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什么东西在使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喜欢从事实业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认为,在民主国家中,农业大概是进步得最慢的有用技术。甚至有人往往说,农业处于停滞不前状态,因为其他一些行业好象是跑步前进。

但是,平等所带来的几乎一切爱好和习惯,却自然而然地在引导人们去从事工商业。

假设有一个能干、聪明、自由、小康而充满希望的人。从能够过上安逸舒适的生活来说,他还很穷;而从不必担心缺吃少穿来说,他又是够富裕的。他总在想法改善自己的命运。

这个人已经尝到物质享受的好处,而其他许多享受的好处又总是摆在他的眼前。他开始追求这些爱好,并努力增加用来满足这些爱好的手段。但是,人生短促,时间有限。他应当怎么办呢?种地,可以使他的努力肯定得到一定的成果,但是得来的太慢,而且只能逐渐地富裕起来,并要付出艰苦的劳动。农业只适于已经家产万贯的富人或只求糊口的穷人。我们假设的那个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卖了土地,离开了家乡,另谋一种虽有风险但可赚钱的行业。

在民主社会,这样的人多得很,并随着身分平等的日益普及,其人数还在增加。因此,民主制度不仅增加了劳动者的人数,而且还使人们去选择自己最喜欢的工作。同时,民主制度也使人们不爱农业,把人们引向工商业。

这种精神甚至也见于最富有的公民。

在民主国家,一个人不管看来如何富有,也几乎总是不满足于已有的财富,因为他觉得自己仍不如祖辈富,更怕子孙不如他富。因此,民主国家的大部分富人不断地想法发财,自然而然地将他们的注意力转向工商业,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致富的最快和最有效的办法。在这一点上,他们的本能与一譬如洗的穷人的本能一样,说得更确切些,他们也受最迫切的需求的支配,当然这种需求不是穷人的那种希望温饱的需求。

在贵族制国家,富人同时也是统治者。他们一直专心于重大的公共事务,所以无暇去做工商业。即使他们当中有人想去经商,他们的阶级的意志也会马上挡住他们的道路,因为他们虽欲反对本阶级的多数的统治地位,但他们仍然无法完全摆脱这个多数的限制,而在坚决不承认人民的多数的权利的贵族集团内部,就存在一个专门进行统治的多数。(A)在民主国家,金钱并不能导致有钱人掌权,甚至往往使他们远离政界,所以民主国家的富人都不知道怎样去消磨他们的余暇。他们的远大希望,他们的大量财产,以及某些不管用什么方法致富的人常有的异常爱好,在激励他们行动。但是,只有经商这条路是向他们敞着的。在民主国家,没有比商业更伟大和更光辉的行业了。它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成了群众向往的目标,使人们的最热烈激情都向它那里集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富人去经商,即使他自己对经商有偏见,或他人对经商有偏见,也是阻挡不了。民主国家的富人,从不组织拥有自己的独特规章和制度的团体。他们这个阶级的特有观点,对他们并没有束缚力;而全国的一般观点,则对他们有推动作用。民主国家里出现的巨富,几乎全靠经商而来,并要一代接着一代经营下去,直到财富的持有人完全失去了经商的习惯。

由于民主国家的富人不愿意从政,所以他们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商业。在商业方面,他们可以专心发展,并发挥自己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这应当归功于他们敢于创办实业的伟大精神,而如果他们生于贵族制社会,则很难想象他们有创办实业的机会。

但在民主社会,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却有如下的相同的表现。

生活在情况易变的民主社会的人,眼前总是浮现变幻莫测的偶然因素的影子,所以都喜欢从事偶然因素在其中发生作用的事业。

因此,他们都去经商,而经商的目的不只是为了牟利,而且是因为爱好商业给他们带来的冲动。

美国从英国的殖民地束缚下解放出来,迄今只有半个世纪之久,所以它的大富之家没有几个,而资本也很有限。但是,世界上却没有一个民族象美国人那样在工商业上获得过如此迅速的发展。今天,美国已是世界上第二海运国家,它的制造业尽管还要克服一些几乎无法克服的天然障碍,但仍能每天有新的发展。

在美国,经营大型工业企业没有困难,因为全国人民都参加工业活动,最穷的人和最富的人都愿意在工业方面将他们的力量联合起来。因此,在你每天看到这个可以说并不富强的国家所举办的大型工程时,一定惊讶不已。美国人踏上他们现在居住的土地才刚刚不久,但他们已使自然界改观而为他们服务了。他们已将赫德森河和密西西比河沟通,并在陆上建设了500多里约的道路使大西洋与墨西哥湾接连起来。几条大铁路,已在美国建成。

