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略论民主国家的戏剧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当改变了一个贵族制国家的社会和政治情况的革命开始及于文艺界的时候,首先受到影响的一般是戏剧,而且戏剧所受的影响总是显而易见的。

戏剧的观众,差不多都是情不自禁地随着演出而感情起伏。

他们在观剧的过程中既无时间仔细玩味剧情,又无时间同比自己高明的人讨论剧情。他们对自己身上开始产生的新的文学兴趣,根本不想加以压抑。他们还没有弄清楚这种新兴趣之前,便先向它低头了。

作家们很快就会发现大众的爱好在暗暗地倾向于何方。

于是,他们也暗暗地使自己的作品转向那一方,而他们所写的剧本,在通过上演来预示革命行将来临之前,就已起了推动革命的作用。如果你想预测一个走向民主制度的国家的文学发展,你就研究研究它的戏剧好了。

不仅如此,剧本也是贵族制国家文学中最富有民主精神的部分。在所有的文艺享乐中,观剧是最容易使群众得到满足的享乐。不必经过准备或研究,人们就可以欣赏戏剧。不管你持有什么偏见,不管你如何无知,戏剧都可以把你紧紧抓住。当一种还是雅俗参半的精神享乐的爱好开始在一群公民中发展起来的时候,很快就会把他们推向剧院。经常进入贵族制国家剧院的观众,都不属于贵族阶级。在贵族制国家,能使上层阶级与中下层阶级接触,并觉得即使不听取中下层阶级的意见也得容许他们发表意见的场所,只有剧院。而使博学之士和有教养的人总是难于防止群众的爱好追随自己的爱好,难于防止自己也被群众的爱好所吸引的地方,也正是剧院。因此,上层阶级往往在剧院里订包厢。

既然贵族阶级都无力阻止人民群众进入剧院,那末,我们就不难知道,一旦民主的原则被法律和民情所承认,所有的等级混为一体,大家在智力和财产上都互相接近,上层阶级连同它的世袭财产、权势、传统和安逸生活不复存在,人民群众就必然在剧院中占居统治地位。

因此,民主国家的人民对文艺的爱好和从事文艺活动的本性,将首先表现在戏剧方面;而且我们可以预言,这种爱好和本性,将十分有力地浸入戏剧。贵族制度对于文艺写作订立的清规戒律,将逐步地、分阶段地改变,即可以说是通过合法的手续来改变,而它对于戏剧订立的清规戒律,则将由人民大张旗鼓地推翻。

戏剧可把民主文艺内在的大部分优点和几乎全部缺点明显地反映出来。

民主国家的人民,对于才学并不十分重视,根本没有把罗马和希腊的光辉过去放在眼里,只欢迎作家讲他们自己,即要求作家只描述现在。

因此,如果古代的英雄和故事经常出现于舞台,而人们又有十分忠实于古代传统的表现,就足以断言民主的阶级尚未对戏剧发生支配作用。

拉辛在其《布里塔尼居斯》的序言中,对他把儒尼叶作为侍奉女灶神维斯塔的一名贞女来进行艺术加工一事,进行了十分谦逊的辩解。他根据格利乌斯的记述说:“那里决不收不满6岁和超过10岁的女孩。”我相信,如果他在今天写这个剧本,决不会为这样的错误自咎和辩解。

这个事实不仅使我知道了那个时代的文艺的情况,而且能使我知道那个时代的社会情况。民主戏剧的存在,决不能证明一个民族已处于民主制度之下,因为正如我在上面已经指出的,即使在贵族制度下,人民的民主爱好也会影响舞台。

但是,当贵族的精神完全控制戏剧时,则必然证明整个社会是贵族制度的;而且可以大胆断言,那个领导着作家的有学识和有教养的阶级,也对公民和政务发号施令。

当贵族控制戏剧的创作和演出时,他们几乎总是从自己的文雅爱好和高傲气质出发去判断人的本性。他们对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物最感兴趣,并喜欢这样的人物出现于舞台。他们认为,一定的善最值得再现于戏剧,甚至一定的恶也值得如此。至于其余的一切,他们都觉得不屑一顾。他们进入剧院,也象到其他地方一样,只愿意同大领主们交谈,在演出当中看到王公们的悲欢离合才有所感动。对于剧文的体裁,他们也持这种态度。他们随意给剧作家规定某些台词,希望一切都合乎他们的腔调。

