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美国的社会面貌为什么既千变万化又单调一致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大概,任何东西也不如美国的社会面貌适于激发和产生人们的不可思议感。在美国,人们的命运和思想,国家的法律,都在不断地改变。可以说由于人力每天都在改造自然,不动的自然本身也动起来了。

但是,一经长期观察,这个社会的如此千变万化的景象反而显得单调一致;而且,观察者对这个如此变动无常的景象观察一段时间之后,还会感到厌烦。

在贵族制国家,每个人几乎都永久固定于自己的活动领域,但人与人之间却有极大的差别,每个人的感情、思想、习惯和志趣均有本质的不同。看来什么都是一样,但样样又均有不同。

反之,在民主国家,所有的人都是相同的,并做着基本上相同的工作。不错,他们要随着社会的巨大和不断的变化而沉浮,但成功和失败是经常反复的,所以只是演员的姓名改了,剧情并没有变化。美国的社会面貌是千变万化的,因为那里的人和物都在不断地变化;但它又是单调一致的,因为那里的一切变化都是千篇一律的。

生活在民主时代的人有充沛的热情,但大部分热情都归结于爱财或出于爱财。这不是因为他们的精神意境不高,而是因为金钱的作用在他们那里实在太大。

当全体公民都是独立自主和没有差别的时候,只有依靠金钱才能得到他人的合作。这就使财富的作用无限扩大,使财富的价值增加。

以崇古守旧为基础的权威一旦不复存在,出身、地位和职业也不再是区分人的标准,或者说它们已经不能使人有高低之分了,而只有金钱能使人与人之间有显著的差别,能使某些人比他人突出。建立在财富之上的差别,随着其他差别的消失和缩小而扩大。

在贵族制国家,金钱只能把人引到庞大的欲望圈的某几个点上;而在民主国家,金钱则好象能把人引到这个圈的所有点上。

因此,我们到处都可见到,爱财是美国人行动的主要动机或次要动机。这使美国人的一切热情都具有了爱财的色彩,以致在你看到这种情况之后感到讨厌。

同样的热情如此相继出现,就使人感到单调了;而满足这种热情的每个具体过程,也同样是单调的。

在象美国这样的秩序安定的立宪民主国家里,人们不能依靠战争、假公济私或通过政治手段没收财产的办法而致富,所以爱财之心使人大都献身于工商业了。但是,由于工商业往往会导引严重的混乱和失败,所以如无训练有素的经营方法,如不通过划一的小型活动长期积累成功的经验,是无法使工商业繁荣的。经营工商业的热情越强,经营方法也越能训练有素,活动也越能划一。可以说使美国人能够如此有条不紊的,正是他们的强烈的事业心。这种事业心虽然扰乱了他们的心灵,但却安顿了他们的生活。

我关于美国所述的一切,也适用于当代的一切人。生活的多样性正从人类社会逐渐消失,同样的举止、同样的思想和同样的感情正在进入世界的每个角落。这不仅是各国之间的往来日益增加和相互模仿日益准确所使然,而且是因为每个国家的人逐渐放弃了本阶级,本行业,本家族所固有的思想和感情,一起变得更加接近到处都是一样的人的本质。因此,他们不必相互模仿,也能变得一致。他们就象分散在一片大森林里的旅游者,森林里的所有道路都通向同一个地点。

如果他们一起确定了集中地点,并向这一地点走去,那末,即使他们不去互相寻找,不互相见面,彼此不认识,也会不知不觉地逐渐接近,而在同一地点相会之后会大吃一惊。不以特定的人而以人本身作为学习和模仿对象的一切国家,终将象汇合在林中广场的旅游者一样,达到民情上的一致。

上一篇:3-16 美国人的民族自负心为什么比英国人的轻浮和喜欢沽名钓誉

下一篇:3-18 关于美国和民主社会中的荣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1章 十九世纪思潮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十九世纪的精神生活比以前任何时代的精神生活都要复杂。这是由于几种原因。第一,有关的地区比已往大了;美国和俄国作出重要贡献,欧洲比以前多注意到了古代和近代的印度哲学。第二,从十七世纪以来一向是新事物主要源泉的科学,取得新的胜利,特别是在地质学、生物学和有机化学方面。第三,机器生产深深地改变了社会结构,使人类对自己在关于自然环境方面的能力,有了一种新概念。第四,针对思想、政治和经济中的传统体系,在哲学上和政治上出现了深沉的反抗,引起了对向来看成是颠扑不破的许多信念和制度的攻击。这种反抗有两个迥然不同的形……去看看 

第廿二章 社会风波 - 来自《中国人的性格》

在人口异常稠密的中国,一个大家庭拥挤地住在一起,难免会发生口角。你问邻居:“你家有多少人?”他会回答:“十好几口吧。”你问:“所有的东西都是公有吗?”最普通的回答是:“是的。”十五或二十口人的大家庭,大概有三、四代,全靠一个商号或一块土地生活,收入都归家庭公有,所有家庭成员的消费也由公共财产满足。兄弟们为大家庭奋力劳作,而作为家庭重要成员的妯娌们,却很难团结在一起。她们年长的欺压年幼的,年幼的嫉恨年长的。每一个都竭力想使自己的丈夫觉得,他在大家庭里是最吃亏的。   家……去看看 

自序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三四年来,我写了不少杂文。其中的一部分我收在一块儿,就是这本《传统下的独白》。   这本书共包括二十篇文字,篇篇都是名副其实的“杂”文,有的谈男人的爱情、有的谈女人的衣裳、有的谈妈妈的梦幻、有的谈法律的荒谬、有的谈不讨老婆的“不亦快哉”…… 各文的性质虽是杂拌儿,但是贯串这杂拌儿的却是一点反抗传统、藐视传统的态度。   这种反抗和藐视,对我说来,颇有孤独之感,所以千言万语,总觉得是个人的“独白”。   在传统的标准里,一个反抗和藐视传统的人,经常被看做是一个不正派的人。经常不为 “世儒”们所喜:王充、阮……去看看 

希尔斯·马利亚 - 来自《尼采诗选》

我坐在这里,等待,等待,——却无所等待,     在善与恶的彼岸,时而欣赏光,     时而欣赏影,一切只不过是消遣,     全是湖,全是中午,全是无终点的时间。     这时,突然,女友啊!一分为二了     查拉图斯特拉出我身旁走过去了……     钱春绮 译去看看 

第10章 马歇尔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马歇尔在1872年评论杰文斯的《理论》以后,在1876年的“论穆勒先生的价值理论” 一文中有可能表述他自己的价值观点,但他在这篇文章中通篇未提“效用”一词,尽管两次提到杰文斯。我们可以推想他对效用论不置一词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他这篇文章的主旨在于维护穆勒的价值论并反驳加尼斯的批评。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必要提及效用了。但下述事实毕竟是值得注意的:杰文斯的《理论》问世已经五年,马歇尔评论过它,肯定了解其要旨,现在却在价值问题上全心全意支持穆勒,而且对他根本不提效用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安。     Ⅱ   马……去看看