但是,美国使我感到最惊讶的,并不是它的某些工业企业规模特大,而是它的企业多得无数。

美国的农业经营者,几乎都实行农业和商业联营。他们大部分是亦农亦商。

美国的种植业者,很少老守田园。在西部的一些新州,尤譬如此;那里的人开垦一块土地,并不是为了自己种下去,而是为了出售;他建设一个农场,是预见到居民增加以后,当地的形势将立即发生变化,从而可以将农场高价卖出去。

每年都有大批北方居民蜂拥到南方,在盛产棉花和甘蔗的地区定居下来。这些人来到南方种地,目的是用不了几年就使自己发财致富。他们来到这里后,就已预计总有一天会回老家享用在这里获得的财富。这样,美国人就把经商精神带进了农业,使他们经营实业的激情也在农业方面表露出来。

美国人使工业获得了巨大发展,因为他们全都在搞工业。

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们也经常成为突如起来和危害甚重的工业危机的袭击对象。

既然他们全都从事商业,所以他们的商业活动也就要受到许多复杂的因素的影响,以致无法预见可能遇到的障碍。既然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参加工业活动,所以只要工商业受到冲击,不仅个人的财产要遭受损失,而且整个国家也要为之震撼。

我认为,周而复始的工业危机,是现代民主国家的固有病症。民主国家只能减轻它的危险性,但无法根治,因为这种危险并非出于偶然,而是民主国家的本性所使然。

上一篇:2-18 为什么美国人认为一切正当的职业都是高尚的

下一篇:2-20 实业为什么可能产生贵族制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遗愿 - 来自《尼采诗选》

那样死去,     象我从前见他死去的那个样子——     那位朋友,他曾把闪电似的眼光     象神一样投向我的黑暗的青春时代:     ——奔放而深沉,     战斗中的舞蹈家——,     在战士中最快活的人,     在胜利者中最沉郁的人,     在自己的命运之上树立一个命运,     严峻,想着过去,想着未来——,     为他的胜利而战栗,     为他以死获胜而欢呼——:     他临时死还发出命令,     他命令——去消灭,去消灭……     那样死去,     象我从前见他死去的那个样子:     取胜……去看看 

区别对待,不要“仇富”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谈到富,向来有分歧:一种是肯定,一种是否定,两类评价,竟如水火。  世纪之交,《中国青年报》出一期跨千年特刊,其中一页是千年对话,题为:《贫与富:富人凭什么富有》,列出一批古人、洋人的贫富学说,重点是“论富”。  在两派学说中,赞成富的不在少数。很早的如托马斯·阿奎那说:“贫穷不是耻辱,富有也不是罪过”;让·加尔文说:“贫穷的人就贫穷吧,富有的人就富有吧……上帝在造人时已赋予每个人以某种使命,因此,人应努力去完成上帝所赋予的使命。”这对富人毫不谴责。而在中国古代,更有赞扬。除苏辙说:“穷虽不是一件好事,但富有者又有什么罪……去看看 

12 - 来自《追日》

市里开会时,王晓和市委组织部部长把赵友和布风叫去,告诉他们,常委研究决定,高加进房子县常委班子,任常务副县长。赵友和布风在年前市委考察时都推荐过高加,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搁下了,而两个人对高加的看法也稍有改变,所以也没去催。现在市委已经“决定”了,也就都说好,还说了高加一些好话。王晓则语重心长地告诫:“当领导的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发现和培养干部,高加同志我以前不太了解,这次市委扩大会议上,我听了高加的一个发言,讲得很有水平,关于精神文明,关于创建文明城市,他不是一般性地讲空话,还有深一层的思考和具体做法。这很好么!我们……去看看 

第九章 人资于其社会生活而得发展成人如今日者 - 来自《人心与人生》

上文是从(甲)一方面说明人以自然之一物(类人猿)而卒得发展成人类如今日者,主要在其手足分工、双手多方操作,促进了头脑发达;但头脑发达之由于(乙)社会一方面,其重要性殆有过于前者,而且愈来愈重要。此即指人们在共同生活与协力生产中发展了语言和文字之一事。语文的发展与意识的发展全然分不开,作为人类特征的大脑高级神经 (生理一面)即于是特殊发达起来,自觉意识(心理一面)奇妙地开朗起来。前说“人之所以为人,独在此心”(见第一章),当知不同乎蜂蚁社会的构成在其身也,人的社会则建基于人心;同时社会活动又转而不断地促进了心思……去看看 

卷一 - 来自《政治学》

章一  我们见到的每一个城邦(城市)都是某一种类的社会团体,一切社会团体的建立,其目的总是为完成某些善业——所有人类的每一种作为,从他们自己看来,其本意总是在求取某一善果。既然一切社会团体都以善业为目的,那么我们也可说社会团体中最高而且包含最广的一种,它所求的善业也必定是最高而最广的:这种至高而广涵的社会团体就是所谓的“城邦”,即政治社团(城市社团)。  有的人说城邦政治家和君王或家长或奴隶主相同,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主张这种说法的人认为,这类人物与其他有所不同之处,不在于品种方面,而只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