因此,戏剧经常是只描写人的一个侧面,有时甚至演出了人的本性中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也就是有些东西超越了人的本性和不符合人的本性。

在民主社会里,观众并没有这样的偏爱,也很少有贵族的那种不屑一顾其余的反感。他们喜欢舞台上再现耳闻目睹的人间百态:各种出身的人物,各式各样的感情和思想。因此,民主社会的戏剧比以前更感动人、更通俗易懂和更真实了。

不错,民主社会的剧作家有时也会脱离人的本性,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与他们的前辈不同。由于他们过于希望惟妙惟肖地再现当代的小人物、小事和某些人的特点,而忽略了人类的一般特征的描写。

当民主的阶级控制戏剧的时候,无论是戏剧题材的选择,还是对题材的处理,都是任其剧作家自由决定的。

在民主国家的所有文艺爱好当中,戏剧的爱好是最合乎人的本性的,所以在民主国家,戏剧的作者和观众以及演出,都是与日俱增的。作者和观众如此之多,而且又分散在各地,所以要制定同样的办法,让他们服从同样的规则,将是不可能的。首先是评论戏剧的人太多,他们互不认识,各有自己的观点,要他们作出一致的评论是不可能的。如果说民主制度的实施只是使文学方面的规则和章法普遍松弛了,那末在戏剧方面,可以说民主制度全把这些规则和章法废除,而听凭每个作家和每个观众去各行其事了。

我在前面的一个章里就民主文艺的体裁和技巧所作的论述,也特别适用于戏剧。我们在阅读路易十四时期剧评家对当时的戏剧作品所作的评论时,有些地方使我们感到惊奇。那就是:观众对于情节的真实性特别重视,要求剧中人的举止要合乎他本人的性格,不能作出使人难于理解和无法解释的动作。另外,下述的事实也使我们惊奇:当时人们对于语言的表达形式十分重视,台词上有一点小毛病,剧作家也得受到责难。

看来,路易十四时期的人,对于在舞台上表现不出来,而在书斋里细读剧本时可以玩味的细节,是过于重视了。要知道,戏剧作品的主要目的在于演出,而它的主要作用则在于感动观众。但在路易十四时期,戏剧的观众和剧本的读者都是同样一些人,他们看完演出后,便把剧作者请到家里,当面加以评论。

在民主时代,人们只是到剧院去听戏,而不阅读剧本。坐在剧院里看戏的人,大部分不是去追求精神的享乐,而是去追求感情的刺激。他们不想在看戏的过程中听到美丽的戏词,而只希望戏演得热闹。只要剧作家能够正确地运用本国语言,使人人都能听懂,剧中人物能够引起观众的兴致和共鸣,观众就满足了。观众知道戏完全是虚构,看完戏后,他们马上又回到现实。因此,戏剧的文体并不太重要,因为在演出的过程中你发现不了它是否遵守了这方面的规定。

至于剧情的真实性问题,如果让剧情完全合乎事实,那就往往没有新奇、突然和急转直下可言了。因此,剧作家不以真实性为重,而观众也容许如此。只要你写出的戏能打动观众的心,他们是不会理睬你使用了什么方法的。即使你违背了戏剧的规则,但却感动了观众,观众也不会责难你。

美国人一进剧院,就会把我方才所述的种种特点清晰地表现出来。但是,应当指出,美国人到剧院去看戏的人,至今仍然不多。不错,40多年来,美国的戏剧观众人数和演出次数均大有增加,但人民对于这种娱乐仍然持有审慎的欢迎态度。

造成这种情况的特殊原因,我在前面已向读者交待了。但为了引起读者的回忆,我要再补充几句。

创建美国最初几个州的清教徒,不仅反对各种娱乐,而且对戏剧有一种特殊的恐怖感。他们认为戏剧是一种可憎的消遣,所以只要是在清教徒的精神占有支配一切的地位的地方,就不会有戏剧的演出。初期移民的这种观点,给他们后代的精神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而且,美国人的规规矩矩的生活习惯和死板严肃的民情,至今还在对戏剧艺术的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

在没有巨大的政治变动,而男女一谈上恋爱就会不经曲折而容易走上结婚道路的国度,是没有戏剧的题材的。从周一到周六天天忙于赚钱,而周日去礼拜上帝的人,是跟喜剧的女神没有缘的。

