]特拉契纳——意大利中部的城市,公元前406年被罗马人占领,公元前329年完全被罗马人统治。

  [168]康帕内拉不正确地援引小迦图的话。小迦图的这句话是罗马历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萨留斯底(公元前86—35年)在自己的著作《论喀提里纳的阴谋》(参阅盖·萨留斯底·克伊斯普:《论喀提里纳的阴谋》,C.格沃兹杰夫的俄译本,科学院出版社,1934年版,第161页)中引用的。

  [169]阶层地位的公有制,意即社会的每个成员都可能占有任何阶层的地位。

  [170]见《太阳城》本文第11,33页。

  [171]亚历山大——盖尔的亚历山大(约1175—1245年),英国的神学者、经院哲学家。

  阿耳方斯——大概是阿耳方索·德·卡斯特罗(死于1558年),西班牙神学家。

  韦尔登的托马斯(约1380—1431年)——英国的教会活动家,威克里夫宗教改革学说的死敌。

  里卡德(约1200—1237)——波伦亚的宗规法的教师。

  帕诺尔米塔——尼古拉·杜德斯希,以巴勒莫人这一名字而著名(生于1386年,大约死于1445年),是巴勒莫的大主教,精通宗规法。

  [172]《论救世主的君主国》——康帕内拉在1605年所写的论文,它简要地叙述了失传的著作《论基督教的君主国》。

  很值得注意的是,福音书中有名的格言:“该撒的物应当归该撒”(《马可福音》,第十二章第十七节,《路加福音》第二十章,第二十五节)本来是中世纪的教会引用它来证明,封建国家和对劳动者的剥削制度是上帝规定的。而康帕内拉却完全用另一种方式加以解释,使这句格言在这篇论文中成为有利于财产公有制的证据。

上一篇:Ⅱ 《太阳城》的版本和译本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七、斯大林·国民党·“新鲜血液”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共产国际的中央机关报,在一九二七年三月十八日,大约是上海政变三个星期以前写道:   「国民党的领导层,由于缺乏带有革命性的工农热血,正在生病,中国共产党一定要帮助它得到这些新血。到那个时侯,形势就会有根本的不同。」    真是一语成谶!国民党需要「工农热血」,而中共的「帮助」是不遗余力的。1927年的几个月里,蒋介石与汪精卫,得到了太多太多的工农热血……   当谈及斯大林政策中对蒋介石的态度时,共产国际第八次全体执委会(一九二七年五月)宣布: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认为,与民族资产阶级联盟的策略,在中国革命上一个阶段,……去看看 

第20章 探访苏京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总统特使访苏联,苏美关系大改观;   合作抗敌结盟友,二战史上绘新篇。   希特勒背信弃义地向苏联发动进攻,在西方世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一些短视的资产阶级政治家幸灾乐祸,他们狂叫:“让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厮杀吧!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但是,一些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却不是这样。他们认为希特勒进攻苏联,给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带来了根本性的转折,只有紧密地和苏联联合,才能取得这次战争的彻底胜利。丘吉尔和罗斯福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人物。   德苏战争不久,英国首相丘吉尔就向全世界庄严宣布:英王陛下政府已决定给予俄国和俄国……去看看 

第十二章 蚕丝业 - 来自《江村经济》

蚕丝业是这个村里的居民的第二主要收入来源,这是太湖一带农民的特点。农民从事家庭蚕丝业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近十年来,由于上面已讲过的原因(第二章第3节)有所衰退,并引进了蚕丝业的新改革。蚕丝业的衰落深深地影响了农村人民的生活。政府和其他机构已经作了各种尝试来控制这个变化,以减轻或消灭其灾难性的后果。我们所研究的村庄,是蚕丝业中心之一,它为我们分析这一过程提供了典型的例子,同时,由于江苏女子蚕业学校已经开展了改革蚕丝业的实验。因此对于这样一个有意识地进行经济改革过程中所遇到的各种可能性和困难进行观……去看看 

Footnotes 3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art II, Chapter III. 1. Outside of monopoly considerations. But see chapter VI. 2. This is intended as a statement of historic fact, not a dogma of necessity or desirability. To the extent that in behavior of any other sort principles may be discovered of a sufficiently general applicability to enable useful conclusions to be drawn from them, there is no reason why such principles should not be incorporated in the premises of pure theory. On the other hand, it is indisputabl……去看看 

第二章 消费者共同体(上)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你可知道,时至今日主要的事情是——买东西。许多年以前,当一个人心情不舒畅,又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他就上教堂去,或者去搞革命——总要做点什么。如今,你觉得心里别扭吗?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吗?有什么办法解脱呢?买东西去吧!”——阿瑟·密勒的剧作《代价》中所罗门的台词  “爸爸,要是月亮要做广告,怎么做呢?”——卡尔·桑德伯格著,《人民是对的》  由于人们的消费方式和内容不同,因此形成了各种无形的新共同体,并一直维持下来。古代各种工匠的行会便是由于在制作各种东西——诸如滑镗枪、衣料、马蹄铁、大篷车、橱柜等——的过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