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民主的制度和民情为什么倾向于提高租金和缩短租期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对仆人和主人所作的论述,在一定范围内也适用于地主和佃户。但是,关于这个题目,应在这里单独讨论。

在美国,严格说来没有佃户,人人都是自己所耕土地的持有者。

应当承认,民主的法制有一种促使地主的人数增加和佃户的人数减少的强大倾向。但是,美国当前发生的一切变化,主要还是应当归因于它的国土环境,而很少来因于它的制度。

在美国,土地的价格便宜,人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成为地主。土地的收益不大,产品只能勉强地抵住地主和佃户的投资。

因此,美国在这方面与在其他方面一样,都是比较特殊的,如拿土地方面的制度作为美国的典型制度,那将是错误的。

我认为,无论是在民主国家,还是在贵族制国家,将来都还会有地主和佃户。但是,民主国家里的地主和佃户之间的关系,将会是另一种样子。

在贵族制国家,租种土地不仅要支付租金,而且要对地主表示尊重和关怀,还要为地主服劳役。在民主国家,佃户只付租金就可以了。当一个家庭的地产被分给数个子女或出卖后,这个家庭与土地的永恒关系便随之消失;而地主和佃户之间的关系,只是根据契约建立的暂时关系。他们为了议定契约的条款而定期相会,定了契约之后便各自东西。他们本是两个互不相识的人,只是利害关系使他们结合在一起。他们在一起讨价还价做交易,其唯一的目的在于赚钱。

随着地产的日益向小划分和财富日益向全国各地分散,国内到处便出现了家道式微的破落户和欲壑难填的暴发户。

对于所有这些人来说,任何一点收入都是一件大事,谁也不想放弃自己的一点点好处和使自己的收入受到些微损失。

由于各个等级逐渐交融,巨富和赤贫越来越少,地主和佃户在社会条件方面的差距也一天比一天缩小,地主不再天生就比佃户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两个地位平等和都想摆脱困难的人之间,除了金钱之外又有什么能够成为他们签定租赁契约的基础呢?一个拥有万顷良田和成百农场的人深深知道,他同时要赢得成千上万的人的心。在他看来,为此下一番功夫是值得的。为了达到这样一个重大目的,他情愿作出一些牺牲。

只有几顷土地的人,就不会有这样的考虑,他不必设法去争取佃户的好感。

贵族制度不能象一个人那样在一天之内便死掉;它的原则逐渐地不受人们欢迎之后,才能从法律上加以打击。因此,远在对贵族制度宣战以前,使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联结起来的那条锁链就已经开始断裂了。前者对后者漠不关心和表示轻视,后者对前者心怀忌妒和仇恨。穷人与富人的接触越来越少,双方的关系越来越坏。地租日益提高。所有这一切还不是民主革命的终结,而只是它行将来临的明确预告。自行堕落并最终失去民心的贵族制度,就象一棵根部已经枯死的大树,它长得越高,越容易被风吹折。

近50年来,地租的猛涨现象不仅见于法国,而且遍及欧洲的大部分地区。据我看,工农业在此期间取得的惊人进展,并不足以解释这个现象。为了说明这个现象,必须求助于另一个更有说服力、但比较隐秘的原因。我认为,应当到一些欧洲国家已经采用的民主制度中和正在以或大或小的力量激发其他各国民心的民主热情中去寻找这个原因。

我常常听到一些英国大地主自庆,说他们现在所收的地租比他们的父辈多得多了。

他们的自鸣得意也许有理,但究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其所以然。他们以为自己得到了一笔纯收入,其实这只是一项交易。他们得到了现金,但是让出了权势;他们在财钱上得到了好处,可是不久就要在权利上有所损失。

还有一个迹象可以使人容易感到,一场民主大革命正在进行或即将来临。

在中世纪,所有的土地几乎永世出租或至少是长期出租。

在我们研究中世纪的家庭经济时可以见到,那时为期99年的租期比我们现在为期12年的租期还要普遍。

在那个时代,人们认为家庭是永存不灭的,人们的身分似乎是永远固定不变的,整个社会也好象固若磐石,以致人们认为决不会发生任何动乱。

但在平等的时代,人们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们不难形成一种观念,认为没有什么事是永远不变的。事物无常的观念控制了人们的思想。