只举一个事实,就足以证明戏剧在美国是不太受人欢迎的。

美国的法律承认公民在一切方面有言论的自由,甚至有信口开河的自由,但却对剧作家实行一种检查制度。不经市镇行政官员的许可,不得演出戏剧。这个事实清楚地表明,全体人民和个人对戏剧的态度是一致的。全体人民和个人对于他们的主要关心对象无不热心对待,而对于他们不爱好的对象则千方百计不让它们侵入。

在一切文艺当中,只有戏剧与社会的现实情况的关系最繁杂和最密切。

如果在两个时代之间有一场重大的革命使民情和法制发生了变化,则前一个时代的戏剧决不会适于后一个时代。

人们仍可以阅读前一个时代的伟大剧作家的作品,但不会观看为前一个时代观众所写的戏剧。过去的剧作家只能靠他们的著作而流芳后世。

某些人的传统爱好,人们的好奇心和好胜,以及某某演员的天才,可能使贵族时代的戏剧在民主时代上演一段时间和复兴一个时期,但不久以后,便会自消自灭。这不是被人推翻,而是被人抛弃。

上一篇:1-18 为什么美国的作家和演说家总爱夸张

下一篇:1-20 论民主时代历史学家的某些特有倾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起诉案(中) - 来自《纽伦堡大审判》

20  12月13日,托马斯·多德再次展示了他制造戏剧性效果的才能。一些意见不同的同事对以下事实十分反感:杰克逊法官已同意多德提出的起诉方法,几乎完全改变了仅靠文件起诉的策略。多德把要用的证据放在纸袋里,由档案室负责人巴雷特中尉负责保管。现在用白布盖住的物证就放在法庭检察官席上。今天多德看上去没有半点浮华的样子,他以冷峻而实事求是的态度讲话。他解释说,第一件物证是1939年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指挥官斯坦达腾富勒·卡尔·科赫发布一道命令的产物。科赫命令所有纹身的集中营犯人到诊所报到,那些身上纹身最有趣、图……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5、计赚左宗棠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门外站的正是陶府的家人陶恭,左宗棠出门亲迎。陶恭随着左宗棠来到客厅,只见客厅两边楹柱上一副联语甚是引人注目:“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陶恭出入过不少诗书官宦之家,还没有见过气魄这样大的联语,心中暗暗称奇。坐定后,陶恭将陶桄的信交给左宗棠。陶恭虽然早闻公子丈人的大名,但见面还是第一次。他趁着左宗棠拿着信边走边看的机会,悄悄地仔细打量了一眼。见左宗棠四十来岁年纪,五短身材,背厚腰粗,面白略胖,眼圆鼻直,下巴饱满。陶恭想起别人议论左宗棠时,常说他燕颔虎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再转眼看客厅,尽管是避……去看看 

译者的话 - 来自《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至上主义》

本书作者诺尔曼·巴利是英国白金汉大学政治学教授,在此之前曾先后在皇后大学、贝尔法斯特大学以及中部英格兰大学任教,一度曾是美国俄亥俄布里格林大学客座教授。巴利教授长期从事政治哲学、政治经济和商业伦理方面的教学和研究,著有《海耶克的社会和经济哲学》、《现代政治思想理论》、《新右派》、《福利与商业伦理》,对资本主义理论以及有关现代福利国家的理论和批评作了大量的研究。  本书是作者对自由主义和自由至上主义所作的一个梳理,也是对自由主义者之间正在进行的辩论所作的说明。在作者看来,对构成自由主义的各……去看看 

第八章 固定比例条件下的分配理论 - 来自《价格理论》

连带需求分析表面上看起来,是用以说明两种生产要素中每一种的价格形成的,这两种生产要素必须按具有刚性的固定比例相结合以生产一种产品,但只有假设这两种要素每一种的供给曲线都是给定的时,才是如此。现在来看,这些供给曲线,反过来还要依赖于其他产品的市场条件;这些曲线反映了用于生产这种产品、而不是生产其他产品的生产要素数量,这样也就间接地依赖于其他市场的派生需求状况,由此也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连带需求分析是否可以从目前所考察的这种局部分析,扩展为更具一般性的分析。如果每一种产品都满足连带需求分析的条件,或者说,每……去看看 

附录D 集团军的编成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很多人并不清楚一个集团军的编成情况,扼要地说明一下战时集团军的编成,会让许多人感兴趣的。  一个集团军的总兵力在10万人至30万人,它取决于该集团军下属的军和师的数量(上述兵力数字不包括实施支援的空军部队)。第一,部队要作战;第二,部队要吃饭;第三,部队必须具备快速运动的能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