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个人主义为什么在民主革命完成后比在其他时期强烈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当民主社会在贵族制度的废墟上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人们的彼此孤立和随之而来的利己主义特别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民主社会不仅有大批早已独立的公民,而且每天还有一些昨天刚刚获得独立并陶醉于新得到的权力的人充实进来。这些新人自负,相信自己的力量,认为今后无须求助别人。他们的一言一行,不难证明他们只知有己。

贵族制度只有经过长期的斗争才肯屈服。在这个斗争的过程中,各个阶级之间闹得仇深似海。即使在民主获得胜利之后,这种仇恨也不会立即消失,仍可能在继之而来的民主混乱时期兴风作浪。

公民当中的那些原来高高在上的人,不会立刻忘记他们昔日的高贵。他们会长期把自己视为新社会的局外人。他们认为,这个社会使他们看到的所有的平等人,都是命运未卜而不值得同情的压迫者。他们不去看昔日同他们地位一样的人,也不想根据共同的利益而与这些人的命运挂起钩来。他们个个孤处一隅,认为除了自己以外,用不着去管别人。反之,过去社会地位卑微而现在由于革命而跟众人平等的人,虽然享受了新得来的独立,但内心里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旦遇到某一位老上司,他们总是投以既表示胜利又表示害怕的目光,随后远远地躲开。

因此,在民主社会初建的时候,公民们往往愿意独善其身,不与别人接触。

民主制度给人们带来的不是使同胞们彼此接近,而民主革命则使人们互相回避,并把原来的不平等所造成的仇恨永久保存在新建立的平等的内部。

美国人所占的最大便宜,在于他们是没有经历民主革命而建立民主制度的,以及他们是生下来就平等而不是后来才变成平等的。

上一篇:2-2 关于民主国家中的个人主义

下一篇:2-4 美国人是怎样以自由制度对抗个人主义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三章 「抢救」风暴下的延安和各根据地(1)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一 「抢救」的策略和手段「抢救」是在审干和反奸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或是与审干、反奸交叉进行的,在运动的方法和策略上,既有相似处,也有差异。无论是审干、反奸,或是「抢救」,都有一个事先设定的主观判断,这就是凡知识分子干部和做白区工作的干部大多都有问题,而他们一般不愿主动向党作出完全、彻底的坦白。这样就必须首先研究他作自己交代的材料,按图索骥,步步深入,从中发现疑点,继而取得证据。但「抢救」在此基础上还要向前发展,即在获取证词的过程中,更多地诉诸暴力和恐吓的手段。审干甫始,所有人员均需交待历史,此谓「写自传」。……去看看 

宗教的本质 第四章 - 来自《论宗教的本质》

对于自然中上帝智慧的宗教景慕,只不过是一时的狂热;它只是对于手段而发,一反省到自然的目的时,使销歇了。蜘蛛的网多么可惊羡!沙滩上蚁狮的漏斗多么可惊羡!可是这些设备为了什么目的而设呢?为了求食物——一个被人降为单纯手段的目的。苏格拉底说,“别人”——这些别人是兽类或野蛮人——“为了吃而活,但是我为了活而吃”。花朵多么华美啊!花的结构多么可惊异啊!可是这结构、这华美为的是什么呢?只是为了光耀与保护那人会由于羞耻而加以掩盖、甚至由于宗教热忱而加以残害的性器……去看看 

第五章 美国与自由贸易——李嘉图的理论是否依然正确 - 来自《世界是平的》

结束了印度之旅,作为一个笃信自由贸易的美国人,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在平坦的世界里,我还能继续相信自由贸易理论是正确的吗?这个问题必须马上搞明白——不仅是因为其在国家政治层面已经成为热门话题,而且因为我对平坦世界的各种观点全部建立在对自由贸易的坚定信念上。我知道,自由贸易当然不会使每个美国人都受益,而且我们的社会将不得不帮助那些在自由贸易中受到损失的成员。但是对我来说,关键问题是:当世界变的如此平坦,当如此多的人可以和我的孩子们合作和竞争时,自由贸易是否可以使美国人在总体上受益?许多我……去看看 

第一章 绪论(下) - 来自《人心与人生》

吾书既将从人生(人类生活)以言人心;复将从人心以谈论乎人生(人生问题)。前者应属心理学之研究;后者则世云人生哲学,或伦理学,或道德论之类。其言人心也,则指示出事实上人心有如此如此者;其从而论人生也,即其事实之如此以明夫理想上人生所当勉励实践者亦即在此焉。人心,人生,非二也。理想要必归合乎事实。在学术猛进之今世,其长时间盘旋不得其路以进,最最落后者,莫若心理学矣。心理学的方法如何?其研究对象或范围如何?其目的或任务如何?人殊其说,莫衷一是。即其派别纷杂,总在开端处争吵不休,则无所成就不亦可见乎!盖为此学者狃于学术风气之偏,自……去看看 

1.Ancient Codes - 来自《古代法(英文版)》

The most celebrated system of jurisprudence known to the world begins, as it ends, with a Code. From the commencement to the close of its history, the expositors of Roman Law consistently employed language which implied that the body of their system rested on the Twelve Decemviral Tables, and therefore on a basis of written law. Except in one particular, no institutions anterior to the Twelve Tables were recognised at Rome. The theoretical descent of Roman jurisprudence from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