在这种思想情绪的支配下,地主以及佃户本人就对长期的义务产生一种本能的嫌恶感。他们双方都害怕自己被眼前对他们有利的租约长期束缚下去。他们忐忑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处境就发生骤变。他们感到自身难保,唯恐自己的生活方式一旦有变,就可能因放弃昔日习以为常的东西而感到心伤。他们的这种担忧是有理由的,因为在民主的时代,在一切变化的事物中最容易变化的就是人心。

上一篇:3-5 民主怎样改变着主仆关系

下一篇:3-7 民主对工资的影响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二 中国共产党从幼年走向成熟 - 来自《党在我心中》

投身大革命的洪流   1924年至1927年,一场以推翻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统治为目标的革命运动,似洪流席卷中国大地,人们通常把它称为“大革命”或“国民革命”。这场大革命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合作结出的硕果。   二七惨案的教训告诉共产党人,中国的敌人是异常强大的。为了战胜强大的敌人,仅靠工人阶级孤军奋战是不够的。工人阶级必须联合一切民主力量,建立统一战线,才能完成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因此,中国共产党决定采取积极步骤联合在中国南方从事革命活动的国民党。   此时,国民党的领袖孙中山在几经挫折后,深感国民党内许多……去看看 

28 八九政治风波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八九年,在建国以来的历史上是最不平凡的一年。  一九八九年,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上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  一九八九年,“改革开放”十年来形成的各种社会矛盾,特别是极少数人坚持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和绝大多数人坚持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矛盾,集中地爆发出来了。  一九八九年,作为青年人、知识分子的大学生,首先敏锐地感受到社会矛盾的压力,在各种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思潮的影响下,特别是修正主义思潮、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影响下,他们奋起投入学潮,希望为中国找到一条强国的“新路”。  一九八九年,广大工人、……去看看 

结束语 开展公开政策辩论,增强民族凝聚力 - 来自《碰撞》

就在动笔写结束语时,窗外传来一阵阵球迷们的欢呼声。这是7月11日清晨,中国女足的姑娘们正在绿茵场上与美国队较量。连日来,女足姑娘们越战越勇,直扑冠军宝座而去,吸引了举国上下的目光,连许多老头子、老太太都铆足了劲儿等着看最后的冠亚军争夺战。这也引起了我的深思。本来,改成俱乐部制以后,足球应该不再成为爱国热情的倾注对象,而应该成为精湛球技,为球迷提供共同话语的载体。事实也的确如此,很多球迷不再专看有中国队参加的比赛,而越来越多地热心观看英国、意大利的甲A联赛,因为欧洲球队的表演的确胜我一筹。一些崇尚原子式个人……去看看 

第十三章 马克思的社会学决定论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马克思的方法  集体主义者……热心进步,同情穷人,痛恨邪恶,激励英雄行为,这些一直为日后的自由主义所缺乏。然而,他们的科学却建立在一种深刻的误解之上……因此,他们的行动极具破坏性和反动性。人的心灵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以致他们的精神分裂了,他们再也没可供选择的机会。——沃尔特·李普曼   “利用情绪,不把精力浪费在摧毁它们的无益努力上。”一直是反抗自由的策略。人道主义者的一些最弥足珍爱的观念,常常受到其死敌的高声喝彩,后者就这样打着同盟者的幌子,渗透到人道主义者的阵营,制造分裂和严重的混乱。这种策略常常……去看看 

九 王朔热:民族精神下行期的典型症候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黄纪苏  前文提到钱钟书,再看看王朔。我头些日子写的《市场社会的样板人》提到了他: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商品经济如潮如涌,已显出了拥有未来的气势。不同于还要拜卢梭为师的刘晓庆,王朔以小说《顽主》为即将上场的市场社会缝制了一面迎风招展的会旗。旗下的嘎杂子琉璃球一个个灵气十足,精神百倍,读书的当官的都不放在话下,而是踩在脚下。这样的场面不但高于生活,而且还先于现实。在现实中,在现实的价值体系中,从牛仔裤西瓜堆里钻出来的第一拨商人阶级,他们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还有一段差距,此时一脚高一脚低,看着跟一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