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关于美国人对物质福利的爱好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美国,对于物质福利的热爱并不是个别的,而是普遍的。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去热爱,但至少人人都有这种热爱。在那里,满足身体的微不足道的需要,为生活创造小小的方便,也是人们普遍关心之所在。

某些类似的现象也见于欧洲,并且日益明显。

在导致两洲产生同样现象的许多原因当中,有几个原因与我讨论的问题接近,而且我应当加以阐述。

当财富为几个家族世代相传而所有时,虽然会有一大帮人享受物质福利,但他们并没有感到只有他们在独享这种好处。

人心最容易激动的时刻,不是在他们顺顺利利得到一种贵重物品的时刻,而是在他们想要得到这种东西但未能完全如愿,而在部分地满足之后又时时害怕失去的时刻。

在贵族制社会,富人从来不知道尚有与他们的现实生活不同的生活,根本不担心自己的生活会有变动,几乎想象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因此,物质福利对他们来说不是生活的目的,而是生活的方式。可以说,他们把物质福利视为人生之当然,身在福中而未意识是福。

由于他们对物质福利的天生的和本能的爱好可以这样无忧无虑地得到满足,所以他们便把自己的精力用于别处,专心于某些更困难和更伟大的工作,并为这种工作所激励和所吸引。

正因为如此,有些贵族虽然身在物质享乐之中,但又对这种享乐持有一种傲慢的轻视态度,并在不得不放弃享乐的时候能够表现出惊人的毅力。推翻或打倒贵族制度的历次革命都曾证明,过惯了舒适安逸生活的人可以容易忍受清苦;而经过千辛万苦过上好日子的人,在失去幸福的之后,反而难于生活下去。

当我们从上层阶级转而观察下层阶级的时候,亦可发现类似的现象,但其产生的原因不同。

在社会被贵族统治和保持安定的国家,一方面是一般老百姓惯于安贫,另一方面是富人惯于摆阔。富人之所以不必为物质享乐操心,是因为他们可以垂手而得;穷人之所以断了物质享乐的念头,是因为他们没有希望获得和享乐的欲望不强。

在这种社会里,穷人的想象力完全用于来世。现实生活的悲惨处境虽然限制着他们的想象力,但他们可以逃出这个限制,去想象远在天上的安乐。

反之,当等级的界限取消,特权不复存在,财产日益分散,教育和自由普及的时候,穷人的心里也会产生获得享乐的念头,而富人则唯恐失去享乐。结果,出现了许多小康之家。享有小康生活的人得到的物质享乐,虽能使他们体验到这种享乐的好处,但还不能使他们觉得这种爱好已经得到充分的满足。他们只有经过努力才能得到这种享乐,而且在尽情享用的时候还怀有战战兢兢的心情。

因此,他们始终是在热心追求或竭力保持一种十分心爱,但又无法充分满足和不能肯定得到的享乐。

如果问我人的哪种激情最受出身低下和家业不丰的影响和制约,我将认为是人对物质享乐的爱好。这种追求物质享乐的激情,本质上是中产阶级的激情。它随这个阶级的发展而发展,随这个阶级的强大而强大,并随这个阶级的占有优势而占有优势。这种激情正是从中产阶级向社会的上层和一般老百姓扩散的。

我在美国遇到的贫穷公民,没有一个不对富人的享乐表示向往和羡慕,他们的想象力也从未离开命运使他们未能得到的财富。

另一方面,我在美国见到的富人,没有一个对物质享乐表示傲慢的轻视。而在最富裕和最放荡不羁的贵族身上,却时有这种表现。

美国的富人大部分曾是穷人。他们饱尝辛酸,长期同逆境搏斗,对贫困深有体会,而今刚刚取得胜利,所以原来的斗争热情仍然未减,好象还沉醉于40多年来所追求的小小享乐之中。

