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过分热爱福利为什么可能损害福利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心灵境界的提高和肉体享受的改善之间,存在着人们想象不到的密切联系。人们可以随意处理这两种完全不同的事情和轮流地加以重视,但不能把两者完全分开,否则两者都做不好。

兽类的官能与我们人的一样,它们的贪欲也与我们人的接近。兽类的要求满足身体需要的激情,同我们人的没有什么不同,这种激情的萌芽在狗身上和我们人身上都可以找到。

但是,为什么动物只能满足它们的最基本的需要和最低级的需要,而我们人却能无限地改变和不断地提高我们的需要呢?我们在这方面优于兽类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是用心灵去探求物质福利的,而兽类只能依靠本能去探求。在人类社会,有能人教导笨人学习满足自己需要的技能。正因为人能够超越肉体享受,甚至轻视生命本身,而兽类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命,所以人才能成倍地提高肉体享受,而提高的程度又是兽类无法想象的。

凡是可以提高、充实和扩大心灵的东西,都最能使心灵去完成与心灵本身本来无关的事情。

反之,凡是可以削弱和贬低心灵的东西,都足以破坏心灵处理从最小到最大的一切事情的能力,使它大小事情都做不成。因此,必须使心灵处于强大而有力的状态,并可能随时以这种状态去为肉体服务。

假如有人只以追求物质财富为目的,则我们可以相信:他将逐渐丧失生产物质财富的才能,最后总有一天跟兽类一样,对物质财富既无鉴别能力又不会使物质财富的生产发展。

上一篇:2-15 宗教信仰是怎样时时使美国人的心灵转向非物质享乐的

下一篇:2-17 为什么在平等和怀疑盛行时期应当把人的行动目标放长远一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论4 公平就是互利?——对布坎南和高希尔的观点的评述 - 来自《财产与自由》

[1]汉斯-彼得.威卡德(哥廷根大学)  1.导言  将公平理解为互利这种概念已经在社会契约论的传统中得到发展。在这一理论架构中,社会被视作为增进其成员的利益而协调他们的行动的一项事业。一切可被接受的社会规则都是符合社会每个成员的利益的。这些规则得到了一致的赞同——任何违背一些人的利益的规则都不可能得到执行。假设每个人基本上都是自利的和理性的。激进的自由意志论主张个人不必接受对其行为的任何先设的限制。 “自由意志论注重消极自由。”(Schokkaert,1992,p.89)  在这种理论架构中,公平发挥什么作用呢?我……去看看 

书中人地名汉拉对照表 - 来自《忏悔录(奥古斯丁)》

三划  凡莱公都斯Verecundus奥古斯丁之友  大卫David(旧约人名)  四划  内布利提乌斯Nebridins奥古斯丁之友  巴比伦Babylon(地名)  巴特利西乌斯Patricius奥古斯丁之父  尤利安Julianus罗马皇帝  文提齐亚努斯Vindicianus奥古斯丁之友  五划  以巴费提Epafroditus(新约人名)  以色列Israel  以利亚Helias(旧约人名)  以扫Esau(旧约人名)  以撒Isaac(旧约人名)  以赛亚Isaias(旧约人名)  加西齐亚根Cassiciacum(地名)  加拉太人Galatae(新约人名)  卡提里那Catilina古罗马阴谋家  瓦棱提尼亚努斯V……去看看 

廿七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这话还真让爱国给说中了。没过一年,葛定国同志和苗岭秀果然就闹翻了。  说出来让人匪夷所思,葛定国同志和苗岭秀的矛盾是从苗岭秀的女婿、玲玲的男朋友身上开始的。  前面说过,玲玲是个长得惹人喜欢的文静可爱的女孩,在葛定国同志的介绍和苗岭秀的亲自奔走下,为玲玲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玲玲每天穿着公司文秘必穿的白衬衣、藏蓝西服套裙上下班,又干净,又时尚——现在的时尚是穿白领制服,这样的女孩,看中她为她介绍男朋友的就特别多,有好几个男孩子的条件都是很不错的,其中有一个在国家机关当处长,一个在公司里……去看看 

五、有关武装起义的指示 - 来自《布朗基文选》

①这是布朗基1868年写的一篇论文的第一部分,原稿现存国立图书馆,在布朗基手稿,第5格第9本第9卷。请参看《思想》杂志第19期,1948年7—8月号。  巴黎起义,如果用老一套的步调,今天就不再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在1830年,只要人民奋起,就足以推翻一个政权,因为那个政权远远没有料到武装起义这种闻所未闻的事件,所以闻风丧胆,惊慌失措。  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有这么一次。政府已经从中取得了教训,因此革命产生的政府仍然是君主制的、反革命的。政府着手研究了巷战,并且很快地在战术和军纪上自然取得了优势,胜过了缺乏经验和没有组……去看看 

十四 中国对西方:“有条件地决裂”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宋强  1998年的时候,在一本书的序言里,我写过类似的话,一个人,大凡不会邪恶到这种程度,因为拗持他的观点,不惜乐见用别人的生命、别人的鲜血、别人的损失去证明。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偏偏显得好像我们很邪恶。一本粗疏的“说不”,一些貌似偏执的情绪色彩很强的快论,包括中美之间的冲撞,包括后记里“15年内美国必然要出大问题”  这样的访美心得,主流学术根本不屑于认真对待的预言,偏偏要应验,偏偏有这么多不争气的事情一轴一轴地凑上来帮着印证。你说这叫什么事?  全世界都在帮一个具有威望和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