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为什么美国的作家和演说家总爱夸张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经常看到,美国人平时说话时极为简单明了,不加任何修饰,而且率直到近乎粗俗,但他们一要发表富有诗意的言论时,立即夸大其词。因此,一篇讲稿从头到尾都是华丽的词藻,而当你听到他们如此渲染其一切想象时,你会以为他们说话从来不会是率直的。

英国人很少有这种毛病。

不用费力,就可以找到这方面的原因。

在民主社会,每个公民都习惯于为与己有关的一件小事而煞费苦心。但是,他们一扩大视野,往远看,就能看到整个社会的庞大形象或全人类的更为高大的形象。因此,他们的观念不是非常特殊和非常明确,就是非常一般和非常模糊,而在两个极端之间,则有空档。

当他们的视野扩大,离开一己的小圈子时,他们总是希望人们向他们提供某些奇异的事物供他们考察;也只是以此为代价,他们才同意暂时不考虑那些激励和鼓舞其生活的微小而琐碎的事物。

我认为,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解释一般说来只注意一己的小事的民主国家人民,为什么却要求他们的诗人进行那样广泛的观察和那样夸张的描写。

另一方面,他们的作家本身也有这种夸张的本性,所以自然乐于遵命。于是,作家们不断地使其想象力膨胀,甚至膨胀过度,以致因为言过失实,夸饰伟大,而往往使伟大失真。

诗人们希望以这种方法立即吸引广大读者的视线,并顺利地使读者的视线集中到他们身上。他们的这个希望往往能够实现,因为读者只要求诗能够写得海阔天空,既没有时间去精确研究诗中所写的是否符合实际,又无足够的欣赏能力去轻而易举地指出哪些地方不符合实际。结果,作家害了读者,读者也害了作家。

但是,我们仍然认为民主国家的诗的源泉是很好的,只是不够丰沛。源泉不久即将被人吸干。诗人们由于不能再从真和实中找到塑造理想的素材,所以完全离开真和实,而创造出一些怪诞的东西。

我既不怕民主国家的诗羞于表现,又不怕它太近于人世。

我所担心的,是它每时每刻都有堕入五里雾中的危险,并会由于描写纯想象的国土而寿终正寝。我害怕民主国家诗人的作品满篇都是空洞的和互不相关的说教,充斥华丽的词藻和怪诞的描写。我也害怕这些诗人的奇谈怪论,有时会对不起现实世界。

上一篇:1-17 论民主国家的诗的某些源泉

下一篇:1-19 略论民主国家的戏剧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解思忠:中南海里的学者官员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解思忠,1946年生,中共党员,同济大学毕业,现任国务院副部长级职务,国民素质研究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工程师。1970-1980 年从事建筑施工技术,1980-1990 年任建设部高等教育处副处长、法规处处长,1990-1992 年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教科文卫组组长,1992-1998 年任国务院研究室教科文卫司副司长、司长,1998年至今任国务院稽察特派员、国务院派出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兼任北京大学国民素质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研究员)。   素质就是命运,国民素质是第一国力——解思忠   ……去看看 

第四章 城市扩展地盘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他兴建新城市和占有新土地时,首先焚毁树林,迫不及待地夷平山坡,并且不论地形如何,都按照万变不离其宗的计划在当地开辟笔直的街道和十字交叉路口,简而言之,他从狂热地破坏自然景色着手,来开拓新的居住区,他之所以这样做绝非由于他是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而是由于……原来的自然条件不合他的心意,现成的东西从来不能使人满意……因此,第一个愿望就是变革,重起炉灶,兴建新的。”——约西亚·罗伊斯  到处为家的男男女女并不确知他们生活在何处,被紧紧束缚在自己土地上的旧世界的农民害怕搬到新的地方,他们对于祖先留下的土地,对于教堂……去看看 

谈“纯” - 来自《遇罗克》

谈“纯”原载1967年2月2日《中学文革报》第2期,署名北京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编注   联动是声名狼藉了,但联动的原则还被某些人奉若神明。不是常常听得到这样的怪论吗?“你们组织的成员都是什么出身?”如果对方回答:“什么出身的都有。”于是乎他们就会大摇其头,说:“不纯,不纯!”   “不纯”?这个词多么耳熟!   窃据了中央文革副组长、全军文革组长的刘××不是大讲红卫兵的出身要纯、纯、纯吗?谭力夫不是也要他们那一伙纯、纯、纯吗?联动更纯得可以。要是谁的老子没有福气当上十三级以上的干部,就连边也不要沾。可惜!提……去看看 

中文版序:为人类找出一条新路 - 来自《第五项修炼》

我的朋友与工作伙伴杨硕英教授,在请我写这篇序文的时候,提供了以下的方向。他说:“只要静坐冥思,想象有许多中国读者坐在你面前,想要听听你从内心深处所发出的肺腑之言,就这么简单。”当我静坐并思考硕英的建议时,下面这些话便自心中源源涌现。  重新观照整体  远古的人类并未把自己跟所处的世界加以区分。那时的人类所看见的世界是一个未被打破的整体,人与自然合而为一。但不知自何时起,我们学会了区分自己,视自己为分离的个体。我们刻意凸显个人意识,强调独立的意志、个人需求和个人的愿望。这种自我意识的演化愈……去看看 

第三章 危机的剖析 - 来自《自由选择》

1929年中开始的那次经济萧条,对美国来说,是一次空前规模的灾难。在1933年,经济降到最低点之前,以美元计算的国民收入减少了一半。总产量下降了三分之一,失业人数上升到劳动力总人数的25%这一空前水平。这次萧条对于世界其他地方也是一场灾难。萧条逐渐扩及到其他国家,各国的产量下降,失业人数增加,人民遭受饥饿和苦难。在德国,萧条帮助了希特勒上台,铺平了走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道路。在日本,它加强了那个立志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军人集团。在中国,它导致了货币改革,这种改革最后加速了恶性通货膨胀,注定了蒋介石政权垮台的命运,使共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