这并不是说美国不同于其他国家,没有相当一部分富人是依靠继承遗产和毫不费力就过上富裕生活的。但是,即使是这些人,对于物质生活的享乐也兴趣不减。喜爱物质生活的享乐,正在变成全国性的和居于统治地位的爱好。人心所向的这股巨流,正把所有的人卷进它的狂涛。

上一篇:2-9 美国人怎样在宗教上应用“正确理解的利益”的原则

下一篇:2-11 物质生活享乐在民主时代产生的特殊效果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对外开放的最初三步 - 来自《外资与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

了30年之后,1978年12月中共中央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中国以利用外资为主要内容的对外开放方针,翌年7月全国人大五届二中全会又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以下简称《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就如同两把“金钥匙”,这次会议和这个法律终于将对世界紧紧关着的大门重新打开了。从1980年8月起在广东、福建等地创办的“特区”,更是标志着中国主动开放、积极利用外资的开始。上述三年走出的这三步,可以说是中国走向世界、走向新时代的里程碑。与1949年前的100年的开放不同,此时中国的开放是以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去看看 

第五十八篇 研究众议员人数不会随着人口增长的需要而增加的反对意见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8年2月22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五十八篇(汉密尔顿或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现在我所要探究的是剩下的一个对众议院的指责,它所依据的假定是,众议员人数不会随着人口增长的需要而随时增加。人们已经承认,这个反对意见如果很好地得到证实,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下面的评论将指出:如同大多数其他反对宪法的意见一样,这个反对意见只能来自对问题的片面看法,或者出自一种使看到的一切东西黯然失色、残缺凋零的嫉妒心理。一、那些提出这种反对意见的人似乎并未想到,联邦宪法在保证准备逐渐增加众议员人数方面,是不能与州宪法相提并论……去看看 

第四卷 - 来自《高卢战记》

一、下一个冬天,即克耐犹斯·庞培和马古斯·克拉苏斯任执政官的那一年,日耳曼人中的乌西彼得斯族和登克德里族,大批渡过了莱茵河。渡河的地方离开莱茵河所流入的那个海不远。过河的原因是为了苏威皮人多年以来一直在侵扰他们,战争的威胁使他们连耕作都受到了阻碍。苏威皮族是所有日耳曼人中最大、最骁勇善战的一族,据说他们有一百个部,每年都从每一个部征召一千名武装人员到境外去作战,其余留在本土的,即从事生产,以维持自己和那些出征者的生活。同样,下一年就轮到他们出去参加战争,再由上年服役的人回家生产。这样,无论是种地还是……去看看 

附录二 - 来自《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

关怀人类命运的思想家 邵燕祥面对孙越生先生这部书的校样,不禁百感交集。一半是悲哀,一半是欣慰。80年代初,王亚南教授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再版时,是他的学生孙越生写了序言,此书在1948年初版付梓前,就是由越生用毛笔   过录了一遍。半个世纪之后,越生的书,其中包括他的心血之作《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竟只能由我,一个在他生前并不曾读过他这一主要著作的外行人来写序,难道还不可悲么?关于官僚政治的研究,像政治学的广大领域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不言自明的禁区,越生虽是专心致志,倾注全力于此,也只能在谋衣谋食之余,焚……去看看 

第十七章 复出 - 来自《朱可夫元帅》

1964年10月18日,苏联报纸宣布。由于赫鲁晓夫同志“年事已高和健康状况恶化”,苏共中央委员全体会议同意他关于解除他的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职务的请求。Ⅱ·N·勃列日涅夫担任党的第一书记,A·H·柯西金担任部长会议主席。   随着赫鲁晓夫的离去,朱可夫恢复名誉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1965年2月10日,他的名字自从他1957年被撤职以来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一位前同僚——卡尔马诺夫少将的讣告中。4月间当苏联人准备庆祝战胜德国二十周年时,有谣传说朱可夫将参加庆祝活动。4月28日,塔斯社广播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